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水千丞2016-09-30 16:005,440

  乔惊霆日常的锻炼就包含十公里的跑步,所以这段路程对他来说很轻松,而且他能明显感觉到体能的提升,一口气跑到这里,也没觉得累。

  他站在浅水鳄的安全距离之外,看着那趴在水塘边的大鳄鱼,喉结上下滑了滑。

  说不害怕未免太狂妄。

  灰鼠和巨鬣狗都没有给他什么视觉上的冲击或心理上的威吓,但眼前的大家伙不一样,体型是他的两倍,皮肤粗粝坚厚,一口能把人拦腰咬断,他以为他在虚无空间里面对浅水鳄那么久,应该早已经习惯了,可实际站在它们面前,心里清楚地知道这东西能弄死自己的时候,跟充满了安全感的状态下的心境是截然不同的。

  乔惊霆在四周观察了一下,这里没有人来刷怪,他才进入平台,问道:“我这把精钢长刀能杀死浅水鳄吗?”这把刀连插入巨鬣狗的身体都会被机械卡住,舒艾那把锻铸钢就好用多了,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

  小深斩钉截铁地说:“不能。”

  乔惊霆叹了口气,他已经几乎没有积分了,什么武器都买不起,最多只能买个弹夹,但是以他的枪法,打得中浅水鳄的要害吗?

  “能的啦能的啦。”小渊托着下巴冲他说,“姐姐你不要吓唬他。”

  “他不能。”小深面无表情地说。

  小渊点点头:“这把刀穿透浅水鳄的皮肤不成问题,但需要足够的力量和速度,挑战浅水鳄的通常是4级或以上玩家,你就别去找死了。”

  “谢谢你啊。”乔惊霆翻了个白眼。

  小渊摇了摇头:“你态度这么拽,我们对你的好感度会很低的哦。”

  “哦,那会怎么样。”

  “会不喜欢你,你长得帅也没有用。”

  “我不用你们喜欢。”

  小渊撇了撇嘴:“你会后悔的。”

  “我喜欢你。”小深素白的小脸上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喜欢找死的人。”

  乔惊霆眯起眼睛:“你们俩到底是谁造出来的?”

  “爸爸。”龙凤胎异口同声说道。

  “‘爸爸’是谁?”

  “你没有权限知道。”

  乔惊霆懒得和他们扯了,他只要确定他的刀能穿透浅水鳄的皮肤就行了。

  退出平台,乔惊霆抽出了刀,胸膛用力起伏了两下。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要回新手村,他要救舒艾,他要杀了郑卫那帮人,他要回家。

  然后,他一步一步朝着浅水鳄走去。

  进入安全距离后,一只浅水鳄发现了他,也朝他爬了过来,那四平八稳的庞大身体,就像一座行动的小炮塔,每一步都踩在乔惊霆紧绷的神经上。

  乔惊霆两手紧紧握着刀柄,额上青筋微凸,轻声说着:“来吧,小畜生。”

  浅水鳄一开始的爬行比较缓慢,离他越近,速度越快,最后几米的时候,全速冲了过来。

  第一下应该是撞击!

