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水千丞2016-10-05 23:495,110

  三人将他们要面对的敌人都熟悉了一遍,就各自做起了准备。

  乔惊霆让白迩看看舒艾适合什么武器。舒艾也拿着锻铸钢刀挥舞了一阵。

  新手大多选择长钢刀并不是因为自己擅长,而是因为钢刀便宜、容易操作,且杀低等级的怪最方便。

  白迩看了两眼,抬手制止了她:“你不适合任何重武器,适合匕首、弯刀、军刺、节鞭之类的轻小灵巧的短兵器。”他想了想,“弯刀吧,弯刀是其中最好上手的,砍比刺容易很多。”

  舒艾有些犹豫:“可我已经用了快一年的长刀了,现在去适应弯刀……”

  白迩劈手抢过她手里的长刀,动作快得让人眨眼都来不及,他以金鸡独立式起步,在面积不大的客厅里,舞了一段刀,双脚几乎没有离开脸盆大小的圆形范围,一把长刀舞得虎虎生风,凌厉非常,一个招式攻三路,刀刀要命。

  乔惊霆和舒艾看得眼睛都不眨。

  白迩把钢刀扔回给了舒艾,“你多虑了,你根本就不会用刀。”他面无表情地说,“挑选合适自己的武器,加上正确的训练方法,一天也比得上你过去一年,要不是这个游戏可以修复你身上的损伤,就你们那自残式的挥刀方法,胳膊和腰不知道那个先废了。”

  舒艾脸有些发红,被一个17岁的小男孩儿训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乔惊霆双手环胸,低着头闷笑:“舒艾,相信他吧,我换了锏之后,感觉好多了。”

  “你用长刀这么顺手,这把刀给你?”

  白迩摇摇头:“小时候练过一招半式而已,我也不适合用重武器。”

  舒艾进入平台,用仅剩的积分买了一把弯刀,还好弯刀便宜。但长钢刀她也没卖掉,她性格谨慎,担心弯刀适应不了,至少她可以用回自己熟悉的长刀。

  换好武器,白迩给舒艾讲解弯刀的使用要素,教舒艾训练劈、砍、挑、划等基础出刀方式,以及同样是臂、腰、腿三结合的发力方式,白迩还说,如果使用弯刀能学会结合手腕的旋钮力量,可以做到四两拨千斤,但这个太难,要以后才能学。

  白迩在教舒艾的时候,乔惊霆也没闲着,在一旁结合步法对着书架上的小茶杯挥臂、旋腰,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重复几百遍。

  最后胳膊太累了,一下子挥臂没把持住,把茶杯给砸碎了。

  白迩瞄了他一眼:“休息去吧。”

  舒艾同样练得满头是汗,但神情兴奋大过疲倦,显然也是在白迩的指导下,找到了正确使用武器的感觉。她现在才明白白迩的意思,她以前和乔惊霆一样,只会拿着钢刀乱砍,因为体能好,所以理所当然能够造成伤害,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使用”过长刀。

  乔惊霆感觉手臂真要抬不起来了,干脆放下锏,继续在客厅里来回练习步法,这样轻松很多。

  他脑袋放空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降魔榜,怀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忐忑心态,搜索了“乔瑞都”。

  他又担心乔瑞都的名字消失,又不想看到乔瑞都的等级太高……

  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他的脚步顿住了。

  乔瑞都的位置显示他依旧在新手村,但是等级已经达到了6级!

  “妈的。”乔惊霆心有不甘地暗骂了一句。

  白迩和舒艾都停了下来,“怎么了?”

  “没怎么。”乔惊霆黑着脸转过了身去,继续练步法。

  6级……和韩彬一个等级,在新手村已经升到头了,也就是说,乔瑞都可以洗神髓,也随时可能离开新手村。

  当玩家等级达到6级时,可以继续留在新手村,也可以选择移动到其他城市,但是在新手村不能继续升级,而玩家一旦选择洗神髓,则24小时内必须离开新手村,离开后,除非成为判罚者,否则永远不能回来。

  进入游戏还不足半月,乔瑞都和他的等级已经拉开了距离,当然,他虽然等级是2,但实力绝不是新人,只是从小到大,他除了打架样样不如乔瑞都,如今等级的落后让他分外不爽。

  ----

  练了一个下午,舒艾大有进步,其实无论是乔惊霆,还是舒艾,在一天时间内能够明显进步的,都不是战斗的能力,而是兵人合一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了,才算真正在驾驭武器,在战斗中才有可能比平时发挥得更好。

  太阳落山后,他们发现房子的电源被切断了,虽然房子是有防护罩的,但是线路都在外面,他们只好点着蜡烛训练。

  白迩的武器准备好了,是两把小匕首,体积接近飞刀,但有手柄且不如飞刀轻薄,可又比普通的匕首小很多,似乎有些不伦不类。

  白迩拿在手里把玩儿了一下,微微蹙眉,显然不太满意。

  “你这算匕首还是算飞刀?”乔惊霆问道。

  “袖珍匕首。”白迩道,“匕首太重不适合投掷,飞刀太薄不适合近战,这种小匕首可以兼顾匕首和飞刀的优点,而且可以藏在袖子里或夹在指间,是我根据自己的使用需求改良出来的。”他一甩手,那小匕首飞了出去,一刀将书架上的茶杯对穿,神准无比。最令人惊讶的是,蜡烛的照明范围有限,书架那一片几乎是全黑的,他是怎么看到的?

