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抱紧你
苏静初2016-08-26 11:453,230

  第二人民医院门口乱糟糟的,警察和救护车停在门口,医务人员急着把伤者送到各个手术室。

  其中一个满身是血的年轻女子双眼茫然地被护士扶着要躺下,突然抱着头不停尖叫起来:“走开,走开——”

  “小心!快追上她!”

  女子慌慌张张地跑进医院,双眼被鲜血唬住了,看不清前路。

  她满脸惊恐,四处张望,全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这是哪里,这些都是什么人,她为什么在这里?

  忽然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男子从走廊的深处走出来,抬起头来,清俊的面庞跃于眼前。

  陡然间,她的双腿像是不受控制的飞奔过去,张开双臂,牢牢抱住了这男人。

  “欧阳医生,”护士喘着气,惊异地看着刚才挣扎尖叫的女子紧紧抱着欧阳奕不放,迟疑道:“医生认识她吗?这是刚才六车连环车祸的伤者,身上初判只是轻微擦伤,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

  不过相对于身上的伤势,受到的惊吓似乎更大。

  欧阳奕低头看着用力埋在他怀里的人,脸色苍白,紧紧闭着眼,浑身的颤抖始终没停下来,一手搭上了她的肩膀,面色冷淡:“我不认识她,她认错人了。”

  护士想要把女子扯过来,可惜她不管不顾一味往欧阳奕的怀里钻,手臂牢牢抱住欧阳奕的腰,怎么也不肯放手。

  护士顿时面露难色:“欧阳医生能带病人走一趟吗?”

  女子简直当欧阳奕是最后一根稻草,死死抓住不肯放手。

  一般受到巨大惊吓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举动,护士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奇怪的是,站在大堂里负责安排急救的医生不少,这个女孩却偏偏抓住站在最远还没有穿白大褂的欧阳奕。

  急救室的医生看见欧阳奕还吓了一跳:“怎么,车祸受伤的人这么多,连心理科的医生都借调过来帮忙了?”

  接下来看到欧阳奕怀里的女孩,以及旁边护士的苦笑,医生恍然大悟。

  欧阳奕耐心地陪着女孩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她困得睡着了,还不忘抓住其中一只袖子,生怕他不见了。

  “她怎么样?”欧阳奕放轻了声音,扶着女孩躺在自己的腿上。

  医生看着检查结果,吁了口气:“没什么大碍,都是皮外伤,左手的伤口比较大,需要处理一下。不过她的精神状态不怎么好,希望是暂时的。”

  护士给女子盖上被子,小声说:“既然病人这么依赖欧阳医生,不如就由欧阳医生帮忙做个心理评定?”

  又一个病人送过来,医生头也不回地说:“要是病人醒来没事,那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欧阳奕瞥了眼病床上睡得正沉的人,苍白的小脸上留有一小块干涸的血迹,睫毛上还沾着一滴泪珠,要掉不掉,看着楚楚可怜。

  他沉默地从裤袋里拿出贴身带的手帕,放轻手,一点点擦去那脸上碍眼的血污,露出清秀的脸庞来。

  一旁忙碌的护士都看呆了,欧阳医生平日冷冰冰的,没想到是面冷心热,对一个陌生的女病人都这么温柔细心。

  难怪心理科原本是医院最不受欢迎的,但是自从欧阳奕来了之后,每天的预约数爆棚,创了医院历年来的新高,不知道多少女病患就是冲着他去的。

  欧阳奕擦拭着女子的左手,帮忙包扎的时候发现她紧紧抓着什么,一直没有松手。

  他微微用力,女子握紧的掌心松开,掉下一只吊坠。

  满身狼狈,唯独这个项链吊坠没有沾染半点脏污,干净如新。

  欧阳奕的指尖拂过吊坠,上面的纹路,即使他闭上眼也能说得出来。熟悉地摁下开关,吊坠缓缓打开,里面是一张小小的照片。

  他一怔,飞快地合上吊坠,把项链重新戴在女子的脖子上。

  护士核实了病人的身份,过来看见欧阳奕的举动,叹气说:“那吊坠里,应该是她父母的照片吧?也是个可怜人,一家三口出外旅游,没想到遇上车祸,除了她侥幸逃生,父母都在意外中去世了。”

  欧阳奕面色微冷,喃喃说:“……都死了吗?”

