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激战野猪岭
但声2016-09-10 08:362,576

  第7章 激战野猪岭

  啼叫声、吆喝声时断时续,时而近切,时而遥远,夹杂在山巅与大自然的呼吸之中,而人类的气息似乎给武断地抹杀了。

  江娃三人继续挥刀问路,朝野猪岭方向挪行。

  荣英的裤管下摆不小心给树桩的残皮给挂了一下,整个身体向前扑倒,无意之下她生生地将江娃横腰抱住。江娃冷不防愣在地上,挥刀于半空,左手里的荆棘直刺得他唏嘘屏息……

  “不要怕慌,英妹子……有我在呢……”他松开被扎的手,只觉得耳根子一阵阵地热乎。

  待荣英回过神来,她倏然撒手后退,直踩得紧随其后的晓月失声尖叫……江娃依然怕敢回头。荣英作金鸡独立状,同样怕敢回望。半晌,晓月才从身后抓住荣英的双臂,并轻轻推了她一下,这个动作被惯性传达到江娃背上,于是三人继续向前,望斜坡上行。

  翻越两道驼峰似的山脊,渐渐临近野猪岭地界。江娃站定了,朝四周张望,到处荆棘丛生,林木森然,直干云霄,几乎透不过一丝气息。偶有鹭鹤在树梢间或飞或栖,清冽的叫声响彻整个森林山脉,凄切怕人。

  “就呆这,你俩各自先爬上树去。”江娃回过身来,向她们指挥若是。

  两个姑娘听从江娃的指示,各自爬上两株盆口粗壮的榕树上——这里的姑娘并不比富家千金般秀气,爬树的动作猴一般敏捷,眨眼工夫便已爬到榕树中段的分杈上。

  江娃立在地上,认真地一直瞅着她俩爬上树杈,但他脑海里立即产生追悔莫及的后怕:如果野猪去拱翻树根咋办?他在树根旁徘徊了数圈,不觉计上心来:他迅速脱下结满油渍的外衬褂,走去离此数米远的其他树根下,将外褂在树根及近旁的杂草上来回磨蹭……咱让你拱,让你拱去……拱累了看咱怎么收拾你……主意打定,江娃慢慢回到刚才的榕树下,仔细地围绕几株树根转悠……

  “娃哥,你咋不爬树呀?”

  “嘘!……”江娃把一根手指竖立唇边,抬头望望她俩,继而变作手掌,轻轻摆一摆,示意她们不再作声。

  江娃将油渍褂衫放到一处荆棘上,然后砍来几根树丫,剪成短棒,一并放进衣衫里,再拿山藤子包扎成包裹状,将山藤的另一端悬挂到数十米远处的一枝树丫上。江娃把山藤系到腰间,随后爬上近旁一株山毛榉的树杈上去。他解下腰间的山藤,尝试放松,让衣服包裹或上或下地滑动,荡秋千似的晃悠着。

  两个姑娘或紧闭双唇,或张唇无声,他们不明白江娃在做什么,却有怕敢打扰他。

  一切准备就绪,此刻江娃骑坐到树丫上,望望她俩,他脸上情不自禁地泛出微笑。

  “抓紧你们手里的刀,提心跌下去……不准作声!”江娃指示完毕,再次将自己滑落地上。

  他走向密林深处,徘徊着,聆听着恶神们的啼嚎声。继而折回身,走去野猪岭地域。

  晓月顿时惊骇不已,她张开的嘴,睁得圆圆的眼睛差一点没有叫出“娃哥”来,但她深深地抽搐了一下喉咙,强烈地屏息住了——她瞅了瞅荣英,下意识朝她摆摆手——荣英也一样,心里暗暗地为江娃悬着一颗心,悄悄地,莫名地为他祈祷……或许她曾经失去过小弟,她害怕再想像……

  江娃轻轻拨开挡道的枝桠,认真辨识着。在这些嘈杂的嚎叫声中,究竟有何种凶神恶物,数目几何。走走停停,行行走走,倏忽间,似有猪嚎和铁蹄从不远出席卷过来……

  江娃屏住呼吸,矮身躲闪到树后,仔细观望着。

  一头大个母猪领导着四五只满月大小的猪崽,一边嗝嗝地呼引着,一边在不远的密林中瞎窜觅食。如同老鼠一般,这群家伙精灵乖戾,但较之前者却更加胆大妄为。其后尾随着好几匹灰色的饿狼,个个夹着尾巴,同样乖戾凶残。

