第十九章:红的夜色
韩兮2016-09-06 16:352,728

  门口,苏琼站在那里正在静静地思索,血腥的场面令她无法忍受,幸亏离开的及时,那种干呕的感觉并没有出现。陈东将两个塑料袋递到了她的眼前。

  苏琼的眼光中立即闪过一丝疑惑,她盯着陈东。黑色细长条如小电池一般大小的U盘。

  陈东点了点头:“和林川的那个一模一样。”

  线索又指向林川,但显然林川不会傻到把自己的U盘放到死者的尸体内的。这是不是意味着凶手继续让警方注意林川呢?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苏琼想象着U盘的出处,再一次感到肠胃的蠕动,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

  案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苏琼定了定神,然后向陈东问道:“两年前吴小天的那部电影是不是叫《戏夕》?”

  陈东点了点头,苏琼接着问道:“什么意思?”

  陈东想了想回答道:“我记得也不是十分地清楚,好象是讲述了一个戏曲界的编剧,由于别人剽窃了他的作品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他把这些人都杀死了,我记得其中一个画面就跟今天吴小天的死状是一样的。”

  苏琼接着问道:“那个编剧后来怎么样?”

  “自杀了。”陈东肯定地回答。

  苏琼想了想,说道:“你把这部影片找来,还有所有的相关资料,再有就是这个吴小天与朱桐之间的关系以及和林川之间的关系,尽量查清楚,明白吗?”

  陈东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突然说道:“探长,林川也是编剧,他会不会自杀呢?”

  苏琼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苏琼的脑子现在很乱,从技术人员的初步判断来说,吴小天死于两个小时前,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林川极有可能送走了自己,然后从小雪03房间跑到小雪08房间行凶。但问题是行凶之后将一张百元缝在吴小天的胸口,这个时间会不会太短了,所以林川行凶的可能性总的来说还并不是很大。

  但是,死者伤口内的U盘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U盘与林川带到队里的U盘一模一样,除非这个U盘并不是林川的,而是凶手事先放在了死者的尸体内。可见凶手对林川的情况掌握得十分清楚。

  还有一个问题,林川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刚才发现尸体后,陈东便越过了那道天桥再次进入小雪03房间,林川并不在那里,而且几乎看不出任何有翻动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林川极有可能早就走掉了,但他去哪里了呢?

  尹陆也失踪了,林川没有联系到他。好在林川的分析错误了,吴小天的死亡意味着尹陆还活着,但现在他又在什么地方呢?在这个案子里,尹陆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他为什么能拿到那500万元钱,是谁能够将这笔钱划拨到他的帐上?

  还有那个神秘的女子林蕾,自从朱桐死后,就没有人再见过她,她到底从何而来,是不是最终杀死朱桐的凶手,又是为什么呢?

  盘绕在苏琼脑海中的疑问很多,都纠缠在一起,始终没有一个答案,但其中最令她迷惑不解的还是那个剧本。

  剧本所描写的案发现场与吴小天死亡的现场并不完全相同,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凶手一时间无法将现场布置得如剧本中所写的那样,这是一种失误,还是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还有吴小天的成名作《戏夕》与剧本《戏梦》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为什么会出现相似的画面?

  那《洛城机密》的海报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隐藏了下一桩凶杀案的线索。凶手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林川的分析可不可信?

  苏琼对这一切都没有把握。

  其实最令苏琼无法释怀地是,作为一个探长,与林川一起到了尹陆的办公室,离凶案现场是如此之近,却没有想到凶案的发生,更有可能的是,如果凶手真不是林川,那么自己在小雪03房间时,小雪08正在上演着一场可怕的悲剧。

  失职,令苏琼感到十分地沮丧,无穷的压力令她喘不过气来,她必须想办法透透气。

  苏琼从楼道走了出来,走到了两塔之间的天桥上。

  站在五六十米的高空中,苏琼感到了夜风如刀子一般凛冽。由于两个楼相距只有七米多点,所以这中间的位置显然是一个风口,尤其在这个初冬的夜晚,更加令人心寒。看着两旁带着弧度的高楼,真仿佛是两个巨人将她夹在了中间,压迫着,令人无法痛快地呼息。

  一种眩晕令苏琼似乎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她努力地抓住护栏,才稳住了身形。一颗悬着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一个混乱的头脑也慢慢地清醒了。

  苏琼低下了头,看着下面的风景。

  由于两座高楼的设计象两个挺拔的巨人,所以中间相连的天桥一层层的也并不平行,从这里看下去,有些地方突了出来,有些地方则凹了进去。

  人如果跳下去,也许会被突出来的天桥所挡住,或者弹开。苏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也许关于双子大厦跳楼的事件听得太多了。但实话,几乎都是自杀,所以警方一般也没有追查过。

  那个传说中的隍总工程师真是一个怪人,设计出这么一幢楼来。这样想着,苏琼不禁踮起脚向下看着,似乎有意无意地搜索着什么。

  尸体吗?

  下面没有尸体,却有一个人,一个穿着红衣的人站在三层突出的天桥之上,夜风吹拂,红衣当飘,但更令人目眩的却是那头长发,在夜色中,在远处迷离的灯光映照下,让人看起来是那么地美丽又是那么地诡异。

  什么人,这么一个夜晚会在那里呢?苏琼摇了摇头,她感到自己和三层天桥上那个女人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烦乱的心事令她们都只想单独地呆一会,静静地,任凭着夜风刺骨,任凭着隍都的冷漠,只想象一个局外人一样地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心如死潭。

  但那红色却如烈火一样燃烧,即便在这深夜中。

  苏琼突然感觉到红衣女子竟然仰起了脸,似乎在仰望着她,看不清女子的脸庞,但苏琼却明显地感到了女子的笑容,一种近似于凄美的笑容。

  怎么会这样?苏琼猛然间惊醒了。

  苏琼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楼道奔向了电梯,陈冬发现了苏琼的举动,立即追了过去。但苏琼根本来不及等待他,电梯门早已关上了。

  电梯飞速地下落,却远不及苏琼心情的急迫。

  她不知道红衣女子到底是谁,也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但女人的直觉令她感觉到红衣女子那凄美的笑容对她是一种述说,女人间的述说。

  红衣女子笑了吗?她在述说吗?苏琼心中却存有一丝疑惑,难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对于一个根本看不清脸面的女子,怎么可能看清她的笑容呢?

  但电梯已然容不得苏琼细细琢磨,她从惊蛰那层冲出了电梯口。

  天桥上空无一人,只有一件红色的女式大衣系在栏杆的边沿处,随着夜风摇摆着,显得漫不经心,很随意。

  苏琼急忙跑了过去,将身子探出栏杆外,透过两座高楼之间的缝隙,双子楼前警车依旧停在那里,警灯在闪,除了在楼下留守的两名警探。几乎没有任何行人,一切显得很常规,死寂。

  女子消失了,也许从地下某层逃走了,但苏琼知道根本追不上了,她只得转眼看着那件悬挂在栏杆边沿的红衣风衣,如一面血色的旗帜,飘扬着,似乎又在述说着。

  陈东此时已经跑上了天台,他目瞪口呆,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猜得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