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章·【此间少年】
卧枕江山2017-12-24 15:103,538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天空中的乌云已经经受不了里面雷电的力量,酝酿了一个多时辰的天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雨一下,整个沙漠的颜色加深了许多。

  “刚才老子说的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秃顶老者看了看天,用手抹去脸上的雨珠儿,语气颇为不高兴的道。

  “只要老爷放过我的一家老小,还有这些活计,以及他们的一家老小,刚才所说的条件我全都答应就是,甘愿为神龙门鞍前马后。”

  祖大寿此时脸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纸,语气充满悲凉之意,轻声道。

  “什么?我没听见,再说一遍!”

  秃顶老者微微一笑,不过嘴上却是道。

  “我说只要老爷放过我的一家老小,还有这些活计,以及他们的一家老小,刚才所说的条件我全都答应就是,,甘愿为神龙门鞍前马后。”

  祖大寿此时已经彻底的豁了出去,扬天大声叫道。

  “好!好!好!老子听见了,哈!哈!哈!哈!”

  秃顶老者用右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形态张狂至极,他今天以为自己负责的这条路没有了生意,正在发愁回去怎么向门主交代,没想到带着弟兄刚要撤呼的时候,竟然碰到了祖大寿所带领的拙荆商队,虽然商队很小,只是五流最末等商队,但是有总好于无,至少回去有个交代,再说了以后拙荆商队行走生意的时候所交的保金,自己带着的这一队弟兄可是吃着回扣的,所以当听到祖大寿大声喊出来刚才所说的话语之后,这位叫做刘成庆的秃顶老者心中那是乐开了花。

  刘成庆在方圆百里也是小有名气的一个人,此人早年也是商旅中的小厮,因为手底下有点儿功夫,所以就做了商队中的护队人,二十年前他跟随的商队被匪徒所劫,当年的情形和今天一样,也是神龙门所干,当时的领头人叫做孟浪,不过刘成庆却是一个心眼儿活泛的人物,转眼就投了匪徒,进入了神龙门之内,经过这些年在门内风里来雨里去的闯荡,今年五十岁左右的他已经成为了神龙门一名带队头目,人称大刀刘。

  刘成庆最是知道商队被匪徒以这种形式相逼是什么滋味儿,他非但不伤心,反而觉得痛快,这让他更加的坚信还是做一名匪徒比较好,只有这样才不会让别人欺负,也只有这样小日子才能够过的红红火火。

  “这是神龙门专门给商队的保牌,只要拿着这个牌子,你带着商队进入神龙镇亮出来之后,就会有人带你去神龙门,然后你的人就可以住在神龙镇的客栈之内,不过店钱还得自己掏,以后如果走生意,在这方圆百里遇到其它趟路子的,也只需要亮出这个牌子,他们自然而然就知道你们被谁所保,自然就不会抢劫你们的生意。”

  大笑完毕,刘成庆冲着那名仍然记着账本儿的年轻匪徒递了一个眼色,那名年轻匪徒连忙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带着红色丝穗的黑色牌子,牌子前面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牌子后面写着神龙门三个大字,尾款是李蛟龙三个蝇头小字,他接过来,扔在了祖大寿的身前,冷笑道。

  祖大寿不想去捡地上的黑色牌子,他知道捡了之后这意味着什么,可是当看见刘成庆用冷冷的目光逼视着自己之后,他只好伸出颤巍巍的手去捡黑色的牌子。

  “捡起来之后小心拿着,掉了,你的小命和他们的小命都得玩完。”

  刘成庆一边见祖大寿去捡黑色牌子,一边嘿嘿一笑,随后用充满威胁的话语道。

  “慢着!”

  就在祖大寿将要捡起那个牌子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随后还有一声马的嘶鸣声。

  “什么人?给老子出来!”

  刘成庆此时老脸一寒,高声怒道。

  刘成庆的话语刚落,只见黑影一闪,一人一马从沙丘的背面跳了出来,越过几名手拿大刀的匪徒头顶之后,落在了距离祖大寿不远的地方。

  来者不是古钺是谁?当然还有那匹古怪的马。

  古钺下了决定相救那匹马儿的主人之后,便骑着它往沙漠深处而来,在路上走了两炷香的时间,所幸拙荆商队被劫的地方距离沙漠边缘不远,很快就找得到。

  其实这些匪徒也不敢在沙漠深处劫商,都是在距离沙漠边缘不远的地方下手,去沙漠深处可不是好玩儿的。

  那匹马儿颇有灵性,知道自家主人遇难之处,为了不让那些匪徒发现,当距离这座沙丘还有百丈远的时候,它便放慢脚步,绕过明显的地方带着古钺停在了沙丘的背面,此时风沙之声很大,一人一马虽然偶尔会弄出一些声音,但是都给掩盖了下去。

  停在沙丘背面之后,刘成庆和祖大寿的谈话全被古钺听在了耳中,古钺自然也就明白了其中关由,当听到刘成庆逼祖大寿去捡那个牌子的时候,他便骑着马跳了出来。

  “幻雪!”

