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战后之地(一)
树灵2016-08-31 12:373,138

  逝者安息,生者如斯。战后的第二十天,部落内原本随处可见的大小碎石块都已经被族人们所重新利用,在漫长的岁月里,生活的磨砺让他们不得不学会了多种生活技能,建筑技能自然也是他们所精通的,在战后的这段日子里,族人们人人都担任起了建筑工人的角色,较大的石块能用于建造房子,较小的石块也就只能被用于填封地洞,石块可以重复利用,但族里的食物却越吃越少了。

  “副族长大人,族内粮仓里的食物已经见底,相信两天后就再也拿不出如平日发放给族人们的食物量了。”使者撒安满对纳撒卡汇报道。

  “让皇家狩猎团的所有人员立即前往新建成的狩猎工会,进行临时性的领导工作,尽快集合族内所有猎人立即重新展开狩猎工作,让粮食工会去岛上巡视能食用的野生植物情况,族内每日的食物消耗量太大,尽量把岛上能吃的食物都找到。”纳撒卡向使者下令道。

  “是,副族长大人。”

  此时部落的街道上,建筑工会与自愿参加重建工作的族人们正分工合力的对几间破损的民宅进行重建,这十天时间里,他们对部落内的重要建筑都已经完成了重建工作,现在每个族人在工作的配合上也已经非常默契,撒旦正准备解下背在身后装满了石块的箩筐,把建筑时需要的石块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在战后的这段日子里,身上没有受到多少伤的他每日都在默默的做着这项工作,一开始大家都并不认识他,也许就是因为他平日里的沉默寡言,大家也只知道这位年轻人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落部里清理碎石块和后来需要到岛上运送石块回部落的这些工作,他似乎都乐始不疲,建筑工会的老师傅看到一位如此勤奋的年轻人,似乎就起了收徒之心,便向年轻人问道:“年轻人,会不会建筑?”

  “不会。”撒旦如实答道。

  “那你想不想跟我学?”老师傅玩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年轻人,问道。

  “暂时还不想。”撒旦淡然的回答道。

  当听到了这位年轻人的回答后,旁边本在忙活着的工人们都发出了笑声,似乎不懂建筑之术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一样,再听到了这位年轻人对老师傅拒绝的回答后,众人一时间都停止了笑声,表情似乎有些惊讶得扭头看向这位年轻人。

  老师傅似乎也没预料到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竟然会如此直接的拒绝他,面子上似乎有些挂不住,便皱起眉头向这位年轻人问道:“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学习建筑手艺的?也不是谁都能够跟我学的。”

  此时,旁边走来一位似乎是这位老师傅的徒弟,看到有人惹师傅生气了,但事情似乎又是因自己师傅而起,只见他鄙夷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年轻人,随后便对自己的师傅说道:“师傅,既然此人不识好歹,那不教也罢,就让他继续搬石头好了。”

  老师傅看到了台阶,也就不急不忙的说道:“也只能如此,我本看在这位年轻人勤劳本分的份上,力气也够大,才陡然起了收徒之意。”

  撒旦听罢眼前这俩人的对话后,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见他背上了箩筐就准备转身走了。

  虽然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并未做出对自己师傅不敬的事情,但从他目空一切的眼神里就得知他压根就没把这两人放在眼里。

  “你站住,你还没说出拒绝我师傅的理由来,对长辈的建议不屑一顾就是不敬,且还目中无人,今日你不把理由给讲清楚,你就别想走。”徒弟边说着边向年轻人的方向走去。

  这位徒弟的声音很大,在旁的众人听罢也都好奇的向这三人的方向看去。

  “不学还需要什么理由?”撒旦听罢也停住了,但并未回头的问道。

  “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像你这样的人还能为部落做出什么贡献来?像你这种人就不应该被分配到食物,现在我告诉你,你不把理由讲清楚,今日你不旦得不到工会所分发的食物,我们还不会对你的家进行重建。”徒弟气愤的说道。

