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趣的人
树灵2016-08-31 12:113,678

  星落,星又起,一抹微亮悄悄的划破了夜空,又是一天的黎明到来。一夜祈祷的他最终还是迎接了黎明的到来,当人们都在为黎明而祈祷的时候,他已收身洗漱,清晨的部落里仿佛只听到他家所发出的阵阵水声。此时部落内祈祷的人们脸上庄严依旧,仿佛忘却这些愚蠢的响声已是一种必要的修行。

  山村里钟声响起,人们祈祷完毕,然而天神并没有降临,平凡的一天将又要展开。他们是恶魔岛上的唯一民族--尤里氏族,在当地人们的认识中,每日清晨向上天祈祷的同时,吸收上天赐予的光明能量是必要的。而撒旦他却不这么认为,既然一天里黑夜比白天长,那他就向黑夜祈祷。不同的信仰,造就了不同的灵魂,也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部落里的日常工作都是由族长凯撒夫所布置,如果非要说有“神”存在的话,那恶魔岛上除了海怪和巨兽,凯撒就是神。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凯撒生性勇猛,视同族人如自己的身体,视异族如毒蛇猛兽,他体内的基因完美的诠释了这个民族的一切,族人也相信他能击倒海怪,保护氏族。

  钟声响起后不久,部落的街道了就已经人来人往,各人似乎都正奔向着自己的工作岗位,人们也看见氏族使者也从尤里皇宫内走出,证明了族长已经布置好氏族今日的工作任务。这位使者名叫撒莫耶,年龄80出头的他,脸上永远庄严的表情如同石雕的巨鹰一般,他走得很快,且每一步的距离都很均匀,说明了他体能很好,甚至要比正直壮年的年轻人都要好。他所路过之处,行走的路人都会驻足向他行一辑首礼,直至他走到建筑工会的门口才停下了,工会会长早已在门前等候着,经尤里氏族的族规明确规定,各工会都必须随时接受并执行族长的命令。

  “使者大人。”会长说罢,便向使者行了一礼。

  “会长免礼,带我去看斗兽场昨日的建设进度。”使者道。

  “是。”随后两人走到建设工地。

  工地上建筑工会的人早已等候在此,见使者与会长走进都行了辑首礼。斗兽场建筑是为了镇压地底的海怪而设的,经过几代前人的经验改良后,场体要为圆锥型,围绕地底的洞穴而建,墙壁厚需五米,高五十米,顶部留空,墙身六孔,墙孔主要是用于把献祭品能得以投放入内。

  “还有多久能完工?”撒莫耶问道,话里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同时也透露着一股不可违抗的威严。

  “最快也要20天,旧斗兽场墙厚4米,完好的地方需要加固,破损的地方也需要修整。”会长答道。

  “时间是足够的,就希望变化不要赶上计划才好,会长您辛苦了,我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撒莫耶说道。

  “使者大人更辛苦,使者大人请走好。”会长说罢,又向使者行了一礼。

  每日确保氏族的工作进度是值勤使者的工作之一,面对形态各异的侵略者,他的工作就更加不容有失。下一站是离建筑工会最近的一所工会--狩猎工会。

  “会长免礼,带我去看看大家昨日的收获罢。”撒莫耶对正在向他施礼的狩猎工会会长说道。

  俩人前后走进工会,狩猎工会是众工会里规模最大的工会,无论是人数、设施、和工会场地,都是其它工会不可比拟的。全氏族最基本的温饱保障就来自于狩猎工会,各家各户的男性族人对猎人的这个职业,几乎都会列为自己的首选职业,族人们认为猎人职业是尤里氏族的灵魂,也是尤里氏族的未来,能捕杀到大型猎物的猎人,那更是荣誉的象征,工会的后方则是储存猎人们每日收获所用的仓库,此时,只见库内到处都挂满了动物的尸体。

  “这是一头变异巨虎?”撒莫耶正注视着一头被隔离开来的动物尸体,只见这头巨兽的尸体比其余动物的尸体个头都要大,满嘴长满了獠牙,血红的眼睛仍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形态恐怖至极。

