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北以2017-11-19 13:363,025

  羽笙睡到半夜的时候喉咙干涩的难受,她撑着身体爬起来,靠在床头,借着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从床头柜摸到保温杯,然后咽下几口温水,这才得以缓解。

  太阳穴突突的疼着,她拿指尖摁了摁额角,又闭上眼睛缩回被子里。耳边隐约传来雨滴打在窗子上细碎的滴答声,听不真切,也只是几分钟,便又重新进入梦乡。

  房门被轻轻推开,景颜放缓脚步走进房间,把那保温杯的盖子盖好,实现落到床上睡着的一小团上,羽笙呼吸清浅,眉心微锁着,似乎睡的并不安稳。

  景颜小心地坐到床边,将搭在羽笙身上的薄被又往上拉了拉,一直盖到只剩一张白皙的小脸露在外面。

  手指刚要松开被角,羽笙却感受到什么一样,突然翻身面向他的方向,下巴也与捏着被角的手指微微擦过,前者温热,后者微凉,这轻微的一下触碰却让景颜身体一僵,手掌顿在原地,心脏一下就收紧了。

  明明只是四年,可为什么,此刻却觉得这段时光竟漫长到恍若隔世一般。

  羽笙梦呓般轻轻叫了声“景哥哥”,景颜凝了下神,似乎是确定了下方才的那三个字,随即便弯起唇角,脸色也舒缓下来。

  手刚想伸回来,一离开被角,就被羽笙追过来的小手准确牵住了一根手指,然后带着那只手心压到自己脸颊上,带着些霸道和小无赖。

  好在掌心的温度比手指高了一点,不至于与她的皮肤温差过大,景颜安静看着她,没有动作,任她将半张脸都紧紧埋在自己手心。

  原来这个习惯,她还记得。

  像是瘦了不少,和广告写真中看到的一样,整个脸蛋一点肉感都找不到,小到真的像是他一只手就能盖住,像极了十年前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瘦瘦小小的她。。

  窗外的雨一直淅淅沥沥没有停下,已经比前半夜小了许多。雨滴打在窗玻璃上发出轻微的滴滴答答声,不急不缓,伴着沙沙的秋风吹动楼下院子里那颗柿子树的声音,竟也搭配的十分好听。羽笙就这么抓着他的手腕,清浅的气息打在手心,带着微微的痒和热度,让他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一下子活了过来。

  何曾想过,分开四年,他对她的思念,竟是近乎渴望?

  “景哥哥。”过了许久,羽笙好像梦到什么,又轻声低喃了一遍。

  “嗯。”景颜低低的应了一声,似乎只一个字也能听出隐藏不住的笑意。

  羽笙像是听到了,埋在他手心的小脸轻轻蹭了蹭,她再次开口,带着一丝不确定,声线微颤,“景哥哥?”

  “我在,歇儿。”景颜轻声应她,另一只手帮她将滑落下来的碎发捡到耳后。

  羽笙倏然坐起身,很慢地深呼吸一次,警惕地看着来人。

  她微眯起眼睛,让自己迅速适应黑暗。

  是了,真的是他,那个刚刚在她梦中出现的少年,那双穿透黑夜与她对视的眼眸,她很轻易就能认出,那是属于他眼底的清辉与光华,也只有他,能让她一眼便记住,然后再也忘不了,这些年,饶是看过世间韶华,也只有他而已。

  那些早已尘封的记忆在一瞬间被解开封印,浪打礁石般纷纷涌了出来,直涨在她满心满口,叫她几乎无法呼吸。

  她用力咬着嘴唇,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能哭。

  至少,不可以在他面前。

  她全部的抗拒都被景颜尽收眼底,他心口一紧,疼意立马蔓延了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

  “歇儿,我,”

  羽笙强势和决绝地打断他:“出去!”

  景颜眸光瞬间暗下去,他抿起嘴,朝她伸出一只手,低声说,“歇儿,我们需要聊一聊。”

  羽笙刻意压住哭腔,开口时声音都哑了:“对不起,你可能找错人了,我叫羽笙,跟你也没有什么可聊的,请你出去,这是我家,请你认清现实,你现在对我来说,连陌生人都不算。”

  景颜用力闭上眼睛,一夜未睡的倦意让他脑袋疼痛欲裂。

  “如果你还是不肯出去,我只好报警了!”

