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谢谢你
苏静初2016-10-30 15:203,095

  两人之后沉默地回到公寓,欧阳奕送章心湄到新租的房子门前,看着她进去后关上门,这才离开。

  章心湄从猫眼里看着欧阳奕离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怅然。

  从今晚开始,他们不再住在一起了。

  她夜里躺在陌生的床上,虽然床单和被套都是欧阳奕买的,上面还有欧阳奕家里肥皂的香味。

  章心湄不知道认床还是因为屋里没有欧阳奕在,翻来覆去,直到天色刚亮的时候才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她迷迷糊糊中听见有敲门声。

  等章心湄完全醒过来,已经没有敲门声了。她抱着被子坐起身,有些怀疑自己听错的时候,忽然见阳台上有一道矫健的人影翻墙落下,顿时吓了一大跳,险些尖叫出声。

  阳台的玻璃门忘记锁上,被门外的人推开,伸手掀开窗帘,露出熟悉的面庞来。

  看到来人,章心湄拍拍胸口,无奈地说:“欧阳,你吓着我了。”

  欧阳奕打量着她,见章心湄头发乱糟糟的,一副刚醒来的样子才解释说:“我打电话给你没接,敲门没人应,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只好从阳台翻过来看看。”

  章心湄一愣,转身去床头柜拿起手机,满脸歉意:“手机没电了,昨天忘记充电,早上睡得沉也没听见敲门声……”

  “我早饭做多了,等会洗漱后过来吃吧。”欧阳奕打断她的话,转身又从阳台翻回自己的公寓去了。

  章心湄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嘀咕:“从大门口回去多好,怎么又翻阳台,多危险啊。”

  她又想到欧阳奕是因为担心自己,这才特地从阳台翻过来看看,顿时心里美滋滋的。

  等章心湄去了浴室准备洗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终于忍不住尖叫一声:“天啊——”

  难道她刚才就是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右脸上还有睡觉留下的印子,一张脸油乎乎的被欧阳奕看到了吗?

  章心湄捂着脸,觉得等会已经没勇气去隔壁吃早饭了。

  但是欧阳奕已经做好了,她刚才又没拒绝,不去的话实在浪费了他的一片心意。

  章心湄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在医院里疯疯癫癫的样子都让欧阳奕见过了,现在刚起床乱糟糟的模样只是小意思而已。

  她自欺欺人了一把,这才洗漱后换了一身衣服去隔壁敲门了。

  敲门不到三下,欧阳奕就来开门了。

  章心湄都怀疑他是不是一直等在门口,不然开门的速度怎么能这么快?

  欧阳奕示意她去饭桌前坐下,进厨房把早饭端了出来。

  是一碗小米粥,一碟煎饺,还有两个包子。

  章心湄喝了一口粥,吃得出这早饭是一直在锅里温着的,没有重复加热后影响口感的味道,顿时感叹欧阳奕对一个人好,就真的打从细节里都能感觉到这份用心。

  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也是这样,让她如何能放得下?

  欧阳奕也端了相同的一份出来,显然是没吃,一直在等着章心湄过来。

  两人一边吃,欧阳奕一边开口说:“秦警官今早打电话过来了,化验血样也没发现任何异常。他找了石家那位保姆打听了,又特地去石倩的房间看过,床头柜抽屉里的确有一瓶吃过的药片,带回去找专人看过,确实是普通的安定片,并没有任何问题。瓶子上的标签能查得到批号,是合法的药商。”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点纰漏,完全没有切入口,章心湄皱眉说:“秦警官特意跑到石小姐的家里去,不会打草惊蛇吗?”

  “他说是去给石小姐带点换洗的衣服,还有用惯的枕头,理由是她在医院里睡得不好,也想看看之前吃的安定片拿去问问主治医生能不能继续服用。”秦凯的理由毫无瑕疵,任何人听了只当他是关心堂姐,不会有什么怀疑的地方。

  秦凯做事谨慎,除非心里有鬼的人,不然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秦警官特意去石家,除了那瓶安定,应该也是想要从那个保姆的嘴里问出点什么来?”

  欧阳奕三两下就吃完那碗粥,点头说:“林姨毕竟在石家多年,知道的事情比较多,说不准能得到一点蛛丝马迹。”

  听他的语气,章心湄眨眨眼问:“看来秦警官是白跑一趟,什么都没能打听出来?”

