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战在即
树灵2016-08-31 12:213,401

  既然把部队都已经集合完毕了,那至少也要把这害人的海怪打至重伤凯撒才会罢手。

  “团长,带领你的队伍搜寻岛屿的后方,会长,带领你的队伍搜寻四周。”凯撒下令道。

  “是,族长大人!”团长、会长答罢,便已带领着自己的队伍离开了。

  “年轻人,你曾见过像这样能击碎石岸的巨兽么?”凯撒向站在使者身旁的撒旦问道。

  “没有,巨兽不会用自己的牙齿去撕咬石头。”撒旦坦然道。

  “那你见过头尖脚粗喜欢从洞里伸出来的巨兽么?”凯撒继续向撒旦问道。

  “那是海怪,族长大人。”撒旦说道。

  “似乎是的,但也不是我亲眼所见,暂时还不能确定。”凯撒说道。

  “大战在即,告诉我们你对变异巨兽的了解罢,或许海怪也正是一种变异的海洋生物。”使者撒莫耶说道。

  “据我的了解和猜测,变异的巨兽虽是嗜血成性,但始终也保留着其物种的基本特征,但这也只是它们在进化之前的情况。”撒旦说道。

  “哦?那它们在进化之后呢?”凯撒问道。

  “那就已经完全是一头怪物了,它们往往会生长出多个要害部分,更好的保全自己,达到这个程度后的它们就已经无所畏惧,且又毫无弱点。”撒旦平静的说道。

  “那我就更好奇了,你是如何做到能多次顺利的击毙这些变异巨兽的呢?”凯撒再次问道。

  “用淬毒的箭支,对准它们的心脏射去。”撒旦说道。

  “哈哈,那看来你的箭术很好。”凯萨笑道。

  “族长大人过奖了。”撒旦说道。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但不是关于巨兽,而是关于你的,不知可否?”凯撒笑着向撒旦问道。

  “族长大人,但问无妨。”撒旦答道。

  “我听说,你晚上似乎都不需要休息,清晨的时候也不吸取第一道光明能量,可你却比一般人还要有力量,这是为何?”凯撒不解的问道。

  “这也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既然一天里黑夜比白天长,那我就向黑夜祈祷,祈祷我能变得更强。”撒旦淡然的答道。

  “这真是个不可多见的方法,古人都认为白天短暂,所以也因此宝贵,来自光明的能量能给予人温暖,赐予人宝贵的活力,也能给人们带来对生活更加坚定的信心。”凯撒笑道。

  “所以我白天也不睡觉。”撒旦也笑道。

  听罢他的回答,在场之人也都笑了出来。

  “报告族长,四周并未发现海怪的踪迹。”战斗工会会长回来汇报道。

  “嗯,那你命人往这没结冰的海面投掷石块,但不要离得太近,石块也不需要太大,能引起动静就好。”凯撒指着那处被海风刮得翻腾的海面说道。

  “是,族长大人。”会长说罢就带着人走向了海边。

  此时,只见纳撒卡在摇头叹息着,凯撒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目光接触后,不必多说什么,两人继续看向海面。

  石头一块又一块的被士兵们抛向海面,发出了一阵阵沉重的声响,本来四周诡异的气氛,瞬间就被人们的这一举动所打破,也许远古就存在的人类曾经也是运用这种方法来驱逐自己内心中的恐惧。

  “报告族长,岛屿的后方并未发现海怪的踪迹,只有见人就跑的小兽。”皇家作战团的团长回来向凯撒汇报道。

  “嗯,命人与他们一同向海里抛石块罢,那怪物似乎又躲到海里去了。”凯撒说道。

  “难道真是海怪?”纳撒卡忍不住的问道。

  “我估计也是。”凯撒答道。

  “可我们未曾与海怪交手过,为何今夜就要把它引出来呢。”纳撒卡依旧摇头叹息道。

  “嗯,远古海怪,估计把头剁了也一样会死的。”凯撒平静的说道,接着转过身去对撒旦问道“你说是吗?”

  “我不知道。”撒旦坦言道。

  “族长大人,请听我一言。”纳撒卡突然焦急的说道。

  “你说。”

  “现在是夜间,士兵们经过搜寻,无疑身体就已经感觉到寒冷了,而且夜间作战能力受限,我认为明日对战海怪才是更好的选择。”纳撒卡认真的说道。

  凯撒虽然心有不甘,但纳撒卡说得在理,他虽然是个急性子,但损兵折将之事他也不会喜欢去做。

  “都停手罢,收队,回营。”凯撒思考了一下后,便对士兵们下令道。

  “使者,回去后吹响凯旋号,明日告知族人不得靠近海边。”凯撒说罢,便直径走了。

  氏族皇宫内,凯撒与纳撒卡在饭桌上相对而坐。凯撒从餐盘里拿起了一条烤鱼,细心的吃了起来,对面的纳撒卡似乎并没什么胃口,他有问题想问,但又觉得在吃饭的时候打断凯撒似乎不太好,所以他也只能慢慢的吃着盆中的食物。一大盘烤鱼几乎都被凯撒一个人给吃掉了,凯撒似乎很喜欢吃鱼,他边用餐巾擦着嘴,边说道“如此好吃的鱼,再过几天可能就再也吃不到了。”

