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靠近你
苏静初2016-08-27 07:593,195

  章心湄的情况,比欧阳奕预想中更加糟糕。

  单独病房里,未免她再受到刺激,只有欧阳奕留下来跟章心湄二人相处。

  没有了其他人,章心湄果然面色变得轻快了一点,一手抓着欧阳奕的袖子没放,眼巴巴地盯着他。

  欧阳奕皱眉,察觉出不妥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

  章心湄摇头,茫然地看着他。

  “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章心湄还是摇头,眉头却开始皱起来了。

  欧阳奕担心她承受不住而崩溃,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抓住了一点:“你不能说话了?”

  章心湄张了张口,呼了一口气,却没有发出声音,顿时露出惊恐的表情来。

  欧阳奕心里一沉,盯着她又问:“那你还记得什么吗?亲人,朋友,同学?有没谁让你还有印象的?”

  在他的注视里,章心湄想了想,依旧摇头。

  不记得了吗?

  欧阳奕不知道心底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失落。

  他握住章心湄的手,轻柔地说:“别害怕,你只是一时忘记了,以后就会想起来的。”

  急性应激障碍,很快会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就是PTSD,一般持续三个月以上。

  三个月吗?

  他抬头对上章心湄懵懂又依赖的眼神,重新拭去血迹,把她的手再次包扎好:“记住,别再弄伤自己了。”

  章心湄乖巧地点了点头,对着欧阳奕咧嘴一笑。

  眉眼弯弯,傻兮兮的,惹人怜爱。

  章心湄什么都不记得了,笑得没心没肺的,但是欧阳奕却不敢冒险。

  人的心理很复杂,即使表面看起来她更像是在掩饰太平,自欺欺人地选择性遗忘伤心难过的事,但是事实上,它还是存在于内心深处的。

  没有渠道宣泄,一点点积累,到最后达到临界点,就难以收拾了。

  欧阳奕没有选择沙盘,而是挑了简单的白纸和画笔,放在章心湄的右手边。

  黎弈辰送来画具的时候,只是站在门外,章心湄就露出害怕的脸色,躲到病床和柜子之间的一个小小的缝隙,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似乎黎弈辰向前走一步,她就要整个人钻入床底去的。

  不管黎弈辰展开自认为最亲切的笑容,章心湄还是哆哆嗦嗦的,顿时打击了他的自尊心。

  好歹自己也是医院里除了欧阳奕之外最帅的医生,怎么在章心湄的眼中,他就像是吃人的怪兽一样可怕?

  黎弈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百思不得其解,小声嘀咕说:“没事,等她痊愈,就能发现我的好了。”

  欧阳奕睨了他一眼,黎弈辰立刻把画具递过去,不经意地说:“师兄,她的左手一直握着东西,应该是个左撇子。”

  左手受伤,画画估计够呛。

  “不,她左右手都能用。”欧阳奕对上黎弈辰狐疑的目光,又飞快地补充说:“她的右手中指上有一点茧子,是常年写字留下来的。”

  黎弈辰这才笑了:“也是,小时候学字,老师总是硬要左撇子换成右手,好把笔划写得整齐划一,跟其他人一样。”

  所以章心湄是左撇子,但是用右手写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过欧阳奕观察够仔细的,两人相处前后没有超过半小时,就已经摸清了情况。不愧是他的师兄,黎弈辰由衷佩服欧阳奕的观察入微。

  身为心理咨询师,洞察力是第一要素,显然黎弈辰还没学到家。

  欧阳奕把画纸和彩笔放在地上,蹲着将枕头垫在章心湄的身下,没强迫她一定要回到病床去。

  他侧身挡住章心湄的视线,让她看不清楚门口的黎弈辰,指着画纸说:“在上面画你喜欢的,或者讨厌的东西都可以。”

  把画笔往她身前推了推,章心湄注意力在欧阳奕身上,对门口的黎弈辰没那么害怕了,慢吞吞地把画笔拿到脚边,挑了一支绿色的在画纸上胡乱画了起来。

  没有规则的线条,随心所欲的,但是章心湄专注在画纸上,睁大眼睛,看起来很高兴。

  她画满了一张画纸,抬头看向欧阳奕,似乎在等待他的回应。

  欧阳奕也没有让章心湄失望,伸手揉了揉她的乌发,毫不吝啬地夸奖:“画得不错,再画一张?”

