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言成誓
树灵2016-08-31 12:433,309

  “撒莫耶使者,传我指令,命皇家作战团立即出发,寻回所有私自外出狩猎的族人,若遭到拒绝召回,就以族法论处。”凯撒下令道。

  “是,族长大人。”

  此时氏族的中心广场内,已经集合了部落里所余下的族人,凯撒与纳撒卡站在最高的台阶上望向部落城门外,此时皇家作战团正押送着数十余名族人从城门走进,最后把押送的族人都带到了台阶的下方。

  “天灾连连,民不聊生,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能理解大家失去亲人后的痛苦,我也知道大家都很累了,也很饿了,自从地震发生后,皇家直属单位正日夜不休的进行抢险救灾工作,原本我们是拥有两千余人的团队,历经两次地震后,如今也只剩下了数百余人,还有数十名战士因抢险救灾的过程中不慎身死,直到此时,我们的人数依然在持续缩减。”凯撒说罢看向众人,便接着道。

  “氏族的困难就是我们皇家作战单位的困难,如果能救活两名族人的性命,就算死我一人也在所不惜,但如今我们面对的敌人太过强大,它是永涸之海的主人,如今它要收回属于它的土地,做为人类的我们也就只能拱手相让。”

  台下众人都低头听着,似乎连斗志也快被这接连发生的灾难给消耗殆尽了。

  “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我们的面前,第一个选择是继续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继续面临着海怪与食物消耗殆尽的威胁,而另外一个选择是,我族将会迁移到海外的陆地去生活。”凯撒说到此又停顿了一下,再次看向了众人。

  原本低头听着的众人此时都已抬起了头,表情认真的看向凯撒。

  “我们的祖先曾留下了一些关于海外陆地的记载,但遗憾的是,其中却并未为后人指明其方位,这座岛已经处在摇摇欲坠的边缘了,再也经受不起海怪的一次攻击,所以我们也只能往海外大陆迁移。”凯撒平静的说道。

  “氏族的迁移将会非常困难,因此我们大家都应该先要有思想准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间或许会有许多人因此而牺牲。”凯撒接着道。

  “今日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个人,除了作战工会和狩猎工会,估计也没有多少人认识他。”凯撒说罢更向撒旦招了招手,示意让他到自己身边来。

  “撒旦,我族的英雄,曾以一人之力击毙了三头海怪,而明日,他就将独自踏上这趟,为我族寻找海外陆地的旅途,走向未知的前向,面对未知的危险,他毫不畏惧,在此我正式任命他为我族的第三位使者。”凯撒说罢,就率先鼓起了掌。

  众人像似看到了希望,都纷纷鼓起了掌,现场的气氛瞬间就变得热烈非常,还有些族人正对着台上喊道:“我也去。”“请带上我。”

  凯撒用手示意让大家安静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族人们,寻找陆地的任务异常艰辛,除了要在冰海上不断的行走,还需要准确的分配好自己的食物,才能足以维持我们的机能,和保存我们的体温,不旦如此,在黑夜到来之前,我们还必须要返回到岛上,不然将会被冻死在海上,在路上,寒冷、饥饿与迷茫都是我们的敌人,只有意志最为坚强的勇士才有可能寻找到那海外的陆地。”

  众人听罢,才真正明白到此次任务的困难程度,不只会饿死,或许还将会在痛苦中饿死,刚刚对着台上喊话的族人此时也已经闭口不语。

  “明日,钟声响起后,我们将为我们的英雄送行,氏族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希望大家不要只顾着一已的私利,有食物的家庭可以拿出一部分食物去帮助已经断粮的家庭,发扬守望相助的精神,渡过此次最大的难关,只要找到了海外的陆地,在那里我们或许将能获得更多的食物与更长久安定的生活。”凯撒充满信心的向众人说道。

  台人众人都沸腾了,掌声不断,在经历连续的灾难后,众人似乎都已重新看到了希望。

  北山墓园,撒旦再次来到了自己父母的墓碑前,默默的看着石碑,一言不发,撒曼莎此时正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她知道他的习惯,每当遇到重大的抉择时,他都会来到这里,默默的着着父母的石碑,会看很久,像是一种怀念,又像是一种陪伴。

  “曼莎,我们去探望撒布罢。”当撒曼莎还在发呆之时,撒旦却已经回过了头向身后的她说道。

  “嗯。”撒曼莎点了点头,带着撒旦就往撒布的墓碑走去。

  昔日同龄的伙伴,如今已埋入黄土,是命运还是无常?是思念还是茫然?

