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李逸飞的情(一)
阿九2016-08-19 20:003,566

  南宫研的加入让安妙可有了危机意识,她在南宫研身上感觉到了和林浅一样的气息,强大,为此,她心里不只一次埋怨林浅,为什么宁愿将秘密与外人分享,也不与自己分享。

  埋怨归埋怨,安妙可却不会表现出来。

  再说林浅,她觉醒异能后,食量变大,但和南宫研狼吞虎咽的模样一比,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不敢责怪林浅,安妙可便将所有气都撒在南宫研身上,出言讽刺道:“你饿死鬼投胎啊,吃这么多。”

  南宫研仿佛没听到,继续往胃里填充东西。

  “你……喂,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林浅皱眉,刚想制止安妙可,却见南宫研的拳头砸在桌上,可怜的桌子轰然坍塌。

  安妙可吓到了。

  南宫研甜甜一笑,甩了甩手,轻描淡写道:“抱歉啊,我就是个粗人,你别和我一般计较。”

  计较?也要她敢啊。

  林浅饶有兴趣打量南宫研,对方不易察觉地朝她眨眨眼,林浅自然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微小的示威举动就相信南宫研,但综合之前的事,起码可以证明,南宫研比安妙可和李逸飞更值得信任。

  “我准备明天就离开这里,咱们的食物和水不多了。”

  林浅的语气是肯定的,南宫研除了些许茫然和担忧一切正常,而安妙可听到前半句话煞白了脸,听到后半句话便忍不住狠狠瞪了南宫研一眼,南宫研冷笑,光明正大伸出两根手指对着她做了个挖眼睛的动作。

  “你、你!”安妙可气急。

  “够了。”

  林浅不介意有人给安妙可苦头尝尝 可是牵扯到明天离开的事宜,安妙可觉醒异能就势在必行了,林浅不希望安妙可因为心有怨气生什么幺蛾子。

  “妙可,这个给你。”

  拿出两块异能晶递给安妙可,林浅将吸收的方法告诉她后,并嘱咐她将另一块收起来备用。

  安妙可急不可耐朝南宫研递去炫耀的眼神,南宫研嗤笑,她还真不稀罕。

  实际上,林浅已经带着她将剩下的两层楼都扫荡完了,并提供了足够的异能晶,南宫研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二阶冰术师,不过,想起之前林浅直接将自己扔到丧尸群里磨练,身体就不经意地颤抖。

  “好漂亮啊,浅浅,这是什么?”安妙可好奇地端详着异能晶,既然林浅是靠着这个变强大的,那么自己也可以,而且她要比林浅更强!想起这算时间的委屈,安妙可就觉得胸中有熊熊怒火在燃烧。

  “我叫它异能晶,是长在变异生物的脑子里。”

  安妙可一哆嗦,晶体掉在地上,她胃里翻腾着酸水,想吐。

  “你在开玩笑吧?!”

  林浅耸肩,“我没那么无聊,用不用是你的事,但明天我不一定有功夫照顾你。”

  安妙可好恨,咬牙切齿道:“我用。”

  原本就知道安妙可的异能,所以对方觉醒后一副喜忧参半的模样,林浅也只是朝南宫研努努嘴,“让她给你治伤。”

  安妙可猛地抬头看向林浅,她看见自己清清楚楚映在对方漆黑的眸子里,就像是被困在囚笼中,觉醒异能后,林浅给自己的感觉已经不再停留于强大,而是压迫,就是这种感觉,让她无处遁形。

  南宫研虽然奇怪林浅在安妙可开口前知道了对方的异能,但自从林浅救了自己,她就对林浅有超乎寻常的信任感。

  撩起衣袖,南宫研胳膊肘青紫青紫的,还有几处较浅的伤痕,这都是之前战斗留下的,安妙可倒吸一口凉气,她庆幸自己觉醒的是辅助类异能,并不需要冲锋陷阵,当然,这也是她自己的想法。

  安妙可将手掌轻轻敷上去,南宫研觉得伤口酥酥痒痒的,没过一会儿,便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而安妙可脸色有些惨白。

  林浅蹙起眉头,照这样看,明天的计划,安妙可起的作用并不大,但就让她这么快进入二阶,这更不可能。

  叮嘱两人多休息后,林浅出去另找了一间宿舍,现在这幢楼很安全,起码游荡在外的丧尸已经清理干净了,她暂时不用担心有意外出现。

  取出所有的异能晶,一手握住一个人,并吃下九色果和其花朵,林浅就闭上眼,静静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温暖的能量与清凉的气息汇合在一起,纠缠,融合,互伴共生,相濡以沫,那一刻,她陷入了很奇妙的感觉中,好像她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一举手一抬足便会地动山摇。

  林浅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闪动的是从未有过的自信,三阶了,她可以凝出雷盾,空间也扩大了十倍,更让人惊喜的是,她对周围一立方的空间有绝对控制权,可以进行瞬移了!

