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水千丞2016-09-26 16:005,593

  俩人同时倒吸了一口气。

  思来想去,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舒艾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右上臂,她的银冰装置就藏在衣袖下面。

  乔惊霆也摸着那冰凉的银色金属,自嘲一笑:“这么说,是我运气好,这个东西刚好在手腕上。”

  “其实每个人刚来的时候,都在右手腕上,它是可以移动、也可以变形的。”

  “移动?变形?”

  舒艾点点头:“它的材质非常特别,看过《终结者》吗?类似里面的那种液态金属,但它的功能更多。只要花一些积分,就能任意改变它的形态和位置,但是它不能离开你的身体,我见过有人把它变成跟手融为一体的匕首。其实我觉得,它更像是箍在我们脖子上的炸弹,只要有它在,所有人都逃脱不了系统的控制。”

  “可只要将它连带肢体砍掉,就能切断跟系统的联系。”

  “然后变成活死人,意识去到一个虚无空间。”舒艾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觉得想从这里找切入点,逃离游戏,不太可能。”

  乔惊霆手掌覆盖着巨痛的脾胃,轻喘着说:“那就按照游戏规则,成为‘尊’……‘尊’是什么等级?”

  舒艾苦笑一声:“深渊游戏的等级,是参照纸牌定的,2到10级是普通等级,再往上,就是‘列席者’。”

  “‘列席者’?”

  “4个Jack(将),4个Queen(后),4个King(王),4个Ace(尊),1个Black Joker(黑魔),1个Red Joker(红魔),他们,被统称为‘列席者’。”

  乔惊霆的喉结上下滚了滚,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仅仅是5级的郑卫,已经让他觉得体能非人类,那么再往上升级的那些人,究竟会有怎样的力量?

  舒艾看透了他的心思:“很可怕吧,目前游戏中的最高等级,是个King,唯一的王,已经很久了,没有第二个,他就永远都不能成为Ace。”

  乔惊霆摇摇头,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他只感觉到兴奋,哪个男人不梦想拥有翻云覆雨的神鬼之力?!

  舒艾站起身:“我可以把你带回我的地方,你现在这个样子,在野外也活不了几天。”

  乔惊霆点点头。

  舒艾上下打量他,口气突然变得冰冷:“虽然你看着不像坏人,但我警告你别动歪心思,我不杀你,也能敲断你的四肢,把你扔给胖子。”

  乔惊霆挑了挑眉,然后笑了一下。他能理解舒艾的警觉,毕竟舒艾对他来说,是2000积分,一个女孩子独身在这样的世界里挣扎求生,太不容易了。

  舒艾有些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帮我的,我十倍奉还,害我的,我也十倍奉还。”乔惊霆痞笑道,“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就自己回去吧,我说过的话绝不食言。”

  舒艾迟疑地看了他一会儿,“……跟我走吧。”

  乔惊霆用手撑着树干,一点点站了起来,他咬着牙,声音细弱蚊蚋:“走。”

  “你行吗?”

  “没事。”

  “我不会让你靠近我两米以内,别指望我扶你。”

  “不用。”

  回到村子后,乔惊霆看到还有人站在外面,想绕过去。

  “没关系,那些是NPC。”

  “怎么判断的?”那些人不会是真人吧?机器人能做到和人类一模一样吗?

  “你看他们的头顶,名字是黄色的就是NPC,绿色的就是玩家。”

  乔惊霆心里想着名字,看了过去,果然,一个NPC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很大众的名字。他又看向舒艾,舒艾头顶出现了绿色的名字,旁边还有等级——4。

  舒艾将他带进了一所民房。那房子面积不小,装修得颇素雅,干净整洁,但是没什么东西,空荡荡的。

  “这房子是我租的,新手村的房子有保护新手的功能,我的房子只有我允许,别人才能进来,你只有在这里是安全的。”

  乔惊霆慢慢歪在了客房的床上,一动都不想再动,走这一段路,简直要了命。

  舒艾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抿了抿唇,解释道:“治愈卷轴80积分一个,我就买得起那一个。”

  “你没有义务帮我,能让我有个地方养伤已经很好了。”

  舒艾点点头:“你休息吧。”她关上灯,打算离开。

  乔惊霆想到了什么,问道,“是不是只要有名字,就可以查到一个人的状态?”

