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血火车
风长歌2016-09-10 10:263,379

  矛盾是起源,有白天便有黑夜,有生存就有死亡,科学可以解释的并不是所有,只不过是你还没碰到而已。

  “筐档~~筐档~”

  如果是有些经验的铁路工作者,一听,或许就能知道这是火车走在铁轨上声音,而且从声音的缓急来听还是刚刚启动。

  火车?很正常,但让人惊异的是这火车从尾部车厢开始每一截车厢都要比之前的车厢稍大一点,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而且车皮夜是从没见过的红色,整个列车全身通红,月光的照应下,更是通红如血,就像……就像是用人血浇灌成的。

  “呜~~~”

  火车长鸣,这是启动时的规定,声音?很正常,可仔细听去,却让人有些寒意,更像是哭泣。

  幽深的夜,清冷的月,一辆通红如血的火车,一辆会哭泣的火车,一辆……不正常的火车,它会开往哪!

  血火车最末端也就是最小的车厢内……

  “哟,又来新人了。”语气说不出的调侃,还带着些自嘲。

  疼,很疼,脑子疼,一种几乎要被撑爆的感觉痛醒了本在昏迷的李正白。不过,这种痛苦来的快去的也快,随着大量信息的灌输渐渐停止,李正白轻轻松了一口气,他真怀疑刚刚要是时间再长那么一点,自己会不会变白痴。

  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接着立马又闭上,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人在黑暗中呆久了,不能马上看光源,否则可能会瞎的。

  如此反复几次,确定适应了以后才缓缓睁开双眼,入眼处一片血红,红的妖艳,红的血腥,刚刚放松的身体,又紧紧的绷直。咬了咬下嘴唇,李正白用疼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小心翼翼的环顾起四周。

  耳边听着火车走在铁轨上独有的声音,想来自己应该是在某节车厢,车厢不大,大概也就四十平米左右,一片腥红,如果有晕血症的人在这恐怕还非立马晕死过去不可。顶上吊着一盏灯,是那种很普通的白炽灯,瓦数应该不超过十瓦,并不能照亮整个车厢,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不对,还有人!

  是了,刚刚苏醒的时候自己好像是听到了有人说了一句话。

  准确来说,除了自己,在白炽灯所照射不到的角落还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人坐在李正白左手边角落,唯一的女人却坐在相反的右边,曲着膝低着头。

  至于为什么这么确定是人,因为还真没见过鬼会抽烟的,当然也没见过所谓的鬼。至于另外两位是人是鬼,就更好判断了,没看到那抽烟的人表现的很淡定么。否则,要不就说明他胆子特别大要不就是个白痴,但不管怎么解释恐惧是人的本能。

  “绑架?”

  暗自打量了另外三人一眼,李正白便对着角落中那位抽烟的大汉问道,按照目前的状况也唯有绑架能解释通,可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呢?对于他这样无钱无势无朋友,典型的“三无人员”绑架的意义何在?

  为什么问抽烟的大汉?那是因为和他在一起的瘦弱青年不时扭动着身体,虽然车厢光线不足,对方扭动的动作也不大,但若仔细看去还是可以发现的。

  是因为冷么?很显然不是,最起码李正白穿着短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冷意,反而车厢内的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是生病了?李正白同样否定了这个猜测,看他和大汉坐的这么近,肯定是认识的,朋友生病了难道不该关心一下么。坐在旁边抽烟是怎么回事?嫌朋友病的不够重?所以只有一种解释,烦闷,焦躁不安。

  而抽烟的大汉就显得比较沉稳,或许是烟的缘故吧。

  另外角落里的女人,埋首于膝,显得比较平静,但给人的感觉说是说平静却总给人一种麻木的味道。

  一个焦躁不安,一个心已麻木,想必无论问二人中的哪个自己都讨不得好。

  “呵,绑架?”大汉将手中的烟蒂随意一扔,自嘲的笑了笑,接着道:“你也可以这样认为吧,但很可惜不是我,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自己。”

  说话的时候大汉一直盯着地上并没有熄灭的烟蒂,似乎在等待着他熄灭,又似乎等待着别的什么。

  “问自己?”呢喃一句,李正白想起脑海里涌进的大量信息,微微闭上眼,因为顶上的灯晃动的厉害,晃的他头晕,无法集中精神。

  再说整个血红色的车厢内没有门没有窗,就像是被与世隔绝了,即使另外三人真要对自己不利,那自己又能怎样,既来之则安之吧。

  就在李正白刚刚闭上眼,似乎对其心境有所感应,那角落里唯一的女人,毫不可查的微抬起了头,一丝疑惑在眸中一闪而过,接着又低下了头,仿佛刚刚的动作只是一时的错觉。

  一辆火车,一辆血火车,一辆用人血浇灌的火车,一辆连终点都不知道在哪的火车,火车里有的只是无数为了活下去的应劫者,应的什么劫?又为什么应劫?这些李正白通通都不知道,信息里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火车每到一个站点,就相当于一个劫难,谁的劫难?或许是随机的,只有应劫的人能看到那个“劫门”。

