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章·【活剐了】
卧枕江山2017-12-30 18:553,235

  铮!

  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从美娇娘酒馆儿之内传来,只见酒馆之内的镇民此时全部捂住了耳朵,额头青筋暴起,然后纷纷后退,他们只觉得心很乱,脑袋嗡嗡直响,更有甚者竟然脸色雪白,随时都有昏厥过去的意思。

  那两名看门儿的悍匪此时脸色也是颇为不好看,他们吃惊的看向古钺和李小刀那里,这一看吃惊更甚,呆愣在了哪里,只见李小刀的那气势十足的刀竟然被古钺右手中食两指给牢牢的夹住,刀四周的刀意和古钺身上散发的气碰撞在了一起,两者之间竟然产生了水波一样的波动,本来凌厉的气劲骤然停滞。

  李小刀一愣,看着面色自若的古钺,只觉得自己的刀好像砍到了坚硬至极的地方,丝毫无法寸进,要知道他刚才可是使出了将近八成的力道,他的刀也乃是精钢所打造,不说削铁如泥吧,至少连石头都能够劈的粉碎,可是如今自己的内家真气加上手中的快刀就这样被古钺操在了手中丝毫无法寸进,这可不是一般的了不得,而是相当的了不得。

  心中有些惧怕古钺的手段,李小刀此时大吼一声正要搅动手中的刀,将古钺的手指搅断,还未来得及,古钺左手的食指已经轻轻的击在了刀面之上。

  铮!

  又一声嗡响从李小刀的刀身上传来。

  这一次的声响比刚才更加的刺耳和绵长,酒馆之内有几名老者当场就受不了这种声音,狂吐了几下,然后一翻白眼儿竟然倒地昏厥了过去,剩下的人脸色全部变成了雪白色,跪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咬着牙苦撑,看起来痛苦至极。

  那两名悍匪此时也站不住了,纷纷向后退去,一名倚在大门之上,另一名倚在墙上喘着粗气,双眸之中满是惊愕之色。

  李小刀此时更加的难受,随后就见他身子一颤,不过他出了人品之外,对于武学这方便却是有一手,尽管握着刀柄双手手腕儿已经崩裂了一道道口子,可是就是死也不撒手,咬牙苦撑。

  刚才李小刀的功力已经用到了九成,还是无功,这让他心中有了怯意。

  “啊!”

  李小刀父亲曾经说过,对战的时候不要有怯意,否则就是输了,他连忙压下心中怯意,怒吼一声,周身内家真气提至了十成,手中刀上的气劲此时狂卷而来,气势很是凌厉,酒馆大厅之内的地面出现了寸寸裂痕,触目惊心。

  铮!

  再一声嗡响从李小刀的刀身上传来,古钺不知道用的身法,尽管李小刀被凌厉的气劲包裹,可是还是被他中食两指再一次弹在了刀身之上。

  这一次的声响比前面两次加起来都要刺耳明亮,酒馆大厅之内的那些苦撑的年轻人此时也都身体抽搐了一下,纷纷惨嚎了一声,呕吐了几下,扑倒在地,趴在地上身体一边抽搐着,一边喘着粗气。

  除了那些人,孙海倒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脸色更加苍白了些,他此刻看向古钺的眼神竟然充满了敬畏。

  那两名悍匪此时已经坐在了地上,一双眼睛变得有些涣散,看来受了不小的打击。

  李小刀惨哼一声,握着刀的手被刀柄给弹开,右手手腕再一次被撕裂,鲜血直流,都能够见到森森腕骨。

  就在这个时候古钺一个转身,右腿犹如蛟龙出海一般带着强大的气劲甩出,他的右脚狠狠地踹在了李小刀的小腹之处,一股能够撕裂一切的巨大力量从两人之间传来,还醒着的众人能够用肉眼看到他们那里出现了一种剧烈的气息波动。

  啊!

  哇!

  李小刀先是惨嚎一声,身子后退了几尺的距离之后站在了那里,不过瞬间躬成了虾米状,随后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血雾弥漫了一大片地方。

  在李小刀喷出鲜血的时候,古钺右脚再一次踢出,踢在了他的咽喉之处。

  李小刀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身后倒飞而去,途中将把守在大门之处的一名悍匪和大门都给撞飞了出去,两人犹如两个滚地葫芦一般在街道上滚了将近数丈的距离,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李小刀在地上再一次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他试图站起来,可是当还未站稳的时候再一次跌倒,看来受伤不轻。

  不过李小刀虽然无耻,但是骨气却是从了他的老子李蛟龙,却是一个不服输的主儿,站不起来他咬着牙仍然试图站起来,如此这样三次之后这才站稳,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犹如饿狼一样死死的盯着美娇娘小酒馆的门口,可怖至极。

  咔嚓!