  小时候,他们三人几乎每天都会在一起,摘水果、捉昆虫,当时他们天真的以为生活就将会像这样一直的持续下去,无忧无虑。其中,撒布的年龄最小,他最喜欢跟撒旦腻在一起,撒旦敢于冒险,常常都带着他们跑向那未知的山林或是神秘的树洞,当他发现撒曼莎姐姐好像也很喜欢与撒旦哥哥一起玩的时候,他在无意间就会对她产生出一丝敌意,撒曼莎经常跟他说话的时候,他都不理不踩,曾一度让她非常伤心,而撒旦一直都未曾发现这一点,在他眼里,他们都是弟弟和妹妹,偶尔闹一下别扭似乎也颇为正常。

  “撒布,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和撒旦哥哥都来看你了,我们都很想念你,你知道吗?”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再多的语言也都戛然而止,灾难给她带来了许多悲伤和绝望,父母的逝去让她瞬间变成了孤儿,她曾充满着希望的与救灾士兵一同搬开家中那些倒塌的石块,盼望着父母只是在缝隙之中等待着救援,但当石块全都被搬开后,她的世界瞬间就已变得暗淡了,当时的她没有哭泣,也来不及悲伤,只见她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些血肉,救灾的士兵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非常熟悉,只留下了一句抱歉的话后,就紧接着去为另一个家庭清理碎石,身后围观的众人见罢也沉默不语,见士兵走了,也都随着人群走了,其中只有邻居撒娜奶奶哭着上前去抱住她。

  “撒布,撒旦哥哥他替你报仇了,导致地震的海怪都被消灭了,你再也不用害怕了。”撒曼莎哽咽的说道。

  “撒布,你最喜欢的撒旦哥哥他准备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请你保佑他,保佑他能平安的回来。”正努力擦拭着眼泪的她似乎再也说不下去了。

  “撒布,当你醒过来后,我们的氏族将会得到永远的安宁,再也不会受到海怪的威胁,也不会有那寒冷的海风。”撒旦低声的说道。

  “撒布,你好好的休息,我跟曼莎先走了。”撒旦看撒曼莎止不住的眼泪,怕她太过伤心,就牵着她的手准备走了。

  走到树荫下,一块巨石旁,两人缓缓的坐下,看着眼前漫山遍野的墓碑,有些墓碑因地震而倾斜了,冷风不断在墓碑之间游走,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似乎在演奏着一首空灵而又悲伤的乐曲。

  “一会还去看你爸妈吗?”撒旦不忍心的向撒曼莎问道。

  “嗯。”又是点头的答应道,在撒旦面前,自己仿佛真的成了小女孩一般,她似乎也很喜欢这种有别人替自己考虑的感觉。

  “可不可以带上我一起去?”撒曼莎突然向撒旦问道。

  “你是说寻找海外陆地?”撒旦有些惊讶的反问道。

  “嗯。”撒曼莎又是点了点头的答道,然后很快就又重新低下了头,似乎很害怕等来的是他的拒绝。

  “不行,那绝对不行,你会冻死的,曼莎。”撒旦认真的对着她说道,一向淡然的他似乎从来都不会担心自己,但却会担心别人。

  “那你能不能不去?”撒曼沙似乎也认真的向他问道。

  “我会没事的,你要相信我,我会为氏族寻找到以后都能安居乐业的地方。”撒旦依旧认真的说道。

  不知道撒曼莎到底有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仍然低着头,两人就这样,一时间没了话语。

  “可不可以带上我一起去?”她就像似固执的孩子,又一遍的向他问道。

  “去的人多了,就要带上更多的食物,进度也可能会更慢,你在岛上等我回来罢,我回来后,我们再一起来这里告诉撒布,好不好?”遇到事情一向能做出精明决定的他似乎在她面前也总会征求她的意见,似乎是怕她哭,又似乎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原因所致。

  “万一你也牺牲了,我就没有亲人了,也没有朋友了。”低垂着的头发让他看不清她的脸,她用手擦了擦眼睛,无疑是眼泪又已夺眶而出。

  “怎么?这一次你不相信我了吗,我会平安的回来,回来后我会带领着族人一起迁移,以后我们就会有安宁的生活,那时候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撒旦耐心的向她解释道。

  风似乎突然就停了,她的眼泪似乎突然也止了,似乎是因为她听到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就像是这曲乐章已经奏到了高潮,她如发呆般的抬起头去看他,他也正看向她那红肿的眼眶和泪痕,手轻轻的搭着她的肩膀上,轻捏了一下,似乎在问她怎么了。

  “你说得是真的吗?”她向他问道。

  “嗯,当然是真的。”他坚定的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