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挑衅
韩兮2016-09-03 16:335,010

  警车风驰电掣,坐在车中的每一个人心情都十分地紧张,尤其是林川。

  林川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但他真的不希望尹陆出现什么意外,也许是尹陆那句“我不算真正的电影人,但我要一个拍片的机会,这也许和你一样。”感动了他,也许是同样作为一个影视边缘人的身份,总之,林川对尹陆的印象比以前好多了。

  当林川想到尹陆桌子上放着的那张小海报时,他的心便纠到了一起,急忙拨打电话,但尹陆的手机却一直处于无法接听的状态,这让林川更增添了几分担忧。

  这时天气已黑,双子大厦夜幕中显出一种诡异的样子,令人看着十分地不舒服。

  来到楼下,林川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此时还未到深夜,许多窗户都亮着灯,所以他也分不清楚哪一扇才是小雪03房间的窗户,心中更是着急。

  苏琼等一行人早已冲进了阳座大楼,顺着电梯奔向了第二十层。

  来到小雪03房前,苏琼先伏在门上静静地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她立即叫陈东敲门,几名随行的警探暗中都把手枪攥在手中,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没有人应声,房间里还是静悄悄的。

  到底是尹陆出了意外还是房间里没有人,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在苏琼的示意下,陈冬拿出两根细小如耳勺一样的东西来,轻轻地插入了钥匙孔中。众人都屏住了呼息。

  陈冬的手法很灵巧,不及半分钟,门锁轻微的响动了一下,他急忙退后身形,再次把枪拿在了手中。

  众人身后的林川目睹着这一切,他现在只想尽快的开门,看一看尹陆是否在里面。

  门被陈东一脚踹开了,众人一下子涌了进去,林川则跟在众人的身后。

  屋中平静无声,这时,苏琼才打开了灯。

  没有人,尹陆根本就不在办公室,屋里一片混乱,苏琼立即看向办公桌,上面果然有一个相片架,但被扣在那里,她走上前去,掀开,上面果然是《洛城机密》的小海报。

  林川看着这一切终于放下心来,尹陆不在这里,至少证明第二个被害人不是他,因为剧本上写得明白,凶案现场应该在办公室里。

  但林川显然高兴得太早了,他看到了一张张疑问的脸,他知道自己推断错误实际上却把自己被怀疑成份更加深了。

  果然,苏琼转过头来看着他,试探的口吻说道:“你猜错了。”

  林川只得点点头,此时他无话可说。

  陈东有些沉不住气,逼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苏琼立即喝道:“陈东!”

  陈东知道自己有些冲动,连忙闭上嘴不再说话。

  林川叹了口气道:“我说了,这只是我的猜测,尹陆的办公桌上的确有这部片子的海报,你们也看到了。”

  苏琼点点头:“林川,谢谢你来报案,也谢谢你给警方的分析,到时候有新情况我们可能还会找你,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可以吗?”

  林川点点头,没有说话。

  苏琼接着说道:“你有什么意外发现也可以与我们及时联系,对了,你最好找到你这个叫尹陆的朋友,但不用跟他说什么,只要他没事就行了。”

  林川答应着:“好的。”

  苏琼一行人离开了小雪03房间,走进了电梯里。

  陈东还是最先忍不住了,问道:“探长,就这样?”

  苏琼并没有直接回答,却问道:“老范那里怎么样。”

  陈东摇了摇头:“肯定还没有到呢!”

  苏琼叹了口气:“但愿真如林川说的能在那张海报中找到点什么线索。”

  陈东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没有线索呢?”

  苏琼的脸色变了一下,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知道,没有线索并不是意味着林川的分析有误,极有可能林川是故意将他们引入歧途。这样一来,林川还将是第一怀疑对象。

  但有线索真的能说明什么吗?只能说明林川的分析是正确的。但他为什么能分析正确呢?这同样也是一个疑问。看来老范对林川的怀疑不无道理,苏琼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了,对自己的直觉似乎也不是那么自信了。

  林川并没有在尹陆的办公室里寻找到什么,他之所以故意逗留一下只是为了离开那些警察,想来苏琼也不愿意让他跟着,毕竟她对自己的怀疑并没有消除,只是又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便是那个凶手,所以苏琼暂时绝不会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林川看着苏琼留给自己的名片,开始反思从昨天夜里直到现在发生的事情。

  毫无疑问,自己始终是警方的第一怀疑对象。虽然警方让自己帮着分析案情,但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警方只是在试探自己。自己的分析到底是不是正确呢?

