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幸存者
阿九2016-08-19 20:004,184

  第三天的时候,宿舍已经有停水的趋势,将宿舍里的盆盆罐罐都装满水后,林浅仍然觉得不安心,直到将附近宿舍的盆都收集过来装满水,林浅才舒了口气,她可不想杀完丧尸回来没水洗澡。

  “今天你还要出去吗?”

  虽然林浅没说过她每天出去干嘛,但每天以那副尊容回来,想也知道,安妙可百思不得其解,但林浅从来不提,她也不好过问,林浅真的变了呢。

  “嗯。”

  林浅回答地越轻描淡写,安妙可越觉得气闷,每天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宿舍,想到或许是隔壁或许是门外就有可怕的丧尸,安妙可心中的不满就像是酝酿中的火山随时都要喷发,可惜林浅从来不给她机会,一向早出晚归。

  今天的目标是三四两层楼,林浅估计顶多再过两天,丧尸的行动能力就会得到提升,上下楼梯也会成为正常的事,她必须加紧步伐了。

  依然是找地方先吸收异能晶,林浅欣喜地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初步凝聚雷球了,雷球需要的控制能力比落雷的要高,相当于是将数道雷电压缩成团,虽然能量消耗大,但伤害性也是翻倍,遗憾的是,她无法做到瞬发,如果是独立战斗,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反而会因为耗费时间而受伤甚至致死。

  既然九色果改变了自己的雷系属性,那么因其而出现的空间异能会不会也存在特殊性?

  俗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林浅小心翼翼稳定住刚才聚集出的雷球,然后将其移到所属空间,雷球在空间里很稳定,静静地蛰伏在角落里,林浅屏住呼吸,等了十多分钟,雷球依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成功了!

  大喜过望的林浅开始制作雷球,这东西完全可以充当手榴弹使用,而且从空间里拿出雷球,乍眼一看就像瞬发一般,还挺唬人。

  休息了两次,林浅一共制作了10枚雷球,她原本还挺担心碰到2阶丧尸围攻怎么办,现在她倒是真希望对方会主动找上来。

  有十多只丧尸在三楼漫步,林浅感知到其中竟有五只二阶丧尸,而发现了食物的丧尸们显得很热情,嗷嗷叫着移动过来,二阶丧尸已经可以跑动了,但还是因为关节僵硬的缘故,跑步的样子非常奇怪,一瘸一拐的。

  既然会跑了怎么也没见它们下楼梯?大约是这些丧尸是才升阶,而且现在宿舍楼里活着的都人人自危,谁还敢主动开门给丧尸送食物,就是林浅昨天杀丧尸时,她也能感觉到几间宿舍里有人透过猫眼在观察自己,但也仅限观察,对丧尸来说,守着食物吃不到是折磨,既然每层楼都是折磨,那还不如守着自己的楼层。

  相通了,便也罢了。

  林浅不由分说扔出一连串雷球,走廊间不断传出轰鸣声,一个雷球可以重伤一个二阶丧尸,也可以杀死两到三个一阶丧尸,那些倒下的丧尸在林浅眼里都变成一个个变异晶,林浅估摸着杀完这一层再去楼上凑凑数,差不多就可以准备晋升三阶了。

  丧尸对声音非常敏感,虽然将三楼的丧尸灭地差不多,却引来了四楼的二阶丧尸,甚至有些还无法弯曲关节的一阶丧尸也从楼梯上咕噜噜滚下来,暗骂自己大意,林浅握着藏刀先将被雷球炸地晕头晕脑摇摇晃晃的丧尸解决了,没等喘口气,再转身,身后密密麻麻又堆满了十几只丧尸。

  升入二阶后,即便是简单的落雷威力也上了一个层次,基本两道雷劈死一只一阶丧尸是妥妥的,能减轻多少压力就减轻多少,抱着这样的心态,十几道落雷纷纷而下,丧尸们不断在雷电中抽搐身体,可二阶丧尸毕竟身体强度是一阶的三倍左右,落雷顶多将他们的皮肤劈得焦黑,或者触发麻痹效果,除此之外,并不能对其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除非是六七道落雷同时作用于一只,这与雷球中蕴含的雷量相近,才能将二阶丧尸重伤。

