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水千丞2016-09-27 16:005,171

  乔惊霆在一旁指挥舒艾闪躲灰鼠的攻击,她速度力量都在乔惊霆之上,再加上这种仿佛可以提前预知的作弊手段,她杀死一只灰鼠仅需要两三分钟,还不会费很大力气。

  一口气杀了七八只,舒艾才停下来休息,她擦了擦脸上的细汗,语气难掩兴奋:“我平时一天也就能杀这么多,现在不到半个小时……太好了,今晚就能买治愈卷轴了!”

  乔惊霆也很高兴,他早受够了这幅废人的样子,他问道:“心月狐一共多少个刷怪点?”

  “二十来个,分四大类。被动单攻型,被动群攻型,主动单攻型,主动群攻型。被动群攻和主动单攻的难度差不多,看你是单打独斗还是团队协作,主动群攻是最厉害的,最高等级的地精,杀死一只有30积分,韩彬都是带队去杀。”

  “带队杀?积分平分吗?”

  舒艾摇头:“积分平分要先通过系统‘组队’,韩彬为了独吞大量积分,从来不组队,不过他会赏几个给手下杀。”

  “我们多杀一些灰鼠,强化过后,就去找积分高一点的怪。”这样3积分3积分的攒,不知道要攒到猴年马月。

  舒艾点点头,重新提起了刀,她尝到了甜头,兴奋大过疲倦,一个接着一只地斩杀灰鼠。

  不到两个小时,舒艾就攒够了80积分,又兑换了一个治愈卷轴。

  “卷轴的治愈能力是有限的,你选择治愈的范围越大,治愈能力就越小,反之亦然,比如如果你想治愈全身,那么一个卷轴就只能修复些皮肉伤。像断腕这种严重的伤,就消耗了一整个卷轴,现在这个卷轴,你是打算全身用,还是……”

  “大脑,其他地方我可以扛着。”乔惊霆指指自己的脑袋,他当时确实听到了头盖骨碎裂的声音,不管是不是幻觉,脑袋都是最重要的器官。

  “好。”舒艾用卷轴修复了乔惊霆大脑的损伤。

  乔惊霆只觉得那治愈能力宛若微风拂面,混沌的、剧痛的脑袋瞬间变得清明。尽管身体还负担着很多疼痛,但他已经觉得轻松了很多。

  他甩了甩脑袋:“我好多了,今晚我一定要再兑换一个卷轴。”

  舒艾也喜形于色,就连那半面狰狞的烧伤疤,好像都不怎么刺眼了,而且对乔惊霆的戒备也有所放松。

  俩人拼着一口气,协作着斩杀灰鼠。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息,饿了就兑换最便宜又高热量的东西吃,终于赶在日出之前,攒够了下一个80积分,兑换了一个治愈卷轴,将乔惊霆身上的伤彻底修复了。

  -------

  伤虽然恢复了,但白天乔惊霆只能躲在舒艾家里。他趁这时间熟悉游戏规则。

  他花了仅剩的20积分,兑换了“降魔榜”。

  降魔榜会展示游戏世界内的所有玩家,从最高等级开始排名。可以搜索任何他知道名字的人的状态,但确定会知道的只有名字、等级和出生地,出了新手村,玩家就可以选择隐匿自己的所在地和公会。

  他没想到,这个游戏里竟然有两千六百人之多。

  他再一次查了乔瑞都的状态,发现乔瑞都的等级变成了3。这证明,在他们进入游戏的第三天,乔瑞都已经杀了人了。

  他并不意外,乔瑞都是个自私冷酷又极端聪明的人,肯定不会混得太差。如果有一天他们能活着再见,不知道谁会站在更高一层的食物链上。

  他关掉了降魔榜,继续研究玩家平台。

  这个世界的丰富程度远超越所有大型网游,里面的物资多到令人震撼。

  可无论那个建造游戏的人、或“神”,试图把它做得多么像游戏,多么富有“趣味性”,都掩盖不了它的血腥本质——一个披着游戏外衣的修罗场。

  乔惊霆正专注于了解游戏的玩儿法,突然听得一阵闷雷声,那声音又低又沉,像是直接击在人心上,特别的压抑。很快的,窗外就传来阵阵的脚步声和吵杂声。

  他关掉了平台,凑到窗边,从窗帘的缝隙里往外看去,果然见很多玩家在往生命树的方向聚拢。

  发生什么事了?

  那些人就像当初他出现时一样,围在生命树周围。也许是又有新人来了?但见有些人神态紧张,绝不像是要面对新人。

  他这个角度也看不到什么,只好放弃。

  过了没多久,舒艾回来了,她胸口快速起伏,面色复杂,似是惶恐,却又夹杂着一丝兴奋。

  “怎么了?”乔惊霆忙追问道。

  “心月狐要出大事了。”舒艾晶亮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乔惊霆,“也许会是我们的机会。”

  “什么事?”

