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无用功
落落2016-09-15 02:003,218

  连监狱的第一天,哪个人不是这样,慢慢的,习惯了就好,习惯了,哪怕是睁着眼睛,也很快就能够睡着了,因为这里的人会慢慢发现,她们闭着眼睛的时候,绝对会比睁着眼睛的时候要开心很多。

  因为闭上了眼睛,她们还可以做梦,还可以幻想着,自己现在是在外面,开心自在的活着,而只要她们睁开眼睛,她们就会发现现实是这样的残酷,即使她们再不想接受,她们也不得不这样没有希望的活下去。

  容锦上半夜根本未曾睡着,一直到了下半夜,她才迷迷糊糊的一段时间,然而她的脑海里依然是一片模糊不清,心绪也十分的不稳定,即使在睡着的时候,她秀美的脸上,依然是浓眉紧蹙,思绪不安。

  第二天一早,容锦在起床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尽管一夜都没有怎么合眼,容锦依然保持着神志清醒,只是身上的疼痛经过了一夜之后,却感觉更加深刻了。

  大新姐在醒过来之后,看着旁边叠的整整齐齐的方块,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她随意的扔下一个东西过去,然后又随意的叠好自己的被子,这才一副懒洋洋的走开去了洗手间。

  因为容锦还没有定罪,她并不需要和众人一起出去劳动,在吃过简单的早饭之后,容锦就被狱警单独带回来监狱里关着。

  容锦也知道她根本就从狱警嘴里问不出来任何事情,她也不做这样的无用功,而且看着前方带路的那个狱警,正是昨晚上当众点出她身份的人,容锦可不认为,这个人是无意的。

  “进去!”

  容锦在狱警的推攘下,毫无预警的被推进监狱,因为身体昨天被踢打的痛疼很是剧烈,容锦的嗓子里微微发出一声冷哼,她立即回头看向门口的狱警,神情中带着一丝怒气。

  狱警神情冰冷的看着目光灼灼的容锦,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微笑,然后得意的扬长而去。

  容锦只觉得,在这里的人,一个比一个更加不正常,不管是被关着的人,还是看守的人。

  也许真是因为这里关着的都是最凶恶的罪犯,很多穷凶极恶的人,都会被关到死为止,自然行事更加没有什么顾忌了,而看着这些人的狱警,也是性格凶狠之辈,否则哪里能够制住这些人?

  容锦神色痛苦的走进去狭小的房间,眼睛一扫就发现通铺上面唯有自己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就像是她以往在宿舍时一样。

  那样整齐的被褥,混在周围凌乱的床铺中,还真是显的十分的刺眼,容锦的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真是想不到,她容锦竟然也会有进监狱的一天,她甚至刚刚还把自己和那些真正的罪犯想比较,当真是好笑,她容锦堂堂正正做人,努力的为国家为人民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她为什么竟然会在这里?

  容锦怎么想都不明白,更是不甘心,若是让她知道到底是谁陷害的她,她一定不会放过对方的。

  忽然,容锦的眼睛在扫视到她被褥旁边的一个小盒子时,立即感觉有些惊讶。她走过去拿起盒子,怀疑的打开之后,立即闻到了一种中药的味道。

  容锦眼睛一亮,这个味道和之前祝岚嘉给他们配的治疗的药的味道非常的相近。

  祝岚嘉当时配好药之后,他们十二分队的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个药容锦也用过很多次,自然很是清楚那个味道。

  而眼前的这个药瓶竟然味道如此的相近,容锦立即就明白过来,肯定也是疗伤的药物,只是是谁放在她这里的呢?

  容锦看着旁边大新姐的床铺,立即就明白过来,以华姐那几个人对她的痛恨自然不可能给她任何药物的,而且另外两个一直都低调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人想必也不可能的。

  把药膏轻轻的涂抹在手臂上,容锦立即觉得一丝微微熟悉的清凉感传来手臂上的刺痛感觉也好了很多,她的脸上总算是露出到这里之后的第一个笑容。

  容锦在监狱里一边养着伤,一边还不停的被政治调查科的人时不时的叫出去接受审讯,每一次容锦都盼望着那些人能够拿出什么确切的证据,但是那些人只是一再的逼着她坦白,可问题是,她根本就没有做的事情,她自然没有什么好坦白的。

  审讯科的看容锦的脾气硬,也想了各种不同的办法,可是容锦绝对不会因为任何身体和心理的打击而屈服的。

  “容锦,你不用在强抗着了,还是赶紧从实招来,把你都是怎么和线人联系的,然后怎么传达消息的,都给我一一的坦白!”

