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章·【生吃乌鸦】
卧枕江山2017-08-10 10:023,161

  那一年(公元六百二十六年九月四日(武德九年八月初九甲子日),唐太宗一战开唐,以人为镜,招贤人,纳能士,载舟之士如过江之鲤,以史为镜,扶民生,听忠言,从谏如流若峰峦而立,凭贞观之风骨,得大唐盛世繁华,定天下太平。

  ---题记

  公元六百二十六年七月二日(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李世民在帝都长安城玄武门附近射杀皇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随后李世民杀李建成、李元吉诸子,并将他们从宗籍中除名。随后李渊让出军政大权给予秦王李世民,三天后(六月初七癸亥日,公元六百二十六年七月五日),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下诏曰:“自今以后军国事务,无论大小悉数委任太子处决,然后奏闻皇帝”。

  公元六百二十六年九月四日(武德九年八月初九甲子日),李渊退位称太上皇,禅位于李世民。李世民登基为帝,次年改元贞观。

  ……

  西北的天就是这样,冷的时候,能把人生生的冻死,热的时候,能把人生生的烤熟,真是如书中所言,这里是神禁之地,用冰火两重天禁制着这里的人,这里的物,还有这里不入那些读书人眼里的破败山河。

  此时已然是七月中旬。

  天很热,热的连空气都在蒸腾,仿佛一个巨大的蒸笼,向远处看去,远处犹如水一般沸腾的空气带着一股灼热熏的让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整个天地都在扭曲,扭曲让人的皮肤都有产生一种热辣的痛感,很是难受。

  一眼望去,没有树木,没有溪流,更没有人家,有的只有沙土,偶尔还能看到几个不高不低的土丘,土丘上的阴凉之处有几只沙蜥盘卧在哪里,吐着长长的信子,半眯着眼睛,就连它们此时也熬不过毒辣辣的日头,在这阴凉处休憩。

  炽热的阳光照射在广袤的戈壁滩之上,金灿灿的,仿佛无边无际的沙海,有时候偶尔会来一阵污浊的风,风来,平静的沙海就起了一层层黄色的浪潮,从远而来,仿佛钱塘江来临的大潮,无止无休。

  三只羽毛已经所剩无几浑身带着令人恶心血块的乌鸦飞了一段儿时间落在了一棵已经剩下半截且树干早已干瘪的枯树之上,然后朝着南边的地方沙哑的叫了几声,声音凄厉刺耳,远远的传去,为这个死亡地带更添了一层死亡的阴影。

  远处,一条被风沙掩埋的只剩下轮廓的破败官道之上,一个身材消瘦背后腰间交叉别着两柄带着褐色血迹的官刀的少年步履蹒跚,踏着灼热至极的沙土慢慢而来,他的双手和双脚之上被粗有小儿手臂一般的铁链死死的捆着,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踝之处已经被其磨出了很深很深的血痕,伤口此时已经不再流血,因为伤口已经被风干的红褐色血迹覆盖。他身后此时留下了滚滚的烟尘,沙海之中只有他一人,天地之间现在无风无声,这滚滚的烟尘和着那叮叮当当的铁链叩击声在这静的可怕的地方看起来那么的刺耳和不协调。

  少年头发蓬松的只能看到一双眼睛和那已经不知道裂开了多少道口子的嘴唇,已经快成布条的衣衫和长发之上尽是沙尘,汗水早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和身上的泥沙搅合在一起,看起来犹如一个泥孩儿,他本来乌黑的长发现在已经枯黄,尤其是那双脚,鞋子早已经磨穿,脚上不知崩了多少个血泡,已经变成红褐色的血迹和脚上的沙土搅合在一起,看起来狰狞恐怖。

  此时少年艰难的仰着脑袋看了看枯树上的三只乌鸦,他看了良久,然后走在那三只乌鸦落在的树干之下,缓慢的蹲下身子,没有一点儿力气的倚着树干,看了看早已经被太阳的光芒占据的天空,眯着双眼,仿佛在想什么事情,也仿佛只是在休息。

  此时那三只乌鸦看了看树下的少年,飞离枯树,它们并没有走远,而是不停的在少年头顶盘旋,三双浑浊的眼睛此时越发的黝黑起来,叫声也更加的刺耳和沙哑,一股血腥气从它们身上的羽毛哪里传来,很是恶心。

  “想等着我死掉,然后吃我的肉吗?看来那两个官差的血肉都被你们吃完了吧,还不知足?难道这反而引发了你们的贪婪之心?”

