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嫉妒
落落2016-09-15 02:003,195

  女兵们眼神充满了期待之色,只是那心底深处到底是期待还是嫉妒,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这军队里的人,要说不对战凌天有一点儿心思的女人,还真的是不多,只是有些人有自知之明,有些人则只是偷偷的放在心底罢了。

  “首长就是首长,风度翩翩,器宇不凡,而且首长不严肃的时候,其实还蛮温柔体贴的呢!不过,你们可不要多问了,呵呵呵!”皇甫娇娇笑着看着众人,眼中的自得之色很是明显。

  这样似是而非的话,反而让几个女兵更加认为皇甫娇和战凌天之间是发生了什么,而这也正是皇甫娇的目的。

  看到众人颜色露出的艳羡之色,皇甫娇的眼眸微微的低垂,里面的精光一闪而过。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是不是要恭喜恭喜队长啊?”立即又女兵开始纷纷说着恭喜的话,而皇甫娇也一一的接受了下来。她这样的态度,更是让人心中痒痒的,想要知道她和战凌天之间到底有什么亲密的接触。

  只是皇甫娇一向是个聪明的女人,有些事情越是说清楚明白了,别人反而没有什么兴趣了,甚至还会怀疑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你越是不说,别人心中的猜测就会越多,每个人对于自己的猜测,还都是很相信。

  “对了,队长,那首长有没有告诉你,会怎么处置那个容锦啊?”忽然有个女兵好奇的问道。

  皇甫娇一脸的娇笑,得意洋洋的说道:“呵呵,首长可是个很严肃的人,虽然他不会因为我说的话就立即对容锦怎么样,但是我相信,首长心里肯定是有了怀疑的,你们就等着吧。”

  几人听皇甫娇如此说,心中虽然疑惑好奇,但是也不敢问的太详细,众人说说笑笑了几句,然后开始进入午休时间。

  林佳兰躺在床上,眼睛虽然闭着,却根本就没有睡觉,她还在想着之前皇甫娇说的那些话,心中一阵惊疑不定。

  皇甫娇作为第八分队的队长,林佳兰可以说是跟她一起时间最久的人,对于皇甫娇的性格也很是了解,她也早看出来皇甫娇对战凌天有意,至于对容锦的痛恨,那是第八分队的人大部分都有的心理。

  毕竟是容锦的第十二分队的出现,让她们第八分队的地位狠狠的掉下了一个档次,军队里的人,有几个会轻易服气其他人的?第八分队的人早就在皇甫娇的潜移默化下,坚定了要把第十二分队比下去的信念。

  只是林佳兰刚刚看到皇甫娇的表现,心中总觉得有些奇怪,小麦色的脸颊上也微微显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忽然,刘家兰感觉有人在轻拍着她的肩膀,她睁开眼睛,正对上一脸严肃深沉的皇甫娇。

  皇甫娇对着林佳兰做出一个手势,然后就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林佳兰心中一凛,顿时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的强烈起来,她按捺着有些加快的心跳,在落后皇甫娇几分钟之后,才翻身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林佳兰刚走进卫生间,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们被上锁的声音,她心中顿时一惊,一回头,就看到一脸阴沉的皇甫娇。

  “我都已经检查过了,现在没其他人。”

  皇甫娇在林佳兰的面前,一向很少掩饰自己,因为她和林佳兰之间,有些不一般的关系,林佳兰是无论如何不都敢对她说个不字的。

  “队长,怎么叫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林佳兰轻声问道,眼睛一片平静的望着皇甫娇的眼神,一点儿都没有回避。

  皇甫娇对于她眼中显露出来的冷静情绪很是满意,她不怕林佳兰有情绪,只要林佳兰听话就行了。

  “林佳兰,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这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总该有结果了吧?”

  皇甫娇眉目深沉的盯着林佳兰,眼底泛着深深的狠意,语气很是平淡,却容不得林佳兰拒绝。

  “一定要那么做吗?队长,其实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

  林佳兰的心底闪现过一丝无奈也犹豫,但是面上却依然是一脸沉静,只是微微的开口,想要劝说皇甫娇。

  “当然要那么做!容锦那个贱人,自从她出现之后,你也不看看,我们第八分队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荣誉,都被她不要脸的给抢走了!她……她甚至还敢和首长牵扯在一起,当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皇甫娇的神情十分的恼怒和不屑,她对于容锦从前是嫉妒和愤怒,现在更是完全转化成为浓浓的狠意,她一定不会再让容锦遮掩住她的光芒,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皇甫娇才是这军队里最厉害的队长。

  “可是队长,那样的事情……”林佳兰还要再说些什么。

  皇甫娇立即打断了她的话,“怎么了?我们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既然是事实,我们把它公布出来,自然也是为了整个部队好,我们也算是为民除害了不是吗?”

