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水千丞2016-10-11 00:125,219

  舒艾给邹一刀召集了一百多人供其差遣,邹一刀把他们分成了七八个队伍,分批去帮他做任务。

  乔惊霆则带着舒艾去杀斗牛,兵分两路为离开心月狐做准备。

  斗牛是被动群攻型怪,一只21积分,俩人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攒够洗神髓的积分,开始不眠不休地杀,疲倦了就用一个治愈卷轴。实力的大幅度提升,加上乔惊霆早已经通过BUG摸清了斗牛的攻击模式,所以效率不俗,然而斗牛毕竟是群攻型怪物,通常他们要同一时间对付7到8只,受伤的几率也很高,所以速度较浅水鳄差远了。

  连杀了14个小时,他们一人赚了900多积分。乔惊霆一算,比当初他杀浅水鳄少多了,但是他现在去杀浅水鳄,早不是当初的12积分,而是3,两相权衡,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俩人杀累了,靠在树上休息,机械地啃着肉包子。

  舒艾叹了口气:“不够啊。”

  “嗯?不够什么?”

  “我想选的职业,积分还没攒够。”

  “你想选哪个职业?”

  “国仕。”舒艾毫不犹豫地说,“我更适合做你们的辅助。”

  乔惊霆喜道:“太好了,刀哥说国仕非常稀少,因为前期需要大量积分养起来,但有了国仕辅助,能够大幅提高战斗力,降低死亡率。”他私心里是一直希望舒艾能够选国仕,但他不想左右她的想法,所以没有提,舒艾对杀戮有着本能的抵触,选择辅助型的职业很适合她。

  舒艾用力点头:“我们一起合作,才有可能活下去,以及走出去。”

  “你现在有多少积分?”

  “4000出头。”

  “国仕要6000,那也不远了。”

  “可国仕的技能也需要积分兑换。”舒艾的口气不太轻松,“刀哥说,最吃积分的两个职业就是蛊师和国仕,前者需要养蛊,后者需要养技能。”

  “没关系,我们会一直带着你刷怪。”乔惊霆几口把包子塞进了嘴里,又拿起另一个狼吞虎咽。

  “你呢,想好选什么了吗?”

  乔惊霆嘿嘿一笑:“要选就选最好的。”那天看韩彬展现出的能力,他觉得挺过瘾的。

  舒艾微笑道:“果然是你的性格。”

  俩人吃饱饭,休息了一会儿,又重新起来杀怪,乔惊霆决定先帮舒艾攒到6000积分,所以都让舒艾砍最后一刀。

  接连三天的时间,他们几乎都没歇着。终于,邹一刀攒够了开启星日马地图的100积分,而舒艾也攒够了开启国仕职业的6000积分。

  舒艾洗神髓的时候,乔惊霆就进入虚无空间里练锏,他在里面呆一个小时,顶得上外面几天,所以功力每天都有进步,对锏的掌控力愈发纯熟。当然,由于在虚无空间感觉不到重量,所以发力等练习还是得在外面进行,两相结合,他多出了大把的时间来提高自己。

  练得无聊了,他又跑去杀斗牛。几天下来,积分涨到了5322。

  -----

  过了大半天,舒艾洗神髓成功了。

  俩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她,等着她分享。

  舒艾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好像随时会晕过去。

  乔惊霆担忧地问:“你怎么了?难道失败了?”

  舒艾摇摇头:“不是,就是……”

  邹一刀道,“洗神髓的前半段,会特别舒服,后半段要命的疼。”他拍了拍舒艾的肩膀,“都过去了,恭喜。”

  舒艾苦笑一声:“我听人说过会疼,但我看白迩什么反应都没有,没想到会这么疼……”

  “洗神髓的疼,跟他从小到大受过的罪相比,根本不值得一起。”邹一刀笑了笑,“想要成为‘白幽冥’,从小就要经历非人的训练。”

  乔惊霆想起白迩撑着黑伞独自离开的背影,那么年轻的肩膀,却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过去。

  舒艾坐在沙发里,喘了口气:“我们今天就去找他吗?”

  “也不差这一天了,你们抓紧去攒积分,出了新手村,怪物的积分越来越高,但是越来越难杀,现在反而是你们赚积分的好时候。”

  “好,我也正想试试我的技能。”舒艾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初始有治愈和祝福两个技能。”

  乔惊霆也颇为期待:“走,我们去试试,刀哥,你去看看吗?”

