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梦沉悬岩峰
但声2016-09-10 08:374,144

  第8章 梦沉悬岩峰

  翌时,树干突然一阵震动。江娃一手紧抓树枝,一手快速脱掉一只破鞋片,在扯一把树枝将它包裹起来,然后用力朝远处投掷过去。一匹狼事先见状,作鼠窜猛冲上去。野猪转动一下身体,愣了片刻,随后也席卷过去——恶物们再次撕咬起来……

  江娃把自己夹在树枝和树干之间,踌躇满志。过了一会,他迅速从树枝上滑落,纵身一跃,待着地时再次飞身而起,三两下跃落野兽群近侧,趁势手起刀落,正着野猪的两只前蹄……髀间被生生地劈落下来。几匹狼见状,均被吓倒一旁,狰狞地愣在地上。

  江娃一阵旋风刀嗖嗖划过,闪电般迅猛无极,劈、砍、刺、剐,把这群恶物剥杀得七零八落,胆怯者便嚎叫着作鼠窜夺命而逃……

  江娃抽起血淋淋的弯刀,把它向天空举了一下,再举了一下……娇柔的余晖从枝叶之间的缝隙处投射过来,把刀刃上的血珠渲染得晶莹剔透,犹如一颗颗红宝石……

  野母猪在荆棘丛中哆嗦一阵,草根末梢流淌着它的乌血,它咆哮一阵,再呻吟一会——便悄然见进上而去……

  “娃哥——”被如此情节惊愕树上怕敢扬眉吐气的两个姑娘,此间呼唤着江娃,那声音在郁郁林莽中回荡、盘旋……似乎她们的老母、老爷们也听的十分真切、欢喜,抑或为恐怖所伤,早已将家门牢牢钉死!

  几朵白云悠然地在天空散步,并慢慢向太阳走去——山峦伸几下懒腰,然后直起身板……江娃举刀四下虎冲,直至幼林处才渐渐缓和下来。偶闻山脉间抑扬的呼唤,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所在。他矗立峰峦边缘,认真地辨识着呼喊声的方位。不一会,他便回转身朝神龙泉上边有侧的林子里走去。

