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章·【美娇娘】
卧枕江山2017-08-10 10:043,605

  一场连绵不绝的小雨带着淅淅沥沥的声音降落人间,对于西北之地来说,真是难得,天热了足足一个月之久,这场雨就这样让燥热的天有了那么的一丝缓和,风虽小,但是却清凉,让整天犹如被火烤的人们有了那么一点儿闲适自在。

  雨虽然不大,但是却阻了来这里讨酒吃饭的客,这几天美娇娘酒馆之内的生意不是很好,虽然偶尔有那么几个打酒的客人,但是也只是要了酒水就匆匆而去,女掌柜子懒洋洋的趴在了柜台之上,左看看面前的男孩儿,右看看面前的男孩儿,上看看前面的男孩儿,下看看前面的男孩儿,等将眼前的男孩儿彻底的瞧厌了,这才没好气儿的叹了口气,随后将一杆秃笔夹在了左耳朵之上,撅着嘴角吹着自己遮住半张脸的长发,一双修长且粉嫩的纤纤玉手不停的划拉着案上的算盘。

  叮当作响之声从算盘之上传来,还别说,女掌柜尽管只是随便的一划拉,竟然韵致暗生,倒和了这宁静的雨天,两者相得益彰的同时,好不雅致悦耳。

  不过,女掌柜子倒不觉得自己这么神来一笔的划拉有什么高雅之处,等到划拉的烦了,便将身前的算盘往前一推,冷哼一声,双臂一叠,将自己的下巴枕在双臂之上,一双犹如黄杏一般的大眼睛再次盯向了那个被刚才她的神来一笔的划拉弄得有些迷糊的男孩儿,炯炯有神。

  男孩儿前几天被镇里的居民抬进了酒馆儿之内,被女掌柜子灌了一些凉茶,就这样一睡就是三天的时间,昨天才醒了过来,由于他是被流放的,初来乍到,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再加上这个酒馆之内除了女掌柜子一个人之外没有别人,此时她也正需要找一个小厮做店小二,来和自己一同打理酒馆儿,前前后后虽然找了不少的小厮,都不满意,主要是那些小厮要的钱太多,一向吝啬的她只好苦了自己一人当做多人用,一个人应付酒馆儿生意,不过这个男孩儿如果留在酒馆做小工,除了一日三餐给他,倒可不必给他工钱,谁让自己救了他呢?这就是大恩,想到这里,女掌柜子是以便答应他留了下来,当一个小小杂役。

  尽管男孩儿是个犯人,但是女掌柜倒不在意,在整个定边小城,有几个来这里之前是干净的?别说男孩儿,就是她的先辈也曾经是被流放到这里的,在这里是犯人不会被别人看扁,如果来到这里不改邪归正恐怕会被这里的人看的很扁很扁。

  “叫啥?“

  女掌柜子在小镇里是出了名的悍妇,名叫刁小蛮,等到感觉自己已经将面前的男孩儿看毛了,心中得意一笑,沉默了一会儿,砸了砸嘴,问道。

  “古钺!”

  仍然还是那副打扮的男孩儿不冷不热的答道。

  “呦!看你这德行,人不人鬼不鬼的,竟然取了这么一个雅致的名字,古月,意思是不是古代的月亮?”

  刁小蛮尖声呦了一声,笑道。

  “错了!是古钺,古代的古,器钺的钺,钺是一种古代重器,为武器的一种,不是月亮的月。”

  古钺,一双本来就很亮的眼睛在发丝之间更加的亮,随后眼神有些无奈,小声纠正道。

  “呸!呸!呸!少在老娘面前咬文嚼字儿,听见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就头痛,我就说月亮的月怎么了?在这里我说了算,你只不过是个打杂的,要想有饭碗,就得听我的,以后你就不叫古钺了,就叫小亮子儿。”

  女掌柜子用右手一拍桌案,然后瞪着古钺,语气颇为激愤的道。

  “小亮子?”

  古钺右嘴角抽了抽,然后一副恶心的表情轻声问道。

  “对!小亮子儿!月亮的亮。”

  女掌柜子不管古钺那副恶心的表情,然后得意的笑道。

  古钺没有说话,不是默认了,而是嗓子眼有些恶心,说不出话,再说了人家女掌柜子已经说了,这里她说了算,自己初来乍也不好反客为主,只得无言以对,然后用认命的样子看了女掌柜子,那意思好似在说你喜欢就好。

  “多大了?”

  刁小蛮不在理会古钺吃了老鼠毛咽不下去的德行,从案上的一个黑色小坛子里捏出一些让那些商旅老顾客从西域捎来的葡萄干儿,丢一个进入自家嘴里,一边有滋有味儿嚼着,一边斜着眼睛瞧着古钺,道。

  “十七!”

  古钺看着刁小蛮,仍然不冷不热的道。

  “以前干过活儿没?”

  刁小蛮吃了几个葡萄干儿,觉得太过甜了,端起旁边的一杯也是让商旅老顾客从中原弄来的上好的铁观音,呲溜呲溜吸了一大口,将茶含在嘴里不咽下去,只在嘴里不停的打转儿,咕嘟咕嘟,等到咕嘟了几下,这才不舍得的咽了下去,随后长出一口气,含糊的问道。

  “干啥活?”