  林佳兰盯着皇甫娇毫不掩饰的阴狠毒辣的面容,心中顿时一寒,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浇灌了一杯冰水,冰冷刺骨,心狠狠的抽痛着,而她自己却无能为力。

  皇甫娇见她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她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一步步的走进林佳兰的面前,微微低下头,在她耳边低语着。

  “林佳兰,你可以选择不同意,大不了,我就把那件事情给说出来好了……只是,你要想清楚了,到底是你自己重要,还是……”

  皇甫娇的语气中蕴含着浓浓的威胁和深深的不怀好意,一向娇媚的面容此时只有狠辣和决断,冷酷无情,令人生寒。

  林佳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任由着眼底痛楚万分的情绪都被掩盖住。她心中充满了后悔和悲痛,如果,如果当初她没有因为皇甫娇的话而走错了一步,后面也就不会步步走错,到了如今不可弥补的地步。

  然而现在,林佳兰纵使心中再不愿意,再痛苦,她最后还是无奈的点了头,皇甫娇这才满意的放她离开。

  容锦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把祁盛打发走的时候,忽然就听见祁盛异常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

  “首长好!”祁盛的精神非常好,一脸兴奋又期待的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英俊坚挺的战凌天,语气十分的高兴,眼神中都泛着晶亮的光芒。

  战凌天被祁盛的行为搞的莫名其妙,他可不记得他这属下何时对自己这么欢迎,这么期盼了,难道是和容锦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疑惑的眼神先是看向祁盛,祁盛立即表现出一副我很用心的姿态,战凌天又看向眼神微愣的看着他的容锦。

  “首……首长好!”

  被战凌天的视线一看,容锦下意识的就愣了一下,然后又赶紧反应过来,跟着祁盛打了一样的招呼。

  只是容锦一说完,对上战凌天一脸兴味的眼神,她心中顿时懊恼不已。

  真是丢人死了,现在又不是在外面遇到,她就这样穿着病号服,一脸呆滞的说什么“首长好”,想想这幅模样也真的是蠢到家了。

  容锦立即瞪了一眼憋着笑的祁盛,心中微恼,别以为她刚刚没有听到那声嗤笑是谁发出来的,她的耳朵还没聋好吗?

  祁盛本来还想多笑一会的,但是紧接着他就接受到了战凌天冰冷的一瞥,顿时感到一阵寒意袭来,赶紧收起笑容,一脸的正色。

  “咳……那啥,我有点儿事,先去忙了。”祁盛赶紧一脸正色道,然后不等容锦有任何的反应,快速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容锦和战凌天两人,容锦顿时觉得有些别捏,虽然她曾经和战凌天发生过不止一次的亲密行为,但是此时她却只想能够离这个男人远一点。

  容锦知道,战凌天这样的男人,意志坚强,目标坚定,是不会轻易的受到别人的影响的,而且她也不想对战凌天有任何的期待,她现在的目标,只是努力的提高自己的能力,立更多的功,期翼有一天,她也能够加入赤鹰军团。

  “首长,您来的正好,我正有事要和您说。”容锦清了清嗓子,暗暗吸了一口气,一脸正色的看向战凌天。

  战凌天眉心微微皱起,一向锐利的眼神里,此时却有一丝淡淡的疑惑。

  “什么事?”战凌天随意的寻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

  容锦一看战凌天居然在她床边的凳子上坐下,她立即就有些后悔,刚刚没有让人把凳子搬远一点。

  战凌天一靠近,容锦只觉得心跳又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了,她在心中暗骂着自己,容锦你真是没用,不就是和你睡过两次的男人嘛?不就是堂堂首长嘛?不就是气势迫人了点儿嘛,你怎么就这么没用,战凌天一靠近,就觉得空气有些稀薄了?呼吸也有些不顺畅了?

  容锦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点,神情严肃认真,语气沉重的说道:“首长,请您让祁盛回去吧,我不需要他的照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