  乔惊霆赞赏地拍了两下手:“这么暗的光线你都能瞄准。”

  “不太好。”白迩有些失望,“跟我常用的比差了很多,还好只做了两把,果然需要图纸啊……”

  舒艾迟疑道:“你就靠这两把小匕首吗?”

  白迩没有回答,他专心地把玩着匕首,想要尽快熟悉它们。

  这时,窗外突然响起烟花升空的长鸣声,接着砰地炸响。

  舒艾拉开窗帘,正见一朵华丽的绣球烟花绚丽绽放,辉耀整个星空,接着,一枚又一枚烟花升空,伴随着村子里爆发出的阵阵狂狼的欢呼声。

  “韩彬洗神髓结束了。”舒艾轻轻咬了咬嘴唇,“他和邹一刀的职业标志不一样,不知道他选了什么职业。”

  乔惊霆看了一眼降魔榜,职业标志有五种,但他和其他新手村的玩家一样,仅听过几个职业名称,对那些名称代表什么却是说不清楚。不管怎么样,洗过神髓的人必定实力大增,他已经错过了杀韩彬的最好时机,但他们还没有输。

  “不对劲儿。”白迩看完烟花,一低头,就说了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他环视四周,“房子周围被设埋伏了。”

  “什么埋伏?”乔惊霆举着蜡烛往外照了照,外面太黑了,其他的房子也漆黑一片,应该都去给韩彬庆祝去了,总之,今天的心月狐,格外地黑,几米之外就什么都看不清。

  白迩指指地下:“地下埋了火油线,上面盖了一层薄土,可能是下午的时候悄悄弄的,只要一个火苗,房子周围就会烧起来。”

  “想困住我们。”乔惊霆和舒艾借着黯淡的烛光仔细观察,真的看出地面有一点点异样,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味道,他们开始都以为是烟花的味道。这就是他们的房子被切断线路的原因吧?若不是白迩眼尖,不可能看得到。

  “不止是困住。”白迩道,“如果我们事先不知道,直接走出去,半路上就会被大火吞没。”

  “真够歹毒的。”舒艾寒声道。

  “不知道火油线的面积有多大?我们可以穿着阻燃服冲过去。”

  白迩从房子的各个方位都看了一遍:“周围十米的范围内都布满了,再远我也看不清了。”

  舒艾奇道:“这么黑你都能看出来,你夜视力真好。”

  白迩“嗯”了一声,“火油的温度比普通火焰高,就算穿着阻燃服,这一段路也会很遭罪,全速跑吧。”

  “不过今天下午动静不大,应该没有炸弹之类的东西吧?”乔惊霆看向白迩。

  白迩点点头:“地面也还算平整,应该没有。”

  乔惊霆打开物品栏,搜索阻燃服,价格倒是不高,50积分一套,但它可是一次性的。他给自己和舒艾各买了一套。

  烟花继续漫天绽放,喧闹的声音在村子的北侧不绝于耳,那是韩彬的住处,但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一派喜庆的表象下,危机四伏。

  韩彬的庆祝宴竟持续好几个小时,一直到深夜,烟花也放了大半个晚上,三人开始还神经紧绷,到最后都有些疲倦了,毕竟他们一整天都在训练。

  宴会结束后,人群分批散去,最后心月狐归于了平静,就像过去每一个夜晚一般,整个村子进入了睡眠。

  乔惊霆用手指轻抚着铬钢六棱锏的一条棱,低声说:“韩彬明天就必须离开新手村了,他如果要行动,只能是今晚。”

  “没错。”舒艾微微弯下腰,她的心脏跳得太快,让她有些发慌。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今晚上会有一场恶战,却不知道何时起、如何起,他们在等待死亡的逼近,或者从烈火中重生。

  白迩看向漆黑一片的窗外:“邹一刀也很清楚这点。”

  三人都很好奇,邹一刀打算如何应对。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韩彬一直在防备邹一刀,包括乔惊霆杀郑卫的那天晚上,韩彬周围都带着十多个人,其实他们之间一直暗流汹涌,只待一个爆发的时机……

  轰——

  三人同时站了起来。

  韩彬的房子爆炸了!

