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喂饱你
苏静初2016-09-16 13:263,228

  送走了秦玥,欧阳奕关上门,急急往里走。

  却看见房间里,章心湄坐在椅子上,手里的画板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地上,她正弯腰去勾起来。

  他松了口气,去帮忙把画板捡起来,放在章心湄的手里。

  章心湄使劲往自己手上看,然后又往外张望,鼻子吸了吸,一脸疑惑。

  欧阳奕不由好笑:“不是送吃的,是我妹妹。”

  对上她疑惑的眼神,欧阳奕不想多说:“你个淘气鬼,我还以为你摔倒了,下次把画板抱稳了。”

  他不是不奇怪,实在太巧了,秦玥跟自己说了几句话,正当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打发她走的时候,章心湄就掉了画板,间接给了一个现成的理由。

  要不然,欧阳奕也不知道该怎么让兴致勃勃上门来的秦玥回去。

  他盯着章心湄,见她又开始专心地在画板上涂画,自嘲一笑。

  自己的职业病太严重了,每个人每一个故意还是无意的举动,欧阳奕总会忍不住去揣摩更多的深意来。

  等网购的东西送来,欧阳奕这次学乖了,让快递员放在保安处,等买的都送来了,才麻烦保安送到门外,等人走了,他才开门去拿。

  章心湄跟在他后面,看着袋子里的东西,还翻出来看了看。

  欧阳奕点了点东西,蔬菜、水果,两套内衣,两套女士睡衣。

  想到保安在电话里揶揄的语气,他就颇为尴尬。

  睡衣就算了,连内衣都帮忙买,自己也算独一份了。

  保安只会以为欧阳奕兴趣古怪,喜欢帮未婚妻包揽这些杂事,尤其喜欢挑他喜欢的内衣样式,再亲手脱下来之类的。

  想想他就满脸窘迫,当初在网上选女士内衣,欧阳奕也忍不住脸红,看得眼花缭乱,最后只能报上大概的尺寸,让店家帮忙挑两套就算了。

  店家以为他是女的,直接挑了一件黑色和一件桃红的,性感得要命。

  图片看着就算了,拿到手之后还有蕾丝层层点缀。

  欧阳奕拆掉牌子,一股脑扔进洗衣机里,忽然又想到店家叮嘱过内衣只能手洗,机洗会容易坏掉,除非有套上保护网袋。

  他忘记买网袋,难道真要手洗?

  欧阳奕顿时傻眼了,拿着内衣不知所措。

  章心湄还一路跟着他,见欧阳奕呆站在浴室,还凑过来好奇地看了看他拿着的手上黑色的内衣。

  欧阳奕觉得手里发烫,急忙把内衣扔到盆子里,把她往前一推。

  “还是你自己洗吧,用手搓一搓就好。”

  章心湄歪着头满脸疑惑,欧阳奕认命地蹲下,给她示范了一下,在手里搓了两下:“就是这样,看明白了吗?”

  她点头,欧阳奕这才松口气,倒了水,又放了洗衣粉,在旁边看着章心湄把内衣都搓洗了,又换了两盆清水,好歹收拾好,晒在了阳台上。

  公寓相邻两家的阳台离得近,旁边住着一家三口,妈妈正好出来浇花,目瞪口呆地看见欧阳奕手里拿着女士内衣要晾起来。

  他僵着脸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完全是逃进了屋里的。

  欧阳奕叹了口气,希望邻居别把自己当作变态就好。

  坐在沙发上的章心湄看见他进来,抱着画板笑眯眯的。

  欧阳奕上前,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尖:“真是个冤家,败给你了。”

  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上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因为一个人住,简单的家常菜还是会做的。

  只是许久没有做,生疏了,显得有点手忙脚乱。

  欧阳奕卷起袖子低头切菜,时不时留意坐在厨房门口,搬着一张小凳子乖乖画画的章心湄。

  白雾腾腾,鼻尖下嗅着饭菜的香气,一边忙碌着,他一边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被填满。

  章心湄揉着肚子凑了过来,显然是饿了,盯着锅里的菜吸了吸鼻子。

  欧阳奕用筷子捞起一块,打算吹凉了一点才递给去。

  谁知她一口咬住,烫得不停吸气,又因为太好吃,舍不得吐出来,囫囵吞了下去。

  担心章心湄烫着自己了,他皱起眉头:“张开嘴。”

  仔细看了看,口腔没有烫伤,欧阳奕这才松了口气:“别着急,等会就能吃,下次别这样了。”

  章心湄被训得耷拉着脑袋,半天没抬起来。

  她犹豫着伸手抓住欧阳奕的袖子,张了张口:“欧……欧阳……”

  欧阳奕不可置信地停下动作,抓住章心湄的肩膀:“你刚才在叫我,会说话了?”

