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报案
韩兮2016-09-02 16:325,039

  “我回到家中,便看到我电脑中来了一封邮件,打开以后没想到是一部分剧本……”说到这里,林川停了下来,看着对面苏琼及两名助手的表情。

  正如林川所料到的,苏琼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地紧张,但她什么都没说,林川继续说道:“你知道是什么剧本,我不敢耽搁,所以就赶来了。”说着,林川把手中细长条的黑色U盘递给了苏琼,苏琼急忙吩咐陈东打印出来。

  此时的苏琼心情已经乱到了极点,一方面她急切地想知道这剧本的内容,另一方面她对林川的话表示怀疑,到底是有人给他邮过来的剧本还是他自己写的,这一点苏琼十分地疑惑,于是问道:“那个发件邮箱你知道吗?”

  林川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个邮箱没有接触过,不过我记下了,在U盘上,你们可以查一查。”

  苏琼点点头:“谢谢你提供线索,不过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实话跟我说。”

  林川愣了一下:“你问吧。”

  苏琼凑近林川问道:“这次剧本上是不是也署着你的名字呢?”

  林川无奈地点了点头:“是的,在页眉上注明作者是我,我没有改格式,直接存了下来,你们一会儿就能看到。”

  林川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乎苏琼的意料,她问道:“为什么不改?”

  林川淡淡地说道:“因为第一部分的剧本上写着我的名字,这是续下来的剧本,如果我改了你们也会怀疑我的,所以我干脆不改了。”

  苏琼没想到林川突然显现出非常老练的沉稳来,她忽然觉得这个林川更加令人捉摸不透了:“其实你可以不来的,为什么要来?”

  林川回答得十分干脆,但却令苏琼感到仿佛在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一般:“因为剧本的第二部分还要死人。”

  其实,对于警方来说,当第一次看到朱桐嘴里所叼着的那部分剧本,就已经怀疑这极有可能是一桩系列谋杀案,但苏琼等人没有料到第二起杀人案来得却是如此地迅捷,更可怕的是,剧本先通过林川转到了警方的手中,这无疑意味着凶犯打定主意要与警方做这个游戏。

  第二起凶杀案到底发生了没有?在哪里发生的?线索是什么?又是怎么发生的?苏琼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看到剧本。

  好在这个时候,陈东已经把剧本打印出来,送了过来。

  苏琼再也来不及理会林川,拿起了剧本。

  看着苏琼及手下立即忙碌起来的样子,林川突然想到了自己在房间里看到剧本时的惊心动魄,他知道,现在即便坐在警局中,想起那剧本上所描写的一切,他不免还有些恐惧感。

  当时,林川正在数着钱,一种错乱的意识令他按下了电脑的键盘。

  电脑黑屏慢慢地消失了,林川的MSN显示有一封新邮件。

  在这种时候,在头天晚上林川做为嫌疑人被警方询问的时候,在林川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计后果地拿到了尹陆的两万元预付款之时,尤其是林川正在数钱却想象出一个女人的存在的时候,一封看似平常的电子邮件当然会令他感到一种恐惧,但这种恐惧也许只是一个暗示,它暗示着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林川。只要他打开这封邮件。

  林川还是打开了邮件,在他的身后,那两万元钱静静地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

  直到坐在警局中,林川还记得那封信的内容,很直白很简单,但刺激着林川的每一根神经,写信的人似乎与林川极为熟识,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仿佛是林川自己所写下来的,是如此的亲近,如此地不容置疑。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林川,有的人活着时跟死了一样,有些人死了却还活着。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会看到一个死去的你,听到一个活着的我所说的话。但事实绝不是这么简单,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一些人的鲜血才能保证它的成功,我应该这么做,而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没有署名,一封令林川感到莫名其妙的信,但事实上信中所隐含的意思却直击林川内心的深处,好象就是他现在生活的一种真实写照。

  但再真实的写照一定就要通过鲜血保证它的成功吗?成功又意味着什么呢?

