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寻路山岔口
但声2016-09-10 08:342,255

  第6章 寻路山岔口

  雾霭笼罩下的神泉山的天空,不时飘荡着凄婉悲歌。在近来这段日子里,小岭坡人人汍汍两颊,不知灾难又将降临谁的头顶?

  蛮公遭梏,陈老头子上寿,不久又有人传播“进上去极乐寻欢”。三个何苦不一块去嗨!第一次耳闻此讯息之人的第一个念头油然而生。据说,那天进上忘却了擦拭脸皮,独自在山边林子里出供,吓得尿不出来,被豺够自后背跳上脊梁,啃住喉咙背去仙宫……

  自从无端地受蛮公数番恐吓之后,三人自觉他们的尊严受到严重践踏,于是一重仇视和泄愤的种子便在他们的心底疯长。他们径相奔走,日理万机,在庙里拨动着每一根智慧,设计出种种行动方案,侍机而发。

  本来这几户人家大抵都一样,不时送一些供品祭祀什么的上山来供奉咱。自从出来一个蛮公,他自各儿不来尚跟他计较不上来,却到处挑唆别人,亦都学他的样儿全不来送寿……这号人——非治理治理他不得行。否则,咱们反倒为他祈祷、供奉不成。抖擞着几片耗子须,真子正为蛮公这事纳闷。

  静心截两下他的高鼻梁,把嘴别到进上这一边:“那边个大寨子,都是咱们的主客,近来进奉的人日渐稀少了。何不去找他们的几个头儿拿个法子……”

  “哦?”三人把目光同时移到弥勒的能容大肚皮上,同时哼出这个字来。

  “都说老蒋最近吃了不少亏,他们的爪牙四处捉人……却不知道这里就有一员猛将……是不是不知名咱们这块偏僻的地方?”如一只打春后的大肚皮田鸡,进上眯缝着一双蓬松的睡眼,从鼻缝里哼哼唧唧着。

  “就连老虎也惧怕他三分!不治治这头蛮牛,咱还能吃上一片肉?”

  “还吃呢!瞧你这阿罗汉,脑瓜里就知道贪吃。说不定人家正在梦想着剐你这肥神哇!”

  “谁知他早想把你金刚凉干了做门杠子啰……”

  “做门杠子不好使,倘若拿去搭一座独木桥,让世间千人踩、万人踏,可不正好成就你一世修行正果呢!”

  “好你个猫对头,看咱不拔掉你那两个尖牙齿……拿去钉门墩,叫你咋去啃骨头、咬破衣裳……”

  “嗨,打住!瞧瞧咱俩这个蠢,都骂到自家头上来了……”弥勒收敛起他前世今生的永恒的幸福。

  “虽然咱们各自归属不同的门第,但都只有同一个心眼——谁说忍让,如今出了这们一个蛮神,咱谁还忍得下去?”

  三人分别从坐蓐上站立起来,相互瞧了几眼,于是他们各显其能,分别找门道、钻空子,终于将这块心头病根送出山外充军去了。

  江娃把老哈婆接来家住已经很久了。八十高龄的老人,常常神情恍惚,坐立不定,把一些心事常挂于嘴边,重三遍四跟人唠叨;或者独自嘀咕着什么……

  这是一个饭后的晌午,瞅见江娃从院坎边上回来,她便颠到屋檐下询问不休。

  “你叔公咋还不来接咱,阿?”江娃已经记不得这应该是多少次的询问了。或打柴上城里卖,或出门帮忙活路什么的,江娃累次如此这般地搪塞老人,自觉心神不安,于心何忍?而当他每次撒完这等连自己也无法欺骗的瞒天大谎之后,他总是他头仰面迎天,似乎在天空中寻觅着什么,然后微闭双眼。他怕敢望见老哈婆的白发身影,怕敢瞅见那双虽然眍偻却光芒灼人的渴望之眸,更加害怕……

  赵横生一如往常一般,温顺着,似乎身边所以的一切都跟自己毫无相干。

  “这种恶神也配去极乐哇?”他如同一个局外孩童,一边下意识地捋着自己的山羊须,一边在心里自各儿嘀咕着什么。他的毡帽斜在后脑勺上,正如积攒在一起的几片秋叶。

  目光,一双双不折不扣目光,闪电般刺破这片罪恶的世界。

  “三个恶鬼——咱找他们算账!”江娃用力抓起弯刀,把目光朝河沿、山野一横。

  “娃崽……他们已经死掉一个——还找他呣?”赵婆伸手差一点没有抓住他的胳臂,却望见江娃怒火中烧的神情,下意识再努力一次之后,于是她放弃了。

  “带上妹子,壮个胆子哇?”她紧锁的眉毛渐渐豁然开来,在她怫郁的脸上,慢慢萌生出颤魏魏的反抗的火苗。

  “没忠没孝啰——要反天哟……”赵老头拗不过老婆和孩子们,气倒门框里,嘴里啧啧地闷气。

  赵婆颠到晒坝边上,几次三番对住江娃他俩的背影指手投足:“娃崽,只准吓唬他一下啵——你妹子,好生护着哇……”一边拿手挡住太阳,一边默默地在喉咙里哽咽着……

  江娃跟妹子走上河沿小径,适逢日头当空,四处知了愁歌。

  赵婆回到棚檐下,走进里屋,望着那绿豆大小的凝固于墙角的灯光,心里油然阵阵发急。她怔怔地立在地上,不知所措,心里一片空白……

  盛夏,天高气爽。蔚蓝的天空衬托着一层薄薄的银曼,微风掠过树梢,唏嘘碎语。

  神泉河上没有架设桥梁,去往隔河相望的神泉山,免不了跳过二十几个石墩。

  江娃三人小心翼翼地过河,偶见河流越石处,鱼儿们正在欢愉地嬉戏。河水清澈见底,柔和地流淌在深幽的河谷中。几片落叶顺流漂泊,做了他们追寻远方梦想的帆船。不少经年的残枝插入河沿礁石处,为此而抛锚的落叶便为神泉河镶嵌上两道金黄的锦绣,在太阳光里显得活泼而耀眼。

  一会工夫,江娃一行渐已爬来神泉山右侧的半山斜坡上。这儿树木的个头已经不再高大、伟岸,而且越往上行,树们便越加侏儒起来。遥望四野,翠绿的山脊起伏绵延,宜人的山风令人心翼飞翔。

  越往山巅行,树木越来越稀少,荆棘却疯长。

  “哥,咱不去寺庙哇?”

  “去!先捣了这些恶神,再进寺庙不得啵。”

  “说得是,豺狗驮了咱小弟,三个庙司整了蛮公叔,咱都得跟他们算记这笔账!”江娃用力向荆棘一劈,问路向前。

  不一会儿,恍然从远处传来几声野猪啼叫,三人也都吃惊一怔。几只梅花鹿、草兔、野獾,接着是几只惊慌失措的山狐狸,它们倏倏地从他们身旁窜逃过去……

继续阅读:第7章 激战野猪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外有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