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章·【小男人】
卧枕江山2017-08-09 19:393,426

  天继续犹如火炉子一般炙烤着大地,就连定边小城外遍野的沙地都变得有些发白,从远处看去,金光闪闪,很是耀眼。

  不知不觉古钺已经来到定边小城将近二十多天的时间,整座小城每一个角落他都去过,虽然去每一个角落都转悠过,但是他却是很少与人说话,这段时间他为人少言寡语不说,见谁都冷着脸,仿佛别人欠着他几吊钱一般,头发也不洗,衣服也不换,整个人犹如一个乞丐,再加上什么都不会做,整天都是被刁小蛮骂,小镇老远都能够听到,就跟谁家的泼妇再骂自家小男人一样,谁听到刁小蛮那不堪入耳的大骂声的时候,都不免要左眼睛大右眼睛小,那叫一个不忍。

  也怪人家古钺真是没出息,不管刁小蛮怎么骂,他都是站在那里听,听完,然后陪个笑。

  于是古钺在定边小城有了一个很俗的称号,就是小男人!

  西北的人都是比较凶悍的,尤其是男人,在女人面前没有一点儿男人的味儿,即使整天骂你的女人不是你的媳妇儿而是你的掌柜子不还嘴,那么就是小男人。

  再加上古钺刚来定边小城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是杀了人才被流放到这里,如今看见他三脚跺不出一个屁的死德性,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当成了笑柄,都觉得有可能这小子是偷看了大户人家姑娘洗澡,人家小姐找关系,这才把这个小色狼发配流放到这里。

  说来也怪,当一些在这里有德望的人说出古钺是小男人之后,这里好像一大部分人都认为如此,剩下的部分人虽然不这么认为,但是也相差不远,于是不到十天的光景,这件事儿都传了开来,这让古钺小男人的称号在整个定边小城越传越响,甚至有人一提到小男人是谁的时候,很多人听见就会一起叫出古钺的名字,然后一起哄堂大笑,好不快活。

  西北之地乃是贫瘠的地方,除了经济方面,就连百姓插科打诨的一些荤段子都少得可怜,往往出现一个荤段子,都能够让这里方圆数百里的人传一个遍儿,甚至好几年,或者几十年的时间,所有人就指望饭后图这个荤段子乐呵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并且这些荤段子还大多是靠打趣一些没出息的人而想出来的,虽然很多人拿此消遣,但是很多人却是对荤段子的人和事儿信了。

  这不,古钺小男人称号前几天才传开,定边小城所有人都能够清清楚楚,原先见了他倒没什么,现在很多人见了他就会暗地里指指点点,然后笑着说一声没出息。

  定边小城是一个西北重镇,虽然如今残破,但是名声不破,每天都有往来的商旅在这里歇脚,商旅来到这里都有一个习惯,就是来到酒馆,请当地吃酒的人喝一杯酒,然后问一些最近有没有荤段子什么的,以此慰藉数千里风沙路的寂寞和疲惫。

  所以说古钺如今小男人的称号不仅在整个定边小城人人得知,就连往来的商旅都有大部分的人知道了,说不定几天之后就连相距很远的其它小镇子也会知道,他以后恐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所以渐渐有人忘记了他被发配定边小城的真正原因了。

  不过人家古钺也是大度,大度到竟然接受了小男人这个称号,西北之地,男人最重名声,尽管是一些小偷小摸的阿猫阿狗对自己的名声也是相当看重,可不会没来由的被这么多人扣上有损名声的帽子,加上他们烈性子,所以换做其他的西北汉子,恐怕就要和挑起这个源头的人狠狠地干上一架,然后洗清自己的名声,不然以后吃饭吃不香,喝酒都咽不下去的。

  然而古钺自从得到小男人这个称号之后,有时候还会有大胆的人当着他的面儿叫他,不过这小子呢,仿佛没听见一样,有时候还会撇去冷脸,给叫他的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儿,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发愣,这小子是不是傻了?更让那些爱打抱不平的人恨得牙痒痒,真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想要替他说口话都找不出毛病,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古钺是江南人,不是本地人,人家不喜欢名声咋了?这些人不为他辩解也好,一辩解整个战火直接烧到了江南,所有人都剑指江南,说只有那娘们儿似的江南才能够养出这么一个软东西,得!古钺不仅将自己的人丢尽了,也将江南的人也丢尽了,更让整个江南戴上了娘们儿的帽子,不知道这要是传到了远在江南的那些文人墨客耳中,会是个什么感觉,估计心里也会不好受吧!可能操起手中笔做到,好好骂一骂这些无良不积口德的西北人吧?

