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拆穿你
苏静初2016-09-23 11:203,282

  欧阳奕挂断电话,扭头看到一旁发呆的章心湄,不由奇怪:“怎么了?”

  她回过神来,脑袋一偏,似乎僵了一下,没有开口,继续低头在画纸上涂抹。

  他也没打算得到答案,只是章心湄的反应透着古怪。

  她刚才是在偷听自己跟黎奕辰的电话?

  章心湄稍微恢复,已经能听懂简单的对话,但是他刚才跟黎奕辰的电话,不会是这个阶段的她能听明白的。

  欧阳奕仔细打量着她,直到被手机的铃声打断。

  “妈?”

  “小玥大老远过去给你送东西,你怎么连门都不让她进,直接把人赶回来了?”她的声音透着不悦,欧阳奕的目光却冷了下来。

  “是秦玥告诉你的?”

  “不是,她满头大汗回来,之前还说给你送东西,前后才一个小时,光是坐车就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我猜都猜的出来。小玥一片好心,你怎能这么对她?”

  “妈,这事我正想跟你说说。小玥值得更好的人,没必要一直蹉跎下去。”

  “小玥对你一往情深,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跟你又是青梅竹马。要是你身边没别的人,跟她相处一段时间再作决定吧?别一开始就把人拒于千里之外,怎么就能断定她不适合你?”

  她还是不依不饶的,欧阳奕不由皱眉说:“妈,这么多年我一直当小玥是妹妹……”

  “不说她,你年纪也不小了,身边却从来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难道心里还没忘记那个男人的女儿吗?”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不由拔高了,尖锐刺耳。

  “不是的,妈,跟她没关系,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欧阳奕叹了口气,知道这次的对话又不能继续下去。

  每次提起秦玥的事,母亲就忍不住扯出旧事来。

  “忘记那男人的女儿就有这么难吗?今年如果你没有别的对象,那就跟小玥在一起,我也能放心。谁知道我还能活多少年,起码有生之年,我想要看到你结婚,然后有自己的孩子,有属于自己的家庭。”

  不等欧阳奕反对,她径直挂断了电话。

  知道母亲是为了他好,但是把秦玥扯进来,并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欧阳奕看向依旧沉默涂画的章心湄,忽然开口说:“秦玥是我父亲故交的女儿,父母飞机失事后,父亲就收养了她,当年秦玥才八岁,转眼也十几年了,她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好女孩。”

  “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明明该是家人,她却希望跟我成为比亲人更进一步的个关系,你说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章心湄没有动静,只是涂画的动作慢了下来。

  “怎么一直不抬头,脖子不酸吗?”欧阳奕没继续说下去,而是蹲在她的面前,对上章心湄的双眼。

  她眨眨眼,对欧阳奕露出一个不解的笑容来。

  他伸手揉了揉章心湄的脑袋,苦笑:“我怎么会突然跟你说这些?”

  可能压抑在心里太久了,想要找一个发泄的渠道。

  一个会听,却听不明白的章心湄是他最适合的倾诉对象。

  要不是她还离不开自己,欧阳奕也到了找导师咨询的时候。

  心理咨询师不是万能的,每天接收那么多的负面能量,总需要别的垃圾桶来清理掉,不然一直积累,总有一个临界点而爆发,对自己并没有好处。

  所以这个行业里有个默认的规矩,就是每个人总会找一个专属的咨询师来清理自己的情绪垃圾,欧阳奕的清道夫就是他的导师熊教授。

  他想了想,从房间里拿出几张测量表,对章心湄柔声说:“我给你做一个测试,看看你现在的恢复程度。不用紧张,我念题目,你指一下答案就好。无论明不明白,选你觉得最好的那个答案就行。”

  欧阳奕示范了第一条,念完之后让章心湄随手挑一个答案:“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随意点就好。”

  第一反应,总会是最真实的。

  章心湄的反应却比欧阳奕预料中要慢,每道题一遍不明白,总要念两三遍才能做出选择。

  他耐心地一次又一次地念着,直到测试做完,已经是整整一个小时之后了。

  欧阳奕皱眉,很快计算出测试的结果,比预料中的分数还要低。

  恢复的程度没有达到预期,证明章心湄最近的状况反而不如之前。

  明明感觉跟她的沟通已经有了好转,欧阳奕不明白测试的结果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暂时先放下了。

  欧阳奕拿出了拼图,简简单单的一百块,适合给章心湄打发时间。

  他打电话给黎弈辰:“你这几天能休假吗?对,我想请你过来帮忙。”

  黎弈辰忙得团团转,想到他如果请假,主任肯定杀自己的心都有了,不由苦笑:“我不是不想帮忙,只是最近实在抽不出空来。”

  “两个小时就足够了,拜托了。”

  欧阳奕难得第一次有求于他,黎弈辰说什么都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看了一下最近的预约表,终于挤出了有限的时间来:“明天下午可以,不过师兄究竟想让我帮忙做什么?”