  林川也没有把握了,他现在只想回去睡一觉,至于尹陆在什么地方,自己会不会继续被怀疑对于他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估摸着苏琼他们已经走了,林川这才走出小雪03房间,来到了电梯前。

  正在这个时候,林川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了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林川喂了几声,对方一直在沉默中,空气似乎在这个瞬间窒息了。林川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刚才有些疲惫的精神被惊醒了,他莫名地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是谁?难道就是那个凶手吗?

  这个凶手是不是尹陆所说的那个女投资人呢?而这个女投资人是不是拥有一双电脑黑幕中的那双眼睛呢?

  林川陷入一种错觉中,他急忙向两旁看过去,他的目光立即落到了走廊旁边的一扇门上。

  双子大厦中每一层都有一座天桥连接着阴阳两座,而林川目光所及的这扇门的后面正是通向阴座的那个天桥,七米长的天桥透过玻璃呈现在林川的眼前。

  门外夜色,门内灯光反射着,玻璃上却只能映出林川自己的身影。

  但透过这光怪陆离的色彩,穿过那仅仅七米长的天桥甬道,对面门前俨然站着一个人。女人,红衣经过夜色的过滤显得十分地暗淡。

  女人的手臂似乎抬起的,但林川根本就看不清她的脸。可有种直觉却奇袭着林川的大脑,他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微笑,那是他所熟识的亲切的,不容半点玷污的微笑。

  一瞬间,林川的所有血液似乎凝固了,他仿佛认识这个女人,曾经是他最亲近的女人,但真的有这么个女人吗?林川却根本记不起来。而另一种判断却立即涌入了林川的脑海,凶手,对面这个女人毫无疑问便是凶手,便是那个在剧本上署上自己名字,通过MSN发给自己剧本的凶手。

  林川猛然间启动,飞一般地冲向了那扇通向对面的门。

  林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冲过去,虽然他似乎意识到在对面楼中的红衣身影便是那个凶手,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害怕,相反,他有一种渴望,渴望见到这个红衣的女子,渴望一睹此人的庐山真面目,即便因此将自己置身一个危险的境地,他也会在所不惜的。

  林川并不是一个柔弱的书生,他的行动很快,但他却怎么也想不到,一件奇特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红衣女子虽然就在眼前,但似乎遥不可及。

  就在林川穿过阳座这道门,踏上了天桥的那一瞬间,他感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突然袭到,这种压力来自于他的体内,震击着他的心脏,一时间,林川听到了强烈的如朋克一样的鼓声,冲击,张狂,一颗心随着这个鼓点在剧烈地跳动着。

  血液从心脏中喷涌而出,遍布了整个身体,却让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感到了寒冷,透彻骨髓地寒冷。力道在刹那间消失了,林川浑身感到一种疲惫与瘫软,脚下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泥潭,再也动弹不得半分。

  夜色就在头顶,夜风曲折地穿过两座塔楼间狭小的间隙,狠命地击打在林川的身上,彻骨的寒意令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牙齿敲击着嘴唇,恐惧随同血液一齐涌上了大脑。

  大脑中一片空白,双眼也因为充血而变得迷幻,放眼看去,在两个楼座间形成的那道曲线狭小异常,远处隍都城内的街灯被夜色的迷雾所吞噬着,如海市蜃楼,点点凡影重瞳,林川突然间分不清哪一个是天空的夜色,哪一个是地面的灯光,天与地搅和在一起,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混沌,前与后被两个扭曲的楼宇夹着,透不过气来。

  恐高?林川残存的一丝理性在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有恐高症?

  林川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但事实上正是如此,这几年来他只生活在地下室中,即便因为工作来到一些高层楼房中,他也从来没有站立在窗前过,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但现在他身处这二十层高楼的天桥之上,他突然间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可怕的病症。

  若大的一个世界,天空被黑暗主宰,无星无月,乌云似乎在折射着地面的灯光,变幻出各种各样可怕的图案。

  远处,山峦在迷雾中依稀,那是隍都的边境。高大如斜躺下的巨人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强硬的力量,似乎将整个隍城牢牢地掐住一般。而稍近的地方,那些灯光仿佛可以折射一样,从双子楼间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扑在了林川的眼前,他听到了嘈杂的汽车声,人们的喊叫声还有各种生物的悲鸣。

