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怀疑你
苏静初2016-11-01 14:553,233

  章心湄浑浑噩噩的,几乎是被欧阳奕一直搂着肩膀到医院的停尸间的。

  秦凯早就等在医院里,看见欧阳奕并没有多少意外,对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看见章心湄恍恍惚惚的样子不由皱眉。

  他其实是不建议章心湄来见章家父母最后一面的,车祸后的尸身不但面目全非,又加上抢救出来的时候被烧伤了一部分。

  对一个小姑娘来说,知道父母因为车祸意外去世已经够伤心的了,现在还要看到他们残破不全的样子,实在太残忍了一些。

  不过章心湄坚持,秦凯作为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有欧阳奕在,他就不必瞎操心。

  秦凯带着两人进了停尸间,角落停着两个推床上是盖着白布的尸身,就算室温低,味道依旧不怎么好闻。

  章心湄似乎才回过神来,踉跄两步走到推床前,迟疑片刻才伸手抹上白布的边缘。

  欧阳奕看着她的右手颤抖,根本抓不住白布,心里叹了口气,抓住章心湄的手背,轻声问:“真的要看吗?”

  “嗯,”章心湄的回答很轻,仿佛怕吓着推床上安静沉眠的父母:“这么多天没来看他们,爸妈肯定要不高兴的。”

  起码在最后的这一刻,他们一家三口能够见一面,静静地道个别。

  “好,”欧阳奕沉默一会,覆上章心湄的手背说:“那就掀开来吧。”

  章心湄点头,终于稍微压下右手的颤抖,慢吞吞抓着白布掀开了一点。

  只是露出一点,她浑身一僵,脸色骤然发白,欧阳奕立刻抓住章心湄的右手,看着白布又慢慢落下重新覆盖住推床上的尸身。

  他用双手从背后紧紧抱着章心湄,反复安慰说:“不看了,我们不看了,回家去吧。”

  章心湄努力瞪大眼,刚才看见的冰山一角让她心里翻山倒海的,几乎要站立不稳。

  她眨眨眼,老人都说在去世的人面前不能哭,不然会让他们担心,不能安然离开。

  只是章心湄甚至仰起脸,都没能把眼泪收回去。

  欧阳奕感觉到手背上一滴接着一滴的眼泪,烫得他的心也开始疼了起来。

  他除了紧紧抱着章心湄,也只能看着泪珠从她苍白的脸颊上缓缓滑落,却没有发出哪怕是一丁点的哭声。

  她只默默地看着推床上被白布覆盖的两人,即使泪眼婆娑,依旧不舍得闭上眼睛。

  章心湄明白,这是他们一家三口最后聚在一起的时候了。她想要呆在父母身边的时间长一点,却又害怕留得久了,更舍不得离开,更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她只知道爸妈是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这么好的他们,为什么就这么离开,丢下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无声的哭泣让人看着更加心疼,欧阳奕却明白这时候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并没有开口,只安安静静地陪着她。

  双臂慢慢收紧,欧阳奕只想把怀里的人搂紧一点,让自己的怀抱来温暖章心湄心里的冰冷。

  去殡仪馆的路上,秦凯看着欧阳奕怀里哭得睡过去的章心湄,一张小脸发白,脸上的泪痕还在。

  就算是睡着了在梦中似乎也是悲伤的事,眼角的泪水就没停下来过。

  他心里轻轻叹气,生离死别就算见得多了,看着依旧满腹惆怅。

  欧阳奕轻柔地拍了拍章心湄的后背,让她睡得安稳一点,低声问:“秦警官,车祸真的只是意外,没有人为?”

  “欧阳先生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觉得警方办事不利吗?”秦凯皱眉,他能够理解家属的疑虑,却不喜欢被人质问身为警察的职业道德

  “秦警官误会了,我没有怀疑你故意隐瞒的意思。只是事出突然,听她之前提起,章先生离开十分匆忙,似乎是隐瞒了什么事,为了逃避才会突然走的。”

  听了欧阳奕的话,秦凯不由皱眉:“这件事章小姐并没有跟警方提起,她只说三人是准备开车去旅游。”

  他猜测是短途旅行,所以带的行李并不多。后备箱里虽然因为着火烧掉了不少东西,但是能看出三人只有小小的两个行李袋,只有一两件替换的衣服,就连贵重物品都没有。

  现在看来不是因为出门的时间不长,而是因为他们一家三口是匆忙走的?

