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水千丞2016-10-13 19:125,704

  乔惊霆把恢复力增加到了35,他发现治愈卷轴的修复速度,跟自己的恢复力有很大联系,如果恢复力强化到非常厉害的程度,一些小伤应该在短时间内就可以自愈。

  然后他各加了2点在体能和速度上,又买了5个治愈卷轴,最后剩下546的积分,打算留着备用。

  现在他的六项身体数据分别是:体能48,速度48,恢复力35,精神力32,智力19,幸运7。

  他觉得精神力、智力和幸运对他没什么用,所以1点都没加过。

  本来连杀三个等级比自己高的人,一下子拿到了6800的积分,他以为可以干一番大事了,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乔惊霆很是郁闷,难怪舒艾说,要存到洗神髓的3000积分并不容易,因为实在用得太快了。

  他以后想靠杀等级高的人赚积分也不太可能了,杀死等级比自己高的人,同一等级只有第一次有奖励积分,也就是说,他以后再杀3、4、5级的人,都不会再有奖励积分,除非他自己达到了3、4、5级,吞噬同等级的人时,才会有固定的1000积分。

  整个新手村,只剩下韩彬和邹一刀能给他额外的奖励积分,但以他现在的实力,连韩彬都动不了。

  他加完点数,就退出了平台,打算去洗个澡,身上现在又黏又脏臭。

  走进浴室,他看着一身血污的自己,突然感到有几分陌生,进入游戏才仅仅7天,他从心态上已经回不去了。

  他突然看到自己胸前的吊坠被血弄脏了,赶紧摘了下来,放到水龙头下清洗。

  这吊坠是他姥爷留给他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不好看,像块干树皮,但他姥爷一直当成宝。

  八几年的时候,他姥爷在生产队干活儿,跟工友一起从地底下挖出来一块千年“太岁”。所谓太岁,就是一种从生理结构上来说,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也算不上细菌的奇怪玩意儿,俗称“肉灵芝”,据说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但说吃了能长命百岁,就纯粹是民间谣传了,实际上太岁的药用价值到现在都还有很大争议,倒是作为特殊细胞结构的生物,具有一定的科研价值。

  那块太岁有十多公斤重,据说当时就卖了十万,八几年的十万块,简直是天价。当然,钱是生产队的,他们几个人,就把挖的时候不小心铲下来的一小块肉平分了,每个人只有鹌鹑蛋大小,不值钱。老人家迷信,觉得这东西长了上千年,是个灵物,于是把它晒干做成了项链,一直带着,结果还不是六十几岁就做了古。

  乔惊霆把它仔细用牙刷刷了干净,才带回脖子上。

  他洗完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一头栽倒在床上,眼一闭就昏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他发现昨天一片狼藉的客厅已经完好如初,连那些细节化的小摆件都跟原来一模一样。当然,两具尸体也不见了,地上连一滴血、一片木屑都找不到。

  乔惊霆确定了这些东西都是电脑程序,随时可以调整,这让他更觉得可怕,如果他所处的这个游戏世界里的一切东西都是电脑做出来的,可以随意加减,那么他究竟是有实体的,还是也仅仅只是一段程序?难道他们真的像黑客帝国里演的那样,其实身体活在营养罐里,在这里的,只是自己的意识?

  那么他们要怎么离开这里?谁是救世主,会不会有人将他们唤醒,覆灭这个虚假的世界?

  舒艾也早就起来了,但见她眼圈青黑,一看就是彻夜未眠,她一见到乔惊霆,就说:“我想起来,我被关着的时候,听说韩彬在让手下帮邹一刀做任务。”

  “还能帮人做任务?”

