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北以2017-11-16 14:112,773

  羽笙这一睡便直接睡到了正午时分,金色的阳光穿透窗帘缝隙,洒进来细碎一束,整个房间都被晃的一片澄亮。

  她掬了捧凉水拍在脸上,彻底清醒过来,昨晚那个穿插在半梦半醒之间的剧场,她自认为已经被这漫长的八个小时消磨干净,不会再对自己造成任何干扰。

  倏地又想起床头柜那个保温杯,她顾不上擦掉脸上的水渍,直接折回去,将那杯子扔进了垃圾桶。

  这半夜喝水的习惯,因为他记得,真是都想戒掉了。

  简单的洗漱之后,羽笙从冰箱拿过酸奶和面包,准备早餐午餐一并解决。

  正小口咬着面包,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盛安安是有羽笙公寓钥匙的,猜着这个点应该也是她,便直接含糊地说了声,“自己进来。”

  盛安安风风火火地拎着麦当劳的手提袋推门进来,一进房间就发现屋里黑乎乎的像是和外面隔开两个世界,她二话不说,换了拖鞋直奔阳台,将客厅的窗帘通通拉开束好。

  幽暗沉静的客厅一瞬间被光线点亮,好像终于有了点烟火气息。

  羽笙一时无法适应强光照耀,抬手拿手背盖住眼睛。

  “咖啡,汉堡。”盛安安坐到羽笙对面,从手提袋里取出食物一股脑堆到羽笙面前。

  羽笙垂下手,摇摇头,继续啃着手里的面包片,安静地看着她。

  “昨天不还说想吃吗?”盛安安斜了她一眼,“姐可是违背了你的健康食谱昧着良心给你买的。”

  鬼都知道她是为了昨晚撞车的意外在朝羽笙示好。

  羽笙没理这茬,慢悠悠地嚼着面包,本是甜香的麦芽糖似乎现在也是索然无味,但仍旧还要一口口的吃着,就像是,为了维持生命所需,必须要吃一样。

  盛安安才不会自己主动撞枪口,她拿起汉堡大快朵颐,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羽笙瞎掰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道消息,直到她解决了手里的汉堡,捞过那杯咖啡,终于听到羽笙迟来的质问:“盛小姐,昨晚的事情不要解释一下吗?”

  盛安安动作一僵,很快便挤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看向羽笙,“你是问追尾还是问那个谁呀?”

  “按照顺序,都说一遍。”

  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昨晚究竟喝了多少,是怎么被拖上了车,又怎么回的家,只知道半夜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身边坐着的那个人。

  盛安安先喝下一大口咖啡壮胆,这才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说,“昨晚回家的时候临近十字路口我手机响了,然后就踩下刹车接电话,结果才刚把车刹住就被追尾了,然后我一想这可是咱们刚提了两天的新车,一定不能轻易放过那个肇事者,就气势汹汹的下了车去找人家理论,然后,我发现人家的车,”说到这里,盛安安瞬间变成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瘫进椅子里,哭丧着脸说,“是保时捷,卡宴。而且啊,临时急刹车被追尾,前车是要负次要责任的……”

  羽笙面色平静,搭在下巴上的指尖轻轻敲了两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然后那个人刚好路过,就把你带回家了。”

  盛安安一看羽笙听完那些她最关心的问题后脸色竟然无波无澜,自然后面的事情就一句话带过了。

  殊不知,羽笙想听的其实是后面被她一句带过的事情。

  盛安安自认关于昨晚的种种事故已经解释完毕,羽笙的情绪也相安无事,便捞过咖啡继续往嘴里送去。

  “我只说一遍,安安,以后我与他,连陌生人都算不上。”

  盛安安一口咖啡刚滚过喉咙,听到这句话猝不及防被呛了一下,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伸着两根手指边咳边保证,“明白,明白。”