  忽然,不远处的楼梯间传来脚步声,林浅一惊,闪身而出,躲在墙后,她可以确定是人类,但对方的目的就有待考量了,是单纯地出来探探风,还是饿急了想出来找吃的,或者有更复杂的目的,都不可知。

  实际上,南宫研等了很久都不见林浅回来,便有些担心,她时不时透过猫眼看看外面,虽然安妙可习惯了林浅的神秘兮兮并不觉得有什么。

  “咦,浅浅怎么了?”

  正好将一切看在眼中的南宫研,实在无法做到和安妙可一样袖手旁观,便悄然打开门溜了出去。

  “嘘,有人来了。”

  林浅示意南宫研站在自己身后,两人屏住呼吸,直到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露了出来,世界都静默了,林浅感受到血液在奔腾,往事一幕幕浮现,恨意不可遏制地涌了上来,当那人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血气逆流,林浅本能地想拔出刀,南宫研看得心惊,刚想出声,从背后冲出一道曼妙的身影。

  “逸飞!我就知道你会来,呜呜呜……”

  安妙可哭得梨花带雨,娇俏的身体挤进李逸飞怀里,而林浅,不知什么时候被挤到了一边。李逸飞被安妙可紧紧抱住显得有些尴尬,手一时僵在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他小心翼翼觑了林浅一眼,见林浅只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连忙想将安妙可扯开,安妙可等的就是今天,哪肯如他的意,只见安妙可抬起脸,略微苍白,张着小嘴,杏眼中含着水光,当真是我见犹怜。

  “别哭了啊。”李逸飞的手落在安妙可背上,轻轻拍了拍。

  南宫研瞪大了眼,她看看一脸沉静的林浅,又看看还在相互依偎的两人,疲惫地揉眉心,什么鬼情况啊这是。

  “进去说。”

  林浅的声音很清冷,又透着无可奈何,仿佛是受了委屈又竭力在忍耐。

  南宫研不知怎的就打了个冷颤,她刚刚看得清楚,林浅眼中透出的分明是无边的杀意。

  李逸飞闻言,尴尬地放开了安妙可。

  “是、是啊,进去聊进去聊。”

  本想拉住林浅,哄哄她,但一只胳膊死死被安妙可抱住,李逸飞只能作罢,讨好地对林浅笑笑,在安妙可的拖拽下,他率先进入了宿舍。

  南宫研扯扯林浅的衣服,悄声凑过来道:“他是安妙可的男朋友?”

  “不,是我的。”

  “哈?”

  南宫研凌乱了,片刻后,就见她抬起腿“蹭蹭蹭”往卫生间跑,林浅正进门呢,南宫研一盆水重重放在安妙可面前。

  “给你洗。”

  安妙可刚才哭得厉害,现在眼睛红红,鼻子红红,她看南宫研端水过来还以为给自己洗脸,指尖刚触及到水面,便听林浅问道:“洗什么?”

  南宫研鼻子扬的高高,嬉皮笑脸道:“洗节操啊。”

  安妙可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黑一半红一半,煞是好看。

  火药味渐浓,李逸飞朝林浅递去责怪的眼神,适时调转话题。

  “你好,我是李逸飞,林浅的男朋友。”

  南宫研象征性地点点头,“南宫研。”,手都不愿意伸一下。

  李逸飞不满意味渐深,林浅偏过头不愿与他对视,微凉的风从阳台吹进来,拂起林浅额前的碎发,她的睫毛轻颤,双唇轻抿,神情寥落而忧伤,李逸飞的心脏被撞了一下,不平的一块突然就变得柔软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当初不顾生死走到这里为的不就是林浅么,为的不就是让林浅少受一天惊吓么,他的林浅这些天该多害怕,多悲伤,多绝望啊。

  “浅浅……”

  李逸飞将林浅的手温柔地握在手中,扇他的冲动太强烈,林浅闭上眼,貌似温顺地垂下头,气氛宁静而美好。

  “逸飞,我……”嫉妒,非常嫉妒,安妙可压抑不住。

  虽然不知道林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南宫研乐得陪她演戏,见安妙可又要“唱戏”,她忙打断道:“李逸飞,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外面情况怎么样?还有,你有觉醒异能吗?”

  所有人都像是被惊醒,李逸飞虽然可惜气氛被破坏,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道:“我也是运气好,今天不知怎么了,外面的丧尸都往西南方向聚集,我算是有惊无险,不过……异能?异能是什么?”

  这个说法算是解决了林浅一直对他们前世“三人行”的疑惑,继而她又有种不好的预感,丧尸聚集说明已经有较为高阶的丧尸领导者出现,就目前形势看,领导者起码是四阶,不过对她来说,也算是好消息,明天应该会轻松些。

  南宫研看林浅想东西出神了,便主动替她解答,“异能是人类激发出的潜能,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比如我就是冰系,”南宫研边说边凝出一支微型冰箭抛给李逸飞,“浅浅是雷系,安妙可是治愈。”

  李逸飞丧气地摇摇头,“我没有,除了感觉身体比以前强壮了,没其他变化。”

  “这个给你。”

  南宫研拿出一块异能晶,她觉得林浅也会支持自己这样做,果然林浅只是扫了一眼。

  “谢谢。”

  还以为是个蛮横的,现在看看还是挺可爱的,李逸飞笑着接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