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真相大白
树灵2016-08-31 12:143,429

  岛上的大型动物似乎已经越来越少了,经过一日的狩猎,许多猎人都无功而回。凯撒上位前,上一任族长纳撒卡耗费了岛上大量食物资源用于献祭,让部落才得已换回一时的平静,狩猎工会就是纳撒卡当时一手创办的,以前狩猎都是族人们自家的生计,因面对巨兽时产生了大量的伤亡,氏族皇宫也不得不多次派出了皇家药剂师去救助族人,最后才决定把部落里所有的猎人进行整编。但那时的狩猎工会每日所狩猎到的一半食物都会用于献祭,就算狩猎到两只老鼠,其中的一只也将会用于献祭,虽然暂时摆脱了海怪的威胁,但当时许多族人也因此饿死,饥饿会让人发疯,饥饿也会让人对生活失去信心,虽暂时平复了躲藏在地底里的海怪,但人们也都饿得已经不想再活下去了,这样又有何意义呢?不久后,纳撒卡的统治就被族人推翻了,凯撒成了新一任的族长,他上任的那天就向全族人说了一句话“食物是给人吃的,不是给海怪吃的,在此我向大家许诺,一百日后废除献祭法。”因暂时还不清楚克制海怪的方法,所以他也不敢立即废除献祭法,也只能把狩猎工会每日所狩猎到食物的百分之十用于献祭。

  凯撒许诺一百天的时限明天就要到了,族人们不旦对生活重建了信心,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直至今日凯撒却依旧没能找到完全克制海怪的方法,此时的他似乎正与族内的众长老在一同开会。

  “长老们,大家都知道我在族内许下了一百日的诺言,但至今我却依旧未能找到克制海怪的方法。”凯撒直言道。

  “族长大人的用意我等都能理解,这个诺言也似乎也非许不可,因为氏族的人口在不断的增长,而岛上资源却有限,我们已经不可能再找到更多的食物了。”一位辈分较高的长老说道,说罢,只见其它长老也点头称是。

  “我许诺的初衷也不过如此。”凯撒接着道。

  “长老们,此次的难关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大家都说说你们对海怪的了解吧。”

  众长老又是沉默。

  “那地洞深不可测,当年纳撒卡向海怪认输前尝试过投下大量石块想把海怪封印在此,族人不断向地洞投石三天三夜,非但没有听到任何回响,且最终还激怒了海怪。”一位长老说道。

  “族长大人,我觉得您现在该把纳撒卡释放出来,好好的跟他谈谈,或许他知道的更多。”辈分最高的长老提议道。

  凯撒听罢眼里闪过一丝不屑的眼神,眼见这此也不能获得更多敌人的情报,便向长老们告辞道“那就先散了吧,打扰长老们了。”

  “族长大人在做造福全族的事,但我等却帮不上任何忙,我等愧对族长大人。”说罢众长老向凯撒行了一礼。

  凯撒一笑,没多言语,直接就走了。

  毒牙监狱,里面关押着的都是族内一些犯了族法的人,纳撒卡的做法虽让族人失望,但罪不至死,在监狱里的他也没受到过多少屈辱,曾经为氏族做过贡献的人,大家都会记得,每当需要犯人去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狱长也都不会让他去。在狱长眼里,纳撒卡依旧是当年那位有着独特眼光的族长,当年从众多小狱卒中任命他为监狱长的正是纳撒卡,如今的他还清晰的记得任命时候他对他曾说过得每一句话。

  “年轻人,在这些人里力气你不是最大的,你也不一定能比别人聪明,但我看到你眉羽之间存有一丝公正之气,我相信你在这个岗位上能做得很好。”当年族长的一席话,让他一直铭记于心,也时刻提醒着他在这个岗位上要做到绝对的公正。

  此时监狱大厅内,凯撒与监狱长前后走进监狱内部,遇到看守的士兵都纷纷向他们行礼,凯撒现在就要去见纳撒卡,凯撒是个骄傲的人,这是他的战争,他也不期望能得到别人的帮助,在他的眼里纳撒卡只是个懦夫,为了收集更多敌人的情报信息,这趟似乎仍是非去不可。两人来到最里层的重型监狱,这也是历代族长在违反了族法后的关押之地,如果战争爆发之时非要找出氏族内最安全的地方,这里无疑就能算得上一个。

  通过栅栏,凯撒看到了纳撒卡,这位曾以统治着氏族的老者,如今花白的头发已经长了不少,雪白的胡须也长了不少,纳撒卡似乎仍未发现凯撒,因为他在打坐。凯撒没说话,其它人也不敢说话,气氛死寂,纳撒卡缓缓得睁开双眼,他没有惊讶,好似早已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天,他先开口道。