  这时古钺提着手中的鬼头大刀从美娇娘酒馆之内缓缓走了出来,当他走出门口的时候,站在风沙之中,手中的鬼头大刀在这时竟然碎成了上百片,只见他双手一挥,手中数百片刀片犹如蝗虫过境一般,再途中卷起了漫天的风雪之后,犹如滚滚潮水倾泻而下飞向了刚刚站起来的李小刀。

  一种可怖的情景进入了众人眼中。

  啊!

  李小刀声嘶力竭的惨嚎出声,身体被数百片刀片射中,身上全部的血肉好似瞬间被被剥离一般,当数百片刀片透过他的身体而过的时候,这位不可一世的刀客浑身上下的血肉都已经片片的脱落,最后剩下了一具站在原地血淋淋的骷髅骨架,兀自睁着那双骇人至极的眼睛死死的瞪着美娇娘小酒馆这里,他的五脏六腑不仅清晰可见,而且还蠕动着,看来都毫发无伤,身上的血液在血脉之中缓缓流动,他的心脏那里此时没了皮肉的遮挡,竟然能够听到咕咚咕咚强劲的跳动声。

  扑腾!

  李小刀的骨架猛的跪在了地上,他仍然活着,一双眼珠从眼眶之内掉了出来,看到自己如今的凄惨模样,他绝望的扬天嘶吼一声,骨骼之内的五脏六腑全部因为这声嘶吼而破碎,成片成片的流了出来,再加上此时天气寒冷至极,血脉之内的血液也瞬间被冻僵,一代恶霸就这样的凄惨死去。

  李小刀死去之后,跪在那里的骨架不倒。

  酒馆之外的风雪仍然呜呜的下个不停,大街之上静的可怕,这时能够听得见几声关门的声音,看来小镇的居民在家里已经透过屋门的缝隙看到了美娇娘酒馆之外发生的事情,随后怕的全部关紧了房门。

  李小刀死掉之后,酒馆之内的所有人都傻眼,这里都是寻常老百姓,哪里见过这种死法?一半儿的人都被吓昏了过去,有些胆大的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抖成了筛糠摸样,想到刚才那血肉纷飞的情景,哇的一声将刚才吃到肚子里的东西全部一股脑儿的吐了出来。

  “不行人道,天理不容的人死不足惜!”

  古钺此时口中冷冷的道,说完转过身去,看着酒馆,一双总是精光闪烁的眼睛瞬间冷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天,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能看到他嘴唇抿紧,周身气息萦绕不绝,风雪竟然进不了他身体三尺之内的地方,当真是诡异。

  把守从后院进来大门的悍匪手中的鬼头大刀掉落地面,身体哆嗦着,他向前奔了几步,跪在了古钺的面前,口中不停的叨扰,让古钺放过他。

  “刚才你不是挺嚣张呢吗?”

  古钺双眸微眯,冷笑道。

  对于眼前这位丧尽天良的悍匪古钺本想留情,可是想到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手软,恐怕会遗留后患,随即双眸更加的冰冷,右手握了起来。

  “都是小子有眼不识泰山,求爷爷饶了我吧,我上有老母下有……”

  咔嚓!

  还未等那名悍匪说完,古钺一拳头将他的脑袋就像砸西瓜一般砸了个稀烂,只见脑浆迸裂,鲜血横流,那名悍匪身子哆嗦了几下,向后倒去,就此没了声息。

  哇!

  还有些强忍着没有昏厥过去的镇民在酒馆之内看到如此血腥的情景在眼前发生,本来都在忍受李小刀的死法,如今再看一次那名悍匪的死法,醒着的人纷纷再一次呕吐了起来,又有一些人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刚杀死那名悍匪,这时酒馆的门外传来马匹的声音,那是这三名悍匪的马匹,古钺道了一声不好转过身去,只见那名被李小刀撞出门去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的悍匪此时竟然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向定边小城的西边城楼狂飙而去。

  古钺刚才以为那名悍匪已经被李小刀给撞死了,没想到竟然没死,他知道后患无穷,恨恨的跺了跺脚,从美娇娘小酒馆的屋檐之下捡了一枚碎石,然后向那名悍匪所去的地方丢去。

  碎石去势很急,能够听到它撕裂空气的锐啸声,瞬息就追到了那名悍匪。

  那名悍匪也是练家子儿,能够听得出石子的动向,身体往一方一歪,竟然将自己的要害躲了过去,左肩被石子洞穿,他的惨嚎声从远处传来,不过他知道此时的厉害之处,不赶紧逃就永远交代这里了,也不去管自己的伤势,仍然不停的催促胯下的高头大马,从定边小城的东门疾驰而去。

  古钺此时见再追已经追不上了,双拳握紧,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无济于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