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防线
落落2016-09-15 02:003,171

  容锦心中一寒,她刚刚已经拼出浑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逃脱了众人的踢打,现在即使身上再痛,再没有多少力气,她也不会任由这些人殴打和摆弄。

  既然政治调查科那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查出来事情的真相,更有甚者,可能不等真相查出,容锦在这里就没有办法或者待下去了,但是容锦也绝对不会因为就跟任何恶势力低头。

  容锦神色镇定,眼睛紧紧的盯着包围上来的几个人,心思运转的十分迅速,她在计算着怎么样才是最好的出击和防备路线。

  华姐嘴角带着恶劣的笑意,眼看着离容锦就只有最后一步的距离,而她的拳头也早就准备好要再次攻击容锦。

  “住手。”

  忽然,监狱里响起一声冷漠淡然的声音,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华姐和其他几个人有些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向出声的地方,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

  “大新姐,这个女人,可是我最痛恨的军人……”华姐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甘心,她的手臂依然举着,但是到底没有直接再动手。

  至于和华姐一起教训容锦的其他几个人,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很快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几个人迅速的就离开了容锦的身边,再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容锦脸色微讶的看向之前出口制止的那个人,正是一进来房间就走到最拐角的床铺上坐下闭目养神的一个女囚犯。

  此时容锦才看清楚那个叫做大新姐的人,长相竟然很是清秀,但是仔细一看,她的脸上却带着微微的戾气,浑身也是透露着一种让人不敢轻易招惹的气息,刚刚因为光线的问题,容锦竟然没有发现。

  而且照着其他人对着这位大新姐的态度,容锦立即也猜测出来,这个人,恐怕才是这个监狱里的大姐大,就连之前那样凶狠毒辣的华姐听到她的话都不得不停下来,可见这位大新姐在这里的地位绝对不容小觑。

  “还不快点睡觉?都几点了?”大新姐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然而她的话却让听着的人都心中一寒。

  华姐的脸上依然带着不甘心的神色,但是她却很是顾忌着大新姐的话,闻言之后,她也不得不收回揍向容锦的拳头,然后神色阴狠的瞪了容锦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容锦对于这样突然的变故很是不解,但是她在这间监狱里的危机今天应该是过去了吧?

  她的眼神微微看向那位大新姐,却发现对方眼睛沉静的看了她一眼,很快就转过了头,继续闭目养神起来,根本就无意和容锦说任何话。

  监狱的里其他人因为大新姐发话了,也都纷纷收拾了一下就躺下了。

  容锦靠着墙壁狠狠的呼吸了好一会儿,她才感觉到身体的力气好像是恢复了一点,她的视线在看上之前在打斗中被踢得乱七八糟的物品,秀眉深深的皱起,却还是强忍着身体的痛疼,一个个的捡了起来。

  这间监狱里本就带着一个卫生间,容锦一走进去,立即就皱起了鼻子,实在是太难闻了,绝对不比她之前待过的垃圾堆里的味道好到哪里去。

  可是容锦也不知道,她还会这里待多久,就算是环境再糟糕,此时的她也必须接受。

  容锦屏住呼吸,简单的刷牙洗脸之后,立即走了出来,这才看到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一个简单的长桌子,上面放着凌乱的杯子,她把自己的东西放到上面,然后视线在看到桌子底下放着的暖水瓶时,立即闪过一丝亮光。

  这是容锦在进到这里之后,唯一感到欣喜的地方,她的嘴唇早就在之前的打斗中开裂了,此时上面微微的刺痛着,她刚刚刷牙的时候碰到也是一股钻心的疼。

  此时终于看到有水可以喝,容锦也顾不得她现在只有这一个刷牙杯子了,立即拿出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水。

  水瓶里的水只是温的,容锦也顾不得是什么时候的,到底开没开,立即一口饮下了一杯,却还觉得不够,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又是一口饮下大半,容锦终于觉得嗓子好受多了。

  容锦的眉头依然微微皱着,娇艳美丽的脸上,此时也因为痛疼而纠结在一起,她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有水喝,可以是这么一件让她觉得兴奋的事情,还当真是讽刺的很。

