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章·【商队特殊护队人】
卧枕江山2017-12-26 00:123,382

  那天午后,雨晴了,空气特别的清新。

  在整个天地还未被黑暗吞噬的时候,古钺带着祖大寿等三十多个人来到了定边小城,拙荆商队人和物虽然不多,但是浩浩荡荡而来也是颇为壮观。

  众人来到了美娇娘小酒馆,看到了拿着一把菜刀倚在门口的刁小蛮。

  看着这么多客人一下子来到了自己的酒馆儿,本来心里面阴沉的刁小蛮给乐的真是合不拢嘴,东问问古钺怎么回事儿,西问问古钺怎么回事儿,仿佛一个多管闲事儿等到丈夫回家之后的泼妇,很是吵闹。

  古钺只是笑了笑,说是在路上碰见的,天快黑了,这些商旅想要来这里歇歇脚,所以就把他们给带来了。

  其实让刁小蛮真正高兴的不是祖大寿等人的到来,也不是今天很好的生意,而是古钺并没有离去,这让她很安心,对待他的态度比原先好了许多。

  祖大寿等人在定边小城的远来旅店歇脚了三天时间,这些天他每天都要去一次美娇娘小酒馆儿,一是兑现当初的诺言,把自己的驯马心得全部讲给了古钺听,二来是想要结交古钺这种心善少年。

  祖大寿祖传是养马的,北道亭祖家在西北郡那是小有名气,他祖上早已经开始经营贩马的生意,几辈人的辛苦经营,祖家如今小有资产,德望也很不错,不过随着大唐没有定国之前几十年的征战不休,商旅生意真的很不好做,作为祖家这一代的独子,不到十六岁的他就已经跟着父亲行走在西北郡和西域之间,以贩马为生,为了就是拯救日渐衰败的家族。祖家虽然撑过了战乱时代,可是已经到了衰败的边缘,原先大于一百人的商队,如今只剩下了不到七十人,尽管祖大寿苦苦经营二十余载,只不过稳住了当今祖家的局面,并没有让整个祖家由衰转盛,其实也不能怪他的能力不行,而是大唐定国才不过十年的时间,中原经济、民生、军事等都已经复苏,但是作为最西北的西北郡来说到了这一天却不知道要等多久,所以现在的西北郡用乱成了一锅粥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吏治混乱不说,就连商场也是如此,钱特别的不好挣,祖大寿能够将即将崩溃的祖家经营的稳住了局面,已经相当不错了。

  西域以良马闻名天下,特别是汗血宝马,在大汉的时候就已经名扬海内外,行商二十余载的祖大寿,不知道来往于西域和西北郡多少个来回了,在西域那边已经经营了属于自己的养马场,不管是汗血宝马还是普通的马匹都一一俱全,每年等到幼年马匹长大的时候,他都会带着自家的小厮去西域自家的养马场贩卖回到西北郡。

  古钺曾经问过祖大寿,在西域养马贩卖回到西北郡,怎么不直接在自己老家弄一个大马场直接贩卖给西北郡,这岂不是省了很多本钱和麻烦?

  当时祖大寿笑了笑,说这两者看起来后者很省时省力省钱,但是其中关由却是大大的有区别,在西域养马虽然费时费力费钱,但是好处在于回到西北郡,那里再过普通的马身上都挂着西域的牌子,西域马匹天下闻名,就连当今皇帝都亲自说西域乃天马圣地,可想而知西域这方面的名气,如果将西域的马贩卖给西北或者中原,即使再普通不过的马,只要是西域的都要比在西北郡养的极品良马价钱要高上十倍而不止,更别说是西域的那些良马和汗血宝马了,那更是千金难求,这就是第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西域有汗血宝马,幼年的汗血宝马只有在哪里才能够成长的很好,况且哪里地域奇特,所以养出来的汗血宝马要比在西北郡养出来的汗血宝马好了不知几个档次,只这方面不知道要让他赚了多少钱,在西域养马看似费时费力费钱,可是作为真正中间人的祖大寿心里知道,那才是真正的赚钱之道。

  古钺对于祖大寿所说的恍然大悟,其实要不是他对祖大寿有救命之恩,恐怕这种对于祖家最隐秘的机密打死他都不会说。

  这些天祖大寿把祖家祖传的养马之道一一传给了古钺,两人相谈甚欢,成为了忘年之交,临走的时候祖大寿邀请古钺成为自己的商队护队人,不过碍于一旁满口不愿意的刁小蛮,只得改为商队特殊护队人。

  所谓的商队特殊护队人就是等到拙荆商队走到定边小城方圆百里之内的范围之后,古钺的职责就是在这百里的路程之内对其进行护卫,都说商队每年会往来西域和西北郡两个来回,那只是针对于中等或者中等以上商队来说的,像拙荆商队这种贩卖活物的小商队一年只能一个来回,要么开春儿的时候行走,要么夏末的时候行走,也就是说古钺只需要一年护卫两次就可以了,至于价钱要比那些普通商队护队人高了两倍。