  心里却暗暗嘀咕,这句话的语气明明和昨晚景颜说话的语气简直如出一辙………虽然一个是肯定,一个是否定。

  盛安安喝完剩下的半杯咖啡,开始跟羽笙提起下午要约见的那位大佬。

  “昨天追尾的那个男人,和咱们的工作没准以后还能有联系呢!”盛安安又从包里翻出昨晚那张名片递给羽笙,名片表面被雨水淋过,变得皱皱巴巴的,不过也不影响看清上面的文字介绍。

  “欧晨,半度广告传媒总裁。”羽笙照着名片重要信息念了一遍。

  盛安安用力点点头,表情格外认真:“待会咱们一定好好表现,没准以后这也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资源,我已经调查过了,这家公司近两年发展势头特别猛,好多国际大牌的代言都是找他们公司拍的,”说到这,盛安安表情一变,又开启卖萌模式,“如果这才追尾真的认定是咱们的责任,大不了我一年,”

  “赔偿的事情待会去了再说,”羽笙直接打断她,微笑抬起头来,眼神却是骤然一冷,带了几分训斥的意味,“一年的工资不要了?这句话我也听你说了上千遍了。我还真想狠心扣你一次,看看你家那个陈一宁还怎么心安理得在家打游戏!”

  盛安安赧然,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和欧晨定在下午三点钟碰面,羽笙吃完东西便去洗了澡,没有通告的时候她一般是不化妆的,因为皮肤角质层太薄,一个不留神就会过敏泛红,尤其是换季的几天,更是需要格外注意,擦完基本的水乳后只化了淡妆,将将两点钟,便拿了包,两人一同下楼。

  室外阳光明媚,天空湛蓝的像是一副水墨画,云彩淡薄,迎面有微风吻过脸颊,带着属于秋天的温凉,就连聒噪了整个夏天的蝉鸣都不知不觉消失了。

  羽笙抬头望向天边,大脑有些放空。

  盛安安先行一步,摁开车锁,对面一辆黑色的特别不起眼的桑塔纳便响了一下。

  羽笙:“…………??”

  她诧异地看着盛安安格外自然的绕去副驾驶拉开车门,点着下巴朝她示意。

  “咱们的小TT还没修好呢,人家加班加点的也得明天才能取,凑合一下啦!”

  羽笙无奈扶额:“盛小姐,能找到这辆看起来颇有年头的车也是难为你了。”

  盛安安干笑了两声赶紧启动车子离开。

  到了约定的咖啡厅时不过才两点四十。

  羽笙看时间还早,正打算说先在车里坐会儿再下去,就见盛安安神秘兮兮地指了指自己旁边,她扭头去看,就见一辆黑色路虎停在她们隔壁车位,先不说两辆车的高度差距,单是气势就被对方压倒一半,驾驶室的车门从里面推开,一个身材欣长,面容冷峻的男人矮身下来。

  盛安安看着那两条逆天大长腿咽了下口水,在羽笙耳边小声说:“大概,百分之九十九,应该,就是他了,如果我搜到的资料没有出错的话。”

  在欧晨感受到这盛安安格外炽热的目光注视,扭头看过来之前,羽笙已经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揉了下盛安安的头:“别怕,没什么的。”

  盛安安还在对着欧晨那张典型的禁欲系总裁脸犯花痴,表情微滞。

  意料之中,欧晨已经注意到她们,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的同时,羽笙也转过看去,嘴角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客套而疏离。

  男人微勾起嘴角:“羽小姐,我是欧晨。”

  “你好,羽笙。”羽笙抬腿迈下去,礼貌地伸出手。

  欧晨轻握一下她的指尖,一触即离:“进去聊?”

  羽笙说:“好的。”

  盛安安从驾驶室绕过来,有些兴奋地拉住羽笙的胳膊,小声嘀咕,“这个欧总好帅的,声音也这么好听,我昨晚竟然没发现。”

  的确,昨晚只顾得紧张她一年的工资了,哪还有心情欣赏美色?

  羽笙偏头瞪了她一眼,让她淡定一点,然后跟在欧晨身后往咖啡厅走去。

继续阅读:Chapter 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笙入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