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水千丞2016-10-08 08:365,782

  三人隐入黑暗,悄无声息地绕到了那栋着火的别墅后方,终于看清了骇人的战况。

  别墅后方的空地上,两只石头巨手平地拔起,追逐着一个快速流窜的黑影,巨手的后方,有一个蛋形的石头壁垒,只要黑影一靠近那个壁垒,就会有更多石墙跳起来阻挡。

  但石墙在那个黑影面前犹如低矮的台阶,一跃就可以跳过,黑影无法接近壁垒的最大原因,是四周有5个扛着火箭筒、机关枪、热源追踪枪榴弹等重型武器的人在追着那个黑影打。黑影简直是上天入地在闪躲。

  “这都什么玩意儿。”乔惊霆感觉自己在看科幻电影,一切都太失真了。

  黑影蹿向那个拿机关枪扫射的玩家,可他刚接近,那玩家四周就竖起四面石墙,把人牢牢护在其中。

  白迩指指那个黑影:“邹一刀刀枪不入,但是炮弹他不敢硬扛,韩彬和他的手下配合得很好,把邹一刀困在这个石阵里了,韩彬杀不死邹一刀,碰都碰不着,但是这么耗下去,能活活把邹一刀耗到精疲力尽。”

  “‘神执’就是让人可以变成石头?”

  “不知道,反正韩彬以前绝对没这么厉害。”舒艾摇摇头,“我听说神执的开启积分高达七八千,他那些手下的武器,便宜的大几百,贵的上千,可见他攒了多少积分。”她顿了顿,又皱起眉,“他杀死邹一刀,也就能拿到3000积分,他砍几天怪就有3000积分了,为什么非要冒险去杀邹一刀?”

  “他不杀邹一刀,死的就是他。”乔惊霆沉声道,“你当韩彬那些属下真的服他?他们服的是实力,如果韩彬对邹一刀卑躬屈膝,他的手下会立刻倒戈邹一刀,邹一刀有什么理由留着这个隐患,他把韩彬随便赏给一个有潜力的玩家杀了,都能换来一个卖命的小弟。”

  乔惊霆打黑拳的那些年,什么三教九流都接触过,大到呼风唤雨的黑社会和小到流窜街巷的地痞帮派,他们的核心凝聚力几乎都是一样的,没有几个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为了兄弟情义两肋插刀、赴汤蹈火,绝大多数就是为了钱,赤裸裸的为了钱。人和动物一样,都臣服于强权,韩彬作恶多端,保不住强权的地位,他的下场就是死,而且还是不得好死。

  白迩点点头:“没错,从邹一刀来到新手村的那天起,韩彬就别无选择了。”他突然掏出一挺狙击枪。

  “你抢了那个狙击手的?”

  “他送我的。”白迩架起狙击枪,调试瞄准镜。

  当然没人会信白迩的话,游戏中的道具,如果你在路上捡到了,你可以用,但是它不属于你,是无法把它收进仓库的,除非道具的拥有者通过系统赠送过来,所以白迩说得,好像也没错……

  白迩道:“狙击枪我不是很擅长,但是打中应该不成问题,我的第一个目标是光头,他的火箭筒一脱手,你们就去干掉他。”

  乔惊霆贴着墙根绕向光头,舒艾则绕到了拿机关枪的人的身后,那人只有3级,她的能量防护罩可以扛一段机关枪的子弹。

  几秒之后,枪声响起,子弹击在光头的左肋上,被能量防护罩挡了回来,但是大口径子弹的冲击力还是将光头撞倒在地。

  乔惊霆从光头后方的瓦砾堆里一跃而起,几步冲到蜷缩在地上的光头面前,一锏砸碎了光头的肩膀,然后抢走了那挺肩扛火箭筒。

  光头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乔惊霆用脚踩住光头的背心,扛起火箭筒转向拿着枪榴弹的玩家,那玩家大惊失色,扭身就跑,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会用这玩意儿,只好赶紧看说明书。

  同一时间,舒艾已经从背后扑向拿机关枪的人。

  对方有所察觉,转身扫射,舒艾顶着机关枪雨点般的子弹冲了上去,用刀柄狠狠地敲在他脑袋上。

  那人晕厥倒地,舒艾夺过机关枪,就对着旁边的敌人扫射,但她低估了机关枪的后座力,一扣下扳机,枪口突突突地乱颤,然后失去了准头,直打得石飞土扬,还有几发打中了乔惊霆,吓得她赶紧放下了枪。

  白迩跑到乔惊霆身边:“你怎么不杀了他?”