  景颜张了张嘴,喉间那些百转千回的语言出了口,却只有一句:“我们之间,难道只剩这些了?”

  羽笙拼命含着眸底已然要滚落的泪珠,冷声反问,“钱太少吗?如果是这样,我明天打给你。”

  景颜沉沉地看着她,低声说,“这四年,我没有离开,只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羽笙冷笑一声,似乎真的没有丝毫动容:“消失。”

  听到防盗门锁“咔嚓”一声轻响,她终于放下了所有防备大声哭了出来。

  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怎么都没想到竟是这种情形。

  明明已经过了那么久,可他却还是这么轻易就扰乱她已经固守起来的心智,究竟是她还不够决绝,还是他在心底扎根太深?

  羽笙摇摇头,暗骂自己一句可笑,迅速擦一把眼角,走到窗口拉开纱帘。

  景颜的车还停在楼下,挡风玻璃被雨水浇花,划开着凌乱的斑驳。

  他取出一根烟点燃,曲肘抵在车窗上撑着额角,眉眼间皆是浓浓的倦色。手机又亮了,他扫一眼那个名字,皱起眉直接划下挂断。

  仿佛突然感受到什么,他猛地抬头,正对上她的视线,隔着这细密的雨帘,什么都看不真切,他却偏偏被这淡漠的视线撞进心脏。

  对视不过几秒,羽笙一把拉过窗帘,重新回到床上。

  她这才发现房间一直没有开灯,床头灯打亮,调成温暖的橘光,羽笙找到手机,看一眼时间,已是凌晨四点。

  羽笙懊恼地皱起眉,自己究竟是喝了多少,为什么现在一丁点记忆都找不到了?

  她打开通讯录,找到盛安安,编辑短信:

  【明天的通告都推了,休息,你睡醒之后麻利滚过来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手机才刚扔回床头,羽笙正准备躺回床上,盛安安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祖宗,你没事吧?那个……景颜走了啊?”电话那头的盛安安有些语无伦次。

  听到那个名字,她刚平复下去的心绪像是又被扔进了颗石子,瞬间泛起层层涟漪。

  羽笙捏了捏眉心,很认真地说:“恭喜你,快被炒鱿鱼了。”

  “哈哈,”盛安安干的不能再干的笑了两声,嫌弃道,“祖宗,这句话我都听你说了上千遍了,已经毫无杀伤力了好么。”

  “呵呵,”羽笙倒也不愠不恼,她从床头柜拿过保温杯咽一口水进去,干涩发紧的喉咙被湿润舒缓一些,她继续慢悠悠地说,“盛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这次,你碰到我底线了。”

  对面的盛安安终于意识到事态严重性,收起不正经脾性,正色道:“祖宗,你来真的啊?不至于吧,咱们这么多年的好密友了不至于为了个男人这样吧?”

  没等羽笙继续说话,盛安安又是一阵哀怨:“昨天我出门一定是撞上了什么脏东西,为什么这些事情一下子全都赶我身上了?”

  羽笙突然想起什么,拿开手机确认一眼时间,四点刚过几分,她疑惑地问:“你怎么还没睡?我的短信应该不能吵醒你。”

  “陈一宁折腾我大半夜,刚躺下你的短信就来了,”盛安安刚说完又觉得好像话有偏意,立马紧张地解释了一句,“此折腾非比折腾,你别想歪了啊,是陈一宁胃病犯了,现在刚不疼了。”

  羽笙无奈地笑了,心想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呢。

  宿醉后的困意再次袭来,她掩嘴打个哈欠,又把短信的内容重复了一遍,“明天的通告先推了,休息一天。”

  盛安安赶在她挂电话之前着急地说:“通告是可以推的,但是有件别的事情必须明天解决。”

  “嗯?”

  盛安安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说:“我昨天晚上紧急刹车,然后被一辆卡宴追尾了,对方说,明天……啊不对,应该说是今天再详谈具体的赔偿问题…”

  “哦,”羽笙随手关掉床头灯,扯过被子给自己盖好,淡淡道,“那就明天下午,你提前约好人,过来接我。”

  盛安安:“…………??”

  她不敢确信地看着被挂掉的手机,实在费解羽笙听完这些后为什么可以这么平静,是她刚刚忘记给保时捷卡宴划重点,还是羽笙没有听清事情缘由是因为她紧急刹车啊喂?!

  盛安安摇摇头,这怕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继续阅读:Chapter 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笙入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