  少年此时仍然眯着双眼,抿了抿嘴,用不比乌鸦声好多少的沙哑声自言自语的道。

  “你们别想了,我死不了的!只要不想死,我就死不了!”

  少年此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背靠着树干,冷冷的看着天空中盘旋的三只乌鸦,长长输了一口心中的燥热之气,然后冷笑道。

  “杀我古钺的人实在是太多,这不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你们想让我死,恐怕还不够资格!”

  名字叫做古钺的少年说到这里,深深的吸了口滚烫的空气,也许这滚烫的空气引发了他的伤痛,竟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而随着他咳嗽的越发的厉害,他的身体颤抖的也是越发的厉害,他的喘息声也是越发的急促和响亮,仿佛一个破旧的风箱,听起来很是揪心,就在他的咳嗽声停止的时候,他的喘息声在这个时候越来越小,同时他的脑袋也是越来越低。

  过了半晌时间,古钺再没有生息,只能看见他那枯黄的长发将一张脸严严实实的遮掩在下面,也许此时还有一点儿风,因为只有他的长发微微的抖动,不过他却不在动弹,就连呼吸声也渐渐的微弱了下来,甚至到了停止的地步,看来是死了。

  空中的三只乌鸦也许做惯了吃死人肉的勾当,当然对于死人也最是了解,当古钺不再动弹的时候,它们就已不再空中盘旋,而是化作了三支利箭从天而降,向古钺冲去,它们的速度很快,快的就在这眨眼之间,便已经冲到了少年的面前,也许是它们太饿了,或者是它们已经等不及了,即使古钺不死只是昏厥了,它们估计也要这样做,因为等他醒来一切就完了。

  三只乌鸦的叫声此时仿佛有了一点儿欢喜,虽然仍是沙哑的难听至极,但是却没有了刚才的死气沉沉,竟然有了那么一点儿的昂扬之态,它们自从吃了那四具尸体便嗅着少年身上的血腥气追了两天的时间,少年的生命力很是顽强,如果换做旁人恐怕在这戈壁滩走了一天就差不多了,而他竟然熬了两天时间,它们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体比较大的乌鸦此时冲的最快,它是冲着古钺的脑门儿去的,不用说哪里的肉最好吃。

  可是本来没有生息的少年此时竟然抬起了右手,尽管看起来速度很慢,但是却正好迎上了冲过来的那只乌鸦,他的手间竟然出现了阵阵风流,在指尖萦绕不觉,一股吸力迸射而出,仿佛撒出了一张风网,那只乌鸦想要逃走,可是已经晚了,它的脑袋就这样正好被古钺的中食两指夹在中间,然后古钺微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那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乌鸦脑袋就被少年的两指碾碎,就此一命呜呼。

  剩下的两只乌鸦仿佛有了警觉,正要逃去,不过此时的它们距离古钺仅有一步之遥。

  少年冷哼一声,从长发的缝隙中露出来的嘴唇微微一翘,然后双手就这样凭空一拍,一股凌厉的劲气从两掌之间产生,然后透过双掌缝隙向外冲去,在空气中形成了动荡固定气波圈,气波圈一紧一收的同时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半弧形状的风场。

  那两只乌鸦已经转过身去,然后还未等它们离去,那股半弧劲气从后而来,只见两只乌鸦的黑色羽毛突然炸开,化作漫天的飞羽洋洋洒洒而落,颇为壮观。

  两只已经没了毛的乌鸦在空中不停的翻滚,直接滚了一丈的距离,然后跌落在地,摔的是骨断筋折,它们在地面翻腾了几下,发出几声不必鬼哭狼嚎好听多少的沙哑鸣叫之后,就此气绝而死。

  少年也不去管远处衰落的乌鸦尸体,而是拿起身侧的那只早已死去多时的乌鸦,二话没说将其的脑袋咬掉,然后吞入腹中,也不去管乌鸦身上的羽毛,就这样狼吞虎咽起来,乌鸦的血肉和着脏兮兮的羽毛就这样被他不到片刻的时间吃了个干净,连骨头渣都不剩下,而他那沾满乌鸦红褐色鲜艳羽毛的嘴角却是发出一声低沉的冷笑,一双本来死灰的双眸在这个时候却是亮如夜中的明灯。

  古钺怔怔的看着远方,那里是他来这里的方向,那里是长安,那里是大唐,那里是他的家乡!

  有人说成王败寇,或许,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也有人说凤凰涅槃,或许,也可能有一线生机。

  可是,谁知道呢?

  这一切的因果,全因那一夜,那座城,那个人,那一场被史家封禁在黑暗中的战争!

  如果真有机会回去一次,他一定要问一问那个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