  乔惊霆理所当然道:“这光头昨天差点杀了你,所以留给你。”

  白迩怔了征,他理解不了乔惊霆这种不合时宜的仗义,但他也没客气,蹲下身,白细的指尖对着光头的脖子一划。光头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圆润平滑的、长长的血口子,鲜血一股股地涌了出来,但却没有喷洒血雾的脏污感,反而有一种静静流淌的诡异的美,人则悄无声息地死了。

  “你已经6级了,想走随时可以走。”乔惊霆撂下这句话,扛着火箭筒跑向舒艾。

  白迩在原地静默了几秒,冲向下一个敌人。

  接连干掉两个敌人,韩彬有所察觉,赶紧竖起石墙回护,但他防邹一刀一个人还可以,一下子防四个人,根本力不从心。

  邹一刀开始对着韩彬发起猛攻,他跳跃在不断平地拔起的石墙、石锥之间,闪躲着砸向他的石块,一路袭向韩彬所在的石头壁垒。

  乔惊霆三人在下面收拾韩彬的手下,除去了武器,那些人都不堪一击,很快就被他们制服了。

  乔惊霆扛起火箭筒,跑向韩彬的侧后方,他买了三颗炮弹,朝着韩彬的石头壁垒发射了一枚。

  壁垒遭到轰击,剧烈动荡,石墙崩裂,乔惊霆从缝隙中看到韩彬狼狈地摔倒在地,但又很快筑起新的石墙。

  一道黑影箭一般射向乔惊霆,他心里一惊,眼都来不及眨一下,就看到一个全身覆盖着粗硬鳞皮、四爪尖利、躯干套在棕褐色铠甲内的……怪物。这怪物身上的铠甲浑然如一体,胸前是呈块状的硬甲,背部有三道起伏的、纵走的棱脊,凸脊尖锐如隆起的一座座小山包,这怎么看都像……龟壳。那融进鳞皮的脸,一眼就能看出是邹一刀。

  “艹……”乔惊霆感叹了一声。

  “不要打墙了,打他的石头手。”邹一刀指挥道,“打关节。”

  “不会瞄准,你来吧。”乔惊霆要把火箭筒递给他。

  “我用不了,我在新手村用不了任何玩家的道具,这JB破系统。”邹一刀咒骂了一句。他在新手村,就是完全裸奔的。

  乔惊霆上下打量邹一刀一番:“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王八?”

  “老子是鳄龟!”

  “王八的一种。”

  邹一刀踹了他一脚,“去打关节!”

  乔惊霆撇撇嘴,扛着火箭筒,跑到了高地,勉强瞄向石头巨手的关节,发射了一枚炮弹,结果打歪了。一颗炮弹15积分,乔惊霆有点心疼。

  白迩和舒艾跑了过来,乔惊霆喊道:“你们看到了吗?他说他是鳄龟。”

  “世界上最凶猛的食肉龟。”白迩边说边扶正火箭筒,手动帮着乔惊霆瞄准,“发射。”

  这一枚炮弹正中关节,石头巨手被从中间炸断了。

  乔惊霆喜显于色,就想把火箭筒给白迩:“你来吧。”

  “太沉,伤肩膀,你扛着吧。”白迩再次手动瞄准,“发射。”

  接连两发炮弹,都击中了两只石头巨手。没有了重型武器和石头巨手的骚扰,邹一刀飞蹬着韩彬拔起的石柱快速攀爬而上,而后足下一点,身体一跃飞上了二十多米的高空,他的四肢和头突然缩进了龟壳里,然后龟壳开始高速旋转、下落,最后像块石头一般砸向了韩彬的壁垒!

