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赶走你
苏静初2016-10-16 13:263,237

  第十一章

  “这两件事有什么区别吗?”欧阳奕转过身,看见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白皙的手背上隐约能看见凸起的青筋,足见章心湄交握的双手有多么用力。

  章心湄在紧张他的态度,欧阳奕的喜怒。

  欧阳奕皱了皱眉,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含糊地说:“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好自为之。”

  没搁下狠话,反倒似是他已经接受了这件事,没再继续追究下去,让章心湄的神色一松,似乎还偷偷吁了口气。

  这让欧阳奕对自己有些不满,他对章心湄又妥协了,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总之你的手臂稍微好一点,就赶紧找个地方住,总不能一直赖在我这里。”

  听见他的话,章心湄是巴不得能一直住在这里的,只是这句话她不敢说出口。

  她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说:“我没有地方可以去,除了小姑,我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这世上最爱她的至亲没了,自己在这世上就变得孤零零的了。

  见欧阳奕没吱声,章心湄又小声地说:“我也不想一直麻烦你,不如我去问一下这里的物业有没公寓出租。”

  这样欧阳奕既能照顾她,自己又能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彼此不用住在一起,不至于让人非议,章心湄也能离欧阳奕近一点。

  欧阳奕瞥了她一眼,真是打了个好主意。

  他该开口反对的,但是看着章心湄还迷迷糊糊的样子,又想到那个不省心的章嘉慧,沉默着没有反驳她的话。

  不吭声,那就等于是默许了,章心湄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比了一个V字。

  欧阳奕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吃软不吃硬。看着冷冰冰的,其实心里比谁都要来得温柔体贴。

  想到这里,章心湄的神色不由有些恍惚。这样的欧阳奕,三年前为什么强硬得要跟她分手,还不告而别?

  两人之间难得的温馨和平静,让章心湄不敢把这个疑问说出口。

  仿佛说出口之后,他们这种表面上的平和就会被打破,然后就再也不可能修复回去了。

  章心湄费了多少心思才能留在欧阳逸的身边,说她傻也好,说她自欺欺人也好,只要能留在他身边,这就足够了。

  生怕欧阳奕变卦,章心湄没再继续装傻充愣,卷起袖子就帮着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欧阳奕看着她在家里忙里忙外,一副自己不是吃闲饭其实还是有作用的样子,眼底忍不住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两人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只要一个眼神和一个表情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相处起来轻松又默契,似乎分开的三年根本不存在一样。

  只是平静的生活没过几天,就被一道急促的门铃声给打破了。

  章心湄看着欧阳奕在厨房做饭,便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来人,她不由愣了,喃喃说:“阿姨……”

  来人看见章心湄,顿时勃然大怒:“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听见门外的尖利声音,欧阳奕连忙放下菜刀出来,也是一怔:“妈,你怎么过来也没跟我说一声?”

  连淑桥看着身上挂着围裙的欧阳奕挑起眉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怒意:“要不是我突然过来了,还不知道你居然把这个女人往家里带!难道你就忘了究竟是谁害死你爸,现在把杀人凶手往身边带,良心被狗吃了吗?”

  她的声音越发拔尖,担心吵着邻居,欧阳奕叹气说:“妈,你先进屋来再说。”

  “怎么,还心疼上了,觉得我说得过分,让这女人没面子了?我就是要大声说出来,让大家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总是一副无辜的模样,内里就是个黑心的狐狸精。把你爸害死不说,现在还把你的心给勾走了,连我这个亲妈都不想认了!”

  听见连淑桥越说越过分,欧阳奕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妈,当初的事就是一个意外。爸的死跟她没关系,没必要再提了。”

  “没必要再提是什么意思,你爸死了几年,杀人凶手还逍遥在外,这事就不了了之吗?”连淑桥看着章心湄恨得要死,看到她双眼茫然的样子,更是恨不得把人掐死:“我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让她滚!她不走,那我走!”