  林川看到了随信而来的附件,他不敢打开它,因为附件的题目写着“戏梦”,这与林川在警局中看到的那个剧本是同样的名字。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这附件所隐藏的可怕,正在慢慢地逼近他,正在义无反顾地吞噬着他。

  诱惑,一种邪恶的本能的诱惑,一种赎罪似的企盼令林川终于鼓起了勇气,于是,附件终于被打开了,第二起凶杀案也因此而彰显了出来。

  林川猛然回头,他看到了床上的那些钱,被血浸透了,泛着腥味的钱,很张狂地仰躺在那张本来属于自己的床上,甚至铺开了,显得是如此的慵懒。

  林川有些犹豫,他知道第二起凶杀案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第一次朱桐的死是通过电话报警的,而第二次凶手显然意思就是通过自己的电脑邮件而让他报警。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林川本不该有任何犹豫的,但他却实在是放不下床上那似乎沾着血的金钱,这应该怎么说呢?是不是也要跟警方交代?

  还有,这个附件的剧本是不是同样也在暗示着自己什么呢?血色的钞票,画符一般地印在了死者的胸膛上。

  很明显,无论是第一部分的剧本还是这附件所邮来的剧本都缺少一些关健的内容。作为林川这个编剧出身的人他十分清楚,这绝不是剧本的作者并没有写清楚,而是故意删掉的,这删掉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

  这删掉的内容是否可以将案情更明朗化,可以影响着警方的判断也可以影响着每一个看过剧本的人的判断?

  林川此时似乎做起了侦探的角色,因为他知道,如果案情照这样发展下去,自己做为嫌疑犯的身份永远无法抹去,看来凶手之所以删掉剧本中的某些内容就是为了让警方产生歧义,从而让警方认定自己便是那个凶手。在这种情况下,林川不得不自己开动脑筋,仔细地分析着案情。

  如果说朱桐的死令林川感到莫名的冤枉,但这封邮件已经明摆地通知他,凶手与自己有着刻骨的仇恨,否则他或她为什么一定要栽脏于自己呢?

  将第二部分剧本送到警局显然是凶手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林川却不能不这样做,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因为警方也许能够阻止第二起凶杀案的发生,这样无疑是洗脱自己罪名的最好方式。

  所以林川立即来到了警察局,将第二部分剧本交到了苏琼的手中,但并没有说自己与尹陆之间的事情也没有提邮件内容中所写的东西,他只希望警方能够尽快地确定第二起凶杀案发生的地点,阻止这起案件的继续。

  但事实上,一切正按照凶手的指示在进行着,仿佛有双眼睛正在盯着林川与警方的行动,苏琼能够成功吗?

  第二起凶杀案是否已然实施?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林川坐在警局中,他的思考远比立即忙碌起来的探员们更为深远与复杂!

  警方对系列杀人案的心理准备远远没有成熟,这从他们再一次看到剧本的情况就可以体显出来。

  又是一起残忍的凶杀案,苏琼仿佛再一次感到了肠胃的痉挛,但这一次,她只是局限于想象中,在剧本中并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只是写出了那个场景,那个凶案现场的情况以及死者的状态,但任何一个人都不难从文字中联想到凶手杀人时的那一幕,与其说残忍,更不如说是一种嗜好。

  杀人一旦成为一种嗜好,那就颇有一种仪式的感觉,这一次也不例外,而且死者似乎也心甘情愿充当这仪式的牺牲品,一种作为祭品而死去的无尚的光荣。

  笑容,死者的笑容,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苏琼,老范及陈东看到剧本中的这段描写百思不得其解。

  又一种新的想法涌入到了苏琼的脑海之中,难道是一种邪教。关于邪教杀人的事情时有发生,但一直以来都很少有披露。如果真是某种邪教,苏琼想到一个人,他是最能帮助自己的,但这起案件真是邪教吗?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者生前服过某种药丸,产生了疼痛的快感,只有这种情况下,死者在死亡的时候才会产生那样陶醉于其中的表情,但这种可能存在吗?这到底是一种什么药丸呢?

  这两个判断在苏琼的脑海中萦绕着,但都只是局限于一种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恰在这个时候,老范说了一句话,却一下子惊醒了梦中人,苏琼突然意识到这是一种冒险,但似乎只有这样可以一试。

  林川再一次面对苏琼,苏琼旁边还是刀条脸和那个圆脸探员。苏琼似乎放下了自己一直保持的高高在上的态度,很明显,他们似乎要采取其它的战术来询问林川。

  这一次苏琼的口吻显得很平静,但事实上却掩盖不住她内心的焦急:“林川,虽然我们可以排除你的作案嫌疑,但有一点不可否认,罪犯好象对你有特定的照顾,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将第二部分剧本通过你送到我们这里来,你说是不是?”