  纳撒卡笑了,140岁的他早已精通人情世故,听别人说一句话,几乎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拿起桌上的餐巾边擦着手,边对凯撒说道“其实你也不希望与海怪对战。”

  凯撒似乎有些惊讶,但马上就恢复了过来,随后说道“族人丧生,此仇必报,方才我已报着必死的决心,当坐上了这个位置后,我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凯撒缓缓的说道。

  “是的,在我记忆中,它太强大了,今日突然又出现在了海面之上,这还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啊。”纳撒卡担忧道。

  “对氏族来说,如果这种异物还不只一头的话,那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如果只是一头的话,那反倒是一件好事,起码当它在海面出现的时候,我们的岛屿就不至于立即就被震碎。”凯撒说道。

  “那你想到对付它的方法了吗?”这似乎是纳撒卡最为关心的问题。

  “一直都没有,但现在意外的情况出现了,我想我们也许能对它进行引导。”凯撒缓缓的说道。

  纳撒卡没插话,他只想让凯撒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我降低了用于献祭的食物量,海怪就从海面出现了,这是近代都未曾出现过的情况,据族史记载,当族人们发现向地洞投掷献祭品后,海怪就再也没有从外海中出现过,这证明了它现在的食物量不足,它正开始四处觅食,首先我们要把献祭所用的地方转移到海边,让它重新适应在那里觅食,然后再看能不能重新把地洞给封印起来。”凯撒边思考边说道。

  “这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代价似乎有点太大了,失去了海洋的食物来源,估计我们以后的生活也会过得很艰难。”纳撒卡担忧道。

  “与前人的做法对比,我们似乎是退步了许多,但岛上的食物量已经不多了,我们也不能再继续受到海怪的统治了,成与败,就看明日的一战了。”凯撒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的确如此。”纳撒卡说罢,若有所思的看着凯撒,但好像一时半刻又想不起来要对他问什么。

  “你怎么了?”凯撒觉得纳撒卡的样子有些好笑,就笑道。

  纳撒卡拍了拍脑门,说道“哎,人老了,经常话到嘴边突然又给忘了,刚刚你把我最担忧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但我另一个担忧的问题就又浮现出来了,刚刚就是把这个问题给忘了。”

  “那你问罢。”凯撒突然觉得跟纳撒卡聊天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毕竟人类也只有与自己身份地位相对平等的人交谈时才最能放得开,说这是人的天性罢,但又似乎不够准确。

  “其实我挺好奇你对变异之力的研究。”想起了问题的纳撒卡,这似乎让他轻松了不少。

  “其实研究早已有了结果,只是我不甘心才继续反复的做着各种试验。”凯撒平静的说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纳撒卡急切的问道。

  “没有原因,直至现在我也未能找到变异的确切原因,它们似乎就是在突然之间就产生了异变。”凯撒有点无奈道。

  “今夜你就先住在这里罢,明日我会给你重新安排一个职位,再组织众长老探讨一下你孩子的问题。”凯撒说道。

  “感谢族长大人,只要氏族用得到我们父子的地方,我们定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听罢凯撒的话后,纳撒卡激动的说道。

  “哈哈,金子就应当放在能够让它发亮的地方,才能显出它的价值,不然它也只是一块废铁。”这是尤里氏族古老的谚语,人人皆知,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的做到呢?

  此时的毒牙监狱内传来无规律的响声,啪。。啪……啪……狱仓里一名犯人紧紧的抓着另一名犯人,还有一名犯人正对着他的脸部不断的进行着抽打,被打的犯人从相貌处已经分辨不出他真实的年龄,虽然受此侮辱,但他却从未发出过一声痛苦的呻吟,面对成年人大号的手掌,他只是咬着牙怒目直视着打他的人,周围的犯人看着他们也都笑闹起来,没有一个人觉得惊讶,也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他,因为这已是集体监狱内每日必备的娱乐节目。

  被打的年轻人名叫撒玉,明日凯撒与长老们将要展开探讨的年轻人便是他。

  “小玉儿,大哥我看你的脸皮已经是全族里最厚的了,你该怎么感谢大哥我啊?”打人的犯人狞笑着问道,问罢,手掌便更用力的往撒玉的脸上挥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世界之暗夜逐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