  浅水鳄果然一头撞了过来,乔惊霆像右后方跳开,顺势朝着那拱过来的长颚劈砍,长刀撞上了浅水鳄坚硬的牙床,刀锋被错开,只在外皮上留下一道浅薄的划痕。

  浅水鳄半身弹起,长颚大张,露出血盆大口,朝乔惊霆的脑袋咬了过来。

  乔惊霆在虚无空间里,试了好几种应付这招的方法,最后总结出了最有效的动作,就是顺势蹲下,一刀砍向浅水鳄的左前肢,然后快速就地一滚,尽量远离。

  这一刀从起势到发力再到角度都堪称完美,且他用了十成十的力量,一刀切开了浅水鳄的前肢。

  浅水鳄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向一侧歪斜。

  乔惊霆翻滚了好几米远,才挺身跳起,回头一看,那前肢被他砍开了一个大口子,还流出了红色的液体,但里面的线路和钢架清晰可见,提醒着他这确实是机器。

  看来越高级一些的怪,做得就越精细,灰鼠和巨鬣狗都不会流血。

  浅水鳄也挺起了身体,再次朝他爬来。

  这次是爪子的攻击配合扑咬。

  乔惊霆心里早已经有数,右爪袭来的时候,他用刀柄挡了一下,这一下着实是巨力,震得他整条胳膊都麻了,他心叫不好,果然身体跟着被拍倒在了地上。

  在虚无空间里,他毕竟感受不到浅水鳄的力量,自然以为这样的方案最好,这就是实验和实战的差距。此时他也无暇去想自己的疏忽,因为那要命的大嘴已经朝着他的脸咬下来了。

  情急之下,乔惊霆竖起长刀抵住了浅水鳄贲长的大嘴,然后用脚尖狠狠地踹向那被他砍开的左前肢。

  如果这鳄鱼是活的,他会踢喉咙的位置,那里比较软,现在只能指望破坏它左腿的线路。

  浅水鳄的力气太大,虽然左前肢的关节处快被他踹散了架,但他自己也撑不住了。浅水鳄发狠地咬了下来,乔惊霆终于抵挡不住,头身暴露在鳄鱼嘴下,他就到劈砍,抓住鳄鱼闪避的这一秒的喘息之机,奋力翻滚身体。他只觉得左臂一阵钻心的痛,但他无暇顾及,拼命远离了长颚的攻击范围。

  起身一看,他手臂上被浅水鳄的牙齿划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血口子。

  浅水鳄执着地再次袭来,但左前肢已经难以支撑它沉重的身体,它的速度缓慢了很多。

  乔惊霆眼中拉满了血丝,他紧握着钢刀,绕到浅水鳄左侧,飞身跳起,在浅水鳄抬头的瞬间,挥刀劈下。

  浅水鳄摇晃着狰狞的脑袋,仿佛不惧刀刃,直迎他而来。乔惊霆心中窃喜,他在虚无空间里见过这招,这畜生假意迎刀而上,其实爪子在下面蓄势待发,随身准备在他身上抓个血窟窿。这是设定好的程序,可是现在它要做出攻击的那只左爪已经被他破坏了,如果程序换成右爪,那么左爪就无法独立支撑它的身体,它要么被砍,要么一定会倒!

  果然,浅水鳄挥起了右爪,左前肢无力支持,金属骨骼应声断裂,身体轰然倾倒。

  乔惊霆眼看着浅水鳄倾倒时,正片的喉咙和脏腑都暴露在自己面前,他哪能错过这绝佳的机会,一刀挥出,横断了它的脖子!

  浅水鳄翻着肚皮歪栽在地,很快就不动了。

  视线里出现一排熟悉的荧光小字:恭喜玩家杀死浅水鳄,获得12点积分。

  乔惊霆用力换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亢奋地笑容。

  他掏出止血粉末,胡乱洒在了手臂上,并用绷带绑缚止血。然后他提起刀,走向下一只鳄鱼……

  ------

  乔惊霆杀了整整一个晚上,从日落到日初。开始的几只异常的艰辛危险,他全身挂彩,直到撑不住了,才用了一个治愈卷轴。

  但这些伤都没有白挨,他用自己的身体当诱饵,摸清了浅水鳄的行动套路,很快的,他几乎可以预知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他一只接着一只地斩杀,一开始还为每一个12点积分而兴奋,攒到50积分,就去强化一下。可杀到最后,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赚了多少积分。他沉溺在杀戮的快感之中,他看着一个个庞然大物在自己面前轰然倒下,就像是看着这个残酷世界给他设下的壁垒在崩塌,每杀死一只,都成了他回家路上的垫脚砖石。

  直至天边泛白,他累得瘫倒在地,双手发麻,连刀都要握不住。

  他打开物品栏,买了包烟,叼在嘴里,缓缓吞吐着烟雾,双目空洞地盯着灰蒙蒙的天,被杀戮麻痹的大脑一时好像被抽空了思绪。

  过了良久,他被烟呛了一口,才回过神来。他吐掉烟蒂,进入了平台,紧张又期待地查看自己的战绩。

  238积分!

