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揭露你
苏静初2016-10-14 15:233,244

  章心湄对上欧阳奕阴沉的脸色,艰难地辩解:“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欧阳奕打断了她的诡辩,回想着这段时日来的相处,他竟然发现不了任何的破绽。

  要不是昨天打电话之后,无意中看见章心湄的表情,虽然是一闪而过,却已经叫他生疑,这才会把黎弈辰叫过来帮忙。

  欧阳奕连夜在客厅里安装了便携式摄影机,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没想到视频直接传送到他的手机,证明自己根本就没有猜错。

  原来一直以来,章心湄的病情是装出来的?

  他在回来的路上想了很多,章心湄研究过心理学,又是熊教授的学生,实习的时候要是遇到过PTSD的患者,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但是能做到天衣无缝,连欧阳奕多年临床经验也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出来,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究竟是章心湄的演技太好,还是他关心则乱,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才会被她蒙混了过去?

  章心湄双手绞在一起,看出她在紧张不安:“在车祸后第二十天的夜晚,我才回过神来。看到你就躺在我的身边,我用一晚的时间慢慢回想起出事后在医院里的事。”

  她顿了顿,似乎难以启齿:“我想要保住这样的生活,想要跟你在一起,但是我知道如果单纯的装傻充愣,你很快就会发现。所以我第二天一早去浴室的时候,面对着镜子,对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催眠。”

  催眠之后,章心湄就能像是真正的PTSD的患者,丝毫没有任何破绽。

  欧阳奕冷笑,没想到她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动手脚,他却是一无所知!

  好啊,居然把从熊教授那里学会的催眠术对她自己用,然后来骗过他!

  欧阳奕怒火中烧,指着大门说:“既然你已经好了,那么你可以走了。”

  章心湄一愣,摇头说:“我还有很多事没完全想起来,车祸的事我只留下部分记忆。再说,你主动把我接回家照顾,难道欧阳医生打算半途而废?”

  “我当初要接回来的是一个PTSD的病患,不管是男是女,又是不是姓章,这跟我的工作毫无关系。但是章小姐你隐瞒病情,做出欺瞒的举动,这是对我的不尊重,我作为医生,也作为公寓的主人,有权利让你立刻离开这里。”

  欧阳奕不知道她究竟什么话是真,什么话是假的了。

  章心湄说她在几天前才醒过来,究竟是哪一天,把自己丢脸的样子也记下来,在心里默默嘲笑吗?

  他不能忍受章心湄的欺骗,因为仿佛是在看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笑话!

  “我的伤还没好,”章心湄抬起左手,可怜巴巴地看向他。

  欧阳奕不为所动,她耷拉着脑袋,沮丧地说:“我没有地方可去了,去旅游之前,爸爸将S市的房子卖掉了。”

  卖掉房子去旅游,然后发生车祸?

  闻言,他顿时觉得章父的举动相当奇怪。只是去旅游,有必要卖掉房子吗?

  就像是在躲避什么,离开S市一样。

  但是那又如何,如果可以,欧阳奕一辈子都不想提起这个男人来!

  “你可以住酒店,也能在外面租房,甚至重新再买一间公寓,随便你。”保险公司的人看见网上的视频之后,没有再联系章嘉慧一家人,而是把部分赔偿金送到医院来。

  章心湄办理了出院手续,院长就用她的身份证把余下的赔偿金存起来,以作不时之需。

  欧阳奕把银行卡拿出来,放在桌上:“这是保险理赔的金额,你可以去银行查一查数目对不对。”

  “我让欧阳破费了,这张卡还是留给你比较好。”章心湄把银行卡往他的方向一推,忐忑地说:“可以暂时让我住下来吗?小姑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会千方百计逼着我把赔偿金给她。”

  “原来你连章女士的事也记得,还有什么是想不起来的?”欧阳奕嘲讽一笑,没看银行卡一眼:“记者已经走了,当初医院的视频就放在网上,章女士理亏,不敢再对你做什么的。你只要别在外面到处乱晃,她不可能找到你。”

  章心湄叹气,幽幽地说:“你错了,难道欧阳忘了?我告诉过你的,因为不喜欢我,她就直接把我推到河里?”