  舒艾顿住脚步:“这些功能都需要积分开启,你现在没必要浪费积分,你要查谁?我可以帮你。”

  乔惊霆犹豫了一下,“……乔瑞都,瑞雪的瑞,都城的都。”

  舒艾沉默了几秒:“乔瑞都,2级,出生于西白虎大陆新手村毕月乌。”

  乔惊霆的腮帮子鼓了鼓,双目直勾勾地盯着质朴的天花板,剑眉微蹙,嘴角轻扯出一丝嘲弄地笑。

  果然,乔瑞都也进来了。

  “他是你的……”舒艾见乔惊霆面有异色,欲言又止。

  乔惊霆摆摆手:“晚安啦。”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

  乔惊霆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发了几秒的愣,记忆才从浑噩的大脑中复苏。

  他第一个闪现的念头,就是——姥姥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叹了口气,用手背遮住了眼睛,浑身剧痛,也抵不过心痛。他妈几乎不着家,姥姥一手将他带大,他从小打架闹事,就没让老太太省过心,好不容易长大了懂事了,可以孝顺她了,结果却……

  医院里还存了几万块钱,他不在,亲戚会帮忙照应着,可钱花光了怎么办?

  他究竟需要多久,才能离开这里,姥姥能不能等到他回去?他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天。

  他咬牙下了床,就着水吞了几片药,又吃了些东西。

  窗外突然传来些人声,乔惊霆赶紧蹲下来,悄悄摸到窗边,从窗帘的缝隙里往外看去。

  一伙人正大声笑闹着从房前走过去,嘴里说着猥琐下流的笑话,正是胖子等人。

  乔惊霆眼眸中蓄满了阴冷的杀意,他记得这些人的脸,现在也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他要把这些名字,一个一个地抹去。

  他拉紧了窗帘,坐回床上,想着治愈卷轴,想着那3积分一个的灰鼠,就有些坐立难安,但舒艾没回来,他不敢贸然行动,索性就趁着这个时间,再次进入了玩家平台,他想尽快了解游戏所有的规则。

  还是熟悉的场景,双胞胎也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里,只不过换了身衣服。

  小渊笑着说:“玩家,需要帮助吗?”

  “需要治愈卷轴。”乔惊霆没好气地说。

  “可你买不起呀。”

  “那你就闭嘴。”

  小渊耸耸肩,玩儿起自己的鞋带儿。

  乔惊霆的眼睛在平台界面上游移,他想看哪个,心里想着,就能自动选取某个菜单。

  他随便点开了武器一栏,武器分为冷兵器、热兵器、暗器、大型兵器和魔幻兵器,他好奇地点开魔幻兵器,其中又有几个下级菜单,比如魔法属性兵器,无限能源兵器,魂兵器,神兵器等。乔惊霆看得一头雾水,他退回去看热兵器,又有现代兵器、未来兵器、超级兵器,他打开了未来兵器选项,赫然看到了什么空气压缩肩扛火箭筒,对这玩意儿的解释是不需要炮弹就可以造成大规模伤害,价格是1200积分。

  再往后看就更玄乎了,什么远红外自动瞄准速冻手枪,解释是可以自动获取热源发射冷冻子弹,价格是400积分。还有什么热源追踪撒网枪,粘性散弹枪,四维塌缩枪榴弹,分别是600、400和6200的积分。

  还有很多看了解释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超现实武器,乔惊霆看得眼花缭乱,他退出来,又随便搜索其他东西,越看越是一头雾水。

  小深冷冰冰地说:“你想把平台里的东西都看一遍,不眠不休粗略浏览的话,需要16天。”

  乔惊霆关掉了兵器页面,回到了主界面:“我每次进平台,都要看到你们吗?”