  他记得自己强化了好几次,还有238?

  小渊夸张地叫了一声:“哇,你真的去杀了浅水鳄?一下子赚了这么多积分,表示鼓励哦。”说完啪啪地拍掌。

  乔惊霆没有说话,他打开积分列表,粗看了一遍,他原本剩下4积分,一晚上杀了47只浅水鳄,得到564分,买了一个治愈卷轴花掉80,还有50分是他完成了“累计杀死100只怪”的成就送的。

  也就是说,他一晚上赚了614点积分!

  除此之外,还捡到了两个掉落物品,一颗大力丸和一枚微缩炸弹。这战绩何止是喜人!

  乔惊霆痛快地咬了咬后槽牙,双眸熠熠生辉。

  小深摇晃着小脑袋:“你还蛮厉害的嘛。”

  乔惊霆扒了扒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斜睨着双胞胎:“你们看不到我在平台外的活动吗?”

  “我们只负责平台内的游戏介绍和答疑。”

  乔惊霆心想,那就好,否则他们早就发现BUG了。他打开了强化界面,打算把剩下的积分也用掉。

  这次他没有把积分都投入到体能上,而是加了几点在速度上,其他的虽然也挺重要,但眼下他最需要的还是斩杀的能力。

  他目前的体能是34,他又加了1点,达到了35,还想再加的时候,1点体能的价格就从原本的50积分,变成了100积分。

  他怔了征,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不再加体能,而是把速度一口气加到了30,积分转眼间就只有88了,乔惊霆感觉自己经历了什么大起大落,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用剩下的积分,买了一个治愈卷轴备用,然后点了确定。

  在一阵晕眩之后,所有生理系统上的强化都完成了,他握了握拳头,朝着空气猛挥出了两拳,这一次,他感觉到了非常明显地变化,身体较之前轻盈了许多,而且充满了力量。

  小深放下手里的兔子布偶,轻轻拍了拍掌:“恭喜。”

  小渊在椅子上蹦来蹦去,似乎也很兴奋:“玩家,你很有潜力嘛。”

  乔惊霆咧嘴一笑。按照这个速度,他一天就可以赚大几百的积分,而且他强化得越厉害,杀浅水鳄的速度就会越快,只要给他三天时间,他绝对能有至少4级玩家的水平。

  可舒艾能不能等他三天……

  他刻下的摩斯密码已经发挥作用,韩彬和邹一刀之间恐怕很快就会有生死之斗,韩彬当然不会傻到去单打独斗,他需要帮手,需要强化手下,舒艾的处境,就会很危险。

  乔惊霆沉思了半天,觉得他没有三天时间,舒艾也没有,他今天入夜之后就要回去,尽管是九死一生,可这就是他欠舒艾的命了。

  -----

  时间如此紧迫,他此时却是疲乏不已。他决定休息一下,当然这休息的时间也不能闲着,他要进入BUG里,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他故伎重施,进入虚无空间,抓紧时间四处晃荡起来。很快地,他如愿看到了那光团,急忙跑了过去。

  光团的中心是一把长柄十字弩,合金材质的,淡金色木纹涂装,霸气又漂亮,他赶紧抱进了手里。

  他知道自己用不了弩,他更习惯用刀这类简单好上手的武器,但这弩看上去是不错的东西,从系统里卖掉,至少能赚点积分。

  收起弩,乔惊霆继续逛荡,没过多久,竟又发现了一个光团!他连忙跑了过去,然而这一次出现在光团里的,既不是怪,也不是武器,而是一处……布景。

  没错,就是一个田园风格小村落的微缩布景,像是电影里搭建的场景,而且是个半成品。乔惊霆围着那布景走了一圈,觉得有点像心月狐,但是他大多时间都呆在屋里,要么就是晚上才匆匆出入村子,所以并不是很熟悉,一时也不敢确定。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如果游戏是一个程序,这里莫非是回收站?也许对计算机更了解的人,能说出个一二,他是完全没有头绪。