  心月狐北侧最高、最豪华的那栋别墅,每个人都不会认错。

  舒艾快速扫了一眼降魔榜:“邹一刀没死,韩彬也没死,我们该出发了。”

  三人罩上阻燃服的头套,推开门,乔惊霆双臂一左一右拦住白迩和舒艾,“我先探路,如果我没冲出去,你们就别出来了。”他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刚跑出两米,地面果然擦亮了火苗,接着那火苗迅速蹿升成了熊熊大火,并以燎原之势瞬间向外扩散开来,还伴随着乒乒乓乓的爆炸声。

  乔惊霆只觉得一阵热浪将他浑身包裹,可怕的高温隔着阻燃服好像都能将他的皮肉融化。他脚边不断炸响小规模的爆炸,显然是撒了火药粉,这种程度的爆炸虽然不至于对人造成很大伤害,但却严重降低了阻燃服的寿命。乔惊霆觉得烈焰着身、疼痛难当,他憋着一口气,拼了命地往前冲,前方火势凶猛,仿佛一眼望不到头,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

  若是白迩没有发现这个陷阱,他们瞬间就会被大火吞没,烧成一具焦白的骨头。

  乔惊霆全力冲向离他最近的一栋房子,飞身起跳,踩着墙壁登上了三米高的房顶。

  一跳上房顶,乔惊霆就忍不住大吼出声,阻燃服肯定被火药粉炸坏了,火都从破损处烧了进来,他快速脱下阻燃服,在房顶上来回翻滚,才压灭了火苗,可皮肤已经被烧伤了好几处,但他也舍不得用治愈卷轴。

  他刚刚坐起身,就听着连串的枪响,子弹啪啪地击打在他的能量防护罩上,他赶紧平趴了下来,用房檐的翘角遮挡身体,而后微微抬头,发现半个心月狐都在火海之中!

  扭身一看,白迩和舒艾也冲了出来,幸好有他趟了雷,他走过的那条路,火药粉都炸没了,俩人跑得很快,跳上房顶的时候,阻燃服都没破。

  三人趴在房顶上,被子弹打得不敢冒头,舒艾脱下头罩,脸色惨白,被大火包裹的滋味儿,岂止是一个“疼”字能形容的。

  白迩道:“子弹从那个方向来的,我去干掉狙击手,我会放枪当信号,你们再过来。”

  乔惊霆一把抓住白迩:“千万别杀比自己等级低的。”

  白迩点点头,轻巧地褪下阻燃服,从房顶上翻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不一会儿,心月狐的南面传来三声枪响,俩人也从房顶翻了下去,拿出武器,朝着北侧奔去。

  心月狐的火光将整个村子照亮,他们看到了前方蹿动的人影,跟他们想象的不同,竟有不少人在搏斗,看来有人在趁乱升级、赚积分,毕竟心月狐真正衷心于韩彬的是少数,大部分人,只是怕他。

  乔惊霆隐隐觉得现在的乱象有邹一刀的功劳,韩彬若是要杀邹一刀,怎么能让自己的后院先起火。

  俩人刚跑到生命树附近,一个提着战斧的黑脸壮汉就凶猛地冲了过来。

  “舒艾,去找白迩。”乔惊霆笑得露出一口森白地牙,他握紧了他的锏,跃跃欲试。

  舒艾叫道:“你自己小心。”说着朝火光处跑去。

  壮汉举起战斧,怒喝着砍向乔惊霆,乔惊霆踏出他练了上千次的步法,闪身躲避,六棱锏凶狠挥出,力量从腰传递到手臂,而后悍然释放,一击就抽中了对方的腰侧!

  锏这种武器,就是个实心的粗铁棍,力气到了,能把人身上最硬的颅骨像玻璃一样敲碎,腰部这种活动的关节,简直不堪一击。

  壮汉惨叫一声,倾倒在地。乔惊霆为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亢奋不已,而正确的武器和正确的使用方法,更让他实力大增,如果郑卫今晚碰到他,他一定不会像昨天那样打得那么狼狈!

  壮汉也没料到乔惊霆一夜间又变强了,马上使了一个治愈卷轴。

  乔惊霆又是一锏砸了下来,对方抬起战斧一挡。

  咣当一声重响,乔惊霆感觉心脉都被震麻了,他右手发力,将锏用力下压着斧柄,对方硬抗,力气之大,可能还在他之上,他抬腿一脚踢中了对方的臂弯处。

  壮汉手臂一软,乔惊霆一锏敲断了他的手骨,在他的痛叫声中,又是一锏,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壮汉颅骨开裂,鲜血流了一地,人也立刻失去了意识。

  乔惊霆这一下拿捏了力道,并没有打算杀人,所以这人一时也没死,他觉得反正他杀4级的人也拿不到积分了,应该少造杀孽,只要让人失去行动能力就够了,至于这个人最终能不能活下去,就看造化了。

  这短暂的一役,以乔惊霆压倒性的实力告捷,他第一次体会到锏这种武器蛮横霸道的力量,信心大增,战魂烧得比心月狐的火还旺,一往无前地朝着人最多的地方跑去。

  是时候升级了。

  -

  -

  -

  终于要升级了,有点感动~

继续阅读:第1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