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北以2018-10-14 07:443,442

  羽笙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终于得以逃离那个令人窒息的包厢。

  盛安安紧随其后跟了出来,担忧地皱起眉头:“要不然算了吧,我看那个韩总根本就没打算把代言签给我们,你看你被他们灌成什么样了,你在这等着我,我回去随便找个借口推了这局,马上就送你回家。”

  羽笙抬眸,与镜面中的自己对视,那双眼睛安静到像是一潭死水,任谁砸进去,都再也泛不起涟漪。

  她就快不认识这样的自己了。

  她摇摇头,勾唇笑了,看向站在一旁满心焦虑的盛安安,轻声说:“酒都灌一半儿了,现在放弃算是什么事?拿下这个代言我们存款是不是就这个数了?”她说着话,伸出手朝盛安安比划了一个数字。

  盛安安欲言又止,眉头皱得更深,无奈地叹一口气,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羽笙认真地洗了手,借着指尖的凉意用力摁了摁额角,还好心情地捏了捏盛安安那张沮丧脸:“不至于,这才哪到哪,没什么的,相信我,你接下来就负责把我安全送回家,嗯?”

  盛安安苦着脸点头应下。

  羽笙转身走出洗手间,不知是不是酒意上头出现幻觉,眸底仿佛一个黑色身影一晃而过,速度快到来不及捕捉。她揉了揉眼睛,眯眼看向楼道拐角的方向。

  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可为什么,她的心脏好像被无形中一根线牵扯住一样,微微疼了下。

  羽笙怔了下神,又用力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 “看来我真是喝多了。”

  “刚才,”盛安安张了张嘴,神色复杂,羽笙一个踉跄没站稳,盛安安立马紧张地搀住她,“待会真不能喝了,再喝我就该遭殃了。”

  “那个人,”羽笙再次迷茫地望向楼梯拐角,自嘲般笑了起来,开口时声音已经发飘,“我大概是认错人了,我竟然还有多余的心思去认错人,安安,这酒怕是没喝到位,我得回去再喝两杯。”

  盛安安:“…………”

  离开会所的时候外面正飘着不小的秋雨,空气中弥漫着属于秋天的湿冷,盛安安颤颤巍巍地撑着伞,单手搂住醉的不省人事的羽笙,将她揽在肩头,一步三晃地走向对面街口那辆红色小TT。

  小心翼翼地把她塞进副驾驶,调好椅背角度,盛安安俯身过去给她系安全带时,听她口中梦呓般反复念着一个名字,音节虽模糊晦涩,可盛安安根本无需经过大脑,也知道羽笙口中那人是谁。

  她叹着气钻出来,看了眼身后不远处的路口暗处,用力地跺了跺脚,觉得自己都快憋出内伤了。

  窗外的雨似乎不仅没有停下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随着雨刷循环交融又分开,挡风玻璃之外的事物看的仍旧不太真切,像是蒙了雾的镜头,只能通过那抹微弱的暗红色尾灯来大概猜测与前面一辆车的距离。好在这种天气路上的车辆并算不多,大多都在遵纪守法地龟速滑行着,但盛安安本就有些散光的眼睛此刻却是眯的丝毫不敢松懈。

  朦胧中,前方路口的绿灯已经开始转黄,心急如焚的盛安安估摸了下和前面那辆白色私家车的距离,咬住后槽牙,踩下油门打算急速冲刺一把,谁曾想,脚才将将踩下去一点,一直安静如鸡的车厢里忽然轰炸起一阵强劲的手机铃声。

  盛安安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倏地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四肢也不可避免跟着僵了一下,然后才慢了一拍去踩下急刹车,车身猛地朝前一窜,又立时刹住。

  距离紧急刹车前后几乎只间隔了两秒钟,盛安安还来不及喘匀一口气,车身就被一道来自后方的力度撞了出去,力度不大,震感却也不容忽视。

  盛安安“卧槽”一声,脸上血色顿失,揉了揉磕在方向盘上的额头,直接拉开车门下去,气势汹汹,嘴里忿忿着:“这是我们昨天新提的车!连保险都还没来得及上!”

  盛安安率先跑到车尾观察爱车伤势,红色小TT的屁股已经被撞得凹进去了一大块。

  她心疼的要命,双手叉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过身打算跟肇事者好好理论一番,白眼翻了一半瞧见对方的车标时却又生生打了个寒颤。

  保时捷……卡宴…………

  盛安安:“…………??”

  脑袋警铃大作的同时,她忽然想起来,刚刚是自己半路临时加速,又踩得紧急刹车,没有任何的不可抗拒力…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种情况,应该是前车也要负次要责任……

  至于保时捷卡宴的次要责任,怕是足够她们买辆全新小TT还是最高配的了吧?

