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章·【汗血宝马】
卧枕江山2017-08-09 19:433,614

  “喂!马兄,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呀!”

  被高头大马衔在口中的古钺跟着它出了西门,往定边小城的西北之处而去,由于颠簸的太过厉害,古钺有些恶心,忍住之后,没好气儿的问道。

  马儿当然不理会古钺,仍然马不停蹄的跑着。

  “好!你能不能把我放在你的背上,别这样叼着我了,搞得我真的很难受。”

  古钺当然不指望那匹古怪的马理会自己,继续道。

  这一回,那匹马儿好似知道古钺说了什么意思,脑袋一扬,将古钺甩在了背上,嘶鸣一声,速度更加的快了。

  马儿背上幸好有马鞍和缰绳,否则古钺立刻就能够掉落下去,他在马背上坐稳,整理了一下被马儿弄得有些凌乱的衣带,用手牵着缰绳,内心的恶心之意这才好了许多。

  此时有了闲暇,古钺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胯下的坐骑,见其要比一般的马儿高了不止一个脑袋,而且四蹄如柱,奔跑如飞,刚才也许是被它给叼着的,所以才会觉得很是颠簸,此时坐在了他的背上之后,这才发现尽管这匹马儿的速度再快,坐在它的上面也很是安稳。

  看到了这里,古钺心中赞一声好马,尽管现在瘦骨嶙峋,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它的能力。

  小时候的古钺也曾爱马如命,男人嘛,喜欢马儿那是天性,所以小时候的他就对各种马匹进行过研究,虽然不能说遍识天下不同马种,但是至少能够认得七八。

  如今胯下的坐骑虽然经过不知多少天的风尘仆仆,早已经没有了原先的丰神俊朗,不过古钺还是从它的最亮眼的特点看出了它的来处。

  只见古钺用右手抹了抹马儿脖子上犹如血液一般的液体,他一开始还以为那是它流出的血,此时仔细一瞧手中从马儿身上抹下来的液体之后,见其并非红色,而是犹如水的颜色,心中一惊,然后定定的看着仍片刻不停的马儿。

  “据《史记》中记载,张骞代表大汉出使西域的时候,在大宛国曾经见过一种良马,这种马的耐力和速度都十分惊人,不但能日行千里,更会从身上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当地人故称汗血宝马。”

  古钺定定的看着胯下的坐骑,自言自语的道,说到了最后语气有些异样的激动。

  “据前朝《百马辑》中记载,汗血宝马的皮肤较薄,在长时间奔跑之后,血液在血管中流动迅速,使得透过皮肤都容易被看到,这才让他的皮肤越来越红,奔跑之后会出汗液,汗液在越来越红的皮肤之上看起来犹如流出的血液,给人以流血的错觉,因此称之为汗血马。另外,它的肩部和颈部汗腺异常发达,马出汗时往往先潮后湿,对于枣红色或栗色毛的马,出汗后局部颜色会显得更加鲜艳如血,汗血马虽然速度较快,不过汗血宝马体形纤细,却不曾像这匹一样形体粗壮,马鬃如针,四蹄如柱。”

  古钺想了一会儿,随后摇了摇脑袋道。

  “据本朝有名相马士许若生所撰写的《相马传》中记载,汗血宝马其身体呈管状,胸部窄、背部长、肋骨架浅,趾骨区长而不显,后区略窄但强健有力,臀部略长,肌肉发达,呈正常倾斜角度。耆甲高、长且肌肉发达;肩部长,弧度良好,肩内清洁;毛皮亮泽且皮薄。而这匹和所记载还有所不同,它胸部极阔,背部长而且厚,助骨很深,趾骨长而且特别粗壮,这也是有别于汗血宝马的特征。”

  古钺一边说着,在此一边仔细查看此时坐骑的特点,说到这里,又是摇了摇脑袋。

  “虽然和史书中记载的汗血宝马的特征有些出入,但是一些明显的特征却是很是相似,如果不是汗血宝马,那这匹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马呢?”

  想到这里,古钺有些摸不着头脑,对胯下的坐骑越发的好奇起来。

  此时不知道从哪里起了一阵大风,刮得沙粒满天飞,将沉思中的古钺唤醒,他看向四周,大惊,只见四周黄沙遍地满眼都是金黄色。

  西北之地虽然土地贫瘠,但是能住人家的地方,土地只是沙地,还是能够储存水源和种植一些耐旱的庄稼植物,可是此时古钺看到的地方哪里还有沙地的特征,分明是真正的黄沙。

  “不好,这里是沙漠边缘。”

  古钺看向所来的地方,再看了看马儿要去的地方,心中大惊,叫道。

  “我说马儿,你停下,别再在跑了,咱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沙漠边缘,再进去就是沙漠了,来的时候太过的匆匆,咱们并没有带水源,如果擅自闯入沙漠之内,运气不好就死在里面了,运气好了,估计也得脱层皮!”

  古钺连忙勒紧缰绳,一边说着,一边要逼停胯下的高头大马。

  “喂!你到底听到没?”

  古钺见胯下的马儿丝毫不听自己的,仍然往沙漠里面冲,急道。

  “你已经认我为主,我说的话你就得听,知道没?”