  章心湄得到肯定,仰头对着他笑笑,又低头挑了一支画笔胡乱画了起来。

  她专心致志的,没留意到欧阳奕往后退了两步,低声跟门口的黎弈辰说起话来:“我叫你来,是想让章小姐对你放下戒心。我不可能一直陪着她,总要有第二个人在,稳定病人的情绪。”

  普通护士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不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身上的善意与亲和力,黎弈辰在这一点不必要担心。

  他们两人都有工作,交换来盯着章心湄会更好。

  毕竟章心湄的情绪太不稳定了,暂时身边还不能没有人在。

  黎弈辰会意,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师兄放心,我会小心看住章小姐的。”

  章心湄如今就像是怕生的婴儿,贸然接近会让她惊恐万分,接而惊慌失措。

  这时候需要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黎弈辰每天都过来,不出一周,起码能让章心湄习惯他的存在,不至于太害怕。

  即使欧阳奕不在,章心湄也不至于像之前那样歇斯底里。

  黎弈辰在门边这一站,却是足足半个小时。

  这半小时内,章心湄画了十几张画。

  欧阳奕一一翻看,刚开始的七八张都是凌乱的线条,没有规则,随性而为,选择的颜色除了绿色就是黑色。

  黑暗代表恐惧、愤怒和自责,章心湄虽然忘记了,依旧对车祸耿耿于怀。

  好在有绿色,证明她的情况并不至于太糟糕,毕竟绿色代表了希望和活力。

  病人打从心里想要痊愈,这种主动性对她的治疗有莫大的帮助。

  欧阳奕暗暗松了口气,继续翻开下一张画纸。

  他一怔,画纸上面是空白的,什么都没留下。

  不,还是有彩笔在上面涂画过。

  欧阳奕的指腹在画纸上摸了摸,并非完全平滑的触感,偶尔会有涩涩的感觉。

  把画纸放在视线平行的位置,对上窗边的光线,他才好不容易发现这上面涂画的是白色的彩笔。

  一整张的白色,章心湄想表达什么?

  脑中因为选择性失忆而一片空白,还是代表别的东西?

  欧阳奕看见黎弈辰伸长脖子想要瞅瞅画纸上的内容,慢慢又向后退了几步。

  黎弈辰悄悄向前挪了两步,见章心湄专注在画纸上,没有留意到自己,这才放心地接过画纸,小声讨论:“白色的,羽毛,白糖,兔子……”

  没理会师弟嘀嘀咕咕胡乱猜测,欧阳奕翻开了下一张画纸。

  一大片的空白,右边只有一棵树,仅仅是枝干,没有叶子,就像是一棵枯树。

  黎弈辰对着阳光看了看,恍然大悟:“师兄,这棵树旁边也有白色的彩笔涂画过,这是白色的……雪!”

  雪地,枯树……

  欧阳奕抿着唇,沉默地翻开下一张。

  这次画纸中间是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穿着红色的外套,五官没有画完整,只有一双眼睛。

  黎弈辰指着女孩的眼睛说:“师兄,她在哭。”

  “我看见了,”欧阳奕看着女孩眼眶中蓝色的线条,含着的泪珠,一直没能掉下来,泫然欲泣的样子叫人心疼。

  “章小姐心里在哭,看起来很伤心。”黎弈辰叹气,这个一日之间失去了双亲的年轻女孩是在叫人心疼。即使暂时忘记了,内心深处还是在哭泣着。

  欧阳奕摇头,开口告诉他:“这不是她的内心表现,而是曾经的……记忆。”

  记忆?

  黎弈辰一怔,立刻明白了:“也是,现在是初夏,哪里来的雪?”

  看见欧阳奕收起画纸,显然不准备看下去,他诧异地问:“师兄,接下来的画不看了吗?”

  “不用,起初的几张画纸已经能评估出章小姐的心理状态,剩下的是属于她的私隐,跟现在的状况没有关系,没必要继续看下去。”画纸被他整齐地收在画夹里,按照顺序放好。

  章心湄经历了车祸,早就身心疲惫,拿着画笔不知不觉低着头打瞌睡。

  欧阳奕靠近的时候,她立刻被惊醒了,看见是他,这才又放松下来。

  “躺下睡一会儿,我们在这里陪着你。”

  看到她犹如惊弓之鸟的神色,欧阳奕放柔了声音,等章心湄点头,他才张开双臂,打横抱起她慢慢放在病床。

  欧阳奕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章心湄刚开始没明白,躺下后看见黎弈辰就在病床几步之外,吓得连连后退,几乎缩在床头轻轻颤抖。

  “不怕,我保证,他不会伤害你的。”欧阳奕搂着她的肩膀,不让章心湄躲回柜子的夹缝里,一遍又一遍轻声安抚,总算让她稍微平静下来。

继续阅读:第3章 亲吻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