  “有一个‘判罚者’被打回心月狐了,就在刚刚。”

  乔惊霆在平台里见过这个名称:“你是说,一个因为杀了比自己等级低的人而被惩罚回新手村?”

  舒艾用力点头,颤声道:“9级。”

  乔惊霆倒吸了一口气,跟着喃喃道:“……9级。”

  9级的人,肯定已经洗过神髓了,那该有多么强大?能力会是什么?

  舒艾拉开窗帘看了看:“那人叫邹一刀,三十来岁,看样子是个当兵的。”

  “韩彬什么反应?”

  “喏,你自己看。”

  乔惊霆顺着舒艾的手指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瘦高男人。

  韩彬跟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着装和发型看上去都颇斯文,就像平时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的朴素的上班族。距离较远,他看不清表情,但从微躬的体态,能品出巴结的味道。而那个叫邹一刀的人,正靠着树干坐在地上,被众人围在中间,只能看到伸展出来的穿着迷彩裤和军靴的长腿。

  乔惊霆冷道:“他倒是识时务。”

  “不,他是要玩儿阴的,那就是他擅长的。”舒艾掩上了窗帘,恨恨地说,“我哥就是轻信了他,才会死在他手里的。”

  乔惊霆看着舒艾,没有说话。舒艾想说,他听,不想说,他不问。

  舒艾低着头,轻声说:“我哥曾经是心月狐最强的男人,5级……他不是坏人,杀得都是那些无恶不作的人。韩彬来了之后,百般巴结我们,他会说话、会来事儿,把我们都骗了,结果趁我哥喝醉的时候……”舒艾咬住了嘴唇,“他拿到了大量积分,一下子就起来了。”

  “他为什么没杀你?”乔惊霆明白舒艾为什么对他这么警觉了,换做是他,一辈子也无法相信陌生人了。

  “因为我的等级。只有留着我,才能在他需要的时候,产生一个5级的人,然后郑卫杀了那个5级的人,就能立刻变成6级。韩彬这个孬种,不敢一个人离开新手村,要培养几个厉害的手下带走。”舒艾的声音满是怨恨。

  看着那瘦弱的、颤抖的肩膀,想着这个女孩子在血腥残酷的世界里,面对唯一亲人的离去,该是怎样的痛苦和绝望,乔惊霆不禁心生怜惜。他伸手捏了捏舒艾的肩膀:“等我杀了韩彬,你就把脸恢复吧。”

  舒艾仰脸看着他,明眸闪动,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最终也没说出口,复又垂下头,小声说:“再说吧。”

  乔惊霆道:“你的意思是,韩彬会故技重施,假意巴结邹一刀,等到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把他杀掉?”

  舒艾点点头:“他一定是这么打算的,他这人最是阴毒,不会甘心给人做小弟的。”

  “可以邹一刀的实力,他不可能在新手村呆太久。”

  “不,恰恰相反,正因为他等级太高了,反而一时半会儿很难离开新手村。”

  “为什么?”

  “等级越高,杀低等级的怪积分越少,甚至没有,邹一刀是9级,他就是把新手村的怪全杀光了,也赚不到1点积分。你知道判罚者除了等级和能力之外全部被剥夺了,没有积分,他就没办法开启地图,即便是最便宜的地图,也要100积分开启。”

  “那他要通过什么途径赚积分?”

  “我听说要做任务。NPC任务、系统任务、隐藏任务,但是任务积分也是跟着等级走的,有些任务他做了也没有积分,有些任务,我们能拿到几十上百积分,他只能拿到个位数,我也不知道判罚者离开新手村需要多长时间,但肯定不会太短,这就是系统对他的惩罚。”

  乔惊霆想了想:“就算他一次只能拿到1点积分,要凑足100积分,应该也要不了太久吧?”

  “这个只有他本人知道了。总之,韩彬肯定会在他走之前下手,我们也许可以利用邹一刀除掉韩彬。”

  “你有什么计划吗?”

  舒艾摇摇头:“暂时没有,韩彬不会让我接近邹一刀的。”

  乔惊霆眯起眼睛:“我有个办法……”

  -------------

  到了半夜,俩人又如昨天一样,悄悄跑到灰鼠那儿赚积分。

  邹一刀的出现,让他们感觉到了机会的来临,如果利用得好,就能将韩彬一伙人一网打尽,但无论事态如何发展,让自己变强都是根本。

  俩人杀了一夜,各赚了一百出头的积分。还捡到了一个灰鼠掉落的物品——旅行卷轴。像这种低等级的怪,掉不了什么好东西,几率也低,旅行卷轴是用来瞬移的,比如从新手村往返比较远的怪点,和治愈卷轴一样是基本功能物品。

  回到舒艾家,天边已是泛白,一夜未睡,乔惊霆却没有半丝倦意,他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平台。

  小深冷冷地看着他:“终于能强化了,很好。”

  乔惊霆没有理她,点开了他一直没有点开的“强化”界面。

  强化里又细分为:本体强化、附属技能和洗神髓。后两者的选框是暗着的,不能点选。

  乔惊霆问道:“后两个的查看条件是什么?”