  江娃心头不觉有些惊愕了。他死死握紧那柄三尺见长的劈柴弯刀,手心里似乎浸出汗渍来。他屏住粗气,向远离危险的树后躲闪,同时观察这群恶物的行径。

  野母猪突然停住脚,或左或右地旋转着它的身体,同时竖起两片耳朵,并且十分精神地抖擞着它们——它嗅着什么气氛了吗?江娃猜测着,不觉心里一阵阵发紧,似乎怕敢敌对这群野兽。原先遇着这种阵容,大都是同蛮公并肩作战,自然心头的畏惧几近于无,而当自己独自面对如此凶神恶煞时,必然油生起后怕来,而且自己还领着两个姑娘……脑海里一次次显现出与蛮公协同抗敌的种种情状,他的心绪便渐渐回到了从前,而且自己刚才已经做了决战前的克敌方案。他的心渐渐平息下来,要彻底击到对手,得首先将这群恶物引入自己的阵法之中去。

  野猪蹑到树根下,拱几下,有觅着别处去。后来的饿狼觅着猪踪,用它们的爪子挠几下被前者拱翻的泥土,一边用力地拿鼻子嗅着,而后继续追踪。

  蓦然间,一只野狼猛冲向悬挂于树枝下的布囊,跃身飞去捕捉,两三下工夫,它成功了。野狼咬着布囊并同样悬挂半空,另外几只野狼以及崽猪也随后冲刺过去抢夺食物。

  布囊和野狼在空中挣扎、摇摆,野母猪见势,耷拉着它的猪头发狂地虎冲过去,渐近时它纵身跃起,却正巧跟迎面而来的一只野狼撞了一个满怀,于是它们同时从半空跌落,然后便疯狂地撕咬起来。其他恶物或于地上转悠、嚎叫,或随布囊一起在空中荡秋千。

  野母猪几番虎冲,奋力攻击,一下子咬住一只狼腿,随后朝树根下一劈,那匹灰狼只轻轻哼了一声便一命呜呼了。野猪跌了跌腿,把猪嘴望草丛里蹭几下,然后抖擞几下猪鬃,同时再望树丫杈或地上啃咬几下,擦几下猪嘴,再添添它,接着便回头朝抢食的狼群冲杀过去。片刻工夫,那只布囊便和它以及几匹野狼一同被拽落地下,顷刻间,激烈的猪狼混战爆发,布囊逐渐被撕扯得粉碎。

  江娃看得真切,他抖擞胆气,猛然跃身而起,旋风般腾空上前,趁着落地一刻挥刀劈去。不成,这一刀并未挨到母猪头上,而被后者躲闪过去。但这旋风刀威力难当,为近侧一只狼头迎着,那狼头应声从半空坠落,脖颈处血流如注……毙命的狼头噗嗤一声栽进草丛里。

  片刻间,野狼和母猪一齐朝他张开血口。江娃毫无畏惧之色,他从硝烟战火中奋力杀出一道缝隙,趁势气沉丹田,跃身腾空而起,抓住一柄横空的树丫,再用力翻身一纵,将自己悬挂到树枝上面。

  恶物们左右冲刺、跃跳,却难以得呈……狼群四下徘徊,死死盯住江娃,怒目狰狞。野猪疯狂乱窜,四处瞎拱滥翻一气。江娃怒视着这群恶物,等待着、捕捉着杀死野母猪的契机。

  野母猪凶恶地啃扯着每一株树根,被它啃折的树干咔嚓作响,而后整个树干呻吟着扑倒地下,发出山响。江娃小心翼翼地挪身树丫巅上,而后稍微用力下沉,趁树枝回弹的瞬间纵身一跃,于是便把自己撂到近旁的树干上去……

  这般已经僵持了数个回合,江娃依然无计可施。

继续阅读:第8章 梦沉悬岩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外有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