  古钺知道像这种高等马种,很是聪慧,所以自己说的话它应该大半儿能听懂。

  果然,胯下马儿嘶鸣了一声作回应,不过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果在一个月之前,我或许可以和你走一遭,不过现在的我要好好活着。”

  古钺以为胯下坐骑是疯了,想到进入沙漠之内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十有八九是个死,便说了一声,纵身跳下马来。

  在古钺跳下马来的时候,他和马儿已经越过了沙漠的边缘,恰好这里地势有些陡,是个不大不小的沙丘,跳下马来之后,脚下一软随机栽倒,整个人从高处往低处滚落而去。

  此时天已经热了大半天,所以地面的黄沙很是烫热,古钺身上的衣物破旧不堪,露出外面的皮肤被地上的黄沙一烫,瞬间红了一片。

  途中尽是黄沙,所以等到古钺滚到一处沙丘最低处的时候,浑身也都被黄沙掩盖,就连嘴里也是,他坐起身来,呸呸了几下,吐出口中的沙粒,喘着粗气,看了看被烫红了的双手,只得苦笑。

  “真是倒霉!以为收了一匹宝马,没想到却是个疯子。”

  古钺叹了口气,无奈的道。

  就在古钺正要站起身来的时候,只听一声声马的嘶鸣声传来,他心中一苦,却见冲出去好几丈的马儿发现他掉了下来,返身折回,然后停在他的面前,嘶鸣不已。

  “我说马兄!我还有事儿要做,就不陪你玩儿了。”

  古钺见马儿在自己身前不停的用右前蹄扒着黄沙,苦笑一下,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离去。

  正要走,古钺的衣袖却被身后的马儿一口咬住,前进不得。

  “我说你到底想怎样?你认我为主,我很欢喜,不过让我和你在没准备的情况之下去沙漠里走一遭,这个恐怕我办不到。”

  古钺心中有些不快,转过身来瞪着那匹马儿,不高兴的道。

  也许那匹马儿也知道古钺此时心情不高兴,便放开嘴,低鸣了几声,在原地躁动不已。

  古钺见他的怪异举动,先是心中一动,想了想,却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这匹马果真认我为主,我离开这里它必然跟来,真是这样,何必在这里跟它讲理?

  想到这里,古钺趁那匹马儿狂躁的时候,转身向前跑去。

  古钺的速度很快,尽管在黄沙之内仍然犹如一支利箭射向沙漠的边缘地带,在这黄沙内,他所过之处竟然没有留下一个脚印。

  就在沙漠边缘历历在目的时候,古钺微微一笑,正要发奋最后一冲,哪知身后传来马鸣的声音,心中一惊,想不到那匹马的速度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还未想该怎么办,却是背上微微一痛,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撞飞了过去,然后以大字型的样子趴在了黄沙之中。

  而那匹马儿此时就站在他的身边,右前蹄就按在他的背上,让他起身不得。

  “你想怎样?”

  古钺抬起头,一脸黄沙,口中吐出一些沙粒,怒道。

  那匹马儿只是狂躁的嘶鸣了几声,然后用嘴咬住古钺的右腿裤角之处,往沙漠深处拉去。

  古钺就这样被那匹马儿再次拖进了沙漠之中。

  此时古钺有一种杀了那匹马儿的冲动,就在他想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见那匹马儿的一双眼睛,原先还不曾注意,此时仔细一瞧,发现其眼中竟然有悲戚之意,他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你在城内跪我,恐怕不是认我为主,而是让我随你去救你的真正主人吧?”

  古钺沉思了一会儿,静静的道。

  那匹马儿不理,仍然拉着古钺。

  “你的真正主人恐怕就在这沙漠深处,如今处于困境之中,你好不容易冲出沙漠,就是找人来救你的主人,你在街道之上横冲直撞也是为了试探一些能人能不能把你给拦下,这样这人才有能力救你的主人,刚巧我被你一撞之力竟然毫无事情,你向我下跪,认定我是那种高人,那么你的主人所遇到的困境恐怕也只有我这种高人才能够搭救是也不是?想不到你的心思竟然达到了明辨是非的地步,真是难得!”

  古钺继续道。

  马儿嘶鸣一声,算是回应。

  “你放开我,我跟你去就是!”

  古钺叹了口气,觉得刚才的自己还不如一匹马,真是惭愧,于是道。

  果然,古钺的话刚落,那匹马儿的口就松了,然后看了古钺半晌,好似在看古钺是不是真心的,等到古钺站起身之后,它双腿前去,跪在了哪里,冲着古钺低鸣。

  “就冲你两次冲我下跪的真诚,我甘愿冒险去救你主人,不过咱丑话说在前头,你的主人生死如何,全看天命,我只是尽力而为。。”

  古钺打了打身上的沙尘,语气镇定的道。

  马儿听完,站起身来,然后转身摇着尾巴等着古钺。

  古钺知道它是什么意思,飞身上马,然后一人一马往沙漠深处而去。

  此时风沙正劲,沙漠里的天气变化无常,等到一人一马远去的时候,远处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看来过不多久沙漠之中要么就是阴云密布,要么就是风暴不止,很是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殇歌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