  忽然,房间的灯毫无预警的灭了,容锦眼睛一眨,就看到整个房间都暗淡下来,但是因为门外走廊的灯光照射进来,容锦稍微适应了一下,也能够看到房间里的状况。

  一口喝下杯中剩下的水,容锦这才抱着她薄薄的被褥走到通铺那边,她明亮的黑眸一扫过去,就发现其他的地方都睡满了人,也只有在靠近拐角的地方,微微露出一点儿空间。

  而拐角的最里面,正是之前为容锦说话的那位大新姐,容锦并不认为这位大新姐会是一个简单的人,起码她能够让华姐那一群穷凶极恶的人乖乖听话,就说明她的武力值,怕是这里最高的。

  毕竟这里的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或者智慧什么的,她们认的只有硬拳头而已。

  容锦神色微动,对着这个大新姐也生出了一丝忌惮,但是现在她别无选择,而且刚刚这人还为她说过话,按理说,最起码这人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想通这一点,容锦也不再犹豫,神色坚定的把自己的被褥放在了大新姐的旁边,然后躺了下来。

  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容锦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现在也依然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她唯一能够猜测的就是,应该是有人故意陷害她的,却怎么都想不通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她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谁,让对方能够这样的对付她。

  容锦的眼睛根本就无法闭上,她瞪着一双大眼睛,深深的盯着上面低矮的墙壁,神色露出微微的痛苦和煎熬,她真的很想立即为自己洗脱罪名,然而现在她却无能为力。

  忽然,容锦听到旁边的大新姐翻了个身,她眉间微微一动,猜测大新姐应该还没有睡着,于是就轻轻的转过头去,对着大新姐的方向,轻声说了一句,“之前的事情,谢谢了。”

  容锦等了一会之后,大新姐那边才幽幽的传来一句,“别吵我睡觉。”

  大新姐的口气还是一惯的冷漠淡然,但是容锦听着,却感到一丝暖心,不管这个大新姐之前为什么会出口制止华姐她们,但是她帮助了自己是事实。

  不然的话,得罪了那个狠毒的华姐,容锦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会遇到什么更严重的后果了。

  现在她的身体的疼痛依然很是明显,但是看着大新姐依然闭着眼睛的样子,容锦的心里也稍微放下了一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通铺只留下大新姐这边的位置,但是按照这位大新姐的性格,想必晚上不会有人会因为想要教训她,而打扰到大新姐的睡眠,这样一来,容锦今晚还是可以睡觉的。

  大新姐在容锦的脸侧过去的时候,忽然眼睛微微的睁开了,她的眼睛其实很大,眼神也晶亮晶亮的,和她脸上的戾气一点儿都不搭,但是这样冲突的感觉,却是真实的在她的面容上浮现着。

  之前看到这个容锦被华姐她们围起来的时候,大新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们这间监狱里的情况怎么样,她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一般凶狠毒辣的人,根本就不会关在这里的。

  开始看到容锦的时候,其他人想必还以为容锦和她们一眼,也是什么杀人犯,走私犯之类的,却不想那个狱警揭穿了容锦的身份,顿时就被华姐那些人给嫉恨上了。

  大新姐这些年在监狱里遇到过太多不同身份的人,军人这个身份对于她来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她任由着华姐她们的行动不去理会,却不想这个容锦被揍的那么狠那么惨,竟然一声都没有吭。

  容锦脸上的正气之色和眼底的倔强不服输,想必也是更加激怒华姐她们仇恨的因素,而熟知华姐心理的大新姐也看出来,华姐当时的心智都有些混乱,是真的起了要杀了容锦的心思的。

  虽然华姐会不会因此被判更重的罪名,或者直接枪毙,根本就不在大新姐的关注之中,但是在看到容锦眼神里的坚定和倔强的时候,大新姐鬼使神差的,就出了声制止华姐的行动。

  刚刚听到容锦的道谢声,大新姐还觉得有些新奇,这个人的声音很是诚恳,大新姐一听就听出来了,她心中也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要知道,以她在这监狱里的地位,自然也是靠着拳头一点点的拼出来的,她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真诚的对她道谢,难道这个人不知道,这监狱里根本就没有好人吗?

  大新姐的眼神微微看到容锦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盯着上面,她心中冷笑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