  “族长大人。”说罢,身体却依旧盘坐着,保持着打坐的姿势。

  “打开门罢。”凯撒对身旁负责看守的士兵说道。

  “是,族长大人。”看守士兵答道。

  “你们不用守着了,忙你们的事去吧,我要跟纳族长谈些重要的事。”厚重的石门打开,凯撒直径走了进去,说道。

  监狱长遣走了几名士兵,亲自为他们站岗,也许他是担心凯撒会对纳撒卡不利。

  “族长大人,族内的一切仍还好吗?”纳撒卡首先问道。

  “如今还好,但过几天也许就不太好了。”面对纳撒卡的真诚,凯撒也决定不伪装了。

  “海怪,是海怪。”纳撒卡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嗯,纳族长你可知道我为族人所许下的诺言之事?”凯撒也在纳撒卡面前盘膝而坐的问道。

  “听守卫的士兵说到过,他们说族长将在百日之后废除献祭法。”纳撒卡平静的说道。

  “明天就是一百日的期限了,可我却仍是没能找到克制住海怪的方法。”凯撒摇头说道。

  “贪婪的海怪。”纳撒卡也摇头叹息道。

  “纳族长,你恨我把你关在这里吗?”看到纳撒卡此时就只是一位关心族群的老人,凯撒也只想跟这位老人真诚的交谈。

  “我不恨任何人,自古族法如此,此处就已经是我最好的归宿了。”纳撒卡笑着说道。

  “那你能告诉我,你对地底海怪的了解吗?”凯撒顿时很敬佩眼前的这位老人,也相信他绝不会欺骗自己,便直截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曾向地穴投石三天三夜的事罢?”纳撒卡问道。

  “当然。”凯撒答道。

  “投石计划进行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那时已是晚上,我命族人罢手,准备明日再战,就在此时,那魔鬼却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地面之上,在防御塔上的我应该是第一个发现它的,只见它全身圆锥型,头尖脚粗,身体似乎还未完全伸出洞外,我拼命的向背对着它的族人喊道,快跑,海怪出来了…幸好我喊得及时,族人反应过来后,看到了海怪身影便已四散跑开,其中只有一名士兵被它抓起来吃掉了,它行动敏捷,好像能从各个方位发起攻击,整个身体像是手,又像是嘴。不久族内便拉响了警报,按照当时我所定下对海怪的作战方案具体实施,士兵们所用的武器都换成弓,箭淬毒,然后便对着海怪倾囊攻击,海怪受到攻击后,尖细的头部会蜷缩一下,很快,它露出洞外的身体就已被箭支扎成了刺猬一般,头也不动了,我估计是因为毒力奏效了,一时间我们占到优势的一方也都不敢大意,每个人都紧张的注视着它。突然地震了,士兵都纷纷后退,洞口就是那时候被扩大的,地震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海怪想从地底下完全出来所导致的,地震越来越强烈,海怪伸出地面的身体也越来越巨大,越往下的身体越是粗壮,我立即就命令士兵停止攻击,因为我估计被激怒的海怪要是完全出来后,我们的岛屿也可能已经被震碎了。”回忆着痛苦往事的纳撒卡眼神空洞的叙述道。

  “它体型太大了,我估计一开始被我们认为是‘头’的那个部分很可能不是真正的头部,因为经毒力麻痹后的头部怎么还可能会控制到末端的身体?是的,我当时就放弃了,我命令士兵们撤退,我不想它把我们的岛屿给震碎。”说道此处,纳撒卡流下了两行浊泪,不知是因面对怪物时的无力感,还是为当时做出了正确选择的自己,却不被后人所理解而感到委屈。

  凯撒听罢,也沉默不语,击杀海怪的念头顿时也变得摇摆不定。

  凯撒站起身,望着眼前这位还在痛苦回忆之中的老者,心底里似乎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把他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回去罢,我们一起去对付它。”

  纳撒卡听罢,眼睛突然一亮,旦很快就又黯淡了下去,似乎身体里的无力感仍然在占据着主导的地位,他亲身见识过敌人的强大,似乎已经没有了能够取胜的信心。

  “想想办法,总会有的。”这是尤里氏族里古老的谚语,凯撒笑道。

  听罢,纳撒卡也笑了,说道“是的,族长大人。”

  在监狱门外的狱长看到了此景,眼睛也是湿润了,现在的他已经确信纳撒卡一直都是一名优秀的族长,凯撒也是。

  两人双双的走出了这道牢狱之门,门外的狱长对两人施了一礼,说道“只要族长大人能用得到我的地方,我撒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知道你是纳族长亲自任命的监狱长,我相信他的眼光,也相信你,监押好你的犯人,其它的就交给我们罢。”凯撒笑道。

  “是,族长大人。”虽然撒稳低着头,但依旧掩饰不住那已经滴落在地上的泪水。

  纳撒卡拍了一下撒稳的肩膀,似乎在说,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做得很好。

  两人便直径的走出了这座毒牙监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