  邹一刀摆摆手,半闭着眼睛,懒散地瘫在沙发上:“让我享受一下最后的好时光。”

  邹一刀杀新手村的都没积分,自然不乐意动弹,俩人却是兴致高昂,用旅行卷轴传送到了斗牛的地方。

  舒艾有些紧张地深吸一口气,掌心泛出微弱的红光,然后升起两个光团,分别打入俩人体内。

  乔惊霆瞄了一眼自己的六项强化数据,全都暂时性的提高了3-7点不等!他还“看到”了一个倒计时15分钟的小闹钟,显然这种祝福BUFF只能持续15分钟。

  俩人都喜出望外,舒艾更是满脸红光:“这是最初级的,以后我的祝福能力和时间都会增加,治愈能力也是,还有很多新的技能,比如旅行、沟通、召唤。”

  乔惊霆自然也很满意,带着舒艾分秒必争地杀怪,他现在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洗神髓。

  杀了快一天的时间,舒艾必须离开新手村了。

  俩人回到心月狐,发现邹一刀喝得酩酊大醉,乔惊霆上去把他踹醒了:“刀哥,走了。”

  邹一刀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懒懒一笑:“浪回来了?”

  “浪个屁,累死了。”乔惊霆累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但他距离洗神髓和选职业只差1000多积分了,再累也值。

  “我们该走了。”舒艾环视她住了一年多的房子,眸中流露出许多不舍。

  这一走,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是不会再回来了。

  乔惊霆一时也有些感慨,但更多的是想要踏出这个牢笼的迫不及待的心。

  “走吧。”邹一刀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房子。

  舒艾最后一个出门,她默默关上门,握着门把手站了一会儿,才扭过身,眼神变得坚定:“走吧。”

  三人走到生命树下。

  乔惊霆打开了降魔榜,看了一眼乔瑞都,乔瑞都还在另一个新手村毕月乌,进入游戏这么久,他终于要先行一步了。

  新手村的很多人都知道他们要走,远远地观望着。有些人眼中盛着感激,但不敢上前。

  乔惊霆抬起手,刚要放在树上,想了想,转过头去,对那些仰望着他们的玩家们缓缓说道:“死了一个韩彬,也许还会再出现一个韩彬,我希望你们记着,无论什么境遇下,都不要放弃反抗。 ”

  从他进入新手村的那天起,他就一刻不停地在反抗,向恶人反抗,向强权反抗,向这个操蛋的游戏反抗,他这辈子活要活得痛快,死也要死得痛快,谁也别想让他屈服!

  他的手触摸到了生命树,重生于游戏的那天起,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像一幅长长的画卷,一一铺设在眼前。他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开启地图——星日马。

  时空瞬间扭曲。

  --------

  乔惊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热闹非凡的集市中心。一抬头,一颗参天大树荫泽着四周,以大树为中心,辐射出一个天高云淡、碧波悠悠的海边小镇,城镇中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商铺、商摊,玩家熙熙攘攘的,NPC也不少。

  一只手啪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他一回头,邹一刀正对着他笑,舒艾也在一旁。

  “这里就是星日马?”乔惊霆有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看什么都很新鲜。心月狐是个田园风格的小村落,秀气雅致,温度适宜,星日马则热辣得多,轻抚而过的风都带着点点腥咸,令人心旷神怡,不过这里实在有些热,站了一会儿已经流汗了。

  “嗯哼,不错吧,四个自由集市里,我最喜欢这里。”邹一刀嘿嘿一笑,“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海边有辣妹,哈哈哈哈哈。”邹一刀自顾自地直笑。

  乔惊霆推推他:“这里和心月狐风格差这么多,其他地图也都有很大差距吗?”

  “当然了,这个游戏里四个大陆,东青龙大陆是田园山林,西白虎大陆是高原沙漠,南朱雀大陆是海滨岛礁,北玄武大陆是雪山冻土。”邹一刀指指四周,“四个自由集市里,就星日马和房日兔人最多,其他两个都不舒服。”

  “哦,这里是不错。”乔惊霆想到乔瑞都那孙子在沙漠里憋了那么久,心里舒坦不少。

  “我们去找白迩吧。”

  “先找个地方落脚。”邹一刀道,“找个旅馆。”

  “这里不能租一栋房子吗?”

  “能,贵。”邹一刀简单利落地说,“自由集市房子有限,寸土寸金,很多都被大小公会占据着。”

  舒艾哭笑不得:“真没想到,我在游戏里都买不起房子。”

  “旅馆也挺好的,普通点的10积分一晚上,住不起可以买个睡袋随便睡。”邹一刀指了指那些零散的商摊,“你看,租不起商铺的,就在路上支个摊子,一样可以卖东西。”

  乔惊霆好奇地走到一个商摊前,那摊子上就寥寥三五样东西,他随手拿起一双短靴。

  摆摊的人懒洋洋地看了乔惊霆一眼:“可以加5点速度,要吗?”

  乔惊霆看了那人一眼,7级,他道:“多少钱?”