  “如果你在外面打开就不用。”小渊耸耸肩,“那个是平台的简洁版,指向性更强,但你会有很多东西需要咨询我们的,很多玩家挑个午饭都喜欢进来呢。”

  乔惊霆翻了个白眼:“我会尽量少进来。”

  “怎么,你对我们有什么意见吗?”小渊眨巴着眼睛,“提醒你一下哦,系统精灵是有好感度的哟,我们对你的好感度越高,就有可能给你一些惊喜。”

  “比如?”

  “惊喜当然不能告诉你啦。”小渊嬉笑道,“如果你经常跟我们聊天,夸奖我们,给我们买衣服和零食,就能增加好感度。”

  “不用了。”乔惊霆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退出了平台。

  舒艾正在关门,乔惊霆看了一眼窗外,天果然黑了。

  “你醒了,好点了吗?”

  “还行。”乔惊霆道,疼到极致可能也就麻木了,至少他现在不动弹的话,还能喘气,“你今晚能带我去刷怪点吗?”

  “我刚从那儿回来。”舒艾满脸疲倦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她仰起脖子,一口气喝光了,而后将水杯重重放在了桌上,转头看着乔惊霆,正色道,“你真的会帮我杀了韩彬。”

  “一定。”乔惊霆毫不犹豫地说。

  舒艾咬了咬嘴唇:“我今天赚了24个积分,要不是韩彬的人来了,我还能再杀一些。等半夜,我带你去灰鼠那儿,我们两个合作,最多两个晚上,就可以赚到80。”

  “那些机器老鼠很厉害吗?一般低等级的刷怪点,应该对玩家有保护。”乔惊霆补充道,“大多数网游是这样。”

  “有的。心月狐外的几个刷怪点,很多都是被动攻击型。只有当你靠近它们一米范围内,才会遭到攻击,远离怪区范围,它们就会停止攻击。通常,一个完全没有强化过的玩家,就靠偷袭和反反复复的磨,一天也能磨死一两个怪。”舒艾看着他,“你的话,也许可以快一些。”

  “如果正面攻击呢?”

  “正面攻击,没有强化过的不太可能杀死灰鼠。”舒艾摇摇头,“其实我算过,如果不是韩彬抢我们的积分,一个3级的,所有积分都用来强化自己的玩家,杀灰鼠一点都不难。”

  “他们抢走的积分,我们会夺回来。”乔惊霆一字一字清晰地说。

  到了半夜三点,俩人出门了。

  乔惊霆花10积分买了一柄精钢长刀,他初始的20个积分,只剩下可怜兮兮的5个了。走之前他吞了不少止痛药,否则他刀都提不起来。

  灰鼠就在村外不足一公里处,他们很快就到了。

  隐涩的月光下,能模糊看到不远处杵着一个个黑乎乎的影子,头小身子大,还拖着长长的尾巴,就那么一动不动地、丧尸一般地站着,这画面有些瘆人。

  俩人慢慢走近。

  一只只灰毛大老鼠出现在了视线里,它们各个都有一人高。乔惊霆在看清楚后,确定了自己在那虚无空间里碰到的,正是这些灰鼠。

  舒艾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也跟他一样更加疑惑了。

  俩人保持着至少一米的安全距离,它们果然毫无反应。

  舒艾道:“我们都是从背后偷袭,先砍伤它的腿,然后找机会砍它的脑袋或心脏,如果一次不成功,就跑远点,折回来再试。”

  “这方法效率真低。”

  舒艾不满道:“你的效率会更低,你先看我示范。”她说着,一刀劈向灰鼠的右腿。

  灰鼠的程序瞬间启动,顿时眼放绿光,回身就是一爪子,那反应速度着实不慢。舒艾显然已经熟能生巧,矮身躲过这一爪子,刀锋斜劈,正中灰鼠的大腿内侧,而后向灰鼠的右后方跳开,灰鼠拖着瘸腿追了上来,连抓带咬。