  应劫失败,死亡?那是奢侈,全身的血液都会浇灌给这辆血火车,灵魂附在其上,和火车融为一体,永世受暗无天日的孤寂之苦。

  应劫成功,那是重生,至于什么是重生,信息里并没有解释,或许只有渡劫成功了才有资格知道吧。

  所谓的应劫简单讲就是完成血火车指派的任务,任务难度分为一至九星,一星最简单,古人把九看为极数,以此类推九星最难。

  信息量其实不多,多的是那一张契约,密密麻麻都是李正白从来没见过的文字,唯有最后一句能看懂“契约者,灵魂被束,渡劫成功,还其自由。”

  这句话的下面便是落款,然而对于这种毫无选择的选择,李正白却有些迟疑,渡劫成功?何为渡劫成功,结合脑海中的信息,便可知道这劫难可不止一次,那得渡过多少劫难才算所谓的成功?

  还有一点,也是李正白迟疑的最大原因,不签订契约会怎样?信息里没有说,契约里也没有说,那么会不会有种可能,不签订契约是不是就可以毫发无损地回到原来的世界。

  良久,李正白摇了摇头,嘴角无端翘了翘,回想起原来世界的种种,最后还是选择签了。一个念头,落款处“李正白”的大名就出现再了上面,紧接着身体某处一紧,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绑住了。脑海中的那张契约也随之燃烧了起来,没有那种被火烧的感觉,这火焰并没有任何温度,有的只是诡异,有的只是心悸,好像突然间就失去了什么。

  “咦?”一声惊疑,就在契约从上至下燃烧到落款处时,恍惚间李正白好像看到多了一个名字,“是错觉么?”喃喃自语,当再次仔细看去,契约早已燃尽,化为星光,血红色星光。

  “呜~~~”

  鬼哭般的汽笛又一次想起,上次是启动而这次看样子应该是到站了。

  应为车厢周围没有窗户,所以也不知道外面的具体情况。

  而汽笛声刚响,坐在角落里的女孩就缓缓站了起来,看起来她早就知道这次应劫的人是她。

  汽笛响起的那一刻,李正白便睁开了眼睛,就这么看着女人缓缓走向了车厢的另一边,不可思议的是对方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穿了过去竟没有一点阻碍。

  好奇的李正白站起身,向女人穿过去的那面车厢摸了摸,入手冰凉,和普通的车厢并没有什么区别,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当然自己的双手也没有穿出去。

  “切,白痴。”一丝不屑从角落里传来,是那个瘦弱青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语气中的鄙视不言而喻,即是声音比较小,可在这安静车厢内,又怎么可能听不见。

  李正白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未闭着眼假寐。

  脑海中回顾着刚才的情景,刚刚那个女人出去时无比自然,没有丝毫慌乱,应该不是自己这种一次都没有应劫过的菜鸟。她能轻松穿过车厢应该是通过那所谓的劫门,而这个劫门也只有应劫者自己能看到,同样也只对应劫者产生作用。

  不过想到这,李正白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好像有个细节被自己疏忽了,“细节……什么细节呢?”心底不停的问着自己,同时拇指和食指轻轻搓着衣角,这个不经意的习惯说明他此刻正在思考问题,从小到大都没改过来。

  “对了……是刀。”

  在女人起身的时候,她的右手赫然拿着一把长约三十公分长的砍刀,加上刀柄足足有四十公分。李正白敢保证,女人蹲坐在角落时双手绝对没有任何东西,为什么如此肯定,就应为在这种较暗却有光的环境下,刀身绝对会反光的,藏?这么长的刀又能藏到哪去。

  李正白如是想着:“难道是从原来世界带回来的?”接着又摇了摇头,自己昏迷前背上可是背着一个登山包的,现在不仅登山包没了,连裤袋里的手机钱包也消失的无影无终。

  那既然不是从原来世界带过来的,那么她手上那把突然出现的砍刀,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随着多种想不明白的问题出现,李正白渐渐有些熬不住了,慢慢阖上了眼,在血火车上的第一晚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