  她被吓了一跳,张开口艰难地重复:“欧阳,欧阳……”

  只会单调重复这两个字,欧阳奕提起的心放下了。

  他关掉炉子,盯着章心湄的双眼:“你怎么会叫我的名字?”

  她指着门口,重复说:“欧阳!”

  欧阳奕这才想起来,秦玥在门口叫自己“欧阳”,原来是被章心湄听见,无意中学会了。

  他放下疑心,笑了:“真聪明,一听就学会了。”

  “欧阳”明明该是一个姓,在章心湄嘴里倒像是昵称。

  说起来,秦玥以前喜欢叫他哥哥,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叫自己“欧阳”?

  没大没小的,以后跟妈打电话的时候要提醒一下她。

  两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么亲昵的称呼,不适合他和秦玥之间。

  三盘菜,一锅汤,算得上相当丰盛了。

  欧阳奕看着章心湄大口扒饭,好吃得眯起眼,筷子夹个不停,也不由笑了。

  没有哪个厨子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饭菜捧场,她满脸幸福的样子,仿佛面前是五星级大厨做出的佳肴,极大的满足了欧阳奕的自尊心。

  碗里多了一筷子菜,章心湄还把另外两盘菜往外一推,把一碟西兰花放在他跟前。

  欧阳逸夹起一颗西兰花,他没碰其他,只尝了这个,没想到章心湄居然发现了。

  菜的味道只能算一般,但是看着章心湄一口菜一口饭,欧阳奕的胃口也变得好了起来。

  平时八分饱的习惯,难得打破了一次。

  他打算减少饭菜的量,以后不能再这么暴饮暴食了。

  外面到处是记者,欧阳奕为了清净,根本就不出门。

  他本来就喜净,不用上班几乎都在家。

  有章心湄的陪伴,欧阳奕更加不觉得沉闷。

  她在画画的时候,自己就看书或者偶尔上网看看医院的新闻。

  记者围堵医院,给病人和医生带来诸多麻烦。

  可能抢不到新闻,又找不到欧阳奕和章心湄,很多记者都散去了,只留下零星的几个还在坚持着。

  黎弈辰打电话来抱怨:“师兄倒是落得轻松,我们忙得团团转。不过师兄不在,主任就成了心理科最受欢迎的咨询师了。”

  以前的女来访者都是冲着欧阳奕的脸去的,现在他不在,主任资历最深,自然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加上不少人也打算找主任旁敲侧击,气得主任也学欧阳奕的举措,让助理先把预约刷选一遍,免得有人浑水摸鱼,浪费他的时间。

  抱怨之后,黎弈辰提起一件事:“师兄,有不少人到住院部打听章小姐的下落。林先生,哦,就是上回帮忙发视频的记者有一次偶然遇上,给我偷偷说,他们不像是同行。”

  不是记者,又会是什么人在打听章心湄?

  欧阳奕觉得事有蹊跷:“有交代护士,不要透露章小姐的行踪吗?”

  “这还用师兄叮嘱,我早就去提前打了招呼。不过上次被师兄教训过,新来的护士嘴巴可紧了,警惕性也高,不会轻易透露章小姐的任何消息,师兄可以放心了。”

  “对了,章小姐的情况有起色吗?”

  “嗯,已经能开口说话,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也是很大的进步了。”想到章心湄总是跟在他身后,像小尾巴一样跟着自己,软软地叫着一声声的“欧阳”,语气不由自主变得柔和。

  黎弈辰听出了欧阳奕话中的温柔,又有院长透露了一点口风给他,顿时暧昧地笑了:“师兄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我一定准备最大份的红包等着你。”

  欧阳奕的面色淡了下来:“要让你失望了,等她痊愈了,估计不会记起这段时日来。”

  到时候,他们两人就当从来没见过。

  “我已经让院长把她的主治咨询师的名字改成了你,师弟记得以后也别说漏了嘴。”

  黎弈辰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简直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章心湄的咨询师改成了他,完全也没个人来通知自己。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PTSD的患者大多数会有后遗症,可是并非全部,章心湄不一定会忘记这段日子的事。

  但是欧阳奕说得这么肯定,是打算对她做深度催眠吗?

  没有必要,却对病人做催眠,这是违反心理咨询师规定的。

  欧阳奕为了让章心湄彻底忘记他,竟然愿意主动犯错吗?

  黎弈辰不理解,欧阳逸就这么不愿意章心湄记得这段时间的事,还是不想章心湄记得他?

继续阅读:第9章 拆穿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