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章·【祸害】
卧枕江山2017-12-29 10:463,141

  脸上有瘊子的年青刀客在整个西北之地可是个惹不起的狠角色,不是说他很了不起,只是因为他是李蛟龙的独生子李小刀。

  李蛟龙在整个西北之地是响当当的大刀客,虽然称不了第一,不过在定边小城方圆百里地估计是第一,在整个西北郡,虽然排不到前十,前三十总该有的,别看只是前三十,在偌大的西北郡已经相当的了不起,称得上是一流高手,他人称刀里乾坤,他的乾坤刀法如今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要出刀,刀气漫天而起,仿佛在数丈方圆的地方布置了一个乾坤天地,里面刀气纵横,到处都是杀气,很是可怕。

  李小刀年纪虽然和古钺差不多,但是在这方圆五百里已经颇有名气,为人不仅好色,而且杀人不眨眼,刀法和名声虽然比不上李蛟龙,但是也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如果再历练个几年,说不定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对此,李蛟龙对这个老年才有的独子很是宠溺,只要儿子想要得到的,那么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给他弄到。

  李小刀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上的娘们儿没有一个逃得出他的手掌心的,先睡了她们,然后在一旁看着手下凌辱她们,最后杀了她们,将那些女子身上的好肉做成腌肉,以后留着下酒。

  不到十七岁的李小刀杀过的人不下于百口,睡过的娘们儿也是这个数,手黑不说,并且特别喜欢下阴手,很多武功高过他的刀客都是被活活儿的阴死的,他的狠性也继承了其父李蛟龙,如果杀了一个人,那么就会想到斩草要除根,不仅将要杀的人杀了,还要把被杀的人的家人甚至一些亲戚朋友也要杀了,这样才甘心,所以江湖人给他送了个江湖祸害的称号,李小刀不仅不感到羞耻和恼怒,而且对这个称号颇为的受用,并且说过江湖祸害不霸气,前面加上一个千年倒很霸气了,于是从此便以千年祸害自居,走哪儿吹嘘到哪儿,很是无耻。

  往年来定边小城收保护费的悍匪还好说,大不了多给那些悍匪一些银子罢了,可是今年竟然换上了李小刀,小镇居民现在心中好似预感到了不好,今天非出事情不可。

  于是,当定边小城的百姓知道李小刀来到了这里的时候,所有人关门闭户,有女儿的或者媳妇儿长的有那么一点儿姿色的都藏了起来,唯恐被李小刀看到,否则可就一切都完了。

  正在柴房做饭的刁小蛮此时端着盘子从后院跑了出来,当看到大厅之内尴尬的气氛愣在了门口,看向站在柜台之处的三名刀客,紧张了起来,手中端着的盘子抖了抖,发出了响声。

  这时身材很是魁梧的少年在客厅一个角落不停的给刁小蛮使眼色,那意思好似让她赶紧躲进厨房那里,此人名字叫做孙海,又叫做孙大海,和古钺年纪相仿,不过其身材出奇的高,有九尺,站起来犹如一座铁塔,气势很是惊人,他从小和刁小蛮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此时尽管危险,还是不顾对面爹爹孙老大的阻止帮助刁小蛮。

  刁小蛮见孙海的眼色,知道了怎么回事儿,正要放下手中的盘子,然后转身进入厨房之内。

  “呦!这是谁家的女娃儿?长得这么俊秀?”

  李小刀本来是看着酒馆中的其他人的,当听到刁小蛮哪里发来的声音,这才将注意力转到了她的身上,看见刁小蛮之后,只见他双眸微眯,细细打量了刁小蛮之后,双眼之中闪现了一抹精光,然后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角,声音很是阴厉,笑道。

  镇里的居民听到李小刀刚才的话语之后都愣在了哪里,心中直道这小子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刁小蛮除了身材动人之外,不知道哪里美了?脸不仅黑肿,头发整天乱糟糟的,镇里的那些最糙的娘们儿都比她美,要不是这里都是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恐怕没人来她这里吃饭,光看那张黑肿的脸都没有食欲了。

  李小刀身侧的两名刀客此时微微一笑,他们都知道自家大公子的本事,武功虽然一般,但是玩过的女人已经是上百之数了,更别说看过的女人了,对于女人是俊还是丑,光凭他那一双眼睛都能够分辨的八九不离十,既然他说刁小蛮长得不错,恐怕就真的不错了。

  “用锅灰和黄蜡搅合在一起涂在脸上就觉得别人看不出来了吗?小妞,大爷我驭女无数,可不是这么好蒙骗的!如此遮遮掩掩,不是个美人儿何必多此一举呢?”