  乔惊霆觉得那攻击的方式很眼熟,遂想起来,他在那虚无空间里,面对面地、近距离地被灰鼠抓咬了几百下。

  他打了四、五年的地下黑拳,从最开始跟一些地痞流氓互殴,赢一场就给80块钱,到站上专业格斗擂台,五六位数的入账,他一个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小痞子,却在黑暗格斗场活了下来,靠的就是天生敏锐的观察力和不怕死的劲儿。观察对手的攻击方式是保命的本事,就在那段抓咬中,他已经隐隐摸索出了灰鼠的攻击规律,毕竟这玩意儿只是个机器,是设定好的程序,远比不上人狡猾多变。

  舒艾灵活地闪避,抵挡着灰鼠的爪子和长牙,虽然动作不成系统,基本就是闪避和胡砍,但是速度快且富有爆发力,不一会儿就砍伤了灰鼠的一只手臂,抓住了破绽,一刀扎进了心脏。

  灰鼠的身体抖了抖,哐当一声栽倒在地。

  舒艾喘了口气:“看到了吗?我们两个人合作,就会快很多。”

  “我想一个人试试。”乔惊霆道。

  舒艾皱起眉:“你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你的伤还没好,而且完全没有强化过,你可能连长刀都没用过吧。”

  乔惊霆没理她,提起刀就朝最近的一只灰鼠走去。他站定在灰鼠面前,挥刀劈向了它的心脏。

  灰鼠顿时眼放绿光,爪子挥向他。

  就是这样,先是左爪、然后是右爪,间隔时间只有不到一秒,高度大概是一米六和一米四,之后会接着七次的爪子攻击和一个扑咬,接着还是爪子,但扑咬频率增加,多少次来着……总之经过一次发狠的扑咬后,会再重复上面的过程。

  乔惊霆一边攻击一边退,虽然没能伤到灰鼠,但却躲开了它的每一次攻击。

  舒艾惊讶地在一旁看着。

  乔惊霆就这么溜着灰鼠攻击了三四分钟,他首先扛不住了,他满脸是汗、面色惨白,止痛药都要不起作用了,终于摸清楚了灰鼠的攻击规律,抓住一个空挡,一刀捅进了它的心脏。

  舒艾瞪直了眼睛,显然是不敢相信。

  乔惊霆卸力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眼前突然出现一排荧光小字。

  “恭喜玩家乔惊霆杀死灰鼠,获得3点积分。您在游戏中第一次获取积分,解锁成就‘新芽的祝福’,赠送20点积分。”

  乔惊霆眨了眨眼睛:“‘成就’?”

  “嗯,游戏中有各种各样的成就,需要达到特定条件。”舒艾走过来,蹲在他身边,“你好像能知道灰鼠怎么攻击一样,每一下都躲过去了?我可是实战了好久才能躲过。”

  “我在那个虚无空间里,被它抓咬了很久,因为我们碰不到彼此,所以我就站在面前任它抓咬,它是怎么攻击的,我看得特别清楚。”

  “原来如此。”舒艾点点头,“看来那虚无空间帮了你大忙,如果你能以这个速度杀灰鼠,今天晚上就能买治愈卷轴了。”

  乔惊霆已经疼得脸色发青,他喘着粗气说:“我不行了,但是我可以指导你正面对付它,保证比你的方法快好几倍。”

  舒艾眼里闪动着光芒,显然跃跃欲试。

  “去吧。”

  舒艾提起刀,朝一只灰鼠跑去。

  =

  =

  =

  =

  游戏中的几样设定的名称,例如卷轴、生命树、符石之类的,取自我小时候玩儿过的唯一一个网游——《魔剑》(Shadowbane) ,是一个很古早的游戏了,但真是一个非常棒的网游,当年的良心之作。自那之后没再玩儿过网游,主要是我这个人自控力很差,玩儿什么都上瘾,所以只好敬而远之。

  谨以此作为对它的纪念~

继续阅读:第5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