  舒艾点点头:“有些任务是可以的,比如,有任务要求拿到100根灰鼠的尾巴,对于邹一刀来说当然很简单,但韩彬为了讨好他,自然不会让他去干这种体力活,就让手下去跑腿,收集好了给邹一刀。”

  “所以邹一刀离100积分不远了。”

  “嗯,韩彬如果想杀邹一刀,机会不多了,他一定会在这几天之内洗神髓,只有洗了神髓,才有和邹一刀一战之力。邹一刀虽然厉害,但是不能杀任何人是他致命的短板,而韩彬手握大量积分,可以买很多厉害的武器,还有那么多手下可以差遣,所以胜负真的两说。”

  乔惊霆沉吟片刻:“无论我们是要跑,还是要战,都要抓住他们开战的时机。”

  “对,所以我建议我们先按兵不动,因为韩彬的时间一定比我们的紧迫,我们不必要现在冒险。”

  “有道理,我们就等上几天。”

  “现在我们……”

  窗外突然传来一阵闷雷声,乔惊霆挑了挑眉,这声音他很熟悉,当时邹一刀出现在新手村的时候,也听到了这雷声。

  舒艾倒是习以为常:“是来新人了。”

  “这么频繁?”

  “几乎每周都有至少一个。”舒艾眼珠子转了转,她在看降魔榜,“白迩,17岁,这么小……”她的口气里有一丝同情,年级这么小,来了多半是最底层被压榨的对象,她又补充道,“幸好不是女孩儿。”

  “这游戏没有年龄限制吗?”乔惊霆撇了撇嘴,连未成年都不放过。

  “不清楚,我见过最小的是13岁。”

  乔惊霆透过窗户看去,果然有一批人围在生命树那儿,当然,比起邹一刀出现的时候少多了,大部分人都是对新人好奇罢了。

  也有人是专门去控制新人的,比如胖子,胖子在韩彬手下的职能,大概就是恐吓、教训、收编新人吧。

  乔惊霆冷冷一笑,他已经手刃了郑卫,胖子他也不打算放过,想到昨晚上胖子看他的眼神有多么恐惧,他就对复仇充满了期待。

  生命树那儿围着的人,让他看不清新人的长相,他也不感兴趣,接下来他都能想到会发生什么,如果当时他不反抗,现在也就是韩彬手下的一条狗。

  乔惊霆拉上窗帘,拿来纸币,要把浅水鳄的攻击套路写下来给舒艾,如果他们有机会逃出去,浅水鳄依然是目前最好的刷怪点。

  他一边写一边讲解,舒艾在一边记,记到一半,舒艾提议也要进入虚无空间试试,她现在已经完全信任了乔惊霆。

  乔惊霆笑道:“好啊,你快试试,看能不能碰到其他怪或者什么好东西。”

  舒艾把银冰装置移动到了指甲上,她有些紧张地看了乔惊霆一眼,然后轻轻削掉了它。

  银冰装置一分离,舒艾两眼一闭,平静地睡了过去。

  乔惊霆把手指放在她鼻间探了探,真的完全没有呼吸和心跳,人就跟死了一模一样,难怪舒艾当时要把他埋了。

  他就凭着记忆继续写写画画,在一旁守着,他希望舒艾能碰到其他怪,最好是更高难度的,或者至少捡到一把厉害的群攻武器。

  为了防止舒艾第一次进去就待得太久不适应,他们商量好半个小时就把她唤醒。

  -----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乔惊霆把浅水鳄的攻击套路完全拆分写了下来,可能有一些出入,需要实战之后调整,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智力是有用处的,他打算下次加点智力。

  他把银冰装置放回舒艾的皮肤上,舒艾起死回生一般用力抽了一口气,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乔惊霆也松了口气。

  舒艾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乔惊霆:“这……结束了?”

  乔惊霆不解道:“是啊,怎么样?”

  “这就结束了吗?半个小时过去了?”

  “是啊,有什么好东西吗?”乔惊霆满脸期待地问。

  舒艾深深皱起眉:“没有,什么都没有。”

  “哦,也正常,第一你进去的时间比较短,第二不是每次都能碰到……”

  “不。”舒艾口气颇失望,“我的意思是,我没有进入什么虚无空间,我就像睡了一觉,还是无梦的那种,对我来说,这半个小时什么都没发生。”

  乔惊霆呆了呆:“会不会是时间太短了?”