  是幻觉还是真实,但混乱却让林川头一次感到这个世界的无趣与悲凉,尤其自己弱小的身影置身于二十层高的天桥之上,完全被黑暗所掩藏着,孤独无助,内心中立即因此而涌起一种轻生的冲动,虽然他的肢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地瘫软在地。

  但这种轻生的冲动却令林川感到了恐惧,而另一方面,正是由于这种恐惧的存在,他才能够从这眩晕中体味到自己存在的真实性。

  是的,自己并没有迷失,在七米之外,在对面那个楼层之中,一个红衣的女子正在招唤着自己。

  林川强忍着眩晕抬起了头,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看天也不看地,只盯着对面那扇玻璃门。

  由于身处于天桥上的夜色中,所以玻璃门中的光线显得异常的明亮,那个红衣的女子却已然离开了门前,她似乎走到了电梯前,静静地等着电梯。

  楼道里只有一盏灯,正悬在红衣女子的头顶,强烈的灯光直射下来,将红衣女子整个身形沐浴在一片神圣之中,仿佛是一个天使,红衣的天使,带着一种神秘的优雅的气质,似乎在平静地招唤着林川。

  目眩神散的林川仍然无法透过玻璃门看清女人的长相,但他似乎觉得女人转过头来正在盯着他,眼神中是一种怜悯,是一种关切,更是一种拯救。

  凶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她绝不是凶手,她是我的亲人,但亲人又为什么眼看着自己如此地落寞?看着自己身处于天桥之上,因为恐高而陷入一种绝境之中。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林川在这个可怕的境地里思索着,他试图用这种思索摆脱内心对高度的恐惧,也希望能够重新唤起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走过这天桥,穿过那道门,见到这个红衣的女子。

  无论她是天使还是魔鬼,她的存在比什么都重要。

  但天桥这短短的七米距离却显得是如此地漫长,林川只能等待,他只能做着无谓的努力。

  电梯的门似乎开了,红衣女子的身影轻飘飘地隐了进去,消失了,一切平静了,只留下了依然在天桥上孤独的林川。

  也许这孤独比恐高症更加令人感到可怕,就在红衣女人身影消失的那个瞬间,林川仿佛一下子觉醒了,他必须远离这孤独,必须寻找到这个红衣女子。

  对孤独的恐惧在这个弹指间终于化作了一种无穷地力量,立即充斥着林川的每一根神经,在肌肉还没有苏醒的时候,在血液虽然膨湃但却冰冷的时候,神经成为林川唯一的力量,他因此终于可以支配自己这并不沉重的身体。

  林川几乎从桥面上一下子跃了起来,七米的距离仅仅两步就冲了过去,推开对面的玻璃门,闯进了楼道之中,他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量。

  电梯正在下降,电子标牌显示出这一切。

  林川疯狂地按了按键钮,但显然他根本来不及等待,于是蹿向了安全通道,顺着楼梯向下奔去。

  狭窄的楼道更象一个迷宫,九曲十八弯,时而弧形时而方形,疾速奔跑起来并不是很方便。但林川却感到血液的温暖,感到肌肉的复苏,浑身立即充满了力量,令他如一枚出膛的子弹一样,任何东西都阻止不了他的脚步。

  没有任何疲劳的感觉,只是害怕自己的速度过于缓慢,但事实上二十层的楼高,任何人都不可能跑楼梯能快过乘电梯的,何况这里的楼梯设计的太过怪异,所以林川的努力终于白费了。

  林川从安全通道跑了出来,立于大厅之中,寻找着那个穿着红衣的独身女子。

  一楼大厅中,还有一些人陆续地走了出来,当然也有走进去的人,有员工下班,有人来消费,他们说笑着经过林川的身旁时,不禁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林川审视着每一个人,但都让他失望了。

  红衣女子消失了,无影无踪,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于这桩双子大厦中一样。

  放眼门外,楼前灯火明亮,充满了一种暖昧的意味,平静中隐藏着些许地不安定因素。

  林川彻底地失去了目标,他只能望着大门口,整个身心都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一时间,他身体上所有的肌能都再一次变得迟顿了,他只好迈开步子向门口走去。

  但没有走动几步,林川突然停住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转身走向大厅的电梯,站在了公司目录栏前。

  林川的猜测终于被证实了,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名叫“小天影视”的名录上,房间号小雪08。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