  轰隆一声巨响,邹一刀用身体的甲壳撞碎了韩彬的石头壁垒!且直接将韩彬撞得大吐血,当场晕了过去。

  邹一刀的头和四肢从龟壳里伸展了出来,一把掐住韩彬的脖子,将人从石堆里提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舒艾在原地怔了片刻,眼圈血红,直到乔惊霆轻轻推了她一下,她才缓缓走向了韩彬。

  邹一刀转了转脖子,身上的鳞皮和龟壳快速褪去,显出了人类的模样。

  乔惊霆重重松了一口气,进入游戏到现在,他终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白迩也跟着走了过去,一刀扎进韩彬脚心的穴位上,韩彬大喊着醒了过来。

  舒艾蹲了下来,平视着韩彬,细细地、一眨不眨地看着,那眼神中不再有愤怒和仇恨,却是充满了俯视蝼蚁的冷漠,她就像品尝珍馐一般,品尝着韩彬眼中的绝望。

  韩彬满脸灰白,颤抖着说:“不要杀我……我、我还有很多积分,我给你们……给你们买武器,买什么都行……”

  “你能买来我哥哥的命吗?”舒艾抽出弯刀,狠狠扎进韩彬的大腿里。

  韩彬痛叫出声。

  白迩握住舒艾的手腕,抽出弯刀,然后换了个地方,扎进了韩彬大腿内侧。

  这一回,韩彬发出了凄厉地惨叫。

  “这里才疼。”白迩解释道。

  乔惊霆掏出烟,递给邹一刀一支。

  邹一刀摇摇头:“你是不是记性不好,我用不了其他玩家的道具。”

  “这玩意儿也叫道具?”

  “嗯。”邹一刀掏出了自己的烟,点上一根,吞吐起云雾。

  背后再次传来韩彬的乞求声和惨嚎声,白迩一连给舒艾讲解了好几处人身体的穴位——拿韩彬当教学实体材料。

  乔惊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对白迩道:“小子,你让她自己解决。”

  舒艾抽出弯刀,利落地削掉了韩彬的脑袋。

  白迩挑起眉:“你就这样报仇?”

  “我只要他死。”舒艾站起身,一抹脸,全是泪,她控制不住地抽动起肩膀,长久以来背负的东西终于放下了,她一时无措的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乔惊霆捏了捏她的肩膀:“你哥可以瞑目了。”

  白迩不解道:“报仇不说十倍奉还,至少也要以牙还牙,你的脸……”

  “我的脸是我自己弄的。”舒艾吸了吸鼻子,坦然地说。

  三个男人都惊讶地看着她。

  舒艾点点头:“是我自己烫的,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铭记我哥的仇恨。”

  乔惊霆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需要怎样的意志,能让一个年轻女子亲手毁掉自己的脸。

  舒艾抹掉眼泪:“我一个人呆一会儿。”说完提着刀返回村子。

  “这年头的姑娘,真不得了啊。”邹一刀的语气充满了赞赏。

  乔惊霆看着舒艾纤瘦的背影,心中再次涌现一丝怜惜,同时也深深地敬佩。他在这游戏里呆了十几天,已经感到心智扭曲,在仇人眼皮子底下忍辱负重了一年的舒艾,该是经历了多少痛苦,他难以想象……

  白迩道:“清扫一下战场,你该升级了。”

  乔惊霆回过神来,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没完成。

  那几个被制服的4级玩家,在白迩的操作下,两两相杀,产生了2个5级玩家,乔惊霆杀了1个,顺利升至6级,还有一个绑起来留给舒艾。

  心月狐的大火灭了,韩彬死了的消息展现在每个玩家的降魔榜上,那些长期被欺压的玩家们,纷纷汇集到生命树周围高声庆祝,庆祝心月狐终于拨云见日,迎来了暂时的自由。

  -------

  他们回到舒艾家,乔惊霆问起昨晚发生的事。

  “房子是韩彬自己炸的,目的是炸死我。”邹一刀耸耸肩,“我一直没有告诉韩彬我的真实能力,普通炮弹是炸不死我的。”

  “你这个能力……”乔惊霆挑眉看着他。

  “鳄龟异种。”邹一刀朝他吐了个口烟圈,“敢说‘王八’我削你。”

  “五大职业分别是什么?”白迩问道。

  “你们现在升到6级了,可以自己看了。”

  乔惊霆马上进入平台的强化区域,果然,之前一直不能点选的洗神髓窗口可以打开了,他打开一看,五大职业清晰夺目地呈现在面前,分别是:超体、蛊师、异种、国仕、神执,解释为洗神髓后,必须开启其中一项职业进行强化,开启积分条件分别为,超体3000积分,蛊师4000积分,异种4000积分,国仕6000积分,神执8000积分。