  “系统里220,这里180。”

  邹一刀拉着他就走:“瞎买什么。”

  --------

  三人找了个旅馆落脚。

  邹一刀教训乔惊霆:“那种会为了几十积分的差价去摆摊的人,多半打不来什么好东西,看都不用看。你真想挑东西,可以去查城内的交易系统,登记在案的都需要付一点佣金,所以东西稍微好一些。按着价格从高到低排列,贵的就是值得买的。”

  乔惊霆来了兴趣:“挺好玩儿啊,你不是说我们应该换换装备了吗?我一会儿就去看看。”

  “你现在要紧的是洗神髓,装备以后再说吧。”

  舒艾突然说道:“白迩怎么不在星日马?”

  “什么?”乔惊霆打开降魔榜,搜索白迩,发现白迩的名字后面没有城市标志,又搜索城市,星日马目前有五百多人,没有白迩的名字。

  邹一刀耸了耸肩:“白氏的人,根本不屑跟人合作,走了就走了吧。”

  乔惊霆皱起眉:“不对啊,我当时也没强留他,他要走直接走就行,何必说要合作呢?”

  “可能临时改主意了吧。”邹一刀颇有些可惜,“虽然是个好帮手,但是‘白幽冥’不能轻信。”

  舒艾也有些失望。

  “我还是觉得……不对。”乔惊霆总觉得白迩不是会食言的人,就算不想和他们合作了,至少也会大大方方地说一声吧,不告而别有些不合情理。

  “反正现在一时也找不到他,我们吃个饭,就去最近的一个怪点赚积分吧。”邹一刀舒展了一下筋骨,“身上1积分都没有,裸奔了半个月,难受死老子了。”

  舒艾突然拿出三个手机:“我用剩下的积分买了手机,我们一人带一个吧。”新手村是跟其他城市隔绝的,所以无法联系新手村以外的人,但是出了新手村,四个大陆的信号是互通的。

  三人互换了号码。

  -----

  吃完饭,邹一刀领着俩人来到生命树下,生命树下聚集着一些人。

  三人刚走过去,就有人喊道:“哎,来了个国仕,组队吗?”

  “去杀什么?”邹一刀问道。

  “大黄蜂。”

  “不去,我这两个朋友等级低,角马去吗?”

  那些人犹豫了一下:“行吧。”

  乔惊霆看到眼前出现一个询问是否加入团队的对话框,他选了确定。

  通过系统临时组队之后,队员之间不可以互相攻击,避免了在杀怪的时候被人背后捅刀子。

  这个7人小队跑出了城。角马距城镇只有3公里,这里等级最低的也有6级,奔跑速度早就已经是普通人的3到5倍,这点距离一会儿就跑到了。

  角马是一种又像牛又像马的动物,长得威风凛凛,乔惊霆和舒艾杀是50积分一只,邹一刀杀只有20积分。

  这里不止他们一队来刷角马,还好角马群很大,彼此不存在争抢。邹一刀说这些离城近的怪点,也在约定成俗不允许杀人的范围内,都比较安全,毕竟对于不加入任何公会的自由人来说,四个自由集市周围的怪点是他们的主要积分来源,谁都愿意去维持这个规矩。

  但是开杀之后,乔惊霆觉得这里也没有多安全,因为角马实在是太凶残了。

  速度快、力气大、脾气暴,头上的两只角能一下子把人肚子顶穿,在不了解它的攻击套路的情况下,只能硬抗,乔惊霆可以肯定,一只角马的难缠程度,大于一个郑卫,而角马是被动群攻型怪,一上就是一窝。

  乔惊霆和舒艾杀得都有些吃力。舒艾是唯一的国仕,主职是加祝福和治愈,又是个年轻姑娘,大家并不指望她杀怪。但乔惊霆就不同了,他等级不高,尤其是没有洗神髓,勉强能跟上其他人的节奏,却也被角马顶得有些狼狈。

  这里的主力军是邹一刀,他等级最高,赤手空拳把角马群打得稀里哗啦,其他人多是超体和异种,可见积分并不好赚。

  杀了一下午,乔惊霆震惊地发现自己才赚了276的积分,因为每一只角马的积分都要7个人分,等级高的分的少,等级低的分的多,他已经是多的了。

  他们休息的时候,乔惊霆脸色就有些难看。

  邹一刀低声道:“知道积分有多难赚了吧,你要不是发现了那个BUG,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积分,有些人拼了命的攒,也就能选择低积分的职业。”

  乔惊霆抓了抓头发:“这样不行,太慢了。”他不能忍受以这种速度赚积分。

  舒艾安慰他道:“别急,我们先熟悉一下外面的世界吧。”

  “是有点慢啊,还是大黄蜂好一点,你们偏要来这儿。”队长有些抱怨,“前几天我们跟那个白化病的小子杀大黄蜂,一天就……”

  “白迩?!”乔惊霆打断他道,“是白迩吗?17岁。”

  “是啊,你们认识?”

  “他在哪儿?他怎么不在星日马了。”

  队长耸耸肩:“他杀了尖峰一个8级玩家,正被尖峰追杀呢,当然跑了。”

  =

  =

  =

  终于离开新手村啦~~

继续阅读:第1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