  “是的,刚才已经确定了,两人当场死亡。”说完,护士将“章心湄”三个字写在床头的病历卡上。

  “妈妈,爸爸……”章心湄低声呢喃着,仿佛在梦中也经历着可怕的事,眼角一串晶莹的泪珠落下,打湿了一小片的枕头。

  欧阳奕不自觉伸手接住了她的眼泪,只觉得掌心滚烫,心里也带着几分涩意。

  她能在车祸里毫发无损,应该是被父母牢牢护着。

  双亲都死了,唯独章心湄活了过来,等她清醒,估计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欧阳奕微微蹙起眉头,口袋的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

  他接起,是助理小蔡。

  “欧阳医生,下午的预约是从两点开始,来访者一共有三位。”

  “知道了,”欧阳奕看了眼,现在是一点四十分,他该回去工作了。

  他站起身,抬手给章心湄掖了掖被子,交代护士说:“等她醒了,就去请黎医生过来。”

  护士诧异,还以为欧阳奕对女病人这么关心,会接手对她做心理治疗,没想到居然推给另外那位资历更浅一点的黎医生吗?

  不过看到章心湄睡得安稳,想着是因为刚遇到意外而有过激行为,估计醒来就好了,黎医生也足够应付。

  欧阳奕回到心理科,助理小蔡顿时松了口气:“欧阳医生,明天上午的两位来访者,个人资料都在这里。”

  他粗略扫了眼桌上关于来访者的资料,下午的三个都是老病人了。一个是轻度抑郁症,一个是严重焦虑症,还有一个是轻微厌食症。

  又看了眼明天上午两人的个人资料,欧阳奕皱眉,用手一推:“她们都是第一次来,已经做过简单的回访鉴别了?”

  “是,详细情况我已经记录下来了。”小蔡连忙把另外一份文件展开,因为冲着欧阳奕这张脸来的来访者实在太多,有些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只为了接近医生。

  连续两天都是这样的来访者,欧阳奕冷着脸直接把预约取消,告诉她们的胡闹占去了他宝贵的时间,让更需要帮助的人很可能错失了时机,会酿成大祸。

  因为他大发雷霆,没事找事的来访者减少了,还是有漏网之鱼,就吩咐助理先把来访者筛选一次,免得浪费时间。

  离十五分钟还有两分钟,欧阳奕习惯先进去咨询室等着来访者。小蔡却忽然接到内线电话,没多久就递了过去:“欧阳医生,是外科打过来的。”

  欧阳奕接过去,猜得出是什么事:“她醒了?”

  护士急忙说:“女病人不停尖叫,医生准备给她注射镇定剂,但是她一直挣扎,担心针在注射的时候会断开,医生只好把黎医生叫过来。黎医生也束手无策,根本接近不了女病人,安抚不了她过激的情绪。左手的伤口崩裂,黎医生担心病人会崩溃。”

  “我知道了,”欧阳奕飞快地挂断电话,抬头说:“下午另外两个预约挪到明天上午,等下的那位来访者推迟到四点。”

  小蔡一愣,连忙点头,拿起电话通知另外两位病人。

  欧阳医生居然会推迟和更改预约时间,这真是进医院三年来的第一次。

  预约一开始改动,后面就得乱套了。

  小蔡手忙脚乱拿起话筒,抬头已经不见欧阳奕的身影。

  欧阳奕绷着脸,几乎是一路跑去外科的。

  他向来稳重内敛,少有这么焦急的时候。

  原本要五分钟的路程,硬是缩短到两分钟之内,欧阳奕喘着气推开门,看到的就是病房里一片狼藉。

  被打翻的药水和纱布散落了一地,一个年轻的护士正蹲下收拾。

  黎弈辰试图靠近角落不停哆嗦和尖叫的章心湄,苦笑着不敢向前迈一步,生怕刺激到这位女病人。

  看到欧阳奕来了,黎弈辰终于松了口气:“师兄,她的情况看着很不好……”

  欧阳奕没有看他,径直越过这位师弟走向章心湄,黎弈辰根本没来得及拦住:“等一下,不要随便接近……”

  没等他说完,只见章心湄泪眼婆娑地抬头看向欧阳奕,满脸委屈着扑过来,小脸埋在欧阳奕的怀里,一手牢牢抓住白衬衫的袖子,似乎在无声地控诉着这人怎么能趁她睡着之后离开。

  欧阳奕叹气,一手搂住怀里的人,转头对目瞪口呆的黎弈辰:“记录下来,急性应激障碍,病人出现强烈恐惧和定向障碍,准备转入单独病房进行详细引导和心理治疗。”

  “是,”黎弈辰回过神来,算是明白了。这是一种变相的雏鸟心理,这位女病人在意外之后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欧阳奕,所以对他有强烈的依恋。

  他幽怨地瞥了欧阳奕一眼,明知道章心湄的应激障碍这么严重,为什么还把女病人推给自己?

  想到他刚才的狼狈,黎弈辰叹了口气,认命地去安排单独病房了。

继续阅读:第2章 靠近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