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章·【无能为力】
卧枕江山2017-12-29 10:523,197

  哇!

  正在忍受体内痛苦的孙海,再一次狂喷了一口鲜血,他只觉得脑袋有些空明,胸膛被刚才李小刀那么一撞,体内仿佛多了一股力,这股力道很是古怪,不停在自己体内游走,撕扯着自己的血脉和肌肤,让他浑身上下都仿佛失去了力气,那种被撕裂的剧痛在浑身上下产生,整个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难道这就是江湖人口中的真力?就只这么一撞,自己的体魄再过的强大,也不过是以卵击石。

  孙海脑海中不停想着,最后口鼻之内皆有鲜血流出。

  “狗一样的东西,竟然在老子面前叫嚣,你不是对这个娘们儿很在意吗?那么我先饶你不死,让你看着我是怎么蹂躏她的,这样岂不是让你直接死掉来的更加痛快?等我办完了事儿再结果了你,让你在死前看上一场香艳的鱼水之欢,也算是老子给你的一种恩德吧!哈!哈!哈!哈!”

  李小刀冲着孙海吐了一口口水,转过身来,淫笑着走向了神志有些清醒的刁小蛮这边。

  李小刀本来打算直接解决了,一向喜欢折磨人的他突然转念一想,觉得先留下孙海的性命,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是怎么蹂躏刁小蛮的,这样让他岂不是更加的痛苦。

  “住手!”

  孙海微微抬起头,看向了走向刁小蛮的李小刀,口中倔强的道。

  说完,孙海爬着就要上前阻止李小刀,却被另一名悍匪给拦阻了下来。

  “狗一样的东西,竟敢如此,看我不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在定边小城,是谁说了算!”

  既然有李小刀刚才那句办完事儿再杀人的话,那名悍匪没有拔刀,而是上前从后面一脚踹在了孙海的背上,将其踹趴在地上之后,好一阵儿拳打脚踢,只打的孙海满地乱滚,不过孙海也是一个宁死也不屈的主儿,仍然向李小刀哪里爬去,口中凄厉的喊着住手,住手,畜生住手的言语。

  孙海的声音很大,整个屋内都是他刺耳的声音,然而屋内的其他人却无动于衷。

  那名悍匪见孙海这么经打,怒极,抄起一个长板凳就往孙海那里招呼,打断了第一个长板凳,又拿起了一个,继续招呼,直到拍断了十个长板凳之后,不知道打了几百下,孙海这才消停了下来,不过他没有昏过去,而是浑身浴血的趴在那里不停的喘着粗气,口中时不时的喊着畜生住手,畜生住手四个字。

  酒馆大厅内的所有人此时看见孙海如此,纷纷唉声叹气了一下,别过头去,不想再看,他们心中怎么不怒?可是怒有什么用呢?就连定边小城最厉害的孙海都如此下场,他们站出去也是一个死,还不如眼观鼻鼻观心做一个瞎子聋子傻子,为了自己的性命,为了自己家人的性命,今天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刁小蛮被辱,孙海和孙老大被杀了,没有办法,大家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在李小刀面前犹如蝼蚁一般,既然普通,那么就永远的普通下吧,只要能够活着,打碎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咽,什么男儿血性,什么江湖道义,什么王法,什么邻里之情,在强者面前都是放屁,一纸空文罢了。

  当孙海叫到第四声的时候,呲啦一声,李小刀再一次撕烂了刁小蛮身上的棉衣。

  孙海一双虎眼通红如血,他为人耿直重义,此时见到从小玩儿到大的黄花大闺女就这样被李小刀糟践了,他真想去死。

  也许心中太过的痛苦,孙海刚才被打成那个样子,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此时当看到眼前的情景,这个九尺的大汉竟然痛哭流涕了起来,他的声音本来就洪亮至极,这一哭,当真犹如雷鸣,听在众人的耳中当真犹如五雷轰顶,很是凄凉。

  “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我死了,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孙海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只好大骂李小刀,以此来出气。

  “大公子好身手!”