  调整好心态,林浅也不焦急,看着三只从雷电中冲出来的二阶丧尸,她提起警棍砸了过去,一只丧尸用胳膊挡住了,林浅飞身又是一脚,这时还不忘给左边的丧尸刺上一刀,稍后面的丧尸力气非常大,身形也格外臃肿,林浅虽然挡住了它的攻击,但还是被未抵消完全的力度伤到了筋骨,握着藏刀的手已经发不了力。

  但现在认输还太早,何况林浅也无处可逃,她从不认为安妙可在得知自己身后有一大群丧尸的情况下,会给自己开门。

  求人不如求己。

  林浅回复异能能量的速度比她所知的要快上一倍,又是七八道落雷,结结实实击中了左侧略显瘦弱的丧尸,至于身体魁梧的丧尸,林浅尽量避免与它纠缠,先击中火力对付另一只,林浅转身移位,一脚勾住其脚踝,令它摔倒后,藏刀毫不留情刺进丧尸的脑袋将晶体挖了出来,仅剩的一只丧尸凶性大发,攻击起来非常吃力,林浅现在体力近乎耗尽,她勉强释放了五道落雷,其中三道触发了麻痹,成功拦住了丧尸的行动,林浅身子一拐,进入最近的一间宿舍,迅速关上门。

  靠在门后,林浅大口喘气,汗水濡湿了头发,她现在疲惫到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嘶……”

  碰到小臂上的伤口,林浅倒吸一口凉气,看来是时候该让安妙可觉醒异能发挥作用了。

  她只来得及收集了三颗异能晶,好在其中一颗是二阶丧尸的,抵得上三四颗一阶异能晶,补充完损耗的能量后,林浅体内的异能又增长了些,但离三阶还是有一段距离。

  那只丧尸一直在门外徘徊不肯离去,林浅心里发苦,只能再等等,如果猜的不错,她正好碰上了一只觉醒了力量异能的丧尸,既然如此,就不能和它近战,可是又该怎么避免近战的可能性呢?

  像刚才那般使用雷球是不行了,连番的轰炸使得墙体和地面都出现了深浅不一的裂痕,即使使用也只能瞄准目标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压力,况且自己手臂受伤,战斗力大打折扣,当然,最理想的,还是这只丧尸会主动离开。

  想不出办法,林浅索性坐下制作雷球储备,门外的丧尸对着铁制的门又抓又挠又撞,门框有些松动,石灰粉纷纷落下,看来这里也待不了多长时间,必须马上离开,可是一想到门外的异能晶,林浅又是不舍,丧尸之间存在相互吞噬异能晶的现象,她可不认为门外的丧尸会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理。

  林浅沉思了半晌,也只能这样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为自己争取时间。

  她从阳台翻到隔壁宿舍,两只丧尸被困在屋子里团团打转,地上一滩黑色的血渍,好不容易看到有活人,张牙舞爪扑过来,林浅没有迟疑,几道落雷顺势而下,劈死它们后用刀挑出了变异晶,就这样一连过了三个宿舍,正当林浅细数自己的收获时,她听到“砰”地一声,继而不断有砸墙壁的“佟佟”声传来,应该是那只丧尸撞开了门没看到活物发飙了。

  事不宜迟,林浅干脆就在原地一边制作雷球,一边吸收异能晶恢复,异能晶不仅能帮助人升阶,还可以让人迅速补充消耗的能量,让她胆战心惊的是,那只丧尸似乎非常愤怒,一直传来“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也不知道会不会将那间房拆了再去拆隔壁的,为了保险起见,林浅制作了两枚雷球后就决定转移阵地。

  让她诧异的是,另一间宿舍里除了两只游荡的丧尸,还有一个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活人!