  乔惊霆退出了平台:“神执居然这么贵。”

  邹一刀点点头:“因为很强。我给你们简单讲讲这五大职业好了,超体就是你本体的强化,把整体或单一器官强化到超人的程度;蛊师是用精神力操控活物为自己战斗,精神力很强大的时候,甚至能操控人;异种是系统会筛选出你身体内的所有动物基因,从远古动物到现代动物,只要你体内有这种动物的基因,你就能拥有它的能力,但只能选一种;国仕就像游戏中的牧师,会各种修复技能、辅助技能、加成技能,是能力最丰富的,不过战斗力比较弱;神执是与自然沟通的能力,可以选择一种自然元素进行操控,韩彬选的就是石头。”

  乔惊霆和白迩对视一眼,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沸腾的斗志。

  “不过,游戏中真正强大的人,依赖的不仅仅是职业技能,韩彬开启的能力很强,但是他本身太弱了。”邹一刀咧嘴笑了笑,“他跟我玩儿的那套,都是我们当年在新手村玩儿剩下的,愚蠢。”

  “那你也差点输。”乔惊霆一点儿不给他面子。

  邹一刀斜了他一眼:“谁教的你这么没大没小?”

  “我不是胸大无脑吗。”乔惊霆反讽道。

  邹一刀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小傻逼跑到树上刻什么摩斯密码,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不过也好,韩彬确实狗急跳墙了。”

  乔惊霆哼了一声。

  白迩问道:“你说的那个战友,叫什么名字?”

  邹一刀摇头:“算了,人已经不在了,也是白氏比较远的宗族了。”

  “你那战友,也像这小子这么凶残?”乔惊霆难以想象像白迩这样的人,有一整窝。

  “差远了。”邹一刀叹道,“差远了,宗族的人,早就不再继承白氏的传统了。”

  乔惊霆对这什么白氏愈发好奇了。

  邹一刀倒也不卖关子,眯着眼睛看着白迩,说道:“三天子都白氏,中国最古老的刺客世家,溯源可达千年前,家族盛产顶尖刺客。随着时代的变迁,白氏的宗族大多都改行了,只有本家还保持着传统,对吧?”

  白迩不置可否,他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也没有阻止邹一刀说下去。

  三天子都白氏?!

  乔惊霆虽然从未听过,但他知道这泱泱九州大地,一定隐藏着很多古老的世家贵族,有着被湮灭于历史长河中的古老秘密,只是普通人一辈子也没机会一窥究竟。

  邹一刀续道:“他们家族有一半的人都是无色人,越是本家比例越高。无色人天生虹膜异化,夜视能力比普通人强三成以上,再经过特殊训练,能达到在黑暗中无障碍视物,是作为刺客的天然优势。”

  乔惊霆惊讶地看了白迩一眼,他这才明白,为什么白迩能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一眼看出地上有陷阱,这可不是普通的“夜视能力好”。

  白迩的表情却闪过一丝嘲讽。

  “有人说,他们的祖宗是无色人,所以才成为顶级刺客,也有说他们为了夜视能力,故意和无色人结合,延续这个基因,总之,无人色是白氏挑选继承人的第一必要条件。白氏之人游走于黑夜,杀人于无形,又被成为‘白幽冥’。”邹一刀淡笑着看了白迩一眼,“不过,无色人也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怕阳光,尤其是眼睛,而且普遍寿命不长,多的也就活到五十多岁,所以他们的男子都娶多个妻妾,开枝散叶。你这年纪,该结婚了吧?”

  “没有。”白迩冷冷看着邹一刀,“这些都是那个宗亲告诉你的?他口风如此松,是被清理门户了吧。”

  “别瞎说。”邹一刀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为国捐躯了。”

  白迩扭过了脸去,细白的睫毛微颤,凝脂般苍白的皮肤好像能通光,确实就像幽冥一般充满了冰冷残酷的美。

  怕阳光、短寿、为黑暗与杀戮而生,这种仿佛被诅咒的基因,却是被刻意保持下来的。乔惊霆突然觉得这小子,有点可怜。

  =

  =

  =

  =

  想看大家的留言~

继续阅读:第1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渊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