  “那是小时候的事,章女士已经不是孩子了。”谁都有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十来年了,章嘉慧也有家庭和儿女,不可能不明白这样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十七岁算是孩子吗?她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当时小姑的眼神,她是真的想要我死。”

  章心湄双手抱着胳膊,又开口了:“去旅游之前,爸爸要把房子卖了。也不知道小姑从哪里听说了,直接找上门来,让爸爸把房子给她住。”

  说是住,其实跟送给章嘉慧没什么两样了。

  只要她住进去,又怎么舍得搬走,把房子还给章父?

  “爸爸没同意,小姑当时搁下狠话,说爸爸不顾她的生死。既然她不好过,也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章心湄的脸色彷徨又恐惧,浑身瑟瑟发抖:“欧阳,你说会不会是小姑找人在车子上动了手脚,才会突然出现意外?”

  不然章父有二十年的驾龄,从来没出过意外,怎么偏偏在章嘉慧上门吵闹就出车祸了?

  章嘉慧临走时狠戾的眼神,章心湄永远无法忘记!

  欧阳奕缓和了脸色,皱眉说:“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猜测,章女士始终是你的小姑,没有理由会害死章先生。”

  “不是她,又会是谁?爸爸妈妈和谁都没有结怨,平时对人都和和气气的。”章心湄想来想去,觉得车祸绝不会是意外,那么章嘉慧的嫌疑就很大了。

  “你真的了解章先生吗?他究竟是什么人,不要随便断言。”欧阳奕的声音很冷,是她从来没听过的。

  章心湄不由一怔,看着他满脸不解:“爸爸以前做过什么事,让你这么讨厌他?”

  欧阳奕不打算回答她,转开了话题:“你该走了,出了公寓直走,有一间四星级酒店,我能帮你提前订房,你直接过去就行。”

  她双手握紧,眨巴着眼,满脸可怜兮兮的:“你真要赶我走?我一个人,好害怕。”

  欧阳奕想说她又在装了,但是看见章心湄握紧的双手微微抖动,顿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下了一半:“等你左手的伤好了就离开,这是我给你最后的限期。”

  章心湄右手摸了摸左手手背的纱布,慢吞吞地说:“谢谢你,欧阳。”

  三年不见,一见面就给欧阳奕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她心里明白,能给自己留下,已经是他最大的妥协了。

  欧阳奕沉默半晌,问她:“为什么要转系?不想做律师了吗?”

  印象中那个女孩笑着说以后要做一个帅气的律师,怎么后来却转到心理学系去了?

  “学期末我因为缺课太多,跟不上课程,原本准备休学一年,后来无意中去了熊教授的咨询室,喜欢上心理学,所以就转系了。”

  章心湄轻描淡写地说着,似乎不以为然。

  欧阳奕想到莫宇提起她转系的那个学期,正是两人分手的时候。

  因为伤心而缺课,最后不得不找熊教授寻求帮助吗?

  所以章心湄转系,放弃了律师的梦想,全是因为他?

  想到这里,欧阳奕心里有些不自在,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些事他不想说,也不愿意让章心湄知道,索性让她当自己是个负心汉。

  欧阳奕冷笑一声,说:“你跟熊教授学了不少事,居然用在这点小事上吗?要是熊教授知道了,估计会后悔收了你这个半路转系的学生。”

  “我也是不得已,要瞒过欧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章心湄摸了摸左臂上的伤口,轻轻叹气:“熊教授那边,我会亲自登门向他道歉的。”

  熊教授是真心收下她这个学生,就是法律系的教授来闹,也是挺身而出护着自己。

  这份恩情,章心湄一直记在心里,从来没想过要忘记。

  她当初转系,的确是因为欧阳奕。只是后来渐渐喜欢上这个专业,想要跟欧阳奕一样从事这个职业,为更多的人解开心结。

  把专业上的能耐用在对付欧阳奕上面确实不是正途,章心湄早就猜得出欧阳奕知道后肯定会大发雷霆。

  话说到这个份上,欧阳奕没再抓着这件事不放。就算心里再不痛快,章心湄已经道歉了,难道他还能把人打一顿出气吗?

  欧阳奕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出了房间。

  下一刻,章心湄怯生生跟在他身后默默出了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既然已经恢复了,在房间里看书也好,用手机上网也好,不必再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做戏了。”欧阳奕忍不住冷声冷气地说着,背对着她,压根没看章心湄一眼。

  “欧阳,你究竟是生气我用熊教授教的催眠术隐瞒恢复的事,还是不满我借此留在你身边?”章心湄沉默片刻,抿着唇开口。

继续阅读:第11章 赶走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