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章·【找死】
卧枕江山2017-12-31 10:053,194

  就在李小刀想要撕掉刁小蛮的贴身小棉袄的时候,酒馆大厅紧闭的大门犹如一张纸片一样瞬间破碎,在破碎的大门还没有四处崩散的时候,一道身影在碎木屑中冲了过来,一拳轰在了李小刀的下巴之处,力道之狠,速度之快,认位之准,真是犹如鬼魅。

  咔嚓!

  啊!

  轰!

  骨碎声夹杂着李小刀的惨嚎声从大厅之内传来,只见他身体临空倒飞而起,在空中倒翻了十几个后空翻,口中彪射而出的鲜血随着他的空翻而四处激射,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弧,然后李小刀狠狠的砸在了一张桌椅之上,将那张硬制木头做的饭桌给砸的粉碎,粉碎的木屑和桌子上的酒菜射了满地都是,当场将距离近的几名定边小城镇民给射翻了好几个,兀自在地上呻吟了起来。

  事出突然,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就连那两名悍匪也是如此,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就看见李小刀躺在了木屑之中,满脸都是鲜血,鲜血中还有碎裂的骨头渣子,模样很是凄惨。

  冲进来的古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儿的冲了进来,抬起右臂给了李小刀一个冲天炮,将其生生的打飞。

  打飞了李小刀,古钺也不去管他的死活,见其身上被李小刀撕的只剩下了一见薄薄的白色亵衣,连忙将身上的外罩脱下来盖在刁小蛮的身上,将其抱了起来,见其双眸凝泪一副美人相,微微吃惊之后,寻思了一下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儿,心中叹了一口气,将其交给几名站在那里哭的已成泪人的老娘们儿手中,让她们好生照顾自家掌柜子。

  那些老娘们儿也被古钺暴打李小刀的情景吓愣了,当他让她们照顾刁小蛮的时候,几人才反应过来,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面带微笑的古钺,随后抬着将要昏迷的刁小蛮往她的房间里冲去,她们巴不得离开这里,如今有了这个借口,比谁跑的都快。

  古钺再看向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孙海,他认识这个九尺男儿,见其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知道也许刚才他进行了阻止,奈何不是对手,所以才被打成这种模样,心中有些感动,蹲下身,将其扶了起来,让他坐在一个空桌子之上,看着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满眼含泪的看着自己,他微微一笑。

  “孙大哥!你现在可还好?”

  古钺笑道。

  “古兄弟,想不到你竟然是个高手。”

  孙海难以置信的看着古钺,问道。

  “刚才多谢孙大哥相救我家掌柜子,古钺在此谢过。”

  古钺冲着孙海深深的作了揖,恭敬的道。

  “孙海无能。”

  孙海此时带着哭腔,低下了头,愤愤的道。

  “你已经尽力了!孙大哥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你好好休息一下,我看你体内有一股劲力在流窜,想必是那个混蛋刚才释放在你体内的,你不会武功,所以才不会消除进入你体内的劲力,幸好你体格异于常人,这才没有受了内伤,这股劲力我已经给你化解,你需要修养几日,身体才能够恢复过来。”

  古钺伸出右手拍了拍孙海的肩膀,安慰道。

  孙海点了点头,看着古钺转过了身去。

  两名呆愣的悍匪见那些老娘们儿带着刁小蛮进入了房间之内,大怒,正要去阻拦,却被古钺张开双臂挡在了前面。

  “小子,你竟敢得罪我们李大公子,这是找死!”

  刚才被孙海一拳打倒在地的悍匪一边说着,一边举起鬼头大刀劈向古钺,他是练家子,孙海没有练过武功,刚才那一拳只是力量大而已,休息了片刻,这名悍匪就已经无碍,他从被打之后,心中一直有一股子恶气,想要打死孙海,可是自家公子刚才说了现在不能杀,只好忍着,此时见古钺如此猖狂,便第一个上前打头阵,也怪这家伙头脑不是太灵活,他跟了李小刀这么久,难道看不出来,李小刀武功已经很高,却被古钺一拳打成了这个德行,他上去还不是一个死字?可是有些人就是这样,等到头脑一热,就什么都忘了。

  “你们给我住手!”

