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没什么联系
落落2019-12-11 19:362,575

  说完之后,容锦终于暗暗的吐了一口气,她还是说了出来,就是嘛,她才不想要和战凌天有更多的联系,更不想让她的那些队友真的认为她和战凌天有什么。

  虽然现在大家已经这样认为了,但是她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她和战凌天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也不想要和任何男人有情感方面的接触。

  更何况,战凌天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容锦心里还是有数的,她根本就不会去肖想她不配肖想的人。

  “不行,你受伤不轻,身边要是没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方便,必须有人照顾,是祁盛照顾的不好吗?”

  战凌天眉头微微蹙起,脸色有些深沉,冷冽的眼神中也充斥着一丝怒意,让容锦心中一惊。

  “不不不,和祁盛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要任何人的照顾,还请收回命令。”

  容锦赶紧解释,她只是不想祁盛在身边而已,可不是想要害祁盛啊,虽然祁盛这个人话有时候是多了一些,但是到现在为止,到也没有做什么让她挑出毛病的举动来。

  甚至容锦觉得,祁盛做的实在是太多了,太细致了,连她下个床,他都立即把拖鞋给摆好,让她十分的无语。

  但是不管祁盛照顾的好不好,容锦都不想要。

  战凌天的眸色一愣,看着容锦这样严词拒绝他的好意,心中顿时也有一丝不舒服,他眼神冷冽的看着容锦,半晌都没有表态。

  容锦可不怕他的眼神,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毫不畏惧的回视着,也表达自己的态度。

  只是容锦面上镇定无比,其实她的手心已经开始冒着微微汗水了。一双秀美明亮的眼睛,虽然在努力的回视着战凌天,但其实她根本就不敢看战凌天的眼睛,只是把眼神放在了战凌天的眉毛上。

  战凌天的眉毛很是粗狂,一根根的很硬的样子,却也并不凌乱。就像是战凌天本人的性格一般,张扬而又不是沉稳。

  容锦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看呆了,忽然听到战凌天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战凌天微微冷淡的声音,也让容锦立即收回了心神。

  “那就谢谢了。”容锦一脸肃然,恭敬的道谢。

  战凌天唇角微微勾起,心中却有些怒意,他特意派他最信任的部下来照顾容锦,她毫不知晓感谢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让他把人调走,甚至还因为对他表示感谢,战凌天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

  容锦轻垂着脑袋,心情略微轻松了一些,只是她等了半天,又不见战凌天有任何的反应,那丝好不容易轻松下去的情绪,又有点忐忑不安起来。

  不过,容锦发现自己竟然对战凌天有些害怕的情绪,顿时又在心中暗骂自己,她这是怎么了?战凌天有什么可怕的啊?她还和他睡过呢?他也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已,会亲吻人,会把人吃干抹净,她还需要怕啥?

  “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要休息了。”

  容锦抬起头,唇边带着喜悦的笑容,一副下逐客令的态度。

  战凌天的嘴角微微动了动,一双冷凝的黑眸中,微微透露着一丝寒意,他眼神冰冷的盯着容锦娇艳的面容,此时只恨不得在她那张倔强的小脸上,狠狠的咬上一口,最好再把她嫣红的唇瓣也给咬破了,看她下次还敢说出如此让他不爽的话。

  想到那双动人的唇瓣曾经给自己带来的美妙感受,战凌天忽然就觉得浑身有一丝热度奔涌而出,盯着容锦的眼神中也渐渐的升起了一丝火热。容锦神色有些紧张的看着战凌天眸中的热度,忽然就觉得一股难言的情潮貌似从胸间微微涌动开来,白皙滑嫩的脸颊上,顿时也升起一股娇艳之色。

  战凌天却毫无预警的站起身体,对着睁大一双疑惑双眼的容锦,动作迅速的靠近,容锦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容锦瞪大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战凌天英俊帅气的面容,脸上的热度更加深了一些。

  不等容锦作出任何反应,就听到战凌天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容锦,有些时候,拒绝别人的好意,未必是一件好事。”

  容锦大眼睛眨了又眨,没有明白战凌天的意思,纤长的睫毛微微的触碰到战凌天的脸颊,让她更加觉得有些无法思考了。

  不待容锦说出什么,战凌天已经快速的直起身体,眼神有些复杂了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容锦呆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战凌天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她顿时恼怒的捶了一下床铺,“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是不需要你的人照顾,我自己都照顾自己这么多年了,哪里需要你假好心了?”

  想到刚刚战凌天话里隐隐含着的一丝不明的意味,容锦的心里就觉得有些有丝不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似的。

  战凌天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警告她什么吗?拜托,她不就是拒绝了他的好意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刚刚结束晚上的特训,皇甫娇就一把拉过林佳兰,眼神微冷的看了她一眼,里面蕴含着深意。

  林佳兰心头一跳,脚步也微微的慢了下来,渐渐地两人都走在了最后,皇甫娇眼睛犀利的看了林佳兰一眼。

  “东西都做好了吗?”皇甫娇的声音压的低低的。

  林佳兰的神情有一丝的犹豫之色,最后还是微微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皇甫娇立即轻笑了起来,“下面,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注意不要被人发现了。”

  林佳兰深吸了一口气,神色间的挣扎也渐渐消失了,她既然已经决定要做,自然也不会再犹豫下去,反而还容易被人发现。

  至于容锦,反正她也不喜欢那个人,凭什么她容锦就能够拥有良好的家世,从小就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即使是她想要进部队,也都是那样轻易的事情,而她却是付出了那么多……

  既然心下已定,林佳兰的眼神也微微透着一股寒意,容锦,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了。

  皇甫娇和林佳兰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计划着什么事情了,她看着林佳兰的神情也慢慢的变得阴沉起来,就知道这件事情定然是万无一失了。皇甫娇嘴角的笑意更甚,眼底闪过一抹深寒和冷意。

  容锦不喜欢整天都待在病房里,所以她感觉身体的疼痛减轻了一些之后,就开始到外面散散步,顺便也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天知道她从来都没有住过这么长时间的院,要不是医院方面说过长官吩咐的,她必须住满一个星期才能够出院,容锦怕是早就待不住了。

  语气天天在这里都快生霉了,容锦宁愿回去自己的分队,和众人一起训练,现在她也就只能站在这里,看着远处训练的人,微微的在心里叹气了。

  “唔……”容锦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一脸的郁闷,“真是的,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会不会真的生霉啊?还是赶紧晒晒太阳好了。”

  容锦脸上的慵懒神色立即收敛,她微微抬眸,看向经过这里的皇甫娇和几个第八分队的女兵,脸色微沉,并未搭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