  “这就是说,你们是要擅自更改族长所下达的命令?”此时撒旦已转过身,面向着与他年龄相仿的徒弟问道,犹如冰雕的脸庞上,似乎永远都不会看到其它的色彩。

  “正是,我相信族长大人也能够理解我们。”徒弟怒极反笑的对年轻人说道。

  “我应得的东西将被你据为已有,那即是抢,对抢夺族人财物的人,我也是不会手软。”撒旦仍是淡然的说道。

  早已下了台阶的老师傅此时也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不妙,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自己并不了解,看他说话条理清晰不像俗人,就对连忙自己的徒弟说道:“徒儿,我看这事就算了罢,不要难为这位年轻人,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师傅,现在已经不是学不学的问题了,是他太目中无人,我看他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建筑工人,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做建筑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有房子住,恐怕早已就流落街头,早就被冻死了,饮水不思源,不听前人教悔,也不听长辈教导,此人实在是太过顽劣,今日我就要替前人好好的教导一下他。”说罢徒弟已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人也已向撒旦一步一步走来。

  老师傅听罢也沉默了,觉得自己的徒弟说得也颇为在理,世人都认为自己拥有着真理,真理的战争,也就是人类的战争,世人似乎还认为真理是拥有唯一性的,只有当两个拥有着同样真理的人,才有可能向对方共享自己的真理。

  两人都互视着对方,没有再说话,徒弟似乎是想从年轻人眼里看到一丝恐惧之后再出手,撒旦似乎也在等待着对方先发起攻击,此时他的身上似乎并未佩戴任何武器,那把标志性的巨弓,除了他自己以外,估计也不会有人知道被他放在了何处。

  “是你逼我的。”徒弟的等待落空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于是他握紧着木棍就要往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头上挥去。

  在旁的众人也都紧张的看着这一幕,似乎人与人之间的博弈正是世间最为有趣有事情。

  木棍落下,发出‘啪’的一声翠响,众人只见木棍斜着弹飞了出去,人也一同弹飞了出去,直到飞出了7、8米后才停了下了,众人懵了,明明提着木棍打人的人,在木棍落下之时,自己却被打飞了出去,这种事情他们还真没见到过,惊讶之余,便继续紧盯着眼前的两人。

  此时撒旦的双手也已经不再紧握着那挂在肩上框柄,只见其自然的垂在了身体的两旁,大家都知道他力气很大,但就是没能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众人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声息的徒弟,这才反应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工具,便向躺在了地上的同伴围了过去。

  一位工人走到了徒弟的身旁,放平了他的身体,只见其侧脸太阳穴的位置已经淤黑一片,脸也随之肿了起来,探了探他的鼻息,随之对身边的众人说道:“尚有气息。”

  众人中走出了一位较为强壮的大汉,只见他愤怒的指着撒旦吼道:“你居然敢打伤我们建筑工会的人?”

  “是他逼我的。”撒旦如实回答道。

  一群人对阵一个人的战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打响,宽大的街道上,路过的人们都正往这个方向看去,其中有几个人则正向着他们走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其中一人向检起了木棍的工人问道。

  “此人打伤了我们建筑工会的人,我们正要把他制服,那你又是谁?”大汉指着撒旦对这人问道。

  “我们是作战工会的。”那人说罢,便看向了被大汉指着的年轻人,一看之下,他居然笑了。

  “英雄,我们终于找到您了,族长大人正下令要召见您。”作战工会的人一时间就改变了严肃的面孔,友好的对撒旦说道。

  撒旦看了看他,一时间也并未答话,建筑工会的众人听到这,大多已都懵了。

  “伤员在哪?你们把详细的情况都跟我说一遍吧。”那人随之又严肃的对众人说道。

  其实众人大多还不知情,他们也都等着让老师傅自己去说,老师傅听罢也不敢隐瞒,原原本本的把情况说了出来,甚至把自己想收徒弟的想法也说了出来。

  “把人打伤是不对,但此事是出于你们想要私扣他人劳动应得在先,你们先把伤员抬到药师家去治疗罢,这位年轻人我也将会带走,希望下次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私扣其它参与部落建设族人们的食物,要是再次发现,我定会将此情况向使者大人汇报。”自称是作战工会的人向众人说道。

  “我们走罢。”这人说罢,便对撒旦点了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