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危机到来
安琳洲2016-09-27 06:593,205

  大概是周广玮的警告产生了效果,我在绑架事件过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受到任何来自于魏杰的威胁。

  而周广玮则坚持在每天下班之后对我进行两个小时的特训,简直是风雨无阻。即便初夏的天气越来越热,他也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体力虽然不好,但却不想被他轻视,无论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咬紧牙关坚持着。一段时间下来,我的实战技巧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就连外公都跟我说,我整个人的精神面貌跟以前相比,变了好多。

  然而,我们俩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也不尽皆是好的。比如说,周广玮在经过了恢复期之后,又开始跟着行动组出外勤去了。

  我每每看见他疲惫地回来,心里都有种想哭的感觉,可是在他面前,又不能表现出一丁点儿。如果知道我在担心,他出任务就会分心的,我不想做拖男人后腿的女人。

  好在,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他都完成了,虽然时不时受伤,但都不算太严重。

  同志们经常跟我说,有周广玮这样的男人做我的男朋友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因为以他的能力,必会在不久的将来受到重用,成为行动处的骨干……

  她们都不懂我的内心——用他的安全换来的虚名,我不稀罕。我宁愿他长长久久地陪在我身边,永远不要再过刀口舔血的生活。

  然而我们两个中任何一个人的生活轨迹都不会因另一个人而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努力靠近,直至并行,把剩下的都交给命运,并在命运的恩惠中偷偷地享受相处的时光。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里跟一条窃听到的电文较劲,何娇艳突然满面红光地跑了进来。她羞哒哒地扯住我,小声说:“蒋茵,那个人……回来了。”

  “谁?”我很少见她这样的姿态,心中除了感到诡异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她憋着笑,给我一个神兮兮的眼神,颔首道:“就是那个,我们在特训班里遇见的青年才俊。”

  我回忆了一下,好像她的确很久没有再用“青年才俊”这个词了,如今提起,那必是这个词的专有者——许嘉函——回来了。

  “你确信?他不是在武汉吗?”我也觉得很惊喜,急忙问她。

  她羞涩地点头,眼角尽是无法掩饰的笑意,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在武汉任务失败,所以都撤回局本部了。”

  我沉吟着,想起几天前收到的一个电文。虽然很简短,但是能大致推断出,军统武汉站的同志们遭到了日本特务的围剿,很多人牺牲了,剩下的人不得不隐匿身份,四处逃窜。看来,许嘉函的回归,一定跟日本特务的围剿有关。

  我想周广玮一定会跟许嘉函见面的,具体的情况我再问他就好。没想到,午休时间,许嘉函竟然找到机要室来了。他站在门口,有些紧张地向屋里张望,我看见他,便迎了出去。

  他对我呵呵一笑,说道:“我听周广玮讲,你调到机要室了,怎么样,工作还适应吗?”

  我点头,问:“你们那边什么情况?我听说,武汉的形势不是很好。”

  许嘉函目光骤然一亮,有些惊喜地说:“我记得你以前是不操心这些事的,果然到了机要室以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放心,我在那边没什么问题,这次回来,是有些事情要办,不久之后还要回去的。”

  他这么说,我就略略放心了一些。又听他问:“中午吃饭约人了吗?如果没约,就跟我去吧。”

  我向屋里看了一眼,刚好看见何娇艳正假装看电文,实际在偷瞄许嘉函,心中莞尔,说道:“没约人,只不过我有个朋友,平时都一起吃饭的。”

  许嘉函略带失望地哦了一声,已经抬起手来准备跟我告别。

  我赶紧说:“咱们一起去吧,我可以正式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话说在特训班的时候,你应该也见过她的,就是对我颇为照顾的那个姑娘。”

  许嘉函想了想,恍然大悟,很开心地说:“那个姑娘我记得,原来她也在机要室啊。你们两个在一起作伴很好呢,那咱们一起吃饭吧。”

  我答应着,回头冲何娇艳招招手,“走,去吃饭,今天多一个人。”

  只见何娇艳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欠缺文雅,顿了顿,稳住脚步走了过来。

  “你好。”她怯怯地打了招呼。

  “你好。”许嘉函微笑着回应,然后冲我点点头,“我们走吧。”

  到了食堂,许嘉函颇有风度地帮我和何娇艳打好了饭,这才坐下来,感叹道:“还是局本部环境好,食堂也正经做东西给我们吃。”

  “怎么,武汉的食堂不正经做东西给你们吃?”冷冷的声音从我们背后响起,周广玮紧跟着落座。

  许嘉函眯着眼睛,一脸被打扰的神情,“周广玮,我说你怎么这么不会看眼色?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刚想跟蒋茵聊聊天,你就出来了。我不在的时间,你们俩和好了?”

