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温暖你
苏静初2016-10-30 09:423,170

  秦玥心里有些怅然,却很快就恢复了。

  不管欧阳奕心里是不是对章心湄还有眷恋,但是连淑桥一天不同意,两人就算以后勉强在一起也不可能长久。

  更别提是欧阳奕的父亲是章爸爸害死的,欧阳奕怎么都不可能过得了心里那一关,不然当初就不会跟章心湄分开了。

  想到这里,秦玥脸上重新有了笑容,压低声音只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章小姐贵人多忘事,叔叔的死跟你爸脱不开干系,你以为欧阳真的能够不介意重新跟你在一起吗?”

  章心湄脸色有些发白,想要说欧阳奕会不介意的。但是转念又想到欧阳奕跟她分手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又怎么会再跟她在一起?

  每每看见她这张脸,恐怕就会想起当年的意外,尤其是欧阳爸爸的死……

  章心湄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她每次回想起当年的意外,头就会有些疼,或许就像熊教授说的,自己的身体刻意回避回忆当年的事,才会不由自主出现这样的条件反射来。

  欧阳奕端菜出来的时候见章心湄面无血色,皱着眉头上前扶着她的胳膊往沙发走:“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章心湄被他摁在沙发坐下,她苦笑着摇头说:“没事,就是突然有点头晕。”

  “贫血了吗?”欧阳奕起身去泡了一杯红糖水,回来直接塞到她的手里:“喝了。”

  章心湄乖乖把这杯红糖水小口小口喝光了,水温正好入口,红糖放得有点多。平时可能会觉得太甜,今天只觉得这份甜一直甜到心口,还带着温度,浑身都暖了起来。

  见她脸色好了,欧阳奕招呼秦玥吃饭:“结果的事边吃边说吧。”

  三人落座,秦玥坐在欧阳奕的左手边,章心湄坐在他的右手边。

  “血样我重复做了几次测试,各个想到的方面都试过了,并没有任何异常。”

  秦玥的话让章心湄皱眉,欧阳奕的表情却没太大的变化,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经过这么多天了,再有什么药物的残留都该完全从身体排出去了。

  再说,如果真的有人对石倩动手,那么就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

  欧阳奕对秦玥点点头:“谢谢你了,还特地跑过来一趟。”

  “欧阳又这么客气了,我过来还能蹭一顿你亲手做的饭,还占便宜了。”秦玥对他笑笑,语气很是亲昵:“不过答应请客的那顿饭,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我还要吃大户,欧阳可不能拒绝。”

  “好,”欧阳奕一口答应下来,丝毫没有任何异议,让秦玥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章心湄看得不是滋味,连忙打断两人说:“血样没异常,线索是到这里就断了?”

  她担心石倩在第三医院呆得时间长了,一个正常人又服用那么多的精神病类药物,对身体的损失造成不可逆转就麻烦了。

  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却“被精神病”,章心湄又是担忧又是愤怒。

  “看看秦警官那边有什么线索,反正这事是急不来的,先吃饭吧。”欧阳奕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的碗里,示意章心湄先吃饭,其他事放下来以后再说也不迟。

  章心湄低头见碗里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抬头打量着桌上的几盘菜。

  刚才只顾着听秦玥和欧阳奕说话,她现在才发现桌上的菜基本上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想到她刚刚还为秦玥而有点吃味,现在心里是丁点的不痛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欧阳奕从来不会多说,只会直接做。他想要对一个人好,从来不会说甜言蜜语,但是方方面面都照顾得妥妥帖帖。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章心湄想着,她是不是能对欧阳奕开始期待起来?

  就算两人之间有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等时间长了,或许因为彼此的感情深厚,所以能够奇迹般得跨越过去?

  章心湄心底有着忐忑,更多的却是期待。

  秦玥哪里能看不出桌上的菜都是欧阳奕为章心湄精心准备的,心里特别不痛快。

  可是秦玥又想到她不请自来,欧阳奕原本就是叫了章心湄来吃饭,自然是紧着客人,做的菜式是章心湄喜欢也算理所当然。

  客人吗?