  那名打过孙海的悍匪此时心中很是痛快,看见李小刀的动作,纷纷拍掌叫了声好。

  只见李小刀将刁小蛮罩在最外面的羊皮袄给撕的粉碎,里面露出了一件贴身小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贴身小袄下面那若隐若现的粉嫩水灵肌肤。

  本来有些晕乎乎的刁小蛮被自己身上的衣服破裂声一惊醒了过来,随后声嘶力竭的嚎叫了起来,而双手不停的击打着李小刀健硕的胸膛,双脚则在地面不停的乱蹬,将酒馆中的地面给蹬出了一个大坑,尽管如此仍然无济于事,李小刀仍然做着撕衣服的动作,她此时心中在滴血,一双妙目之中尽是血丝。

  此时为了自己的清白之身,刁小蛮也不再惧怕李小刀,而是奋力挥舞着双手,在李小刀双手之上挖出了十几道血淋淋的手印儿。

  如果在以前,要是那些女孩儿在李小刀身上弄出一道口子,他上去就一刀剁了,如今他可没有这颗心思,刁小蛮可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哪里舍得杀?至少等玩儿够了再说。

  “救命!救命呀!你们谁救救我!求求你们了!啊!不要!不要!不要!”

  刁小蛮此时不停对那些犹如木桩一般站在那里的小镇百姓们求救,这些人可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呀!可是他们如今却是那么的冷漠,尽管听到了刁小蛮的求救,仍然无动于衷,就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李小刀凌辱。

  此时刁小蛮心中可谓万念俱灰,她绝望了,不停的呼喊着不要,精神有些恍惚,估计是没有力气了吧。

  小镇之内在场的所有人都这样呆愣愣的看着李小刀在大庭广众之下玩儿弄刁小蛮的情景,谁也不敢上前,不过从他们的表现可以看出都不好受,有几个年轻小伙子此时终于无法忍受,跪在了地上,然后趴在地上哭了起来,有的甚至用拳头击打着地面,直至手上的皮肉血肉模糊。

  孙海此时连骂都已经没了力气,就这样泪眼婆娑的看着正在看向他的刁小蛮,他闭上了眼,他为她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小蛮姐姐!是我孙海无能啊!救不了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孙海紧闭着双眼,牙齿已经被他咬出了血来,哭着大声道。

  在小镇中每一个少年的心中小蛮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尽管长的丑,谁都知道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已经死去,只给她留下了这么一家破败的酒馆儿,别看人家一介弱女子,然而却是硬生生的将这个酒馆给撑了起来,虽然她脾气有些刁蛮泼辣,但是为人却是很好,待乡里乡亲那叫一个没得说,不然当初看到无家可归的古钺也不会收留他。

  如今这么一个好女孩儿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凌辱,只要有血性的汉子恐怕都会坐不住,更何况看到如此绝色的美人被别人凌辱,然而酒馆之内的那些少年却都忍了下来,他们知道这些悍匪的手段,凭他们的能力,说不定还没有救下刁小蛮全家就已经被这些悍匪给杀了,既然无能为力,那么只好咬着牙忍了,不然别无他法,尽管再有血性,此时也不得不低头。

  李小刀和身后那名悍匪刺耳的淫笑声在大厅之内飘荡,当然还有刁小蛮绝望且悲绝的惨嚎声。

  “大美人儿,你还是乖乖儿的从了我吧,今天你就是喊破了天去,也没有人敢救你,如果让老子乐呵了,少不了你的好处。如果你把老子伺候好了,说不定让你以后吃穿不愁,想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呢!”

  李小刀此时已经将刁小蛮的贴身小袄撕的粉碎,张狂的大笑道。

  笑声从美娇娘酒馆之内传了出来,在风雪中飘荡,给这个寒冷的天又添了一种阴冷之气。

  正在厨房烧火的古钺隐隐约约的听到酒馆大厅那里传来刁小蛮的叫喊声,他疑惑的看向紧闭的厨房房门,刚才刁小蛮让他好好看着锅里面煮的一道菜,说火候不能大也不能小,不然煮出来的饭菜就会不好吃了,所以他就一直没有出去,仔细的盯着锅中按照刁小蛮的说法已经熟了八分的饭菜。

  再加上今天大雪封天,所以刁小蛮在出厨房的时候,怕古钺冻着,特地关上了房门,厨房距离进入酒馆大厅的大门远了一些,酒馆大厅在这风雪天内早已经禁闭了房门,再加上外面嘈杂的风雪声,里面发生的情况他却是不知道的,当听到刁小蛮那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之后,他这才隐隐约约的听到,这还是他练过武功,听力很好的情况下,要是换了旁人,恐怕即使刁小蛮喊破了天,也是听不到的。

  古钺站起身,打开了房门,看了看外面越来越大的风雪,走出了厨房。

  站在风雪中的古钺看着酒馆大厅那里,将隐隐约约传来的刁小蛮惨嚎声听在了耳中,却见美娇娘整个后院儿的风雪突然一凝,无数的雪花就那么的悬停在了半空之中,就连风也静止了。

  古钺的脸色阴冷如铁,周身气劲乱舞,整个人冲进了酒馆大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