  “小事而已,详细的我等会发邮件给你,注意查收。”

  黎弈辰挂断电话还云里雾里的,觉得欧阳奕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不能在电话里直接说,非要用邮件才解释得清楚?

  黎弈辰第一次到欧阳奕的公寓来,看见章心湄的时候还十分忐忑不安,露出和善友好的微笑:“师兄有事要出门,暂时由我陪你一会。”

  见章心湄的目光压根没看自己,而是追着欧阳奕的身影,黎弈辰继续讨好一笑:“放心,他很快就回来的。”

  他也不明白欧阳奕究竟有什么紧要事,非要这时候出门。

  虽然是短短两个小时,章心湄现在看起来情绪也很稳定,但是谁知道她会不会因为欧阳奕的离开而惊慌失措?

  黎弈辰感觉欧阳奕简直是在开玩笑,可是他已经答应了,只能硬着头皮跟主任请了两个小时的假马不停蹄地过来。

  幸好这里离医院不远,不然他就要更狼狈了。

  章心湄眼看着欧阳奕打开门出去了,低着头对画板发呆,也不像刚才那么积极涂画了。

  黎弈辰小心翼翼地坐在离她大概三米远的地方,这是陌生人的安全距离,对章心湄来说既不会太远,有什么事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和补救。

  也不会离得太近,让她没有安全感。

  比黎弈辰预料中更顺利,章心湄安静地坐着,不吵不闹,他总算松一口气。

  但是想到邮件里欧阳奕的交代,他只得喋喋不休地开口:“你在师兄家里住得还适应吗,有什么觉得不方便的地方?会不会不习惯,要不要买个宠物在家里陪你?医院有个护士家里的猫咪生了四只小猫,都是黑白色的,看着很乖,要不要抱一只给你养?”

  章心湄依旧呆呆的,只是听到黎弈辰不停说话,低着头依旧不理他。

  黎弈辰喘口气,继续说话:“我以前也养了一只猫,白色的,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杂毛,十分漂亮。跟着我两年,又乖又听话,一个人在家也不害怕。我经常留一点猫粮,晚上给它开一个罐头……”

  他不停说着自己家里的猫,恨不得章心湄立刻答应也养一只。

  黎弈辰说得口干舌燥,想到欧阳奕要他说上差不多两个小时,心里就叫苦不迭:“不喜欢养猫,也可以养狗的。狗狗忠诚,尤其大型狗很温顺,就是每天要带出去散步比较麻烦,不如猫咪可以一直窝在家里……”

  搜肠刮肚,他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嗓子都哑了,忽然察觉章心湄看了过来。

  仔细一看,章心湄还是低着头没动,黎弈辰傻乎乎地挠了挠头,或许刚才是自己眼花了。

  这几天累得要命,他看错了也有可能。

  终于说够了两个小时,黎弈辰在大门打开的时候看见欧阳奕犹如救星。

  只是欧阳奕的脸色冷得掉渣:“麻烦你了。”

  “不、不麻烦,”黎弈辰哆嗦了一下,借口下个预约快开始了而赶紧跑掉了。

  刚才师兄的眼神好可怕,好像要吃人一样。

  等黎弈辰一走,欧阳奕走过来,沉默地打开了手机。

  上面是清晰的视频,正是刚才喋喋不休的黎弈辰和章心湄。

  黎弈辰以为看错的一幕,清清楚楚显示在视频上,章心湄不经意抬头看过来瞪了他一眼。

  欧阳奕捏着手机,看着章心湄沉声问:“你还想装傻到什么时候去?耍着我好玩吗?看着我每天在你身边忙得团团转,很有成就感是吗?”

  “……不,”章心湄沉默了片刻,慢慢摇头:“我不是一开始就醒来的,只是醒来睁开眼看见了你,以后在梦里。”

  后来发现,这是真实的,犹如梦一样,欧阳奕就在她的身边。

  每一天,看着欧阳奕温柔的眉眼,章心湄怎么都开不了口。

  或许就这样下去,她继续装傻,欧阳奕会永远在自己身边不再离开。

  爸妈已经不在了,章心湄彷徨无措,她只想要留住欧阳奕。

  哪怕是不择手段,装疯卖傻!

继续阅读:第10章 揭露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