  “也有可能,要不我再试试吧。”舒艾也不太死心。

  她正想再试一遍,突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俩人对视一眼,赶紧拉开窗帘。

  生命树那儿站着几个,躺着一个,这房子离生命树有一百多米,以前是看不清人脸的,但是自从将体能强化到46之后,乔惊霆发现自己的视力大大地提升了,竟然能清楚地看到那里的每个人。

  地上躺着的那个,是个生面孔,双手捂着脖子,流了一地的血。

  站着的几人,有胖子和他的手下,还有一个……皮肤异常苍白的纤瘦少年。

  那少年不仅皮肤是几近透明的白,而且头发、眉毛都是白色的,就连嘴唇都缺乏血色,这个距离看不太清表情,但能看出五官很清秀。这绝不是正常人的肤色,应该是白化病人。

  那少年手里拿着一把沾血的刀,正是系统赠送的匕首,乔惊霆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仓库里还有匕首,不然也不会被胖子那伙人打得那么惨了。

  好半天,舒艾才轻声说:“就是那个新人。”

  乔惊霆也看出来了,不禁有些惊讶。

  胖子带着人扑向那少年。少年冷静得可怕,足尖一点就跳了起来,一脚踩住一个人的肩膀,膝盖对着脖子一撞,那人的脖子呈现不正常的扭曲,而后软倒在了地上。

  少年手里的匕首就像嗜血的毒蛇,接连划破了两个人的喉管。

  胖子吓得肥肉直斗,扭身就要跑,少年身形如鬼魅幽冥,刹那间追上了胖子,匕首一抹,胖子喉咙血花喷涌。

  乔惊霆和舒艾看得目瞪口呆,新手村里的其他人也吓傻了,恐怕是没见过这么生猛的新人。

  短短半分钟内,这个叫白迩的少年杀了5个人,而且全部是一击致命!

  更多人跑向生命树,手里带着枪。

  白迩举起胖子的尸体,挡了一波枪击,加持着胖子一边退,一边躲进一栋房子的房后,当他跑过来的时候,乔惊霆看清了他的脸,那真是一幅空灵秀美的相貌,尤其衬在那白净污垢的皮肤上,给人一种不染凡尘的错觉。只是他眼中的冷静和手里的凶器,令人不寒而栗。

  舒艾倒吸了一口气:“这孩子是什么身份,好厉害。”

  “不是普通人,很危险。”

  “他在那儿,用枪!用枪!”一伙人兵分几路打算去围堵白迩。

  白迩离舒艾的房子不远,他的动作俩人尽收眼底,但见他用手肘撞击窗玻璃,显然是想进去,没想到却被一股能量罩挡了回来,没有主人的同意,他根本进不去。

  他抓起一捆晾晒在房后的干草,拿过放在窗台上的煤油灯,点燃了干草,朝追击的人抛了过去,然后把手里的煤油灯掷向干草,煤油灯遇火,轰然炸裂,干草一下子就被大火吞没,追击的人吓得节节后退。

  白迩趁机跑向下一栋房子,同样用力撞窗户,结果自然还是被能量罩顶了回来。

  屋外人声交错,有人大声问着:“要不要叫老大?”

  接着就被骂了:“一个新人就叫彬哥来处理,信不信彬哥剁了你?!”

  一群人各个提着枪,再次想包抄白迩,白迩身上就一把匕首,略显狼狈地试图跑出村子,但只要他一冒头,就子弹漫天乱飞。

  他一路躲、一路退,退到下一间屋子的时候,肩膀中了一枪,白衬衫立刻被血染透了。

  乔惊霆皱起眉,忍不住打开窗喊道:“你刚拿了积分,买枪啊!”他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孤立无援,如果不是发现了系统BUG,他早已经悄无声息地死掉了。

  白迩回头看了他一眼,手上果然多了一把机关枪,扛起来就扫,但见他换弹夹的手法非常娴熟,真的非同寻常。

  韩彬的一个手下迎着子弹冲了出来,也是个带着防护罩的,白迩的子弹如石沉大海,伤不了对方分毫,他脸上闪过一丝讶异。

  下一秒,那个手下突然拿出了一挺肩扛火箭筒,朝着白迩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发射了一枚小型炮弹。