  李小刀走到呆愣在那里的刁小蛮面前,一双色眼微微眯了眯,伸出右手勾起刁小蛮的下巴,流着口水色色的道。

  “这位大爷,你行行好,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坐在最近处的马大哈见刁小蛮要出事,他想不通凭刁小蛮的姿色怎么会吸引李小刀,不过他知道像李小刀这种狠人,心思是不可揣度的,说不定只是看上了刁小蛮的身材,他为人很好,平常来美娇娘小酒馆又得刁小蛮照顾,是以也不顾眼前三人的身份,连忙走上前来,冲着李小刀低头哈腰的笑道。

  “去你娘的,敢管老子的闲事儿?这世上只有老子的老子能管一管我,谁敢管老子?狗一样的臭东西!”

  李小刀反手一个耳光打在了马大哈的脸上,将其的一颗牙齿打飞了不说,连人都给硬生生的给抽了出去,砸碎了一张桌子,只见他整个人在地上翻滚惨嚎,鼻血和嘴血迸流,看起来相当的凄惨。

  李小刀此时一肚子邪火升腾,听厌了马大哈的惨嚎声,走上前去,一脚踹在了马大哈的肚子之上。

  马大哈闷哼一声,吐出了一肚子刚才吃下的饭,然后整个人又被李小刀给踢飞,飞出了酒馆之外,一脑袋钻进了雪堆之中,在哪里弹腾了几下,哼哼唧唧的站不起身来。

  “敢在我们大公子面前扫兴,真是找死!活该!我呸!”

  另外两名悍匪走出酒馆儿,对倒在地上的马大哈一顿猛踢,将他踢的快不动弹了才停下,往马大哈身上恶狠狠的吐了几口浓痰,口中骂骂咧咧的道。

  有了马大哈在前,余下的镇民哪里还敢再管闲事儿,纷纷低头不敢观看,顿时大厅之外只有马大哈那越来越微弱的呻吟声。

  坐在角落里的孙海握紧了拳头正要站起身来,却被自家爹爹拉住了右手,人称孙老大的老者冲着儿子摇了摇头,孙海冷哼一声坐了下来,不停的喘息,显然是气到了极点。

  “兄弟们看好门,等老子逍遥快活以后就是你们的了,咱们还是老规矩!在坐的如果谁想要享受一下美人儿恩的话就站在一旁瞪着,也有你们的份儿。”

  李小刀这一次主动向李蛟龙请缨,来定边小城收保护费,他本以为该是很好玩儿的事情,哪里知道不仅马不停蹄的赶了百里的路程,而且路上还遇到的沙尘暴,如今又遇到了风雪天气,早已经憋了一肚子的邪气,正愁无处撒泄,看到本来就很美却故作丑陋的刁小蛮,心中顿时来了兴趣。

  “好嘞!公子请好好享用!我们在这里给你把风,看谁敢多管闲事儿,当场剁了他。”

  那两名悍匪答应了一声,嘿嘿笑了笑,一边说着一边玩味的纷纷拔刀看着四周的镇民,意思很明显,谁上前多管闲事儿,一个字,死!

  “禽兽!”

  孙海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却被一旁的孙老大连忙扬起手捂住了嘴,等到这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发出乐之后,只剩下了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刁小蛮下巴被李小刀捏住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向后面退了几步,正要退到后院的时候,却被李小刀一把搂在了怀中,那张充满臭气的嘴正要咬向她的脸颊。

  刁小蛮平时所穿的衣服都是深领,就连到了夏天也是如此,如今被李小刀抱在怀中,她看到刁小蛮要亲自己,伸着头别过脸去,正好让李小刀看见了那雪白犹如雪的脖颈。

  “我所猜不错,你看着粉嫩如雪的脖颈,和那张脸分明不相称嘛!”

  李小刀嘿嘿的一笑,道。

  刁小蛮听见李小刀的言语之后,连忙用手抓住衣襟,满脸慌乱之色。

  李小刀说完,仍然要去亲吻刁小蛮的脸颊。

  刁小蛮奋力的挣扎,双手不停的乱舞,脑袋乱摇,避过了李小刀的臭嘴。

  李小刀亲吻刁小蛮的脸颊三次而不得,心中大怒,反手一个耳光将刁小蛮抽倒在地,向前一步骑在了刁小蛮的腹部,冲着一名手下使了个眼色,那手下递给他一杯热茶。

  “今天,你们李大爷就要给你们变个让丑女变成美人儿的戏法儿!”

  说完,李小刀将手中的一碗热茶泼在了刁小蛮的脸上。

  水花四溅,伴随着刁小蛮那惊慌失措的惊叫声,在美娇娘小酒馆儿的大厅之内久久不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