  “是的,使者大人,这是撒旦队长所狩猎到的。”会长也一同望向巨虎的尸体,然后向撒莫耶使者回答道。

  “哦?难道说这次又是没有伤亡的完胜了?”其实撒莫耶已经早已得知答案,再次询问,似乎也只是习惯而已,此时他的眼里已经有了一丝笑意。

  “是的,使者大人。”会长如实答道。

  “他人在这里吗?让他来见我。”眼里的笑意好像并没有温暖到他那严峻的脸庞,但却温暖了他的声音。

  “是,使者大人,请您稍等片刻。”会长此时不旦眼里也有了笑意,而脸上的笑意则更浓的回答道。

  变异的野兽,人们暂时尚还不清楚动物变异的真正原因,不单指是动物,连人类也都会突然遭受到变异,当动物遭受到变异后,它会眼冒红光,身体也会发生畸形的生长,手臂或许会变得更加粗壮,又或许会再长出多条手臂,其性情也会变得凶残无比,不仅会对眼前的一切生物发起疯狂的攻击,在致死后,甚至还会吃下。在凯撒还未统治氏族之时,人们还并不清楚变异的巨兽尸体到底有何用处,异兽体内流淌着的是暗红色的血,别说是血了,单单是它那畸形的体态特征,就已经没有人敢去食用,曾经的猎人们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异兽的巨兽,不仅杀伤力要比其它的巨兽都要强上不少,就算击杀了,其尸体也是毫无用处,前人往往都会把这些变异兽尸体深埋,或是焚烧掉。直至当年皇家战斗团的团长凯撒,亲自带队去击毙了一头祸害族群已久的变异巨狼后,他那一番举动,方才让人们恍然大悟,也深深的清楚了变异巨兽的尸体到底是有何用处——直接用去当作祭品,那样我们也许还能多吃一头猪。这是凯撒当年的原话,当上族长后的他则把更多的精力都投入到对这种变异之力的研究上,变异兽的尸体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价值。

  “使者大人。”比使者身材要高的撒旦,也已经来到了使者的面前。

  “年轻的勇士,这已是你无伤亡击毙的第9头变异巨兽,可以告诉我这其中的秘诀吗?”此时使者眼里的笑意更浓,但脸上却依旧不露一丝声色。

  “使者大人,巨兽是我跟我的队员一同击毙的,也许秘诀就是有他们在。”撒旦回答道。

  使者点点头,就没再多问,因为他在他击毙了第六头变异巨兽的时候就派人去调查过他,虽然他是狩猎工会会长的养子,但他的队员却只有两名,他们都是从儿时一同成长起来的玩伴,虽然三人同龄,但战斗水平却远远不在一条水平线上,他早就认定他将是氏族里最强的一名猎人——撒旦。

  “谦虚的勇士,你已经有资格加入皇家狩猎团,不知你可否愿意?”使命玩味的侧着头问道,这是比奖赏更高的荣誉,他相信不会有人会拒绝他。

  “您是指我们三人?”撒旦心里似乎也知道了答案,却依旧淡然的问道。

  “不,只是你一人。”使者肯定的答道。

  “使者大人,您的好意撒旦心领了,我不能舍弃我的同伴,我们是一个团体。”撒旦回答道,一旁的会长表情惊诧,但内心里却发现此时眼前的两人竟有几分相似之处,难道他们都是千年寒冰所化?会长都已经是120岁的人了,亲眼见证了氏族各岗位的新老替换,新人的诞生和前人的死亡,但就是没看见过眼前这两人笑过,就好像世间里本就没有什么事物能触动这两人的内心一般。

  眼前出现的景象马上就否定了这位会长的猜测,撒莫耶笑了,因为眼里的笑意已经再也隐藏不住,也许是不需要再隐藏。眼前这位年轻人让他觉得十分有趣,他是一位识才之人,也是爱才之人,他相信能力非凡的人,思维与常人必定有异,顿时就生了收徒之心。

  会长表情则更惊诧了,或许他已以忘记了怎么说话,又或许他此时也不需要说话。

  “嗯,很好,变异巨兽的尸体我会依法带走,补偿给你的奖赏一会将由皇宫传递下来。”使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年轻的勇士,等你无伤亡猎杀了第10头变异巨兽的时候,我会再来看你,我都觉得已经有点等得不耐烦了。”使者笑着说道。

  “使者大人过奖了,变异巨兽祸害我族已久,只要被我遇到,必定就不会手软。”撒旦说道。

  “很好,我还有要事在身,两位再会。”使者看了看两人,说罢便转身要走。

  “使者大人辛苦了,等你再来看我的时候,或许我会告诉你一些关于变异巨兽的情报。”撒旦望向使者身后说道。

  使者本要迈出的脚步却收了回来,转过身问道“为何不是现在?”

  “我还要实战去验证我的猜想,使者大人。”撒旦答道。

  “自己不确定的不说,自己不相信的也不说,这也是我说话的原则。”使者笑道。

  “那就有劳勇士了,这次我真的走了。”虽然他心情很好,着实也想坐下来跟这位年轻人多聊一会,但无奈确实有要事在身,说罢便已转身走出了狩猎工会的大门。

  狩猎工会会长终于觉得身体有点恢复了知觉,扭过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的养子,良久后才问道“为何不去?”

  “不舍得您。”撒旦答罢也转身走了。

  虽然收他作为养子已久,但直到如今似乎才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确实有趣,想罢,他裂开嘴傻笑了一会就继续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撒旦大哥,使者大人都跟你说了啥?”撒布是他们三人里最小的,说话也是总会流露出一丝他的童真。

  “他说我们又击毙了一头变异兽很了不起。”撒旦淡然的说道。

  “然后呢然后呢?”撒布快要抓狂了,刚才全个工会的猎人都在边上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得看着工会中央的三人对话,他们对话了许久,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看到使者大人笑了,天啊,他居然笑了,或许当时在场的大多数人表情都跟会长如出一辙,那应当也不会只是一句夸奖的话,起码会有什么特别奖赏罢,撒布心想到。

  在一旁的撒曼莎也期待的听着。

  “嗯,就这么一句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