  祖大寿此时看清楚了一人一马,当看到那匹马的时候,带着哭腔,叫道。

  原来那匹古怪的马儿叫做幻雪。

  在商队被劫的时候,祖大寿带着众小厮和那些匪徒僵持的时候,他就让自己的坐骑幻雪离开了商队,让他一直往东南而去,去找人相救,不过必须是有功夫的人才行,人越多越好。

  幻雪是祖大寿一手调教的宝马,主人所说它当然明白,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往祖大寿所指的方向,跑了半天这才到了定边小城,它极聪慧,进入定边小城四处惹事儿生非,不是撞翻路边的摊子,就是冲着众人嘶鸣,可是小城居民哪里知道它的意思?以为这匹马不是疯了就是惊了,纷纷躲避还来不及,哪里敢上前招惹,就在这个关头正好碰到了古钺,就像古钺所猜测的那样,幻雪当时撞他是故意的,因为它已经看出了自己并非普通之人,有时候人看不到的东西,马儿这方面确实灵敏异常,它从古钺的身上看见了一股子特殊的气息,所以才敢撞他,果然如它所见的那样,千钧一撞之力只是将这个少年撞飞,并且毫发无伤,幻雪当然知道这是高人,本来祖大寿是想让它找很多的人,但是它已经意识到时间不多了,所以说这才急急衔着古钺往沙漠这边跑。

  幻雪虽然聪慧,但是毕竟是匹马,比不得人,它当然想不到如果古钺来了不是对手,恐怕不仅害了自家主人,就连这个少年也是死路一条,它当然还想不到,自己在定边小城胡作非为所带来的后果,如果被那些好管闲事儿的能人逮了去,别说去救主人,就连它也回不去了。

  幻雪冲着祖大寿嘶鸣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去,低下头在他的脸上依偎不停。

  古钺从幻雪背上跳了下来,看向正用一双毒蛇眼睛瞪着自己的刘成庆。

  祖大寿此时终于把目光转移到了古钺的身上,一看是一个半大的少年,心中失望,不由苦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真傻,即使自己的马儿再过的聪明,可它毕竟只是马儿,怎么能够比得上人?让它去搬救命恐怕无济于事。

  其实当时也只有幻雪能够逃的出去,任何人都不行。

  祖大寿上下打量了一下古钺,心中叹息一声,也觉得这个少年也是太过的自信,竟然一个人就真的跟着自家的马儿来了这里,这不是来送死吗?

  “你是什么人?”

  刘成庆一双三角眼儿眯成了一条缝,冷冷的道。

  “普通人。”

  古钺微微一笑,答道。

  “这位小哥,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去,这些人不是好惹的。”

  祖大寿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所以不想再牵连他人,自己和那些小厮大不了以后给神龙门的做事儿就是,不至于死掉,或者立刻死掉,这个少年就不同了,如果他管这个闲事儿,立刻就会死,他看着古钺的侧脸有气无力的道。

  “我知道这些人不好惹,可是无奈受了你的马儿两个跪拜求礼,我不来掺和可就有点儿对不住了,再说了他们不好惹,我也好惹?”

  古钺微微一笑,看着祖大寿,笑道。

  说完,古钺看向蹲坐在地上的祖大寿,然后上前捡起了地上的那面黑牌,仔细的瞧了几眼。

  “小哥,你快走吧,不然等会儿你就会有性命之忧,如果你因为我等丢了性命,我祖大寿会心有不安的。”

  祖大寿见眼前这个少年如此,知道像这种年纪的人手底下有一点儿功夫就目空一切了,真是妄自送了性命,于是用恳求的语气道。

  “这位大叔,这牌子可不是那么好捡的,捡了,这辈子你就放不下了,犹如诅咒了一般。”

  古钺却是没将祖大寿的劝阻停在耳中,将牌子举到眼前,一边看一边道。

  “小子!我看你是真的想死呀!”

  刘成庆手中的鬼头大刀指着古钺,阴声道。

  “大叔,我受你的马儿两拜三求,觉得你调教马儿真是有一手,可我偏偏又对马儿颇有兴趣,等会儿送走了这些宵小之辈,请你去定边小城的美娇娘小酒馆儿一叙如何?”

  古钺将那面黑牌揣入了怀中,一边看着在刘成庆的手势之下二十多名手拿鬼头大刀的匪徒向这里走来,一边谈笑风生的道。

  祖大寿想说什么,不过当看到二十多名匪徒走进之后,他这才知道这些人有多么的可怕,再加上刚才的那场血战,这让他差一点儿失了魂魄,脸色更加的苍白,喉间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卡着说不出话来,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好大的胆子,竟然面对这么多寒光闪闪的大刀而气定神闲,并且还想等会儿和自己在酒馆儿聊一聊,他此时想笑,却是笑不出来,他想笑的是世间竟然会有这样的少年,如果他不傻不疯,那么当得起龙凤之姿四个字,如果今天真能逃过一劫,他定应少年之邀,莫说讨教养马之术,就是他的万贯家财,他祖大寿甘愿双手奉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