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桃源恋
但声2016-09-10 08:313,089

  第3章 桃源恋 ­

  小岭坡距离神泉山大约一里半路程,远远望去,迷雾漫天,如同盛于碗碟之中的一只刚起锅的烤鸭,令人心神盎然;四下却为数户人家围席而餐。凌空俯瞰,恰似一个四角的方正,正如一家子共度天伦。 ­

  顺着李婆家右侧的流水望上游去,便请到陈老头家息息脚。而望左饶行,便有赵横生老子在家留客。再往前去,拐过一单石门岔口,步行大约一里子路程,便来到了隐藏于竹林子中的蛮公故里。小岭坡虽然高不出二百余步,却是藤蔓匝地,杂树森然,像马尾松、紫柏、千年古榕、倒楠……每处树巅上常年栖息着无数斑鸡、鹭鹤、金尾鸠背等珍奇飞禽。 ­

  尽管这儿幽深怕人,山那边数十里处却聚族而居着一坝子人家。若有什么要紧事,谁家也懒得去请求那里的人,因为每每误事误人,求人不如求自己,况且这儿现成地摆着一个活神仙,但凡大事小事,只要去跟蛮公吱一声,顶行! ­

  时值初冬,风疾,李婆思念松儿的心亦渐渐淡然。为了答谢这一年最难挽留的晚客,母女俩积攒着,忍受着半饥半寒的日子积攒着——玉米、山芋、红豆、藤果…… ­

  荣英走过晒坝边那棵老榆树下,走到五级台阶下沿的井口边,安放好打水桶,撩起袖口。这口临河的小井,并非引入河水,井里的清水常年望外溢流,井口上为一整块大青石板盖住了,越见深邃。井边朝河处用一刀把粗的蓝竹筒引出水来,打水的时候,再往下步两级石梯,将水桶安放在那块斗口大小的毛面石板(整块石板面上被凿成经纬分明的线条)上,迎着竹筒口下沿即可。 ­

  终归,无论孩子、大人都可以十分方便、安全地打得清澈的井水回来。尽管已溅落了不少井水,荣英终于拎着大半桶水回到坝院边的土坎上。毕竟只是年仅十六岁的少女,况且拎水较之挑水更加困难——挑水的危险与不测难以预料,况且水桶经常还另做他用。当初有小弟帮助她抬了两个年头,而今,或者是她,或者换做母亲。李婆始终不再放心女儿,几次三番把自己颠到屋檐边,对着坝院边上焦急地张望,心里总是害怕那不如自己所想望的如此事实重见。终于碰见荣英,她便激动地把自己颠过去…… ­

  一旦到了下雪下冻季节,这条环山流淌的窈窕小河便收敛起往昔的欢声笑语。那沿河的小道,更无一人一兽出没,但这口小井反而更加温柔起来,竹筒口依然我行我素地流淌、喘息着。 ­

  这个时候,母亲便不厌其烦地教女儿跟自己一样:把脚与鞋子一块用草绳捆绑起来,以防行走时脚下滑倒。渐进寒冬时节,山里的大部分树木早已凋尽树叶,狼虫出没也更加隐蔽。李婆走进柴房,瞅住自家所剩无几的柴禾发愁。说是柴房,旁边却一块储存着柴灰,这是培植庄稼最好最干净的农肥。边上再用或竹或木头篱笆隔开了,隔壁便是牛棚;可谓经济实用,规划得体。

  “娘,我去拣些柴回来哇!” ­

  “天好冷,冻住了,扳不动耶?” ­

  “山洞边,有没冻着的呗。” ­

  “啥……山洞——不许去!屋里棒上的树皮,刨下来还可以用一阵子啵……”荣英依照母亲的吩咐,提起柴刀,去牛棚里剥树皮了。干枯的梧桐树皮,只须先割开一道口子,再用力一拽,便不折不扣地下来一长片。 ­

  “娘,桐树皮足够烧三两天哟!” ­

  “就烧着——过几天你二舅还过来吥——”荣英坐到灶前的木墩上,煨上树皮。母亲搅拌着锅里仅存的半勺子苞米面,平和而认真地。先用温火炒出香味来,再掺入一瓢多的清水煮成糊。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在锅里爬行的木铲子,久之又望一望荣英…… ­

  慢慢地,玉米糊香从厨间蔓延开来,在茅屋四周的天空流淌,为这里平淡的农家生活增添了无限甜美和幸福。 ­

  大约在第四天上,蛮公提着他那把刀把已经沉积了厚厚一层油渍的大约三尺长的弯刀,刀锋依然豁亮如雪,一晃一晃地来到姐爹家——这是山里的习俗之一,兄弟跟着小辈称呼已出嫁的姊妹为:大姐爹、二姐爹,或大妹爹、幺妹爹等。刚进家门,蛮公便脚不粘地地带上藤萝去背山里打柴了。 ­