  秦玥心下叹气,欧阳奕可能自己都没察觉,他对章心湄的关心早就超过朋友的界限太多了。

  然而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做到了待客之道,简直是自欺欺人。

  她没那么好心,会点破欧阳奕这点还没能察觉出的小心思。

  都说医者不自医,欧阳奕在心理咨询上有着一般人没有的天赋,感官敏锐,总是能第一时间就察觉出别人连自己都发现不了的细节。

  然而对于他自己,欧阳奕却没能发现了。

  或许是当局者迷,秦玥却希望他就这样继续困在视线的死角里,一直发现不了这一点。

  这顿饭吃得安安静静的,章心湄不走,秦玥也不走。

  三人不尴不尬地坐在沙发上,欧阳奕打开了电视,却谁都没心思放在电视屏幕上。

  章心湄第一个受不了,她原本打算借着跟欧阳奕讨论石倩的事能聊得晚一点,跟他相处的时间长一点才依依不舍回去隔壁睡觉。

  可是秦玥在,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人分享自己跟欧阳奕之间的秘密。

  没错,就是秘密。

  石倩的事除了秦凯,就只有欧阳奕和她知道。

  看秦玥的样子,欧阳奕并没有跟她透露太多。

  秦玥也识趣得没有多问,毕竟来访者的事,心理咨询师是需要保密的,她从来不会犯欧阳奕的忌讳,所以并没有追问。

  如果章心湄在她面前提起,岂不是让秦玥知道,然后让秦玥不依不饶缠着欧阳奕刨根问底了?

  能透露给一个外人知道的事,秦玥凭什么就不能知道?

  章心湄好歹挂着一个师妹的头衔,秦玥却只是外行,说是追问也不过是打听一下八卦,听完就算了,不能给更多中肯的建议。

  要是她不小心对外说漏嘴,坏了秦凯的事,章心湄就算得上是罪魁祸首了。

  一直沉默着也不是办法,章心湄也不乐意继续跟秦玥干耗着,对她笑着问:“时间不早了,也不好继续打扰欧阳,不如一起走?”

  秦玥有点不乐意,她好不容易找到借口登门来,就想跟欧阳奕多相处一会儿。

  但是有章心湄在,她根本就不能跟欧阳奕独处。

  这样下去也没多少意思,倒不如顺着章心湄的话一起走。自己不能跟欧阳奕单独相处,章心湄也是,这样想秦玥才能心理平衡一点。

  于是她点头微笑说:“好。”

  欧阳奕没看出两人虽然面带微笑却暗地里较劲,只觉得这种无话可说的沉默终于被打破,悄悄松了口气,亲自送她们到门口。

  等他关上门,秦玥进了电梯后不经意地问身边的章心湄:“不知道你现在搬到哪里去了,方便透露吗?等以后有空,我也可以上门拜访。”

  “没多远,只是暂住一段时间,或许很快又要搬走了,就不麻烦你特地跑一趟。”章心湄含糊地说着,送她去了小区外,招手叫了出租车,把秦玥往后座一推,退后一步挥手:“今天辛苦秦小姐了,晚安。”

  这语气就跟欧阳奕身边的女主人一样向她道谢,简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秦玥恨得牙痒痒。

  可是没等她反驳,出租车已经开动驶远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章心湄的身影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然后再也看不见了。

  送走秦玥,章心湄心情颇为愉快。

  她哼着小曲往回走,却一眼看见身后不远处有个人,先是一愣,然后笑了:“欧阳想送秦小姐怎么不早说,还偷偷摸摸的。要是秦小姐刚才看到你,一定会更高兴的。”

  这话说得酸溜溜的,章心湄刚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

  欧阳奕慢吞吞上前来,手里却拿着一件男士大衣,伸手披在她肩头上:“天冷,快回去吧。”

  章心湄身上一暖,才明白他特意下楼,是担心晚上凉,怕她冻着了。

  男士大衣上还带着欧阳奕的体温,她伸手紧了紧衣襟,越发觉得自己刚才的话特别可笑。

  不是早就知道的,欧阳奕总是不开口解释什么,却做得比谁都要多。

  “我就住在隔壁,洁姐搬走了,房子就租给我。”两人慢慢往回走,章心湄一时冲动,还是把住处告诉了他。

  原本打算给欧阳奕一个惊喜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没想到欧阳奕听了却点头,脸上没一点惊讶的表情:“我知道,洁姐走的时候特意给我说了一声。”

  他没说的是,林洁以为他们是情侣,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吵架了,章心湄才会从自己这里搬出去。

  欧阳奕知道林洁误会了,却始终没有反驳哪怕是解释一句。

继续阅读:第19章 谢谢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