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死里逃生
安琳洲2016-09-25 06:593,216

  打定主意,我便在二楼的边上找了个位置藏好。那里既能隐匿我的踪迹,又能看到一楼的情况。我紧紧地握着铁管,同时用视觉和听觉保持警惕。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那些人就赶到了,他们不慌不忙的,显然是胸有成竹。一帮大男人,对付我一个弱女子,难怪他们如此有自信!

  小褂男流里流气地喊:“小姑娘,还是快点出来吧,趁老子现在心情不错,一会儿多疼疼你。老子耐心有限,给我惹毛了,最后还是你吃亏。”

  我狠狠地咽了下口水,忙不迭地在心中劝说自己:万一待会儿真的有机会敲某个人的后脑,也大可不必愧疚,是他们罪有应得。我是杀生了,但我杀的是畜生。

  小褂男叫嚣了一会儿,见我没什么反应,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阴嗖嗖地说:“这里的大门已经被我的人把守住,今天你就是插上翅膀,也别想飞出去半步。给我搜!”

  果然,他们的人分散开来,从一楼开始仔细地搜索。

  我观察着他们的举动,心中默记他们的行动路线,盘算着待会儿要怎么躲,才能绕开他们跑出去。

  按照人数推断,把门的应该只有一个,如果说我今天必须敲一个人的后脑,可能就是他了。

  我以为自己盘算得很快,等念头转回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搜完了一楼,正抬头往二楼张望。

  小褂男嘿嘿一笑,“想不到,弄个娘儿们,竟然把我们弟兄搞得这么狼狈。待会儿大家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把这个小娘们儿折腾我们的通通找回来。”

  “是!”几个猥琐男一脸狞笑着回答。

  我下意识地把身体往缝隙里缩了缩,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担忧。手上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布一样的质感,我昏头昏脑地扯过来抱在怀里,却突然灵机一动。

  趁着那几个人还在另一头搜索,我迅速展开那块布,只见是一个欢迎某人莅临指导的条幅。我用手抻了抻,韧性还好,心中狂喜——我好像有救了。

  我轻手轻脚地挪到二楼的平台边,把条幅系在铁制的护栏上,然后扯住条幅翻过护栏……太高了,对于我这种训练不太过关的特务来说,高空下降特别困难。

  我见过人家嗖一下就下去了,可是轮到我的时候,却使出吃奶的力气,一点一点地往下蹭。我开始有点后悔自己选了这条逃跑的路,继续搞下去,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

  离地面还有一半的距离时,我咬咬牙松了手,扑腾一声落地。不巧,我的脚趾踩在了一个铁片上,瞬间就被划破了,鲜血淋漓的。可我顾不上疼,拼了命地躲到一个机器的下面。我知道,只要有人看见我,他们就会立刻包围我,那样我就无处可逃了。

  的确没有人看见我,但是有人听到我了。他们的反应都很迅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所有人都跑到一楼来集合了。

  我在机器底下钻来钻去,直到钻到了离门口最近的一台机器下面。前方是一片空地,如果我的脚没有受伤,那么我跑到门口解决掉一个敌人的概率还能稍微大那么一点点,然而……这么躲来躲去,终究是会被抓的,可我又实在没什么好的办法。

  “头儿,这里有血,新鲜的。”我听见有人喊上了我的催命符,心中大呼一声完蛋了。

  接着,我听见小褂男一阵淫笑,循着我的血迹慢慢地靠近。

  濒死的感觉袭上我的心头,此刻我真的好想大哭一场。那个电讯处的魏处长,我究竟哪里得罪他了?看我不顺眼杀了便好,反正军统也不多我这一条孤魂野鬼,为什么要找人侮辱我,让我生不如死?

  “小娘们,别躲了,你跑不了的。出来让大爷我好好调教一下,也要让你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惹。”小褂男一边慢吞吞地说着,一边慢吞吞地走着。

  他这一招我很清楚,就是无形中给对手强大的心理压力。很多人并不怕死,只要能给个痛快,但是却受不了那种危险临近、胆战心惊的感觉。

  这个无耻之徒在吓唬我,他果然也做到了,伴随着一声阴阳怪气的“小娘们”,他的脸从机器的一端探了出来。

  “啊——”是我的叫声。

  “嘭——”是枪声。

  当我浑身颤抖地睁开眼时,就看见小褂男满脸是血地倒在不远处,他的额头正中,有一个黑漆漆的血窟窿。还没等我的大脑做出反应,嘭嘭嘭嘭四声枪响,干净利落地解决了一切。

  下一秒,我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在接触到他的一刹那,所有的委屈和害怕都涌上心头。我抱着周广玮,放声痛哭了起来。