  这样一来,倒是能对得上。

  秦凯看向沉睡的章心湄,又问欧阳奕:“除了这一点,章小姐还提起什么了吗?”

  “我没多问,她也不是很喜欢提起。”欧阳奕摇头,他对章父没什么好印象,自然不愿意多提。章心湄经历了这次意外,也不想要提起伤心事。

  久而久之,两人同在屋檐下相处了一段时间,对意外的事几乎没怎么提起过。

  秦凯又看了章心湄一眼,欧阳奕一下就猜出他的意图,婉拒说:“她还没完全接受这个现实,有什么问题能否过一阵子等她恢复后再问?”

  “如果不是一般的意外,时间拖得越长,找到真凶的可能性就越低。”不管章父是因为担心什么,一时没留意而发生意外,还是由于其他没能发现的人为因素,秦凯只想找到真相。

  “欧阳医生不放心的话可以一直陪同,相信有欧阳医生在,章小姐的情绪可以稳定下来。”

  他对欧阳奕笑笑,露出笃定的笑容来。

  秦凯打定主意欧阳奕不会拒绝,果然对方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沉默了,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许了。

  等车子到达殡仪馆的时候,欧阳奕才摇醒怀里的章心湄。

  她幽幽转醒,一副不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样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吗?”

  欧阳奕搂着章心湄下车,秦凯已经请几个人帮忙把尸身抬了进去:“走吧,可以立刻开始的。”

  原本该要排队的,不过有秦凯事先打过招呼,又有专门分给特殊情况的焚尸间。

  三人站在外面,欧阳奕到底没让章心湄进去看着章父章母的尸身被焚烧的样子。

  章心湄没有再哭,比起之前有着反常的安静。

  感觉到欧阳奕握住自己的手,章心湄抬起头来想要对他露出一个浅笑,只是嘴角努力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弧度:“放心,我没事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早就该接受现实了。

  无论再怎么伤心,人死都不可能复生。

  章心湄恍惚中想着,当初欧阳奕是不是独自一个人站在这里等着欧阳伯伯的骨灰?

  他当时是不是跟自己一样悲痛欲绝,却连一个陪着的人都没有?

  相比之下,章心湄是何其幸运,终究她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些,承受这些。

  工作人员很快抱着两个小小的骨灰罐出来,郑重地送到章心湄的手上。

  章心湄摇头说:“不用两个,一个就够了,放在一起吧。爸妈生前感情很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死后在一起不分彼此也挺好的。”

  或许下辈子能够早早相见,再续夫妻缘分。

  这个要求有点少见,却也能够理解,工作人员很快把骨灰混在一个骨灰罐里交给章心湄。

  章心湄小心翼翼把骨灰罐抱在怀里,来之前秦凯已经跟墓地打过招呼,留了一格半米的正方形供奉架。

  她在骨灰放上架子,特意摆在正中间。

  欧阳奕看着章心湄的眼神很专注,动作很轻柔,似乎生怕惊扰了骨灰里的故人。

  摆弄了一会,章心湄才算是满意了,停下手左右端看,又把写了名字的木牌摆正,这才吁了口气。

  她双手合什,片刻后睁开眼,点亮了架子上的电烛灯:“爸妈,以后我会常常来看你们的。”

  深深地看了一眼架子,章心湄这才转身走了。

  欧阳奕跟在她身后,低声提醒:“你可以留一会,再多陪陪他们的。”

  章心湄看着他,轻轻摇头:“不,不用了。”

  生前不多陪伴,死后再陪多久说多少话都是枉然。

  她只想知道的是:“车祸真的只是意外,不是人为?”

  秦凯挑眉,没想到他们两人会问出相同的话来:“暂时并没有任何疑点,当然章小姐有什么觉得可疑之处都可以告诉我。”

  “除了爸妈突然要出外旅游这一点有点奇怪,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章父不是个冲动的人,做任何事之前都有计划,这样毫无准备就远行还是第一次,章心湄却想到了一个人:“小姑她……秦警官有查过吗?”

  “有,”秦凯点头,当初章嘉慧到医院大闹的事被人拍下来传上网,算得上人尽皆知,他也没错过章父这个动机十分明显的亲妹妹:“章女士虽然有动机,但是确实有不在场证据。车祸意外的时候,她正跟家人在国外旅游。”

  当然,他不排除章嘉慧有可能买凶杀人。然而车子虽然毁得厉害,但是严密检查后并没有发现零件有问题,章父的体内也没有什么不该有的药物反应。

继续阅读:第21章 询问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