  古钺沉默了一会儿,瞧了瞧酒馆里面的摆设,随后没头没脑的问道。

  噗!

  刁小蛮这时口中的热水当场喷了古钺一脑袋,那叫一个壮观,茶水在他的脸上炸开,水花四溅,随后四处流淌,仅仅一口的茶水就这样将他淋成了落汤鸡,脸上的泥沙和纷乱的发丝交缠在一起,那叫一个狼狈。

  古钺被刁小蛮一口热水给喷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伸出一双脏不垃圾的手摸了摸脸,瞪着刁小蛮,好似再问,我咋着你了?竟然用水喷我?你看看弄得,很难受你知不知道?

  “你长这么大就没有干过活儿吗?”

  刁小蛮擦了擦嘴,那叫一个气呀,头一次招个活计,竟然不知道干活是做什么的?别逗了,她瞪着古钺,没好气儿的叫道。

  这几天张老四来过这个酒馆几次,说不能让古钺当这里的伙计,这小子这么大就会杀人,放在身边可危险着哩,不过刁小蛮却是不信的,人家说杀人就是杀人了?即使上面再有人和钱,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会让他好生生的流放到咱这里?大唐开国才几年呀?还没有到国体崩坏律法混乱的时候,哼!再说了一个半大的孩子咋会有这个胆量?估计是吹牛的本事儿居多!

  “好像没有!”

  古钺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着脑袋道。

  “你开玩笑的吧?”

  刁小蛮脸上的肌肉有些抽搐,语气有些不高兴的道。

  “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古钺很是无奈,沉默了一会儿,道。

  “少在那里给老娘打马虎眼,长这么大不会干活谁信呢?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呀?任你任意哄骗?我知道你心里咋想的,来我这里想吃白食儿是不是?想得美。老娘还吃不了呢,哼!不说你干过活儿,就是真没干过,从此以后你就得给我学着点儿,否则以后别想吃饭,多饿你几次,你就知道什么是干活儿了,今后你就在后院劈柴挑水生火就是,等到干的活儿让我满意了,再让你到这里做跑堂的知道没?”

  刁小蛮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么大的男孩儿不会干活纯属胡扯,除非人家是皇亲国戚,不过看这小子的德行,估计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于是站了起来,双手掐腰道。

  古钺双眼从发丝之间不停的瞧着刁小蛮,见这女子并不比自己大多少,要不是脸黑的跟个锅底一样,左边脸肿的跟个馒头一样,配上那匀称且高挑的身段儿,估计也是一个美人儿,可惜了,上辈子修炼不知道得罪了哪位大神,给了一个完美的身材,却给了一张让人恶心的脸,作孽呀!不过,这让肚子里有点儿气的古钺心里平衡了不少,这种女人德行不好,那就不能让她好看,否则还有别人活儿的没有了?

  “看啥看?还不去后院劈柴去?非得让我催你?以后有点儿眼力劲儿,不然看我不削你!”

  刁小蛮见古钺一双眼睛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摸索,心中一突,双眉倒竖,尖声叫道。

  “那个外面下着雨呢!”

  古钺被刁小蛮叫醒,看了看外面,道。

  “下雨了人家就不来吃饭了?下雨了你就不干活儿了?少在那里给老娘摆公子哥儿的架子,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就知道浪费老娘时间!”

  刁小蛮将右手拍了拍桌案,不高兴的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古钺没法子,嘟囔了几声走向了后院儿。

  “对了!后院的柴房就是你的住处,待会儿我将被卧给你送过去。”

  古钺走到门口的时候,刁小蛮儿的话语从身后传来。

  刁小蛮儿说完,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趴在了桌案之上,心里直骂娘,这鬼天气就知道糟践人,估计今天还是没人来吃饭了。

  走到后院,古钺看了看四周,后院儿不是很大,长宽各为五六丈的样子,柴房的一侧搭着一个棚子,棚子下面堆着一些等待被劈的干柴。

  在干柴之中找了一会儿,古钺找到了一柄中间缺了一个口子的斧头,脸色微微一苦,他身上虽然有伤,但是却不碍事儿,坐在柴堆中一个冰凉石墩子之上之后,拉了拉架势,开始干活。

  吧唧。

  咔嚓!

  古钺一斧子下去,将一根根干柴拦腰斩断,气势很足,砍儿臂一般粗细的木柴犹如切豆腐一般。

  “劈柴没有什么难的呀!也就那么回事儿!和砍瓜切菜差不多!那女人真是大惊小怪!”

  古钺看见被自己跟切黄瓜片一般的干柴,咧嘴一笑,嘟囔着道。

  说完,只见古钺手起斧落,越劈越是顺手,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已经劈了一大堆。

  此时刁小蛮拿着被卧从酒馆出来,看了看古钺这边,这一看差一点儿没有将被卧扔泥泞的地上。

  “啊!我说古钺你这是干啥呢?”

  刁小蛮倒抽了一口凉气,冲着古钺吼道。

  “劈柴呢!咋了?”

  古钺抬头笑了笑,手里的斧头没有停歇,这些天他肚子里有很多的怨气,刚才劈柴的时候,将这些柴全部当做了仇家,越劈越是带劲儿,心中舒畅了许多,此时能够笑出来了。

  不过当微笑着看见一脸铁青的刁小蛮,古钺心中一突,感觉要坏事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