  “附属技能在你得到第一块技能符石后开启,洗神髓需要你等级达到6。”

  “符石?”

  小渊直晃脑袋:“你白天都看了什么呀,技能符石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看到。符石可以买,怪身上也会掉落,还可以做任务获得,符石将带给你额外的技能,但符石的技能都是非攻击技能。”

  乔惊霆好奇道:“都有什么?”

  小渊眨巴着眼睛,一派天真地模样:“不告诉你。”

  乔惊霆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跟熊孩子计较。

  “你夸夸我的话,我就随便告诉你一个。”小渊从硕大的椅子里站了起来,拽了拽自己的英伦格子西装,蹦了两下,白嫩的小脸蛋绽出甜甜的笑容。

  乔惊霆忍不住想翻白眼,他耐着性子说:“你们今天的衣服很好看。”

  小渊笑嘻嘻地说:“虽然不怎么真诚,不过我是守信用的精灵,告诉你一个好了。附属技能呢,有好多好多种,比如我最喜欢的‘百灵’,可以让人拥有一副超棒的嗓子,唱歌超、超、超级好听!”

  “我最喜欢的是‘画皮’。”小深浅浅一笑,“活剥人皮,覆在脸上,就能变个模样。”小女孩那及腰的黑长发和圆溜溜的黑瞳,配上那张美丽素白、却毫无人气的小脸,就像一个精巧冰冷的机器娃娃,让人不寒而栗。

  “倒是有趣,洗神髓呢?”

  “洗神髓就真的不能告诉你了,谁知道你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呢。”小渊耸耸肩,“对了,技能符石每个人只能使用三个,选错了不能改,强化和洗神髓也一样。玩儿网游你可以砍号重练,在这里,你的‘号’只有一条命哦。”

  “知道了。”乔惊霆打开了“本体强化”。

  本体强化的页面简单明了,左边是自己的全身图加上各项数据,右侧是一个六边形数据分布图,每一角代表一个强化方向,分为:体能,速度,精神力,智力,恢复力和幸运。

  他的六项数据分别是体能26,速度24,精神力32,智力19,恢复力22,幸运7。六边形明显往体力、速度和精神力倾斜。

  “幸运?”乔惊霆对这个强化有些不理解,他叫道,“小渊。”

  “嗯哼,叫人家干吗?”小渊的脸突然从乔惊霆那张全身照的肩膀上钻了出来。

  乔惊霆道:“‘幸运’是什么意思?”

  “就是‘幸运’啊,如果强化这一部分,你就会变得幸运。”小渊看了一眼他的六边形,一脸夸张地嫌弃,“啧啧,你命这么差啊。”

  乔惊霆一天要忍住八百次揍他的冲动:“别说废话!”

  “幸运嘛,比如,怪物掉落物品的概率增大,闪避攻击的概率增大,抽到好东西的概率增大,碰到好事儿的概率增大,出门是晴天的概率增大。”

  乔惊霆嗤之以鼻:“太唯心了。”其他五个选项都是实打实有用的强化,惟独这个“幸运”,放在这儿简直不伦不类,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把辛辛苦苦赚来的积分用在这上面吧。他命是不好,那也没妨碍他长这么大。

  小渊捧着小脸微笑:“这个啊,涉及到非常高深的‘因果论’和‘决定论’的哲学问题,我觉得呢,‘幸运’从来就不是随机的,而是注定的。假设你将幸运强化到一个非常高的程度,那么你就会非常幸运,所以究竟是因为你强化了幸运,而后有了变得幸运的‘因果’呢?还是你注定要变得幸运,而强化幸运只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而必然做出的‘决定性’的举动?”

  乔惊霆听得有些懵。

  小渊哈哈笑道:“你至少要将智力加到30,才能跟我探讨这个问题,要是加到40,你就可以和拉普拉斯探讨这个问题了,嗯……你连拉普拉斯是谁都不知道吧。总之,只要你强化了幸运,你就一定会变得幸运。幸运其实是一种能量磁场,能影响你周遭发生的人事物,经过人事物的蝴蝶效应,最终达到改变结果的目的,通俗一点说,就是‘改运’。比如,系统就会根据你的幸运程度,经过复杂的运算,自动为你筛选高幸运结果,幸运的力量可是很大很大的哦。你命这么差,还不赶紧改改运。”

  乔惊霆将信将疑,“以后再说吧。”他现在就这么点积分,强化1点体能就要50积分,他最多只能强化2点,哪儿有空管什么幸不幸运,再怎么幸运,他也随时可能死。

  他毫不犹豫地将积分全都加在了体能上。然后他就感觉到一阵晕眩。

  =

  =

  =

  =

  新手村之间不能互相移动,所以乔瑞都嘛,要等到主角离开新手村才会出场了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