  还有,这一次祖大寿带着那些小厮从西域而来,就是为了贩马,作为一个贩马商队而言,当然不会把自己的货物弄的那么明显,那些要卖的马儿都被他们经过了处理,打扮成了普通的运货马匹,再让这些马匹身上背着一些西域的特产,看起来犹如是在贩卖特产一般,这样是为了保险起见,也是为了锻炼那些刚长大成年的马儿的耐力,这样回到西北郡将近半年的时间,这些马儿对于那些懂马的人来说价钱要比没有经受过锻炼的马儿来说高了很多。

  所以,当初祖大寿给刘成庆上报商队财产的时候,就说了二十头骆驼,三十匹马匹,对于来往于西北郡的商队来说,一般代脚都是用骆驼,很少用马匹,然而拙荆商队却是反其道而为之,不过刘成庆对这些门门道道却是不懂的,总以为拙荆商队太过末流,没有雄厚的财力买得起骆驼,所以只好用那些价钱比骆驼贱了好几倍马儿做脚力,这种事情很常见,所以就没有仔细去追究。

  至于西北郡北道亭老家哪里的养马场,祖大寿已经改变了养殖方式,那里不再养马,而是养骆驼,回到西北郡,那三十匹西域良马就会被售卖一空,祖大寿等到来年开春儿的时候会用三十匹骆驼补上那三十匹马的空缺,然后赶往西域,去西域将长大成年的骆驼售卖给西域,西域不稀罕马,对于骆驼却是比较的稀罕,所以在西北郡的普通骆驼售卖给西域当地,也是不菲的收入。

  对于特殊商队护队人这个职位,刁小蛮倒是没有反对。

  看自家掌柜子没有反对,古钺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这让祖大寿大是开心,让小厮牵来一匹高还不过人腰的小马驹儿来,这小马驹儿通体雪白,身上没有一丝的杂色,乍一看仿佛是用极品白玉雕刻而成的,一双眼睛为蓝色,仿佛犹如蓝色的天空,看起来很有灵性,其脖子后面的鬃毛很是修长,仿佛一头白色的雄狮,很是威风,别看它这么小,不管是体型和身上的肌肉都要比那些年少时的极品马儿雄壮了许多,很是不凡。

  小马驹儿脾气很是暴躁,要用四五个小厮才能够将他给拉住,此时它的眼睛之中尽是桀骜不驯的神情,看也不看眼前的这些人,如柱的四蹄不停的在地面捣腾,将地面的几块青石板都给踩的粉碎,呼吸声如雷,喷出的气息犹如一片小风云,,这让懂马的古钺颇为大惊。

  “祖大哥,你怎么给小亮子儿送了一头雄狮。”

  一旁的刁小蛮看见小马驹儿如此德行,心中大骇,连忙退后了几步,指着它颤抖的道。

  祖大寿大笑,说这是一匹他平生见过最好的马儿,其母亲则是幻雪,当初出西域的时候幻雪还没有怀孕,可是商旅走到昆仑山的时候,那一夜商队在山脚下休息,幻雪曾经一夜外出,不知道去干了什么,之后就发现它怀孕了。

  幻雪乃是汗血宝马中的顶级良马,祖大寿对它很是疼爱,即使商队歇脚打尖的时候,也不舍得拴住它,任它四处转转,他知道它的聪慧和能力,所以对此也很是放心。

  幻雪的母亲是纯种汗血宝马,其父乃是一种野马,至于这种野马是什么品种却不得而知了,它的血统很奇特,所以既有汗血宝马的特性,又有和汗血宝马不同的特性,这就成就了现在非同一般的它,它估计和它的母亲一样,骨子里太过的高贵,就连汗血宝马都瞧不上眼,所以自从成年以来从未和任何汗血宝马发生过关系,然而在昆仑山的时候说不定和山中的野马发生了关系,这才怀孕,想必那匹昆仑山野马和其母亲碰到的那匹一样,颇为不凡,这才让它们有了倾心之举,那一夜外出,然后怀孕。

  一般马儿的孕期和人差不多,是三百天至三百五十天之间,一百五十天左右腹中的马儿已经成型,和人其实是差不多的,祖大寿说幻雪从怀孕到产下小马驹儿只用了不到二百天的时间,也就说这匹小马驹儿乃是早产,原由则是商队进入沙漠之后,碰到了沙漠巨蝎,幻雪从未见过这种丑陋狠毒庞大的东西,受了惊吓,小马驹儿这才早早被产了下来,从产下来到现在小马驹儿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由于早产,再加上半个月以来都是在沙漠中度过,幻雪缺水又缺吃的,马奶一时不是很足,它的营养跟不上,所以此时它还很羸弱。

  听到这里,古钺对眼前的小马驹儿很是惊愕,在沙漠早产,这些天缺营养,那它竟然能够活下来,并且又有如此强悍的声势,五个小厮现在都拉它不动,可想而知其生机之强真是前所未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