  此时趴在地上的李小刀此时用嘶哑的声音吼了一声,说话的声音都已经不清晰了,喉间不停的传来咯咯的声音,看起来很是痛苦。

  李小刀说完,状若癫狂,一双眼睛因为太过的愤怒已经有些突了出来。

  那名悍匪的刀举到一半儿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艰难爬起来的李小刀,暗自咽了一口口水,他知道这回自家公子是真的怒了,看来想要亲自动手宰了眼前这个小子,好出刚才一拳之气。

  李小刀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只见他的下巴粉碎,鲜红的血肉和白色的骨片从血肉里挤了出来,整张脸没有个人形,可想而知刚才古钺的那一拳是多么的凶狠。

  “小子,你竟敢打老子,今天老子要亲自杀了你!不!是要将你一刀一刀撕碎,然后吃了你的肉下酒!”

  李小刀往地面吐了一口血水,血水中带着几个崩碎的牙齿,他先扬天大吼了一声,看起来犹如一条野狼发怒一般,一张脸因为扭曲的太过厉害而再一次变形,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然后冲着古钺怒吼道。

  那两名悍匪见自家公子要亲手解决了古钺,都自觉的退后一步,两人将大厅的两个大门把守住,不让古钺逃走,冷笑着看着自家公子去凌迟这个少年。

  “小子,你有什么遗言吗?”

  李小刀平生对自己的相貌最是看重,本来就对长相不甚满意,平时不知埋怨了李蛟龙多少次,玩儿这么多女人,竟然将他生成这幅摸样,真是可恨呀!如果不是长得丑,他大可以在西北武林中弄一个什么浪荡公子什么的,那岂不是更加的玉树临风和那个什么儒雅,如今下巴竟然被人家揍碎,说话都不利索,可想而知他心中现在有多恨,撕碎古钺的心都有了。

  “遗言就是你死!你们全死!辱我掌柜子,你们是个什么东西?你们也配?”

  古钺双眸微眯,一股冷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奇怪的是四周的空气竟然瞬间下降了好几倍,距离他最近的镇民竟然不自觉的打起了冷战,他用右手食指先是指了指李小刀,然后再指了指另外两个悍匪,模样很是狂傲,冷冷的道。

  那些镇民见平时的小男人竟然能够弄出这样的架势,先是面面相觑,然后微微苦笑,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小男人吗?看来全部都给看走眼了。

  “好!好!好!别以为会点儿功夫就了不得了,要不是我刚才大意,一心都在那个娘们儿身上,恐怕你也偷袭我不成,当场我就会让你死在哪里!”

  李小刀此时怒极反笑,扬天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声音尖锐之极,听在人的耳中颇不是滋味儿,仿佛索命的厉鬼,配上那张如今丑陋无比的烂脸,恐怖至极。

  “废话少说,要打就打,不打滚蛋!啰里啰嗦,你也配说出刚才的那些废话?”

  古钺上前一步,双拳握紧,一股气在他四周迸射而出将地面的木屑给撑在了一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圆,他此时就是圆心,冷冷的道。

  李小刀是一个不到七尺的矮小汉子,而古钺如今已经身高八尺有余,比李小刀足足高了整整一个脑袋,他往前一走,气势陡升,再加上身上的那股有形的气所致,让大笑的李小刀心生不好的感觉,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大山,差一点儿让他喘不过气来。

  “去死吧!”

  李小刀何许人也,十二岁随着父亲李蛟龙杀人,十四岁就睡了将近不知多少女人,十六岁已经在神龙门独当一面,什么世面没有见过?怎会将一个乡下小子放在眼里?听到古钺那瞧不起他分毫的言语和神情,他大骂了一声,心中对古钺的那股惧意瞬间抹去,手里的刀瞬间出鞘,家传乾坤刀法以诡异刁钻的弧线施展出来,一股连绵不绝无止无休的刀意在酒馆之内瞬间迸发,形成一种坚不可摧的气劲,当场有几个距离较近的凳子被其撕的粉碎。

  乾坤刀法乃是李蛟龙平生最得意的刀法,没有花哨,只有快准狠三种字诀,施展起来刁钻毒辣气劲连绵不绝,只要不见血就绝不扯刀,扯了刀就要见血,否则无止无休,在中原正宗武林眼中也许这种刀法很上不了台面,可是杀人却是最好的刀法,只求一刀见血。

  李小刀的刀刚一出鞘,刀意已经形成了犹如潮水一般的气势裹挟着那柄上好的刀劈向了古钺,速度之快,力道之狠,角度刁钻,很有大家风范。他虽然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浪公子模样,但是刀法着实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局面,怪不得年仅十七岁的李小刀已经在整个西北武林闯出了名头,尽管在其父李蛟龙的庇护之下才如此嚣张跋扈,不过不去想李蛟龙那一头,光从现在的刀法可以看出,人家嚣张有嚣张的背景,跋扈也有跋扈的本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