  “不错,”欧阳奕刚开口,她就已经有默契地听出了弦外之意。

  跟章心湄说话总是很轻松,他只要刚开口,身边人就已经明白,不必多费唇舌去解释,说起话十分轻松。

  欧阳奕喜欢和珍惜这份默契,几年下来除了她,也没谁能够这样了。

  他嘴角微微扬起,却很快又压平了回去。

  连淑桥的话还在耳边,欧阳奕慢慢垂下眼帘。

  既然无法跟章心湄在一起,他就不能表露出一丁点的暧昧,让她浮想联翩,最后却是镜花水月,只能看却怎么伸手都碰不到。

  这种绝望的感觉,欧阳奕并不想章心湄碰触。

  突然间的沉默让章心湄有些不解,她看着欧阳奕低下头,又问:“那么陈主任那边,秦警官有查出什么来吗?”

  欧阳奕收拾心情,回答说:“秦警官盯着陈主任好几天了,既没跟石小姐这边什么人联系过,近段时间也不像收了大笔钱的样子。”

  既没人背后指使的,也没收受贿赂之类的,陈主任究竟为什么说谎?

  石倩的事情原本看着似乎很简单,现在越是调查越是摸不到头绪,章心湄也开始觉得着急了。

  她能理解秦凯的心情,一天没找出陈主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没能找到石倩是正常人并非患有精神病的证据,就一天不能把她从第三医院接出来。

  就是章心湄第一次看见石倩都觉得心疼,更何况是秦凯?

  “实在不行,我们去请熊教授出马?”

  熊教授是国内心理咨询师的权威之一,有他亲自做鉴定后,陈主任也不得不改掉病历放人!

  “如果欧阳不好跟老师开口,由我去说吧。”看出欧阳奕的为难,章心湄二话不说就把这事给揽了下来。

  欧阳奕面皮薄,求人这种事让她来就好。

  章心湄说到就做,她的手机毁了,只能拿起欧阳奕的手机准备拨通熊教授的电话,手机却突然响了。

  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却是秦凯打来的。

  欧阳奕接起电话,打开了免提,那边传来秦凯的声音:“欧阳医生,章小姐在你身边吧?是这样的,车祸意外的调查结束了,章小姐可以过来认领章先生和章夫人的尸身。两位身体受创太严重,要是章小姐允许,我们可以帮忙先火化。”

  何止严重,简直是面目全非。如果可以,秦凯并不想让章心湄亲眼看见。

  知道亲人意外去世是一回事,亲眼看到他们的身体变得支离破碎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不用,我想见他们最后一面。”章心湄醒来后刻意想要忘记车祸,不愿意想起这桩痛失双亲的意外,一直自欺欺人以为屏蔽掉才能够有勇气继续过下去。

  现在这份自欺欺人被打破,她茫然地听着秦凯的话,一口拒绝了他。

  等章心湄回过神来,欧阳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电话,抓住她的手。

  温暖的大手紧紧握着自己,章心湄才发现自己屏住了呼吸,现在肺部火辣辣的,才大口大口开始喘气。

  “放轻松,没事的,我会陪着你。”欧阳奕轻声说着,又握着她的手,仿佛是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章心湄。

  章心湄苦笑着摇头,双眼涩涩的,却怎么都掉不出眼泪来。

  可能太伤心了,伤心过了头,连掉眼泪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我没关系的,一时没缓过来而已。欧阳要准备上班了吧,不用特地陪着我,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她是时候该振作起来了,总是依赖欧阳奕,总是麻烦他,章心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假期还有,不着急上班。”欧阳奕到底不放心章心湄一个人过去,就算有秦凯在,还是得自己看着才是。

  章心湄原本想要拒绝,毕竟两家的关系闹得他们都没能继续在一起。

  欧阳奕看到章家夫妻,或许也会想到父亲的死。

  但是她张了张口,拒绝的话却是说不出来。就算表面上装作再坚强,自己到底没勇气一个人去见父母最后一面。

  “欧阳,谢谢。”

  章心湄的声音很轻,仔细一听还带着一点哭腔。

  欧阳奕只沉默地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章心湄顺势依偎在他的肩头,他身体一僵,还是没推开她,犹豫着伸手圈住了章心湄瘦削的肩膀。

继续阅读:第20章 怀疑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