  他一直没说话,只是抱我抱得很紧,让我有些透不过气。但此刻的我却很需要这样的安全感,死里逃生后,抱着我的人是他,这真是世上最圆满的事情。

  我嚎啕了一会儿,终究是得以活命和保住清白的万幸之感战胜了一切。在他的安抚下,我渐渐收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等我差不多好了,他才小心翼翼地把我从机器底下抱出来。他的目光扫过不远处飘荡着的欢迎某人莅临指导的条幅,问我,“你是从那上面跳下来的?”

  我委屈地点点头,“嗯,还把脚割伤了。”说着,我悲情地指了指染了一片血的袜子。

  周广玮嘴角一抽,我立刻警惕地盯着他,不满地问:“你刚才是不是想笑?”

  “没有。”他换上一脸严肃。

  我的嘴一扁,双手一抬,死死地搂住他,难过地说:“我刚才真的想死了,那些人说,要……”

  “我知道。”他语气沉沉地打断我,一脸冰冷地抱着我往外走。

  到门口的时候,我看见地上还趴着一个人,身上没有血迹,似乎是被打晕了。我想:怪不得周广玮消无声息地就进来了,原来他替我敲了这厮的后脑。

  周广玮依然抱着我,抬腿照那人的脸就是狠狠一脚。那人吃痛,惊醒过来。周广玮顺势踩在他头上,用力捻了几下,居高临下地问:“说,是谁派你来的?”

  我从没见过他的狠辣手段,也难免心中一抖,压低了声音告诉他,“不用问了,我知道是谁。”

  “是吗?”周广玮身子一倾,将我放在地上。一只胳膊圈着我的头,把我按在他怀里。

  我正疑惑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嘭的一声枪响,强有力地回答了我的疑问——他杀了那个人。

  按照我平时的性格,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鸡,我也不忍心伤害的。但是今天,我心中却有个十分冷漠的想法,那些人都死有余辜。

  周广玮收好枪,重新抱起我。他的动作是那样轻缓,跟刚才的狠辣作风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我靠在他的胸口,任由他带着我走。

  他把我放在一个小汽车里,我认出那是军统的车。他从座位底下摸出一个急救箱,便伸过手来拉我的脚。

  我大窘,刚才在工厂里乱跑,一双白袜子弄得污秽不堪,又怎么好意思让他碰。“我自己来。”我把脚往后缩了缩,打算自己脱袜子。

  他的动作却比我敏捷多了,直接扯过我的脚,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袜子。然后,从急救箱里找出消毒用的药水和纱布,仔细地帮我处理伤口。

  看他一直愁眉不展的样子,我搜肠刮肚地想要找点什么话来说。对我而言,能毫发无伤地从那几个混混手下逃脱,着实是件幸事。至于其他,一概可以忽略不计了。但对周广玮而言,事情好像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利落地帮我包好伤口,收拾好急救包,转过头来,语气沉沉地说:“现在,告诉我,是谁要害你?”

  看他神色那么严肃,我有点犹豫了。如果告诉他那人是魏处长,他会不会去闯祸?

  “小茵!”周广玮意识到我在犹豫,加重语气喊我的名字。

  我为难地说:“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能不能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他说的是够冷静的,然而他的眼睛里却像着了火。

  我知道无法隐瞒,便小心翼翼地通告,“我听见那个为首的跟警察说,他是电讯处魏处长的人。”

  “魏杰!”周广玮啪地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周身透着股浓烈的杀气。

  魏杰……魏处长……魏杰在军统的背景……我瞬间把这些都联系了起来,震惊道:“难道魏杰是……”

  “魏处长的侄女。”周广玮冷冰冰地说。

  我心肝一抖,难以置信地问:“不会吧?难道就因为魏杰跟我的事情,连魏处长也要来收拾我?”

  周广玮重重一哼,“魏处长怎么可能有时间搞这种事。只不过魏杰打着她叔叔的旗号,行事比较方便罢了。刚才的那几个人,分明就是某些小站招的乌合之众,魏杰给他们一点好处,他们就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我应了一声,觉得前前后后的这些事情,算是有了合理的解释了。

继续阅读:第29章 最后警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