  白迩瞳孔猛烈收缩,朝着反方向拔足狂奔。

  炮弹在他身后炸响,冲击波将他的身体掀飞,他狠狠摔在地上,连滚了数米远,撞上砖墙才停了下来,他背部被弹片大面积划伤,身上全是血,脸上布满了细汗,目光愈发凌厉。

  扛着火箭筒的人跑了过来,炮筒再次对准了白迩,白迩巡视左右,似乎在寻找逃出生天之路,然后,他的目光撞上了乔惊霆的。

  那眼神犀利而明亮,没有半分被逼到绝境的焦虑,反而非常顽强。

  乔惊霆深深皱起眉,看了舒艾一眼。

  舒艾立刻会意,摇头:“不行,他太危险了。”

  乔惊霆也有些犹豫,他们都目睹了这个少年慑人的能力,还有那杀人不眨眼的冷静,把这样一个人放进来,可能是个巨大的威胁,但是……

  乔惊霆加重了语气:“舒艾,放他进来。”

  舒艾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乔惊霆立刻打开门,大喊道:“小子,进来!”

  白迩毫不犹豫地爬起来,全速奔跑。

  火箭筒再次发射了一枚炮弹,白迩足下蹬地,奋力朝着大门扑了过来。

  炮弹在他身后起爆,冲击波夹杂着致命的弹片朝他袭来,他被热浪推着摔进了门里,所有爆炸的伤害在碰触到房子的保护罩时,都像是被水吸收了一般,荡起一圈圈涟漪,而后归于了平静。

  白迩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死了一般一动不动,身上的血潺潺地流着。

  韩彬的手下在他们门外叫骂,却无可奈何。

  舒艾把窗帘拉上了。

  良久,地上的人才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爬了起来。

  乔惊霆把舒艾挡在身后,静静地看着这少年。

  白迩撑起身体,靠墙坐着,他皮肤白得惊人,因此鲜血格外地刺目。

  乔惊霆道:“叫‘白迩’?”

  白迩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乔惊霆不打算马上告诉他治愈卷轴的存在,他也担心这小子有危险,他指指窗外:“进屋之后要老实,不然就把你扔出去喂子弹。”

  白迩语调平静地问道:“你叫什么。”

  “乔惊霆。”乔惊霆指指自己的头顶,“看这里,你能看到。”他也看了一眼白迩的,发现这小子现在是3级,估计刚才混乱中杀了一个2级的,已经升级了。

  “乔惊霆,我欠你一命。”白迩闭上了眼睛,疲倦地说,“我会还的。”

  舒艾忍不住扑哧一笑,看了乔惊霆一眼:“怎么跟你当时一个样?”

  乔惊霆摸了摸下巴,挑眉道:“有点。”这小子的经历和性格,真的和他有几分同步。他当时让舒艾把人放进来,同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他看到白迩一刀杀了胖子,心里痛快极了。

  舒艾似乎对白迩的戒心减轻了一点,她道:“白迩,你可以买两个治愈卷轴,足够修复你全身的伤。”

  白迩睁开眼睛,手上多了两个治愈卷轴,不一会儿,他身上的伤就都痊愈了,他从地上跳了起来,看了看窗外,“为什么他们进不来?”

  “新手村的房子有保护功能,只有主人允许的人才能进来。”

  白迩沉默片刻:“这是什么地方?”

  “游戏世界。”

  白迩看了俩人一眼:“我刚才不相信,所以杀一个人试试,现在我信了。”

  杀一个人试试……

  乔惊霆审视他一番:“你是什么人?”

  白迩沉默以对。

  突然,外面传来敲击玻璃的声音,轻轻地、不疾不徐地叩,显得非常有礼貌。

  白迩一把拉开了窗帘。

  窗外站着的,是邹一刀。

  邹一刀看到白迩时,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了然地笑容,“真是白家的人啊。”

继续阅读:第1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