  “哎!咱早忘记她们咦……”越往山巅,地下便越见干净利落,特别是在多雨季节。

  倒毙的野母猪依然躺在血泊中,他瞅了一会,便四处找寻自己扔丢的那只破鞋片……猛然间,心头顿生的危机感促使他车身径直望神龙泉方向飞奔而去。

  林风稀疏、温柔,归栖的白鹤啁啾啼叫着,悠然地从天空划过。江娃边行边从其中辨识着两个姑娘的呼唤。

  江洼觅声而行,一直找寻到神泉边缘。他兜着泉潭找了两圈,也未见她们的踪影,最后一直搜索到神泉的下山坡处才找到了两个姑娘。

  “娃哥!”晓月回头时偶然碰见他,便丢下柴刀朝江娃飞奔过去,将自己紧紧地扑到他的怀中,泪谁唰刷地滴落江娃的肩膀上。

  荣英从草丛里拾起弯刀,将它们抱在怀里,依靠树旁……还有江娃的那只破鞋片——她望着江娃,眼睛涩瑟地,她感觉自己的脸颊一阵阵热腾。

  一缕阳光从叶缝间到她的额角上,是那般温暖、惬意。她把目光挪移他处,以便泪珠无意滑落,她的脸颊彤红如旭,就像晨雾中含露绽放的红芍药……

  “娃哥,穿你鞋啵……”过了许久,荣英将他的破鞋片递过来,仍低着头。

  江娃触电似地撒开自己紧抱晓月的手,他腼腆地低垂目光。愣了一会才勉强接过鞋片,他穿上鞋,束牢腰间的麻绳,这才回头仔细擦拭他的弯刀。

  “咱回家哇?”荣英望一眼江娃,然后是晓月。

  江娃环视四野,见天色离天黑尚有些时辰,于是打算再去附近采摘一些藤果什么的带回家。

  “咱采些藤果回去哇。”他望着荣英,把弯刀握在手里。

  “咱怕娘要找呢?”荣英显得心神不定,似乎仍对此间恶物偶生胆怯。

  “不打紧,咱们快去快回。”江娃把弯刀望杂草丛或树枝上一劈,领道而行。

  此间正是浆果、巴豆、山药等的成熟、繁衍季节,神泉林子里随处可寻,但大部分已被山野杂食动物所食,劫后余生者微乎其微。

  “咱二舅说,神泉上边有一处大石岩,那里山藤杂生。咱去那里采摘啵?”荣英见大伙收获甚微,于是提议。

  “嗯。”实在无计可施,于是三人只好按照荣英的建议望神泉山腰爬行,找寻那个石岩。江娃走前顾后,生怕她俩有啥不恻。

  几乎快到斜坡的尽头,才发现一片峭壁。这峭壁就像一幢藤蔓萦绕的山墙,其上半端似有无数蜂蝶飞舞,雀鸟栖息,热闹非凡。

  江娃迅速将弯刀往腰间一别,摸索着坚实的藤蔓,仔细在山墙上寻找石岩的所在。感觉有一只壁虎自脚脖子上爬行,他立即停止动作,任其行为。据说这家伙眼拙,专门捕食活动的小动物。江娃停顿下来,这家伙觅寻一会,便走开了。

  大约找寻至山墙的丈余高处,他终于发现了石岩。江娃尝试把身体停靠在藤蔓上,然后再将挡住岩口的葛藤拔开一些,于是将自己滑落地上。教两个姑娘把弯刀横腰绑扎在自己的背上,在攀附着藤蔓望岩口爬去。

  “快爬上去,待会恶物们来哟。”荣英先上,江娃在后面支撑着……待最后一丝阳光熄灭的时候,他们终于爬进了石岩里。

  此石岩并不宽敞,大约一张床位的空间。由于陈年落叶积聚,地上甚是干净、舒坦。

  “你俩呆着,咱下去拾一些柴禾上来……”江娃装束停当,不容分说便顺着藤蔓滑下去。

  两位姑娘再次各自悄悄地为江娃担忧、祈祷起来。为藤蔓编织的鱼网似的门帘所掩覆的石岩口,几乎透不进一丝野风,人处其中,甚觉温暖、舒适而安全。荣英拔开一道藤缝朝外张望,模糊的夜色夹杂着繁噪的天籁,迅速自缝隙处渗透进来,令人惶恐不安。

  荣英撒开手,坐回原处。两个姑娘各自寻觅岩口处藤蔓的缝隙,期盼着江娃快些回来。

  突然,藤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直吓得她俩无意地搂抱在一起,并向后扑倒。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惊慌与真切的心跳……她们怕敢动弹分毫,只有揪心地等待……

  “柴禾弄回来咦!”由于岩洞昏暗,江娃并未察觉她俩的情状。江娃先将自己塞进山岩,再一根根地拿柴禾。

  他将山柴垒在靠近岩口的石壁的一侧,再用一些树叶引燃,顿时岩洞里一片光明。

  为这片光明普照的两个姑娘的脸庞,绯红如霞;但只有她们彼此可见。

  虽然岩里的树叶很多,但他们始终舍不得浪费一片。火苗欢快的舔着山柴,滋溜溜地响。两个姑娘下意识地从各自的衣兜里摸出一路上捡拾的藤豆、苦果,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埋进火灰里。不多一会,便听见野果们的隐约的爆裂声。江娃用棍子仔细地把野果拔弄出来,再拔到正对着明火的灰堆上烘烤一会,这样吃起来既香而脆。

  三人静静地期待着,期待着……一顿山野人家绝非美味却平常、可口的生活……他们会意地相望一眼,于是便津津有味地品尝这难能可贵的最后晚餐。蔚然地,他们脸上渐渐泛起淋然光芒……

  此处所在十分保险,即使恶物在下面嗅着了人体气息,也得事先攀登藤条,这却给地行野兽出了一道费力的IQ题。而且只要江娃于岩口用力抖擞葛藤,前者便会纷纷坠落,摔得狼哭虎嚎,奈何不得。

  岩外虫zi的鸣叫声时断时续、时急时缓,偶尔夹杂着野兽的嚎叫,凄凌而悠远。野风似有却无,仅仅在树梢略微打了一个盹,便起身赶路而去。

  荣英下意识地把手往脸腮上挠挠,于是留下一片灰黑的烙印。晓月望见便咧嘴示意江娃,后者却镇定自如,只顾往自己嘴里喂藤果,而且认真地咀嚼起来,似乎毫不理会晓月的眼神,呆若木鸡。