  赔偿事小,万一她们还惹上了什么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盛安安被自己这些浮想联翩的念头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方才想要找人叫嚣发泄的气势顿时跑去了九霄云外。

  对方车门终于打开。

  一个年轻的男人出现在盛安安视线中,那人身材欣长,气质上乘,周身一套精致的黑色西装,只一眼望去便看得出价格不菲。

  而且人家打了伞。

  盛安安只顾得出来找人理论,连伞都没打,此刻待了也就不过一分钟,浑身却也快被淋透了。

  “前面,”男人微微扬了扬下巴,不紧不慢地说,“好像没到停止线吧?还有,你的刹车灯大概出故障了。”

  盛安安心虚地转过身看了眼,目测她的爱车距离路口的停止线也就还有七八十来米吧?这还是保守估计,最主要的,为什么刹车灯没有亮!

  这么想着,盛安安觉得自己更冷了。

  “可是你追尾了是真的啊。”盛安安有气无力地嘟哝一句,连对方的眼睛都没敢看,甚至说完后连她自己都觉得理亏,默默地看了眼保时捷那个金光闪闪的小盾牌,她吃力地咽了下口水,继续小声嘀咕,“万一我前面刚好还有两辆车呢,你就是算追尾了。”

  对面男人脸色清冷,近乎看不出表情,闻言似乎来了点兴致,轻轻挑了下眉,低声说:“没有万一。”

  盛安安:“…………”

  她大脑一片空白地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进行,迎面就在这时忽然闪过一道刺目白光,盛安安眯起眼睛,看清那辆车的车牌后整个人瞬间复活。

  “歇儿呢?”

  景颜撑开一把黑色大伞,举过盛安安头顶,为她挡雨的同时也刚好隔绝了站在她对面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

  盛安安终于得以喘了一口气。

  景颜皱眉,又纠正了下刚才的话,低声问:“羽笙,她在车里?”

  盛安安愣愣地点了点头,就见景颜直接把手里的伞扔给自己,大步走向副驾驶。

  盛安安在心里暗骂一句今天一定是不宜出门。

  景颜的出现让她找回些许气势,她正了正色,已经做好大放血来面对眼前这位金主的准备。

  一抬头却见对面的人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景颜的方向,心情看上去好像还不错??

  盛安安错愕地瞪大眼睛。

  她清清喉咙,故作镇定地问:“先生,您看现在?”

  她只想说,是死是活给句痛快话吧,大不了她给羽笙免费做一年的助理不要工资好了。这么吊着她什么也不说是要闹哪样?

  男人收回视线,垂眸淡淡地扫了盛安安一眼,随即转身拉开车门,从钱夹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低声说:“具体的赔偿问题,明天详谈。”

  盛安安干笑了两声,感觉手里握着的名片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今晚这是要失眠的节奏啊。

  车里,景颜望着熟睡中的羽笙,她睡得很沉,似乎并未因为车子被追尾受到影响。景颜拿手背先贴上她的额头试了试,温度正常,看来泛着红晕的脸颊大概只是醉酒所致。

  这么想着,他眉头又皱了皱,随即解开安全带,脱下自己的大衣裹到她身上,然后一只手托住背脊,一只手托住腿弯,将人横腰抱起。

  盛安安还站在原地认真思忖着怎么应付面前的大佬,景颜看了眼她,声音低低地说了句,“过来打伞。”

  盛安安回神,被boss点名似的,立马跑过去把伞撑到景颜头上,然后又听他提醒了一句,“往外侧一点。”

  她自然懂这句话的意思,便将雨伞往外挪了挪,保证怀里还在熟睡的羽笙被雨淋不着丝毫。然后一直随景颜走到路边那辆黑色奔驰面前才愣愣地问了句,“你这是准备带她去哪?”

  话出了口,盛安安又觉得这样问有些多余,毕竟对方是景颜,那个羽笙只有喝醉了才会提起的人。

  景颜没接话,直接把羽笙放进后座,从后备箱取出一条毛毯回来帮她盖好,这才探身出来,轻声关阖车门。

  “我送她回家。”

  “可是,”盛安安想了想该怎么称呼景颜合适,顿了几秒钟仍旧没有找到合适的称谓,便直接略过这一步,尴尬地笑了笑,“你知道她家现在住哪吗?她前段时间又搬家了诶,还是我自己送吧,要不然羽笙知道这事儿以后也许会觉得不方便。”

  说不方便是假的,说会吃了她才是真的。

  问完又觉得自己说了一堆废话,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家在哪。

  景颜轻轻皱眉: “我们之间,从来不会有不方便这三个字。”

  盛安安怔了下,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她觉得自己此时算是完全多余了,便摆了摆手算是默许,其实她也根本拒绝不了,然后奔着那辆受伤的小TT落荒而逃。

  一直到重新坐回车里,她才摇摇头,满脸愁容,心道,这怕会是个多事之秋。

继续阅读:Chapter 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笙入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