  我笑,他讲的这都是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我和周广玮闹别扭,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我回军统也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还不跟他和好,是打算闹到什么时候?

  周广玮却冷淡地盯了他一眼,猝不及防地拉了我的手,面无表情地说:“我为什么要看你的眼色?小茵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擅自约她吃饭,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许嘉函一口饭呛在喉咙里,尴尬地咳嗽了半天,好不容易才颤抖了声音说:“周广玮,你下手够快的!就你这么个没情趣的人,怎么唬得人家蒋茵跟了你?”

  “没情趣?”周广玮不满地盯了他一眼,气死人不偿命地说:“可能小茵就喜欢没情趣的吧。”

  我看见许嘉函的嘴角抽了抽,举起拳头冲周广玮比划了一下,仰天长叹道:“军统一支花,怎么就插在了你这坨牛粪上。”

  他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笑着说:“他要是你牛粪,你就是牛粪的好兄弟,马粪。”

  噗!周广玮和何娇艳都没忍住,笑喷了。尤其是周广玮,那一脸得意洋洋的神情就不用说了,还颇为赞赏地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哪里好笑,大概是我平日里正经惯了,冷不丁说句混话,效果惊人吧。

  许嘉函难以置信地看了我一眼,继续仰天长叹,“蒋茵,你学坏了,周广玮把你带坏了。”

  看他一脸有冤无处诉的悲苦像,和周广玮联合起来欺负他的我有些于心不忍,放下筷子,扯了扯我男朋友的衣袖,示意他开溜。

  周广玮并不知道何娇艳对许嘉函报了心思,虽然不解,却也领会了我的意思,拉了我站起来,“我们吃完了,要在上班之前来个短暂的约会,你们慢用。”

  然后,他也不给许嘉函说话的机会,拉着我就走。我们来到军统的天台上,我问:“武汉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

  周广玮沉吟片刻,不无忧心地说:“日本人围剿军统武汉站,凡是挂得上名号的同志,死的死逃的逃。据说日本方面的特务头子叫关野雄二,手段极其毒辣。现在,军统的上峰已经震怒,誓要暗杀关野雄二。只是此人非常警觉,又十分熟悉特务作战的手段,不太好下手。”

  我听他这么说,大概也清楚事态的严重性。军统自创立以来,还从未遭受过如此重创,也难怪上峰会震怒。

  “那接下来,局里打算怎么办?”我问。

  周广玮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语气如常地说:“在武汉已经暴露的同志是不能回去了的。上面的意思,想让尚未暴露的同志,带着从局本部抽调的精兵,重返武汉,组织行动。许嘉函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我心中一惊,隐隐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和周广玮刚对上目光,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现在人员还没有定下来,不用过分担忧。现在许嘉函正在整理报告,上面也要根据那边的具体情况来进行部署。总之,一切都是未知数。”他宽慰我说。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什么用处。一听说要从局本部抽调精兵,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周广玮肯定会在抽调名单里。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并且事实也摆在眼前,他的工作能力的确突出,实战经验和应变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可以说,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了。

  我相信,他自己一定也意识到了这点,只不过怕我担心,才故意说得轻描淡写。

  大概是看我快要哭了,他轻轻将我揽在怀里,一边拍我的后背安抚我,一边柔声说:“没事的,我自打到军统之后,参加过的任务不计其数。能大难不死至今,说明我有活命的能力,老天也待我不薄,放心。”

  我悲伤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有种深深的无力感。除了紧紧搂住他,此刻的我,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继续阅读:第31章 声声诀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