  其实呢,定边小城之内只有一个人对古钺的名声不以为然,这个人就是美娇娘的掌柜子刁小蛮,虽然她每天都要冲着整天不知道想着什么的古钺大吼大叫,但是心里却是很满意的,这个家伙虽然什么都不会做,但是做什么上手都很快,而且做的都非常好,不是哪种笨手笨脚的人,之所以冲着他大吼大叫,也是为了所谓的鞭策他,让他以后做的更好。

  刁小蛮之所以整天对古钺骂骂咧咧的,是有恨铁不成钢的架势,虽然古钺做的很好,可是又想要他做的更好,让自己的小酒馆生意更加的兴隆,况且在古钺没有来之前,都是她孤苦伶仃的支撑这个小酒馆,对于一个女孩子家来说既疲惫又寂寞,如今古钺来了,成了她的出气包儿,这让她颇有成就感,,不仅干活儿有劲儿,而且心里热乎乎的,不再像从前那样整天无所事事,心中那叫一个空虚。

  如今的刁小蛮心中别说空虚了,整天飘飘然的,生活那叫一个滋润儿,七八成的活计都让古钺做了,而自己就在柜台子那里优哉游哉的坐着,这边捏几个西域的葡萄干儿丢进嘴里,那里端起在往来商旅那里买来的江南清茶滋遛滋遛喝个不停,总觉得如今的生活就算把自己送进了皇宫之中当皇后都不干。

  至于古钺小男人的称号刁小蛮是不在意的,小男人咋了,只要能给老娘赚钱比什么都强。那些总自称自己是男子汉的家伙每天还不是吊儿郎当的没事儿干?还不如古钺这个小男人呢,再说了被女人骂就小男人了?这样的人叫做听话,尊重女人,以后准是个好丈夫,哪像那些自称男子汉的大男人每天有事儿的时候关起门来打老婆,没事儿的时候还是关起门来打老婆,她倒觉得那些人才是名正言顺的没出息。美美想到这里,她心情就会特别的好,然后叫一声小亮子儿,给在坐的客人每人送一杯江南清茶以解酷暑之热。

  有时候刁小蛮听到一些胆大的家伙当着古钺的面儿叫小男人,她还是处处护着这个活计的,不知道是不是狗护食儿的意思,尽管古钺再不济,可还是自家拿黄高粱米饭养着的自家人,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所以她总是掐着小蛮腰儿去和那些人干仗,干完仗回头冲着古钺骂一句没出息。

  刁小蛮在定边小城脾气可是出了名的,镇子上的大部分男人都怕她,如今虽然没有嫁人,年龄也不过二十岁的刁小蛮已经有了母老虎的架势,她的名声在定边小城其实也不比古钺好多少,由于她的剽悍,所以很多人都暗地里叫她美娇虎,美娇取得是美娇娘酒馆的美娇两个字,虎则是取得母老虎的虎字,这里面既有说刁小蛮是母老虎的意思,也有嘲讽她人丑的意思。

  刁小蛮虽然得了个美娇虎的称号,和古钺不同的是整个小镇的人都不敢当着她的面儿叫,当着她的面儿叫这三字儿?开玩笑,凭这妮子凶悍的性子,如果在酒馆的饭菜里下毒咋办?这不是找死吗?再说了,方圆数十里就这一家酒馆,方圆数百里也只有这家酒馆才能称得上能够拿得出让所有人都要垂涎三尺的驴肉火烧绝味的酒馆,骂了人家还忍不住嘴馋,下毒之后整个小镇十有八九的人估计都得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并且还是拿命开玩笑。

  古钺今天离开了美娇娘小酒馆儿,按照老规矩,每隔三天时间他就会去街东头的曹老头儿哪里拿着几钱散碎银子按照刁小蛮的吩咐买几十斤干柴,然后背回小酒馆。

  这个曹老头经营的是一家干柴铺子,听说早年是行伍出身,不知道犯了什么罪,三十多年前被发配到了这里,由于身上还留着从军的时候带来的戾气,再加上他的左眼睛已经瞎了,看人的时候也喜欢斜着眼睛看人,一颗只有白色的左眼珠子很是吓人,所以整个小镇一半儿的人都怕他,除了去他那里买干柴,一般都是敬而远之。

  提心吊胆的从曹老头干柴铺子里背着几十斤的干柴出来,古钺这才松了口气,市井上的人说的没错,这个曹老头年轻的时候是个在疆场上杀过人的军士,并且还是杀了很多人的那种军人,不然凭自己现在天塌不惊的死德性,怎么可能会惧他三分?

  长出了口气,古钺微微一笑,然后背着几十斤的干柴往美娇娘小酒馆哪里走去。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刺耳的马嘶声传来,然后身后的街道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古钺转过身来,只见一匹浑身是血的高头大马正往他这里冲来,速度之快当真罕见,仿佛一阵风刮来,也许其已经受了惊吓,见路上的行人,速度丝毫不减,仍然马不停蹄的往前冲。

  此时的古钺正在街道的中央,等到他转过身发现那匹马的时候,它已经距离自己不到一丈的距离,还未等他缓过神儿来,那匹浑身是血的高头大马就已经奋蹄往他这里犹如一个大石磙子一样碾压而来,他已经躲之不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