  就这么着!等咱明儿下山那会儿,就这般装扮去吓唬那些恶神……江娃心里思量着,一边依然顾我,机械地往自己嘴里喂食物。

  晓月随意自己左脸腮上擦拭两下,似乎故意做给江娃看的。荣英望一眼晓月,笑得那般坦然而诡谲……江娃和悦的眼神,把目光分别在她们二人脸上停留片刻,于是跟她们讲述起曾经跟蛮公一起碰到这般鬼脸人物的故事来……

  “那会儿咱还是第一次瞧见那些鬼脸,可把咱吓得生疼——当下咱就抖三抖!”江娃边讲边挥舞手脚,一下子把两个姑娘给镇住了。

  “其实这世上哪有啥子鬼,就是那边庙的三个恶神,他们拿一些锅底灰涂抹了自家的脸皮子——扮鬼吓人……

  这一来到真受用了一阵子,不光能吓唬活人,就连山里的野兽也个吓跑了。

  你们没见过,准给吓死。给你们说说,咱就不怕了,反正人亦能成鬼,鬼却是人装扮的,有啥子可怕呢?!”江娃讲得兴致正浓,神采飞扬。

  不过,一旦平息下来,却显得那么严肃。

  “娃哥,等把这些恶神给吓死,咱自各儿就敢来山里拾瓜皮耶……”荣英安然地跟他们唠叨着,显得那般轻松、自然……

  “叫它们顺从咱们,让咱们来管制它们才是唉。”江娃把拳头照着火光上空举一举,随后往火堆里添上几根山柴。

  一旦停顿说话,江娃便呼呼地鼾然如眠了……脸上光洁,神情安详,胸脯频频地一起一伏。枕着干树叶和残败树丫所做的睡毯,虽然比不上任何被褥的舒适、温暖……

  两位姑娘静坐身旁,各自窥望着江娃俊朗、温和的脸庞,或者望着稀微的火堆出神。她们偶尔对视一眼,顿觉羞涩难当,下意识地梳理自家的额发,然后把手放进衣褂里暖和着……石岩门太敞,她俩都怕敢如江娃般安然入眠,即便为藤蔓编织的篱笆网络住山风。

  皎洁的月光下,苍劲的林莽中,晚点的鸟雀相互吆喝着归巢。夜空里,混杂着山籁的啼叫声凄清而悠远。

  夜幕深沉。寂寞里,似乎渗和着娘老子们忧郁的呼唤。偶尔,从遥远的山巅传来阵阵狼嚎,给寂寥的夜增添了无限恐惧。

  火种越显微小而暗淡,却依然悠闲自如地燃烧着这无边的夜色,犹如这里淡薄的生命一般。

  “英妹子,你想娘啵,你娘在伤心哇?”

  “嗯,咱好象听见娘哭耶……”

  “杀死这群恶神,娃哥、咱们就都好过哇——咱娘她们也都不愁嗨——”

  “叫它们顺从咱们,那才好唉。”晓月点点头,下意识地拨拢一下火种。

  在这并非安宁而空濛的夜色中,在她们的脑海里,仿佛看见娘老子们无可奈何地呻吟着、诅咒着……

  她俩彼此相望着,无声地。眼前闪现出白天江娃豪迈的与那群恶物搏杀的英姿,仿佛如同老婆子们谆谆述说的蛮公叔爷的魁伟、刚烈形象,抑或看见了那骑虎的英俊少年。

  万籁渐渐销声匿迹,寂夜更加深沉。晓月睡眼朦胧,打了一下盹,身子摇晃了一下于是扑俯江娃胸前坠入梦乡……

  荣英想象着白天的种种情节,想象着能够品尝那头野猪肉的美味,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望江娃身体搜寻。他的小腿上的裤片已经破败不堪,上面丝丝交错地布满了蛛网般的血痕。她静静地瞅望着,心里顿生一丝酸酸的心疼怜惜——本来可以平静如是的夜,却暗生诸多不平静的事情来……

  火种依然静静地燃烧着,永远赋予此处无名山岩一丝光明。她默默地凝视着火苗,似乎在静静聆听黑夜的呼吸,似乎在梳理希望和期盼,期盼着明天——有一轮晴朗的太阳,从梦醒处的山峦间冉冉升起……(抬起头来)

  如梦的山野,如梦如烟的清晨,一片葱绿、迷离的山峦……

  山那边,有处迷人的好地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外有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