  林川点了点头,这是事实,也是他一直存在的疑问,自己也是无法反驳的。

  苏琼接着说:“既然罪犯某些行为是针对你的,所以难保你会受到什么危害,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能和我们合作,利用你专业的角度来解读这个剧本,第二桩杀人案到底会发生在什么地方,是谁被杀害了?”

  林川皱了一下眉头,他不知道苏琼的真正动机。

  自己真的已经被排除了嫌疑吗?林川思考着这个问题,毕竟剧本的署名都是自己,这种所谓的排除几乎不可能的。

  林川很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也明白,现在根本就不是自己在选择,而是必须听从警方的话,解读是必须的,这不但有利于警方破案,也有利于洗清自己的怀疑。

  在这种情况下,林川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有选择的,既然你们让我说我也只能服从。”

  老范阴骘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苏琼心中一沉,她知道老范之所以建议自己和林川合作,不仅仅是寻找第二个凶案现场那么简单,更多的是要从林川的话中寻找一些破绽,他对林川似乎已经判定了死刑。

  林川接着说道:“从剧本角度来说,朱桐死在卧室里,卧室具有典型的象征意义,色欲,这是很正常的,而且我看到了,有一张海报张贴在朱桐卧室的走廊上,《穆荷兰道》,不知道你们看过这部片子没有?”

  苏琼愣了一下,勉强地点了点头,林川接着说:“这部影片颇有点女性电影的意味,而女性又是欲望客体,再加上案发在卧室,这一切显然是意味着凶手就是一个女性,女性永远是卧室的主宰,而死去的男性则因为色欲。”

  苏琼突然打断了林川的话:“你什么意思?那张海报?”

  林川点点头:“如果我猜得没错,那张海报是凶手后贴上去的,只是为了强化朱桐的死亡原因,因为我当时看那张海报有些特殊,但没注意毛病出在哪里。”

  苏琼看了一眼的老范,低声说:“老范,到时候得辛苦你一趟。”老范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得重返朱桐的别墅一次了。

  苏琼转过头来接着问道:“你是因为剧本第二部分中提到的海报才想起朱桐家看到的那张?”

  林川点了点头,说道:“第二部分剧本描写了凶杀案发生在办公室里,从影视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权力与财富的象征,而这一次剧本上提到了一部电影的海报,名叫《洛城机密》。这部影片大概讲述的是关于贪婪的故事。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朱桐的死也许是因为好色,那么第二个人的死则是因为权力的贪婪。不知道你们看过一部叫《七宗罪》的电影吗?”

  林川的分析是苏琼根本就想不到的,她听得有些惊心动魄,即便坐在身旁办案经验极其丰富的老范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陈东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苏琼问道:“《七宗罪》的故事是如何的?”

  林川沉沉地说道:“凶手因为七种罪名而杀死七个人。”

  苏琼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老范,难道凶手在仿照七宗罪在杀人吗?那岂不是要死掉七个人?

  林川显然看在了眼里,淡淡地说道:“这只是我的分析,但不一定是这样的,而且罪犯到底是按一种什么样的罪名杀人也不一定,依据极有可能与《七宗罪》中完全不同。”

  林川的意思显然是安慰苏琼,这桩系列杀人案也许不是要杀七个人,但苏琼却并不这么认为。她只是担心事实真如林川所说的,那么她身上的担子便更重了。一时间,苏琼早已忘记了老范让她审问林川的计策,而多少将林川当成了一位同事。

  老范显然注意到了苏琼对林川分析的认可,他故意咳嗽了一下,苏琼这才从这种意识中清醒了过来。虽然林川通过对剧本的分析似乎解开了凶手的动机,但对于目前的第二桩凶杀案却似乎没有任何帮助,苏琼于是接着问道:“那你通过剧本分析出第二桩谋杀针对的是谁吗?”

  林川皱了一下眉头,摇了摇头道:“从剧本上暂时看不出来,我只知道死者同样是影视圈中的人物。”

  “为什么?”

  林川回答道:“因为现在涉及到的都是与影视有关的……”

  说到这里,林川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尹陆,贪婪,难道是他?林川的心纠到了一起,虽然他对尹陆没有任何好感,但他知道那个穿着红鞋的女人对尹陆的办公室极为熟识,还有那可怕的五百万元钱。

  林川依稀记得在尹陆的办公桌上摆放着《洛城机密》的纪念小海报,只有照片大小,这显然与剧本中描述得并不一样,但难道仅仅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