  这位山里有名的铮铮铁汉,不足半个时辰,蛮公便挑了两大捆山柴回来。 ­

  “二舅,歇会就吃反咯。” ­

  “不了——大爹,我还去哇。”李婆跟到门边,蛮公已经去到院坝坎边沿,她只有微微地叹口一气转回来。 ­

  “二舅晓得咱们家没口粮,连坐一会儿都不肯就走了耶……”荣英望一眼母亲,从灶前站起来,帮助母亲取碗拿筷。母亲铲了芋糊盛入土钵里,在舀上水掺进锅里,然后搅拌数下。 ­

  “够吃两天了啵!”母女俩同时转眼一惊,只见蛮公倒拎着一只正在滴血的狐狸,腰里别着那把雪亮的弯刀从门外走进来。荣英见此显得惊恐万分,微微往母亲身边蹲一蹲。蛮公走到柴门后面,将狐狸倒挂在门旁边的一块钉在土墙上的木板上的钉子上。 ­

  “吃饭啰。来,二舅。”各人只吃得一小碟,便没有想得吃的了。 ­

  “她二舅,狐狸肉不中吃哇?”李婆一边收碗筷,一边擦破桌,她似乎在担忧什么。 ­

  “哪有不中吃哎?娘,我们都很久没有闻到油腥味儿了耶。” ­

  “中。我吃得多了,比貉子肉中味咯。英女儿,把菜刀拿来,咱爷俩一起去拨皮哇。”蛮公乐和和地朝荣英招手示意。 ­

  “哎,不是不中与不中吃。二舅哟——只了这狐狸肉,菩萨知道了恐怕会计较咱们呐!”李婆一脸疑惑的神色。 ­

  “怕啥哝?不吃这个——看着饿死咱不成!……我说大爹,山里、岩洞里的野物多着呢,够吃它三年两载不成问题!”蛮公神采飞扬,顺手从墙头摘下死狐狸。 ­

  “哎!你怕敢吃它,咱不怕,咱拿去家里煨了啃骨头哝——英女儿,去。咱屋里还剩几升面粉,去背回来够你们捱几天日子,走哽……”荣英瞅瞅母亲,继而神色怯然地又望望蛮公。被感化的李婆,心目中始终装着几个菩萨、神偶,并且崇拜而害怕它们,比害怕那些山里的恶神尤甚—— ­

  他俩这一走,李婆忘乎所然地在屋子里手忙脚乱一通,一是为他俩提心挂肠?其次是…… ­

  次日瞳胧时分,李婆老早便起了床,她怀抱弯刀,用洗脸布将自己头和脸部裹住了,只留出一双眼睛寻路,怯生生地向神龙泉上边的古庙去。路旁茂密的丛林中,鸟鸣嬉然。找着三个真人,李婆便告知他们蛮公打狐狸煨吃的前因后果。三人送她返回到大路上,才假惺惺地小心来小心去的转回山庙里来。 ­

  三人坐到一块小心商论此事,一时间便异曲同工地视蛮公为眼中钉、肉中刺一般。许多年来,蛮公几乎一次也没有来庙里敬香奉养过,似乎他本来就不属于此处人物。在三人的记忆里,或许只在蛮公少不更事时为大人们带来这里过。眼下,他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行为岂非跟神灵作对,非得想法自处理处理他不行……对这号狂徒决不能心慈手软! ­

  此三个真子,自恃有他们“降虎伏妖”的妙诀。在供神殿里,他们首先将多数神像都雕塑成中空的,自背后开一道十分隐蔽的门。一旦野兽袭来,便一溜烟钻进神腹中,可谓神出鬼没。在庙宇中胡乱冲撞一回,狼虫们早已气得半死,待它们气喘吁吁放弃时,三人已化妆过自家的脸谱,突然乱棒出击,以逸待劳,一阵穷命棒杀。不少短命的便缴械投降,双手奉送给他们一顿美味野餐,而那些夺命而逃者则也是绝地逢生,夭夭窜逃。终归,不少野兽品尝过如此厚遇之后,便学会了望梅止渴,害怕再误踏雷池半步——它们想,此处必然存在统治它们的最高神圣! ­

  人类自数千年来,渐渐幻像出主宰他们命运的至高神灵,狼虫野物同样臆想、忌讳碰上控制它们生死簿的兽神。长此思维的代代繁衍,于是便于人们的心灵深处或多或少地滋长不同程度的命运依托,如此这般地约定俗成,在人类的生存空间,神来神往,神出鬼没…… ­

  对于神泉山苦命的人种,同时承受着神灵及其使者的严密监视,他们已深陷命运之瓮,任其摆布、蹂躏。他们的自由,重生的命运——在哪里……­

继续阅读:第4章 剖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外有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