  审讯室的声音早已经不是当初容锦刚刚进来这里的那个人的声音,然而每一次换了一个人,光是听到那无孔不入的越来越冷酷的声音,容锦的眉头也都没有皱一下。

  “说了我是被诬陷的,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出卖国家的事情,又怎么跟你们坦白?”

  容锦的语气虽然越来越缓,但是她的声音中一直都带着不屈服的倔强,让审讯室的人也越来越失去耐心。

  “容锦,你若是再如此固执,拒不认罪,我们可还有无数的方法对待你,与其受罪,最后还是要说出来,你还不如现在就坦白,还能少受点儿罪。”

  审讯室里如今早就不是只有容锦一个人,在容锦接受审讯的同时,她的身后也一直都站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人。

  两人一脸的凶狠之色,听到审讯室里的声音,他们也再次朝着容锦走去。

  容锦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此时里面充满了愤怒,狠狠的盯着朝着她走过来的两个人。

  就是这两个人,在这几天一直都想尽了办法折磨着她,想让她口中吐出他们想要的答案,但是容锦一次都没有屈服过。

  身体的疼痛也好,精神的折磨也罢,她容锦都不会有任何的惧怕,她也绝对不会认下自己根本就没有做过的事情。

  待在这里的容锦,根本就一点儿都得不到外面的消息,她也不知道,外面有一群人,这些天也都是担心的要死。

  自从那天容锦当着萧景风和祝岚嘉的面被政治调查科的人给带走之后,萧景风立即就回到了自己家里,想要通过家里的关系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祝岚嘉也在第一时间找到十二分队的所有成员,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十二分队的所有人立即就惊呆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们都十分相信自己的队长,立即就去找到上面的人,想要为容锦说话,然而这次的事情十分的机密,上面根本就不听他们这些人说的任何话,只是告诉他们,一切事实,自然会有政治调查科的人会调查清楚的,若是容锦真的是冤枉的,政治调查科的人自然会还容锦一个清白的。

  十二分队的人想要再说些什么,就被上面的人一个干涉军务的事情给赶走了,众人无功而返,心中更加的担忧起来。

  容锦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这些队友比十二都清楚,她一心一意的辛苦训练,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那些任务会有多么的困难,她做着各种周密的计划,而计划最危险的环节,她这个队长总是会揽在自己身上。

  可以说,他们这个特种兵第十二分队,要是没有容锦的带领和冲锋陷阵,根本就不可能立下那么多的功劳,这样一个一身正气,为国为民的容锦,又怎么可能会通敌卖国呢?想也知道这背后肯定是有什么猫腻。

  “现在情况到底如何,我们根本就一点儿消息都得不到,找上面的人,他们竟然说我们再闹下去,就要给我们记过!简直是太过分了!”祝岚嘉一脚狠狠的踢向一边,语气十分恼火。

  季梦双的眼睛都快要急红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的队长容锦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那些政治调查科的人也真是过分,竟然连人都不让我们见一面,真是不知道现在队长在里面怎么样了?会不会被人给欺负了……”

  季梦双一想到容锦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心中就更加的着急了,她的眼睛微微泛着红色,一张樱桃小嘴也被她死死的咬着,她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眼泪流下去会影响其他的队友。

  轩辕朗的拳头狠狠的握紧,浑身的肌肉也呈现出一种爆发的趋势,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政治调查科那里,狠狠的把那些人揍一顿,只要能够让他们见到安然无恙的队长就好。他的拳头握紧又松开,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最后,轩辕朗从怀中拿出一个手枪,不停的拆卸又安装上,只是他的脸色阴沉着,每一次安装好之后,他都会对着前方无人的方向,模拟着狠狠开枪的姿势,仿佛这样才能够发泄一些他心中的怒火。

  “也不知道现在容姐姐怎么样了?”陆宇城的嘴巴死死的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此时也是满脸的愁苦和心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