  擦了擦眼睛,不是幻觉啊。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林浅还是决定先将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随着战斗次数的增加,面对一阶丧尸,林浅已经是手到擒来了,和一阶丧尸近战没有任何帮助还会浪费时间,她不傻,从来做事都是遵循效率第一的原则。

  按理说,即使消灭丧尸的时间极短,但总会发出些许声响,床上的人早该醒了,但现实是,对方动也没动一下。

  死了?死了也该变成丧尸啊?丧尸会睡觉?还是深睡眠?

  别开玩笑了!

  好奇心使然,尽管现在时间紧迫,林浅也准备去看看究竟。

  躺在床上的人,柳叶眉,高鼻梁,唇不点而红,算得上是个美人,但让人更在意的是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在抽搐身体,身体表面忽隐忽现青色的血管,喉咙里不断发出“赫赫”的声音,这是要变丧尸的前兆,奇怪的是,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血迹,也没有伤痕,而且,她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力量在抵抗,以至于形态一会儿处于人类一会儿倾向丧尸。

  林浅觉得她有些面熟,虽然如此,却并不妨碍判断能力,救还是不救?

  末日来临时,有些人被丧尸病毒感染,但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变异没有进行彻底,停留在变异中期,这些人很幸运,因为丧尸认可他们,不会攻击他们,而且本身潜力很大,但也不幸,他们被人类社会排斥,始终游离在丧尸和人类种族之间,林浅估计对方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

  林浅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虽然知道救人的方法,但她们非亲非故,别再说什么救人一命七级浮屠的话,在末世,人人讲究的是无利不起早,可林浅也相信,这种奇怪的熟悉感绝对是有原因的,说不定以后就会有惊喜。

  林浅取出五块异能晶,分别放在其额头,手中以及脚底,晶体一接触到皮肤就紧紧吸附在上面,能量源源不断自动送入了其体内,林浅该做的都做了,下面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当然,首要解决的还是那只令人头疼的丧尸,对方一刻没消停,似乎誓以拆宿舍楼为己任,林浅摸了摸手臂,二阶异能者恢复能力是常人的数倍,虽然还是疼,但已经是可接受范围内,不影响发挥。

  几乎是开门的瞬间,那只丧尸便反应过来,林浅在此之前已经计算好它和自己的距离,但没有料到它破坏力这么惊人,走廊上满目疮痍,若是有一枚雷球爆发范围发生了偏差,楼层说不定就坍塌了,之前的计划完全被打乱,林浅愤怒的同时,准头也好了很多,两枚雷球都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丧尸身上,炸地它皮开肉绽,丧尸亦是骁勇,非但没有退却,表现地更加凶悍,脚掌落下的同时,地面都在颤抖。

  林浅不敢近战,恨不得手中的藏刀再长一分,直接戳中丧尸的心脏,避让了几次,林浅越发觉得力不从心,干脆扔了警棍,将藏刀别在腰间,她抱住了丧尸挥过来的拳头,整个人从其胯下钻过,直起身后飞起一脚踹在丧尸背后,丧尸不过踉跄了几步,林浅抓住这个机会,直接扑到丧尸背后,勒住它脖子,可惜藏刀只有一半成功捅进了其脑袋里,林浅果断放弃,藏刀狠狠戳进了它眼珠里。

  丧尸受痛发蛮,将林浅甩到了地上,抬起脚踩来,林浅滚到一旁,趁机将一枚雷球扔了出来,正中其头部,巧的是,丧尸脚底悄然出现一小块冰层,丧尸倒在了地上,林浅捡起地上的藏刀附上雷电,一刀捅进了脑袋里挖出了异能晶。

  “有没有事?别吓我啊。”

  说话人正是南宫研,末日爆发时,她便陷入了昏迷,奇怪的是,她可以清楚地感知周围发生的事,所以她知道舍友变成了丧尸,也知道是林浅救了自己,她是知恩图报的人,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林浅,在看到林浅有危险时,便下意识调动体内奇异的能量,在丧尸脚底凝结出冰,还好是赶得及时,不然南宫研会后悔一辈子。

  “没事,让我休息会儿。”

  南宫研小心翼翼扶着林浅坐下,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