  这布景恐怕是不能收进仓库的,再说收进去也没有用,他正想着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就感受到了白光的召唤,回到了游戏中。

  游戏中的半小时,在虚无空间里却像是渡过了一整天,他的精神恢复了一些,但身体还是很酸痛,他干脆用了一个治愈卷轴,彻底清除了身体的疲乏。

  而后他打开交易系统,把十字弩从仓库拖进了交易框。交易功能可以让玩家之间互相交易除积分以外的物品,也可以将物品卖给系统。

  这把十字弩原价160积分,系统自动检测磨损程度,判定状况为良,折旧费用4成,他立刻就白得了96积分。

  这意外收获颇振奋人心,再加上他对自己强化过后的体能跃跃欲试,于是提起长刀,朝浅水鳄走去。

  怪物被杀死后十分钟,尸体就会自动消失,所以昨夜那一场酣战,仿佛也伴着夜幕的离去而被抹掉了所有踪迹。但乔惊霆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了无数副他快意斩杀鳄鱼的画面,以及那深植入神经深处的、对鳄鱼所有动作的了解。

  他提着长刀迈向鳄鱼的步伐,已经从小心翼翼的捕猎者,变成了一个胸有成竹的屠夫。

  一只浅水鳄被触发了攻击条件,遥遥爬来。

  乔惊霆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眼中升腾起张狂的杀意……

  他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沉溺在杀、杀、杀之中。

  体能强化的优势完全凸显,他精力更加充沛、速度更快、力气更大,甚至一天一夜不吃不睡,也没有感到很疲倦,他斩杀浅水鳄的速度足足提高了三四成!

  他一边杀,攒够了积分就强化,然后继续杀,赚取积分的速度直线攀升。到最后结算的时候,他竟然赚了1100多的积分!

  后期的积分他没有用在强化上,因为他还有不少东西要买。

  ------

  午夜时分,通常是他和舒艾出发去刷灰鼠的时间。

  来到新手村不过短短的6天,可每一天都漫长得可怕,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和生死赛跑,容不得片刻喘息。

  乔惊霆打开降魔榜,看到舒艾的名字还安然在上面,他知道自己该出发了。

  浅水鳄离新手村不足5公里,他一边慢跑,一边浏览武器。

  他的这柄精钢长刀,都不需要系统监测,用肉眼都能看到裂痕,已经到寿了。

  最后,他挑了跟精钢长刀外形基本一致的七铬钢刀,七铬钢是军用钢材,耐磨耐腐蚀耐高温,硬度也非常好,自重还稍轻,价格自然也是所有钢刀中最贵的——100积分,足足是精钢长刀的10倍。

  他把精钢长刀收进仓库里,决定好好保存起来,这把刀虽然是游戏中最便宜普遍的武器之一,却是他意志与信念的勋章,无论他今晚能不能活下来,至少他拼过命。

  他还找小渊问了一下郑卫的防护罩,果然,确实有可以抵御子弹的防护罩卖,但是太贵了,最低等级的也要300积分一个。

  剩下的积分,他买了两个治愈卷轴,两个旅行卷轴,旅行卷轴是40积分一个,他买来预备给他和舒艾逃跑的,又买了10个子弹夹,最后留下了86积分做备用。

  这每一点积分,都是他血汗交织换来的,花起来可比流血流汗快多了。

  现在他的体能是37,速度是35,恢复力也增加到了26,据他所知,舒艾的数据也不过如此了,胖子那伙人还不如她,除了韩彬和郑卫,他可以不惧任何人。

  他提升了奔跑速度,午夜心月狐微弱的灯火,已经隐隐可见。

继续阅读:第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