  眼看连淑桥转身就要走,欧阳奕只能把人拉进屋里来,眼神示意章心湄躲进房间里避一避,眸里带着无奈的歉意。

  章心湄听得迷糊,还是顺从地对他点点头,很快躲进卧室里关上门。

  连淑桥还想追上去,彻底把章心湄赶走,却被欧阳奕拽住了,顿时满心不快:“你非要护着这个女人吗?究竟她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什么女人都看不上,就连小玥都拒绝了。”

  “她跟小玥是两回事,妈不要混为一谈。我不喜欢小玥,一直当她是妹妹一样看待,妈就别老想着撮合我们两个。章小姐出了事,在我家暂住几天,很快就会搬出去的。”欧阳奕说着,扶着连淑桥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越发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地说:“明知道有高血压不能总生气,妈怎么就不好好照顾自己?”

  “都快别你气死了,还照顾什么?”连淑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头都疼了,缓和了语气说:“妈知道你一时忘不掉这个女人,所以给了你几年的时间。你也是个孝顺的,乖乖跟她分手没再来往。我想着时间一长你忘记了,就能跟其他人重新开始,谁知道……”

  “妈,我都说你误会了,我们现在不是这样的关系。只是她出了事,暂时在我这里躲一躲而已。”欧阳奕打断她的话,又从厨房里端来一杯温水。

  “她出什么事要住你这里,就不能借住朋友亲戚家里?她肯定是想要巴着你不放,这心思昭然若揭,就是你这个傻小子被迷住了双眼,什么都看不见。妈是过来人,哪里能不知道她这点小心思?”连淑桥喝了一口水,愤愤不平地反驳。

  欧阳奕避重就轻地答:“我保证她很快会搬出来,反倒妈是有什么事才突然过来的?”

  连淑桥皱眉,嘀咕说:“一开门看见那个女人我就给气疯了,差点忘了这事,三年前你爸出事的时候接手案子的警官还记得吗?”

  “聂警官,我记得的,他有事找我?”欧阳奕一愣,没想到是警察找我:“他有什么事吗?”

  “他没具体说,只说有事要找你帮忙。你手机打不通,我没直接答应,就先过来问问你。”说到这里,连淑桥又蹙眉:“我出来的时候张阿姨说你上电视了,看她的脸色不像是什么好事。”

  “妈别担心,有个家属想要独吞病人的保险金,被我戳破后恼羞成怒找媒体没事找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欧阳奕说得轻描淡写,连淑桥却没信个十成十:“你从小就乖,也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但是这事可大可小,现在的人哪里会真的想要知道什么真相,媒体给什么就信什么,说不定这把火要烧到你身上去,想要彻底撇清就不容易了。不是说了,谎话说上千遍万遍就变成真理了,你别小看这些黑心的媒体。”

  “我知道了,妈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听见他再三保证,连淑桥这才稍稍放心,又瞥了房间门一眼:“说吧,她要几天才搬出去?要不然让她先住家里,我腾出个房间还是愿意的。”

  欧阳奕想到章心湄住到他家里去,还不跟连淑桥闹得天翻地覆?

  他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觉得头疼,只能再三劝说:“妈,三天,三天内我就让她搬出去。”

  得了欧阳奕的具体保证,连淑桥终于满意了。

  这个儿子她知道,只要说出口的话就绝对会办到,说是三天那就是三天,多一天都不会有。

  好不容易哄着连淑桥回家,关上门的欧阳奕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再厉害的心理咨询师,对上亲妈,任何咨询手段,效果都要变成负值。

  他转身看到已经打开房门的章心湄一脸受伤的神色,小声问:“欧阳真要三天内把我从这里赶出去?”

  听了这话,欧阳奕又开始头疼了:“这两天我会帮你留意一下这里有没公寓出租,你既然恢复了,继续留在我这里就不合适。”

  他想到自己之前的情不自禁,尤其还是章心湄已经清醒的情况下发生的,更是脸色一冷:“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欧阳奕也没心情做饭,简单把配菜混成一锅煮熟了,两人都没胃口,胡乱吃了几口都放下了筷子。

  章心湄抢着收拾桌子,欧阳奕也没推脱,捏着连淑桥留下的一串陌生号码,回到房间就打了过去:“秦警官吗?我是欧阳奕。”

  “……欧阳医生,半小时后在凤凰路的咖啡店见面号码?我们当面详细说。”

  秦凯那边乱哄哄的,显然有什么紧要事。

  欧阳奕迟疑一瞬,答说:“如果秦警官不方便,我们改天再约?”

  “不用,小事而已,半小时足够解决了。”不等欧阳奕再说,秦凯已经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继续阅读:第12章 请求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